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郴州传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七日】在广州举办第四期学习班之前,师尊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至十九日在湖南郴州举办为期四天的讲法班。

本来师尊一九九四年一年的讲法班都排满了,一九九四年元月六日,郴州气功协会写了介绍信,邀请师尊来办学习班。师尊同意了,郴州的学员就签了合同。郴州气功协会积极筹划售票,票价定位每张五十元。后来法轮功研究会工作人员突然打来电话,要求取消郴州学习班,说师尊实在太忙了。郴州气功协会的人不同意。他们提议把卖票的情况再向师尊反映一下。后来研究会答复说把办班的时间挤一下,把九天班减到四天讲完,因为时间关系,只传法不传功,并要求郴州气功协会退回多收的钱,按新学员三十元,老学员二十元的标准收费。这样郴州的学员们帮着一个个退钱。

师尊在郴州办班时,四天要讲完全部课程,白天晚上都要加班,所以非常辛苦。即使这样,师尊对学员关心备至,亲自打电话要北京研究会工作人员送来一批《中国法轮功》书籍,还满足学员照相留念的需求,还领着部份学员到苏仙岭察看郴州的环境。

据一广州学员回忆说:一九九四年七月十四日,一行十多人约早上十点左右乘坐火车,于次日下午二点左右达到郴州。后赶到办班地点——郴州女排集训基地的宿舍后,师尊还没有到。下午四点,师尊从一辆停在门口的吉普车上下来,并逐一与广州学员握手。每天晚上七点三十~九点三十授课,星期天改为下午授课。该班只讲法不教功,参加听课的学员绝大部份是当地各阶层的在职人员。

排除干扰

师尊在郴州的传法学习班受到的干扰较大,郴州当地组织的也不够理想。广州学员看到,当地学员坐姿随便,有学员东倒西歪,而且场内不断听到有冲击钻钻墙的声音。办班期间,还看到有人是被人用担架抬進来听课的。在星期天的下午四点左右,师尊在礼堂讲法,忽然礼堂外面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似乎房顶都被掀翻,学员们随即被这突如其来的天气所吸引,纷纷往外张望,师尊马上说:“不要看外面,听我的。”当时场内的灯灭了,一会灯又亮了,全场欢呼。师尊这时对身边的一学员说,还会灭的。果然不一会功夫,场内的灯又灭了,一会又亮了。

到了傍晚吃饭时,当学员们请师尊一起進餐时,只见师尊站在饭桌旁边不远的院子里,闭着眼睛做着叠扣小腹的动作,一动不动,有学员看不懂还在喊师尊,师尊没有任何回应。后来师尊入席与一学员進餐时说,刚才是去处理(干扰下午上课)那事去了。晚上吃完饭后,学员在散步,师尊走过来对广州学员说:“我下来的时候,它们不知道我是谁。苏仙都得道了,嫉妒心还这么强,化作两条龙来干扰!你们不知道吧,这个打雷的,它不知道我来了,可惜它不知道我的来历,如果它知道我的来历,它不敢这样做的。”学员听后恍然明白许多。

办班期间,师尊很忙,学员看到师尊每天都在房间抓紧时间写东西,吃饭时间都没有出来与学员到餐厅就餐,每餐都是在房间吃馒头。学员后来发现馒头都有些发霉了,但师尊还照样吃。学员看到后很心疼,跟师尊说:师父您都瘦了。师尊很轻描淡写的说:“是吗?”有一天,学员准备了一桌很丰盛的饭菜,请师尊下来吃。但师尊只匆匆吃了两口,就又回房间了。可见师尊为了救度众生多么抓紧时间,多么的操劳。

游苏仙岭

因为晚上上课,白天颇有空余时间,一学员见到师父提议说,附近有个苏仙岭,我们何不去旅游一下?师尊说,好啊。于是广州学员花了三十元向女排基地租了一部客车,在两名郴州学员的陪同下,第二天便随师去郴州郊外的苏仙岭游览。在唐代苏仙岭就享有:“天下第十八福地”之美誉。苏仙岭主要有三个景点,一个是传说苏仙白日飞升的地方,一块石头,称为飞仙石;第二个是山上的一间寺庙;还有一个是俯看山间自然景色的“鹿回头”景点。

到飞仙石时,学员们兴致颇高,师父指着飞仙石对学员们讲:“我领你们飞天”。大家听了很高兴,就在飞天石前拍照留影。一广州学员用自带的照相机拍照,但相机拍不了,学员便换用师父带的相机来拍,拍了两张又不行了。学员不知何故,正在摆弄照相机想排除故障,师尊走过来一边拿过相机,一边说:“别照了”,然后又说了一句:“都已经成仙了,还妒嫉心这么强烈”,师尊指的是苏仙岭的苏仙。

到“苏仙岭”的寺庙门口时,只见师父用手指点了一下摆放在门口的一只石狮子的爪,便与学员一起進庙,这时,庙的右边地上有一个年轻的和尚正盘腿打坐,正面佛像上有“法轮常转”四个字,台上有一个牌子写着“有求必应”。只见师尊刚跨進庙内,在佛像前就做了一个两手抓东西分开的手势,然后对身边及身后的学员说,我们都是佛家的,你们可以拜吧。

当在庙内走到一处禅房时,看到不少僧人在里面盘腿念经。师尊问旁边的学员:“你们看这些念经的和尚谁修的最好?”在旁的一学员便仔细从全神贯注念经的和尚中找,先指一个年龄较大的,师尊说不是,然后学员又指一个较专注的,师尊还是说不是。说了几个,都被师尊否定了。后来师尊看学员找不出来,便指着一个坐在一边不认真念经,左顾右盼眼睛一眨一眨的和尚说,这个修的最好。大家听了之后带着不解出了庙。不久便看到一个和尚从庙中匆匆追出来找师尊。学员定神一看,正是那个师尊说修的最好的和尚。师尊这时对身边的学员说,你们别过来,师尊跟那个和尚在庙里谈了大约一刻钟才出来。

参观完庙后,学员们随师尊往山上走,在快到山顶时,师尊就停下,指着对面山上的一间小房说,为何旁边的建筑物不见了?郴州的学员说,拆了。师尊说,那是唐朝的建筑,并开示说,我在郴州曾三世为人。到山顶附近大家围坐一起休息时,师尊又讲一段法,说现在人类都败坏了,就像一个苹果烂了。第三个景点是“鹿回头”,这个景点位于一个山腰的拐弯处,师尊走到该景点前看了一下,便转身要学员们赶快离开,学员们便迅速离开了该处景点。后有学员回忆说,走过该处时,象有股力量把人往下推似的。

四天的郴州班结束后,师尊又要急急忙忙赶去广州举办第四期学习班。原来师尊是订好了郴州到广州的火车票,由于学员希望能与师尊多呆在一起,能同车接送,师尊便退了已经订好的车票,与广州学员一起上了一趟过路去广州的火车。谁知上车后发现乘客特别多,连通道都挤满了,原来联系好的铁路乘警办理卧铺票不能兑现承诺,现在又不同意学员与师父進卧铺车厢,致使师尊上车后连座位都没有,只能在洗手池旁的地上用东西垫着坐着,闭目休息。有个学员看到心酸难忍,就去找列车乘警帮忙,恰巧该学员的丈夫也是乘警,便要了一个铺位请师尊去休息。

第二天师尊还专门托学员感谢这位帮忙的乘警。师尊一行到达广州这一天正是广州第四期学习班开幕的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