岁末回首 多少悲怆在神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羊年前夕,天寒风冷,从山东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传来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清华学子柳志梅含冤离世。这突然而至的噩耗,使得寒冷的季节充满了悲凉气氛,让那些关爱她的人们无语凝噎,悲恸不已,而叫人悲愤的是,柳志梅在短暂的人生履历中,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竟遭到中共当局极其野蛮的摧残凌辱,中共毁掉了她的学业前程,玷污了她的贞节,打碎了她的记忆,最终扼杀了她的肉体。

柳志梅
柳志梅

更叫人难以接受的是,象柳志梅如此遭遇的惨剧,在大陆远不止一例二例,仅在二零一四年度被中共摧残冤死的就有九十一人,回眸那一个个善良人经受的辛酸、屈辱、奇冤,远在昨天,近在眼前。

项晓波
项晓波

项晓波,原黑龙江佳木斯市制药厂技术人员。因去朋友家串门,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二年十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九个多月。期间,不知狱警给项晓波灌了什么东西,她的牙齿变得红黄。还给项晓波打针,每天打五、六瓶。不知打的什么药,她们说是葡萄糖,项晓波打针打得手都肿了。自从打针以后她特别兴奋,擦地擦床底下,动作特别快,这种状态能持续三、四个小时,和以往判若两人。有时她自己对着墙说话,有时兴奋起来乱跑,经常把头碰得都是大包。后期天天给她打针,大约有一个月时间。出现了较严重的间歇性精神恍惚状态,尤其夜间经常控制不了自己大声喊叫,几乎是整夜不能睡觉。保外就医回家时的项晓波瘦骨嶙峋、目光呆滞。离世前的两个月内她几乎滴水未进,一直蜷缩在床上,直至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下午,在极度痛苦中含冤惨死,年仅五十五岁。

张淑贤
张淑贤

张淑贤女士,五十三岁,是吉林省图们市曲水村一个乡亲们公认的好人。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被图们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十四小时内即被折磨致死,家属见到张淑贤遗体从胸部以下到大腿都是黑紫伤痕:大腿肉被撕裂了,阴部周围还有电棍电烤糊伤,背部还有踢蹬的鞋印血迹,假牙也被打没了,高检法医当时表示是酷刑致死。原来,八月七日,张淑贤于下午三时坐五路公交车去市内,被已蹲坑多时的图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恶警吴吉龙,指挥着多名恶警驾着小车尾随着公交车盯上了她,当张淑贤下车时,恶警一拥而上将她绑架到向上边防派出所……这帮恶警与向上边防派出所武警,扑向被绑铐的张淑贤,毫无顾忌地一通拳打脚踢,还用电棍击灼张淑贤的小腹部位,他们想用边行刑边逼供的方法弄出张淑贤等人有关做真相资料情况。张淑贤不惧恶徒,她不但拒绝逼供,还严厉指责恶警执法犯法的行为。这时,气急败坏的恶警们加重了刑讯逼供,没出一小时,张淑贤就被恶警们虐杀了!

吴加俊
吴加俊

山东省烟台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吴加俊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吴加俊生前病危时,家人曾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说:等人不行了才能放人。结果吴加俊死在狱中。悲痛欲绝的家人要求把遗体运回老家,被一个姓关(音)的警察拒绝,且放言:就地火化,你们不答应,我们也强制火化。省监狱姓盖的科长不准家属带走遗体,竟说:他是我们的人,不许家属带走。十一月二十八日,吴加俊遗体匆匆被火化。时年五十九岁的吴加俊,生前长年以维修电器为生。修炼法轮功后,一直按照 “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安份守己的好人,乐于助人,免费为别人维修电脑、打印机等。就这样一个乐善好施、帮助别人的人,在社会上不但没得到褒奖,反而成了被迫害的对象。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吴被山东省莱州国保大队绑架刑拘,警察就一直不让家人探视。后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投入山东监狱。直至被迫害致死。

白万珍,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九运街乡人。她的父母姐妹一家五口都修炼法轮功,全家身心受益。大法遭到迫害后,二零零零年,小妹白万玲因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而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因绝食抗议被强迫插胃管灌食,胃管把肺脏都插破了,最后出现严重的肺空洞、呼吸困难、不成人样、劳教所怕承担责任,通知家人接回家,由于身体伤害太严重,于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离世,年仅三十九岁。白万珍的母亲李清芳(六十九岁)、父亲白银山(七十岁)、大姐因承受不住压力和悲痛先后离世。十四年来,白万珍一直是当地公安警察重点监控、长期通缉、恐吓迫害的对象,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离世,时年六十三岁。一家五口在中共迫害中相继含冤离世。

中共对法轮功群体发动灭绝性迫害至今,致使亿万民众的正信被无理打压,一百多种酷刑被施加在善良人的身上,几百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万之众被非法劳教重刑,不计其数的修炼者被投进洗脑班或精神病院遭受致命性折磨,成千上万的大法徒被活摘器官,而后焚尸灭迹,甚至被做成了人体标本。特别是那些被中共强行判刑投进冤狱的善良人,仍然时刻面临着中共的谋杀和死亡迫害的危险,如:

伊淑玲
伊淑玲

山东蒙阴县实验中学优秀教师伊淑玲,十几年来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囚禁在看守所、洗脑班摧残,被关到精神病院折磨,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强制灌食、食水掺药等等综合性酷刑折磨,历经九死一生,并被剥夺工作,十多万元工资被扣,家庭离散,居无定所。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伊淑玲回娘家看望八十多岁的老父亲,途经常路镇台庄村,向世人传播大法真相时,被人诬告,常路镇“610”人员与常路派出所的十多个警察,强行将伊淑玲绑架,囚禁在临沂市看守所迫害。遭到关禁闭、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等迫害。在她生命垂危时,蒙阴县“610”于九月二十九日操控公检法又对她非法判刑三年半,秘密投进山东女子监狱加害。前期得知,狱中的她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监狱以各种借口不放人,仍以灌食和打不明针药摧残她。新年前期,她的老父亲、女儿等亲人望眼欲穿,都在期盼她能回家过年,但除夕已过,梦想成空,留在他们心中的是无限苦愁和悲伤。

新年是万家团聚的时节,但举目东方,却有那么多的好人深陷冤狱承受苦难,还有这么多的善良被无理虐杀得不到伸冤,有如此多的无辜家庭被邪恶敲打的支离破碎,有许许多多的同胞正在为他们那些冤死的亲人悲痛熬煎,而这千古奇冤就发生在中共邪党统治的大陆中原。

中原新年,多少悲痛在人间;岁末回首,多少悲怆在神州。

(注:文中案例均来自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