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解体邪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我修炼大法已十八个年头了,借明慧一角,回顾我修炼历程中的几个片断。

(一)来了个“赤脚大仙”

二零零八年三月,资料点同修被恶警追踪,被迫流离失所,来我家暂避,为保护同修,我坚决不配合邪恶,被绑架,关在看守所。一到看守所的门卫,就有警察问我叫啥?多大?我笑了:“我叫啥,多大,和你没有丝毫关系,但你如果想三退保平安的话,我可以帮助你做三退。”在场的警察无奈地说:“真厉害,这回给送来个‘赤脚大仙’。”(因为我当时没穿鞋,光脚被绑去的)。我说:“我是被绑架来的,不是犯人,不归你们管。”

我不穿马甲,不报数,不盘铺,不照相,也不吃饭。所长和指导员与我商量说:“该吃饭吃饭。”又说:“真善忍好,放在心里不行吗?政府也得讲真善忍,不行吗?”我说:“我不是犯人,我不吃牢饭。”他们专门给我做病号饭。我修炼真善忍身体健康,没有病,不吃病号饭,要吃饭家里啥都有。可这邪恶的政党迫害好人,无理关押我,不让我吃自己家里的饭,迫害的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还妄谈什么“政府也讲真善忍”!真可笑。

关進牢房当天我就开始炼功,同修好心的提醒我,窗户上面的墙上有监控,炼功若被发现要上大刑、吊大铐的。我来到监控器前,就专对着摄像头炼功,谁拦也不好使,想炼就炼。结果,狱警来了,指着我说,她可以随便炼,想干啥,就干啥,你们其他人谁都不行,不可以。我象没看见、没听着一样。炼完功,就一门心思的发正念,解体黑窝。心里想前几天同修来这鬼地方周围发正念,被绑架五、六人,今天我就是来解体这里背后的邪恶因素来的,解体完,我就走。

走廊传来一恶警冲着男牢房的同修喊话,恶警不住声的在喊叫着诽谤师父,污蔑大法。于是,我双盘打坐,嘹亮的唱起了大法弟子的歌曲,把警察们上上下下都惊动了,冲到窗前往我们这屋一看,我仍然很起劲儿地放声高歌。大法弟子的歌曲那神奇、优美的韵律和动听的歌声,让警察们静静站立在窗外,不久又悄无声息地走了。

一个月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回家了。感恩师尊。

(二)女儿问我:那伙人呢?

过了不久,公检法司、六一零数人,气势汹汹地扛着摄像机来到我家小店,说是要回访。正巧我一邻居(通过我洪法走入修炼)来看望我,在我屋内。我暗示同修快发正念,自己出门在店门口拦住他们说,有啥事,在大道上说,不许進我家店里,影响我的生意。咱们打开窗户说亮话,我做了什么坏事了,你们(指六一零头子)这么整人?还有完没完?我叫女儿快去把左邻右舍的人找来,大声说人越多越好,守着大家伙的面,让老百姓评评理,好好明白明白,到底是谁在干坏事。

我给他们说:我原来有病,可我炼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现在全好了,招谁惹谁了,就是你们三天两天的无事生非迫害好人,要是把我弄出病来犯了心脏病,就让你们一个个的吃不了兜着走,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这伙人在干些啥事呢!

他们吓得慌成一团,有的扛起摄像机转身就跑,有的身子发软,站立不稳的样子,还有的慌忙道歉:“对不起,我可没干伤害你的坏事呀!你心脏没事吧?”我说:“没事儿。”他忙说:“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灰溜溜的转眼间都跑没影了。

女儿回来问我:“那伙人呢?”我说:“早都跑没影了。”

(三)“就是不许你提她”

在东北某监狱非法关押着我地区一男同修,到了所谓刑满释放的日子。可六一零仍要妄图劫持去洗脑班迫害,大家知道后,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黑窝,营救同修的同时,救度有缘人的众生。

表弟专门负责开车冲过去接同修,当时三、四百人围成人墙挡住六一零的人,他们根本上不了前,表弟拉起同修就跑,同修们都跟在车后鼓掌,然后在车后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警察都惊呆了。有人说:法轮功真了不起,一个人冤狱,这么多人来接,国家主席也比不了啊!

回来后,六一零派人传唤表弟去一趟了解情况。由于表弟刚走進修炼,心态还不是很稳,来到我店,说:“姐,我害怕,他们让我去一趟,要是找到我,我就往你身上推,就说是你让我去的,你看行不?”

我笑呵呵的没在乎,该干啥还干啥,并不为其所动,内心平静得如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波澜。我很体谅表弟的心境,因而用轻松愉快的口气对他说:“没事儿,你觉得怎样好,你就怎么做呗,我这边儿一点问题都没有。”他松了一口气。

到了派出所,一進走廊门口,六一零人员就指着他说:“今天你爱提谁提谁,就是不许你提她(指我)的名字,我们谁都不想听到她,也不愿意见到她,她可千万别来,她一来,能闹腾得人仰马翻,能把我们气得背过气去,你好好想想吧!咋编吧,你爱咋说咋说,不提她就行。”

表弟回来后跟我学这个事,我心里明白,又是师父保护了我。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 师父还说:“我们能够宽容,我们才能度了人。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这样想,你们想一想,这慈悲的力量,那不好的因素还有地方可呆吗?”[2]我心中曾动过一念,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是师父造就的生命,我是神,一切的都是师父说了算,我整个人连名带姓的都辟邪,让所有邪恶因素沾边就死,到跟前就化。

(四)给多大官当,他也不要了

有一位在市政府文联上班的男士来我店,说市里领导提拔他,让他到六一零干一阵子,这能升得快。我说:“你媳妇、儿子我都给‘三退’了,他们俩都保平安了,我说什么也不能把你落下啊,你都入了啥组织?”他说:“姐,我不骗你,真的啥也不是,没入过。”我说:“那你也得听我把大法真相给你讲讲,你得明白。”

于是讲了许多大法真相,并告诉他善恶必报的道理,叮嘱他;对自己对儿子都要负责任,千万不能参与迫害,要在你的职权范围内多做好事,保护善良的大法弟子,功德无量,有福报。他很感动。当时外面下着大雪,他脱下棉警服大衣,把里子翻过来卷起棉制服上的邪灵标记,夹在腋下,只穿着单薄的毛衫,大踏步地回家了。

不久,他来我店告诉我,他申请回到原来的市文联办公室了。看来是明白了真相,给多大官当,他也不要了。我很为他高兴,众生真的在觉醒。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