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修炼大法真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一日在饭店与老同事吃饭,偶遇了几位年龄相仿的老领导和同事,见面第一句都说:“哎呀,你咋越来越年轻,看你这精神头,再晚退休几年都绰绰有余。真羡慕你。”

几句寒暄之后我才知道,他们普遍都有各种疾病和家事缠身,就连将要退休的那位同事,也是每天强打起精神去上班,单位一般对快退休的人都不安排什么工作,可是即使这样他也是愁容满面。他们都知道我修炼大法很多年了,但是当时与同龄人的对比还是让他们感叹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其实,我年纪轻轻就得了上岁数的人才有的病,脑神经痛、脑供血不足、风湿、高血压、心绞痛、心肌缺血、血液粘稠、鼻窦炎、神经衰弱、脑袋和左腿发麻、严重缺钙,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很多,家务活干不了,工作也难以承担。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再加上还有两个体弱多病的孩子要抚养,生活过的拮据而疲惫。

这一切直到一九九七年十月发生了改变。当时在我父亲的介绍下,我知道了大法。但开始并没有当回事,父亲是退休的老教员,看我不上心,就拿对待学生的办法对待我,让我必须看完一遍《转法轮》,然后考我。我这才像完成任务似的,翻看几页。

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我看到书上的法轮转,随后小腹部位也明显感到有东西在转。一页一页向后翻,没有了之前认为这本书会很枯燥的认识,越看越精神,不知不觉看完了。放下书,只觉得恍如隔世,好像这些年心中的苦闷得到了安抚,一种难以名状又愉悦的心情占据心头。

从此我开始走入大法修炼,集体学法、炼功、外出洪法,和同修共同沐浴在大法的照耀下。一个月内我竟然真的无病一身轻,修火炕、搬运煤、搬家具、挪水缸,我可以独立完成;家务活、照看两个孩子,我都能一人承担;工作上,像是有使不完的劲。

幸福就这样来了!我仿佛看到了我生命迎来了崭新的时节,蔓延荡漾着馨绿,到处是花团锦簇、宜人美景,再不是冬日的寒风刺骨,黯淡无光。号称小病包的两个孩子也随我一同走入修炼,他们也拥有了健康的身体,快乐的成长着。以前家里的最大开销就是医药费,这下不仅身体好了,家里的生活质量也得到了改善。看到我发生这么的改变,身体不好的同事们也开始了解法轮功,我还记得有同事问:“是不是炼功了,就什么病都没了?”我说:“那你得把自己当成炼功人才行。”紧接着,我就给她讲我和孩子走入修炼后的一些事。比如:工作中不再你争我夺,为挣得一点利益气的不行,能用法要求自己放下争斗心,只管尽心尽力的工作,不计较得失;在单位,我把回扣的钱存到班费里,用于活动经费,给学生买奖品,家长送来的礼品送回去,并告诉他们是大法让我这样做;生活上不和脾气暴躁的丈夫一样,放宽容量,圆容好家庭;遇到又出现象以前犯病时的状态,知道是师父给消业,照常坚持学法、炼功,一两天就好……同事们听懂了我的话,也开始学习大法,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不久她们的病也都不翼而飞了。

看到我一摞摞的奖状和证书,看到家长和学生亲人们的目光,看到我的两个孩子健康的成长,我由衷的感谢师父,今生让我幸得大法。

正当我感受到生活的美好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大有文革又来了的架势,吓得我不敢炼了。半年多时间里,原来的病又都找上来,我又开始了打针、吃药的生活,可是根本就不见效。同修见我痛苦难熬的样子,劝我别放弃,还是修炼。我开始思考:大法真的像邪党说的那样吗?我们这群修炼人是要颠覆政权吗?在天安门自称是法轮功修炼者的自焚人员,真的就是吗?我们去和平、理性的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有错吗?答案当然不是!

时至今日,我和孩子们仍然修炼大法,时至今日我仍会对旁人说,今生得法是我最幸福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