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警力封路戒备为哪般?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山西省大同市前几日还是晴朗无云的天空,这天突然就春雨绵绵,细雨夹雪……

大同南郊区法院门前停满警车,两辆消防车停在道路的两端,两队消防武警用高压水龙头充水,一辆大型特警车的特警戒备以待,路被封了,过往的公交车被勒令不许进入此地段,数不清的公安、便衣、各居委会和社会安保人员来回穿梭着……

大同南郊区法院附近的南郊公安分局布满了警车和警察
大同南郊区法院附近的南郊公安分局布满了警车和警察

法院门外的布置的巡警和警车

急着赶公交上班的人们不解的问:“今天这是怎么啦?这么多警察?”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事情还得回放到去年,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徐秀才在驻大同二十七军工地被一个叫胡鑫的卫兵怀疑散发法轮功资料而被强行扣留,非法搜身。接到报警的马军营派出所民警没有对胡鑫的违法行为予以纠正,反而在没有传唤证和搜查证的情况下违法将徐秀才带到马军营派出所,副所长陈泽带班的值班民警光天化日之下对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年妇女大打出手,打累了,居然脱下鞋接着打。就这样徐秀才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仅凭一个卫兵的怀疑就被荒唐地绑架到了大同市看守所,至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在南郊区法院非法开庭。

欲盖弥彰,伪造证据

习惯了中共在历次运动中的无视法律和人伦道德的底线,再加上持续十六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和谎言灌输,如今的公检法司人员已经不习惯和法轮功学员讲法律了,体制下荒唐的违法是正常的,而依法办事反而成为人们的笑谈。对待徐秀才的问题也沿袭了这一邪党体制下的“正常作法”!从传唤、拘留、非法批捕、提起公诉直至开庭毫无例外地处处体现程序违法。

直到来自北京的王宇律师挺身为徐秀才做无罪辩护,针对马军营派出所民警刑讯逼供的违法事实控告,当局才意识到对徐秀才的绑架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拿不出像样的符合法律程序的立案借口,所谓的“证据”是无法给人定罪的。于是,他们开始采取了一系列的伪造证据、哄骗诱供、胁迫离间等惯例举措:在检察院,公诉科长刘文杰面对律师要求对因刑讯逼供产生的证据进行依法排查时,竟然说:“有什么证据证明有刑讯逼供?”而检察院控申科的于检察官坦言:“检察院公诉为主,控申为辅”……以派出所的监控录像调不出来为借口,对徐秀才在马军营派出所被刑讯逼供的事实不予立案调查。

阻塞律师,干预司法

四月一日是徐秀才被非法开庭前一天,王宇和幺民富律师去看守所会见徐秀才,却被看守所的警察违法监听,当律师质问看守所的所长,执业律师在正常会见期间依法不被监听时,看守所的吴姓所长(警号:021023)竟说:“我们这里就是这样的规矩。”面对看守所的无理,两位律师找驻所检察官控告看守所的违法行为,驻检态度还好,说给解决此事,但要求递交书面控告材料。此前,就徐秀才被刑讯逼供一事,去南郊区检察院控申科控告,检察官也接待,但一周之后却以无法调取监控录像为不予立案,奇怪的是,既然证据不足,就应疑罪从无,公诉科却在明知无罪的情况下提起公诉。一个近六十岁的老年妇女,被人诬告,在派出所被刑讯逼供,律师和家属控告又遭到看守所和检察官的刁难和推诿。莫非这一切是早就策划好了的?!那么谁是幕后的指使者呢?

四月二日早晨,南郊区法院门口已被重重的警力包围,两位为徐秀才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来到南郊区法院准备进入法庭依法行使辩护权,却遭到了特警的阻拦,要求查验律师证,律师说,正常情况下律师的律师证只有在法庭上向法官呈现,而非司法警察的特警无权察看律师证时,负责警戒的特警竟然拒绝律师进入法庭,面对这种情况,王宇律师毫不妥协、据理力争,但特警依然不许律师进入法庭。争取无效的情况下,王宇律师用手机将此一镜头拍了下来,然后从容地给已进入法庭的幺民富律师打电话,他们不让我进庭辩护,你也出来吧,他们违法,我们去控告。听到此话的警察慌了,忙着打电话请示,一边对律师说:“进去吧。”

开庭了,但公开审理的案件还是不许民众旁听,九时五十分,预定的开庭时间到了,法庭上早已安排了几十号从各公安分局和不同单位抽调来的“听众”坐满了旁听席,而真正关心此案的要求旁听的民众却被拒之门外。早在开庭前一周,家属因此案有刑讯逼供,证据严重不足的现象,就曾向法院递交要求大法庭审理、邀请媒体参加并微博直播的申请,法官赵昊借口他做不了主,拒绝受理此法律文书。开庭这一天,面对如此多要求参加旁听的普通民众,警戒的特警不许入内,法院也不理会律师要求民众进入法庭参加旁听的正当要求。现场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照,一方是高度戒备的武装警察,一方是心存善念的普通民众和来自各地关心此事的法轮功学员。这一天,本来晴朗的天突然下起了雨,北国的春天,雨中夹杂着雪花,天公在向世人叙述着冤情!

惊慌失措 草草休庭

庭审开始不久,律师王宇针对法院没有提前给当事人送达传票一事向法庭提出质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一百八十二条第三款规定,法院在开庭前三天必须给当事人送达开庭传票,让当事人有一个为自己辩护准备期,否则属于违法开庭,要求审判长解决这一问题。

法官显然没有料到这一问题,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经过几十分钟的磋商之后,宣布休庭,随后律师退庭。但事情没有结束,就在律师退庭之后,由法庭指派的四个法警将当事人徐秀才挟持到庭,要在没有辩护律师到场的情况下强行违法开庭,后在当事人徐秀才一再声明: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没有我的律师在,我拒绝出庭!法庭方才作罢。到中午十二点左右,外围特警和消防武警撤离了警戒,此次非法开庭在律师、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家属及关注此案的外界民众的注视下草草收场了。然而,人们不禁要问:当事人徐秀才只是一个近六十岁的手无寸铁妇女,在没有任何违法事实的情况下,当局动用大批警力(包括不在公安管辖范围之内的消防队、武警和特警),又是封车;又是堵路,严重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如此大动干戈,他们何来这些权力?其它案子也是如此吗?如果不是那为何呢?

迫害良知罪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纽伦堡大审,人类第一次将反人类罪以法律明确界定于施暴于人类文明的纳粹战犯。今天,对于中共所犯下对法轮功这个信仰团体的滔天罪行,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显然已不足以定义中共的邪恶,对人类良知的迫害和人性的摧残才是中共的本质。

历次运动中,屈从于高举的屠刀,在被几乎剥夺了所有人权之后,中国人在仅有的一点利诱面前,放弃了良知的坚守,人性的善念被蚕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反人类的,是对人性和良知的极限的挑战,在这场迫害中,肉体的折磨仅仅是精神摧垮的一种手段。

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面对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年妇女的非法庭审为何要调动如此庞大的警力和装备。因为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对决!以区区数百武装警力和装备对决人类善念和良知的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