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课”老师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九日】我于八九年参加教育工作,毕业前,经历了那次“六四”学潮,但对于这场学潮的来龙去脉知之甚少,只知道天安门广场死了很多的学生。以至在后来的政治课教学中,一直按着中共所编的谎言教材告诉学生:“六四”是一场“反革命暴乱”……

一九九八年,我在东北一所比较有名的师范大学函授学习,有一个教国际关系的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讲了有关“六四”的来龙去脉,当时我为之一震,内心很佩服这名老师,敢于在课堂上说真话,也为自己那么多年一直按着谎言教学而感到惭愧。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场空前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电视、报纸等一系列媒体都是一边倒的诬陷法轮功的谎言。而我当时刚刚修炼法轮功三个月。虽然只有三个月,但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缠绕我多年的风湿性坐骨神经痛、胃病神奇般的好了,并且从此以后我知道怎么去做人了,那就是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因此无论中共的媒体怎么一言堂的造谣抹黑,我不再相信。我用自己的思维理性的去判断:法轮功没有错!“真、善、忍”没有错!

真诚道歉赢得学生尊重

在理性的判断后,我义无反顾地选择继续修炼法轮功,并在工作中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作为教师身教重于言教,在课堂上我改变过去以气势压人,居高临下的工作作风。重新摆放与学生的关系,把学生放在与自己平等的地位,对待学生善言善语,宽容对待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因此学生们很接受我。

记得一次课后,一名学生问我:“老师!你说法轮功怎么样?”我反问他:“你觉得呢?真善忍不好吗?”那个学生说:“老师,如果你炼的话,我就认为法轮功好!”

记得零八年有一个班级,学生不管上谁的课就是爱说话,尤其我这个政治课,他们更不放在眼里。有一天上课时,我一时把握不住自己连吵带嚷的把他们训斥了一顿,导致课堂上气氛很紧张。课后冷静下来后,想想自己没做到“真、善、忍”,于是下一节政治课,我首先向学生检讨自己,向同学们表示道歉,全班同学给我鼓掌,有的学生说,从上学到现在还没遇到象你这样的老师。这件事过后,这个班的学生很尊重我,因此在以后的教学中涉及法轮功的真相他们接受的很快。

课堂讲述“天安门自焚”的真相

在这场迫害中,由于受中共谎言的宣传影响,学生对法轮功的误解很深,而且高中政治教材把“天安门自焚”的骗局编入其中,毒害无辜的学生。教师的职责是教书育人,那么到底育什么样的人?难道还象以前那样按谎言教学,培养一批批不明是非善恶的人吗?我想到了那名大学教师能够把“六四”真相告诉他的学生,而我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更有责任把法轮功真相告诉给我的学生。

“天安门自焚”骗局对中国人的影响毒害很深,我就要揭露它。自焚按常理应该是属于突发事件,我曾经历过一次突发事件,某年五月的一天做晚饭时,我所居住的单元四楼煤气管道着火了(实际上是主人使用不当导致煤气灶着火),这家的女主人在阳台上喊:“煤气管道着火了!煤气管道着火了!”我听到后大脑的第一个反映就是电影中的镜头:楼爆炸了!于是我拽着我们家那俩口人就往楼下跑。当跑到外面时,看到我们这个单元的人个个是狼狈不堪:有没穿鞋的;有只穿着内衣内裤的;还有的手上点点滴的……这就是突发事件的现场——“乱”!而天安门自焚现场,谁先点火谁后点火、警察手里拿着灭火毯等着喊口号、摄像镜头远距离的、近距离的、高空的、地面的等等,这一切井然有序,除非事先安排好的,答案不言而喻。

当我把自己所经历的这场突发事件讲给学生时,课堂上爆发了一阵阵笑声,笑声过后,我们再分析“天安门自焚”的漏洞,最后得出是中共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然后我告诉学生,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佛家修炼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中共却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甚至被活摘器官。学生明白迫害真相后,义愤填膺,有的学生立即站起来说:“老师我们能为你们做什么?”学生的良知被唤醒了。老师什么都不需要,要的就是你的这份良知。有的学生主动要传单、小册子、神韵光盘看,并且要真相护身符带在身上。

学生学会“忍”

学生们在了解法轮功真相后,对我非常信任,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就向我诉说。零八年,有一个班级的班主任教育学生的方法就是骂,因此学生很反感他。一名男生内心对他产生了仇恨,想要报复班主任,课堂上把他的苦衷、想法向我诉说。我及时的对他進行心理疏导:我平时告诉你们按“真、善、忍”做人,就得做到忍,容忍、宽容班主任的不足,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退一步海阔天空,你看看后果怎么样?经过这次谈心之后,这个学生和班主任的矛盾缓解了,再上我课时,他高高兴兴,并且自己主动要求退出少先队、共青团,这个班的学生后来也都纷纷选择退出团、队。

二零一一年九月一天,我正走在校园,我曾教过的一个男生跑过来,给我讲了他的一段经历:老师,你知道吗?前段时间我退学了,到哈尔滨去打工了。有一天,老板娘开始骂我,骂得很难听,我没吱声,她连骂了我一个星期,我都不吱声,就忍着。后来老板娘奇怪了,就问我:“我天天骂你,你都不吱声,也不生气,象你这个年龄的人怎么能做到?”我告诉她:第一,你的年龄与我妈差不多,从长辈的角度我应该尊重你。第二,最重要的是,我的老师教育我要按“真善忍”做人,我必须做到忍。老板娘听了之后,立即把我的工资翻了一番。

这个学生对我说:“老师,通过这件事我知道在社会上怎么做人了,但我感觉自己的知识还很欠缺,所以就回学校念高三了,准备考大学。”我听了之后,深深为这个学生感到高兴。其实他最初是非常反对法轮功的,思想比较偏激,同学都开玩笑说他是精神病,我不厌其烦的找他谈了很多次,告诉他做人的道理,最后他接受了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9/“政治课”老师修大法-306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