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遭中共迫害及被所谓“转化”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我叫佟月英,吉林省长春市人,在吉林大学生物与农业工程学院任教32年,大学教授,博士学位,硕士导师。

我于1997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所患低血压、关节炎、严重失眠、严重心脏病和痔疮等疾病全不翼而飞。修炼后,我努力按着“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在单位里,年年都是单位的先进工作者。当时,我是食品系主任,主持食品系里的一切工作。教学上,食品系毕业设计年年获奖。那时,中国大陆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每天早晨公园里、马路边到处都有炼功点,百姓都称赞法轮功好。

丈夫被迫离婚

1999年7月,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2000年1月,我利用寒假到北京国家信访局,被一帮便衣绑架到吉林省驻北京办事处,当天那里关押了近百位法轮功学员。警察强行没收每人200元作为火车票,将我们双手戴上手铐押回长春市。当天,我被劫持到长春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那年的新年我是在拘留所里度过的。

我当时是单位骨干,是培养校级领导干部的接班人。就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撤掉食品系主任职务,不许当教师,只能天天上班打扫卫生做清洁工。我单位和我丈夫单位的领导还威逼丈夫与我离婚,否则降职、降薪以至下岗。2000年3月,我丈夫被迫与我离婚。

劳教所强行注射不明针剂

2000年4月,邪党开两会,又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长春市南关区曙光路派出所警察闯进我家非法抄家,发现我家有几本法轮功的书,就强行把我拖走,关押在长春铁北看守所,与死刑犯关在一起。8平米的地铺上睡20人,就像立式摆刀鱼一样,每人抱着对方的脚侧身立着而睡。一个月左右,警察以扰乱社会秩序罪为由,把我劫持到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第六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我上诉了几次都没有得到答复。当时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着上千名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在上诉,没有一个人得到答复。劳教所不但不答复,对上诉者还要加害。狱警按着上级的指示,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者用尽各种酷刑,手段极其残忍,看到谁炼功就用电棍电,有的被电得体无完肤,大小便失禁。狱警公开讲:“打死你们,就说自杀,直接火化。”

我们被逼无奈不得不以集体绝食来抗争。六大队狱警孙明艳、六大队副大队长朱丹、六大队大队长李红等人用电棍和武力把我们绑在死人床上。我们在一动不能动的情况下,被他们一大帮人进行野蛮的灌食。鼻孔、嘴部鲜血直流。

六大队大队长李红把我叫到狱警室,让卖淫犯和诈骗犯唐殿玲等5人将我按倒在地,让她们用手抓我的脸,达到毁面的目的。我被她们尖利的手指甲抓的满脸鲜血。直到现在,我的脸上还留有当时的疤痕,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

一次,六大队大队长李红和六大队狱警孙明燕艳等几个狱警把我按倒在地上,我在反抗无效的情况下被迫打针,狱警一边打针一边说:“给你们打针,把你们的功给废掉。”我至今也不知道他们当时给我打的是什么针?下的是什么药?

曾经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的母亲到劳教所看女儿,发现劳教所食堂给法轮功学员的饭中加一种白色粉末状的药。这位母亲问是什么药,加药者说:“不知道是什么药,上级领导让放的药。”

邪党对家人的迫害

我的父亲佟信和我的母亲金敏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们身心健康,疾病全无。1999年9月29日,长春市南关区全安派出所警察以邪党国庆为由,将我70多岁的老父老母在黑夜从家中带走,并直接关进长春市八里堡看守所关押7天。以后每到中共邪党的敏感日,当地派出所经常到家里骚扰,使他们每天都在恐惧中生活。

我在被劳教期间,孩子没人照顾,无法正常上学。父母和姐弟们天天以泪洗面。73岁的母亲每次到劳教所看我都哭得死去活来。2002年2月,我母亲去世。3天后,长春市南关区全安派出所还到我家找人,凶恶至极,没有一点人性。

被逼“转化”

单位扣发我全部工资,我又被迫离婚,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家庭上的压力和劳教所的酷刑,使我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的摧残,接近崩溃。我在无法承受的情况下,被迫违心地写下了所谓的“决裂书”。其实劳教所和“610”都知道所有的决裂书都是被他们打出来的、逼出来的,没有一个是真心写出来的。因为我是大学副教授,在当地有一定的影响。当时的吉林省省委书记苏荣、吉林省“610”和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立即将我当作“转化”的典型,威逼我做不符合法轮功学员的事。

在我被解除劳教之前,吉林省“610办公室” 副处长李光辉和吉林省安全厅的黄某称代表吉林省领导找我谈话,说我以后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们,包括违法的事,他们都能帮助我。但就是不许炼法轮功,一旦发现我再炼法轮功,就害死我。

“610”非常怕暴露他们的罪恶,戳穿它们搞的所谓“转化”的典型其实是假的,用死来要挟我,同时限制我被解除劳教后10年内不许出国。“610”控制我的目的是继续利用我的名字搞假典型。多年来,“610”不断地操控着各个网站,特别是一些政府网站,利用我的名誉造谣诬陷法轮功,不断地任意编造,从来没有通过我,我与他们也没有联系。蒙骗了无数的人。

我修炼后身心发生着巨大变化,疾病全无,我是受益者,内心无限感谢伟大的李洪志师尊和法轮大法。多年来,我在内心深处痛悔自己过去所犯的错误,痛悔做的那些有损于伟大的师尊和法轮大法一些事情,同时承受着被“610”利用所产生的无法偿还的罪恶,痛苦至极。这种痛苦与日俱增。我深感对不起伟大师尊和法轮大法。我的良心受到谴责,每天都在忏悔中度日,生命在挣扎中活着。2011年1月7日,我在明慧网用真名公开声明从新修炼。

今天我再次揭露中共邪党及其统治下的吉林省“610”和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目的用事实有力戳穿中共邪党的谎言和骗局,还世人一个真相,洗刷我过去在吉林省“610”和吉林省女子劳教所胁迫下所犯的罪恶,同时向受我影响的人致以真诚的忏悔,愿众生都能不被邪党的宣传所迷惑,明真相,退出党、团、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