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肆意妄为是谁的灾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法轮大法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的几篇报道,都涉及到中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肆意绑架。

《在家洗衣遭绑架 高玉琴被判刑四年》说的是,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黑龙江省穆棱市河西乡二站村农妇高玉琴在家洗衣时,被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警察没有出示身份证,没有搜查证,屋里屋外,前前后后,翻了一个底朝天,把许多私人物品抢走。

《辽宁省锦州市徐亚娟被非法判刑三年》一文中写道:徐亚娟是在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在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同行时,被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石桥子派出所所长张喜平等人绑架的。

《重庆警察追捕七旬老妇 绑架其子做人质》中说,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下午,重庆市江津区国保大队与“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恶人闯到罗泽会女士的家,当时家中只有罗泽会四岁的孙子在家,这群警察当着四岁孩子的面抄了家。当时罗泽会的儿子江宏斌正在上班。三月五日,江宏斌被国保大队带走,国保大队要挟江宏斌说:只要你交出你妈妈,你就回去。

《甘肃庆阳市镇原县曹明遭受的迫害》中讲,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上肖乡农民曹明,曾多次遭到绑架。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镇原县上肖派出所副所长常××与民警贾志刚、姜曹村支书李乾龙等四人突然闯进曹明家,抢走桌上两本法轮功书籍,还将曹明绑架到派出所,铐在桌子腿上一晚上。

从这以后,上肖派出所警察三天两头到家里骚扰,多次把曹明兄弟二人叫到派出所干活。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几号,派出所所长段晓锋,警察贾志刚,司法人员张××等四人到曹明家,翻箱倒柜翻出了一大包法轮功书籍。第三天,他们又四处寻找,找到正在磨面的曹明后,把他绑架到派出所,然后又带到乡政府,叫曹明干一天活,非法拘禁一夜,第二天下午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镇原县国保大队长吕正品,上肖派出所民警再次把曹明兄弟俩绑架到镇原看守所。那次一同被关押的有七、八名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长吕正品说:“我害怕你们过年去上访,所以提前就将你们看管起来,不信你们还上访。”这次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四月初七,曹明在干活,镇原县刑警队和上肖派出所七、八人到他家进门就乱翻,翻出一张法轮功学员写的纸片。就因为这张纸片,曹明又被劫持在镇原县看守所关押五个月。

明慧网这一天的四篇报道中,都涉及到警察的这种任意绑架。而这一天的“综合消息”栏目里,还有多则消息涉及到这样肆意的绑架。我们再举几个例子。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和三月二日,大连金石滩公安局局长姜忠举,指使刑警队队长李玉辉,带领大约二十名警察,先后两次去金石滩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并非法抄家。他们分成四组,同时去骚扰四家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个女的敲门,自称是物业来检查工作的,把门骗开后,再进去绑架。一位刘姓法轮功学员因在绑架时昏死过去,警察怕担责任,就将其丈夫带走了。另一滕姓法轮功学员是开商店的,当时店里有很多顾客,警察冲进去把顾客撵走。顾客很气愤的说: “你们共产党是什么东西,人家好好的,你们就来抄家!”

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湖北随州市保健院退休医生邱立兰在本单位领工资时,院长吴俊超告诉她,国保大队李金波要找她谈话。见面后,李金波气势汹汹,没说几句话,就要到邱立兰家去看。还边说边打电话,找来三个恶人,押着邱立兰到她家抄家。

三月二日十点左右,天津大港区法轮功学员牛淑华去超市购物,途中路遇一亲友正说话,突然被七名便衣包围并劫持到车上,绑架到滨海新区大港分局板厂街派出所。他们把牛淑华绑架到派出所后,又去她家抄家。

法轮功学员在家中洗衣被绑架,走着路被绑架,在单位上班被绑架,绑架不到本人,就绑架儿子当人质,这种任意的绑架在中国持续了十五年。警察为什么那样肆意妄为?警察本身的素质差只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是因为中共的迫害政策。如果没有中共在背后撑腰,警察怎么会如此肆无忌惮!中共越肆无忌惮,老百姓的苦难就越深重。当整个社会到处都充斥着中共恶徒肆无忌惮的行为时,这个社会该多么可怕。本来是维护法律和社会道义的警察这样随意的违法,它不就是社会道德败坏的最大推动者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8/警察的肆意妄为是谁的灾难--305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