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风雨十六年(3)

中共迫害泰安法轮功学员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接上文

四、 经济迫害

在中共泰安市政法委、“六一零”操纵下,许多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绑架、拘留、劳教、判刑、开除公职;同时被非法抄家、劫财掠物、敲诈勒索、削减、扣发甚至停发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给他们生活造成很大困难。

(一)、开除公职

1、付雁丽,女,四十九岁,中铁十四局二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因身体原因三个月后出所。单位将其无理除名,不发任何补贴。付雁丽一边不断向单位要求恢复工作,一边做服装生意维持生计。

经过十多年的坎坷交涉,二公司仍不停止对她的侵权行为。付雁丽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向泰安市劳动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仲裁委与二公司徐英侠(时任人事科长)串通不给她受理。同年九月,付雁丽起诉到岱岳区法院。十一月开庭(审判长是孙泰)时,法院认为二公司对付雁丽“开除”没有法律依据,程序违法。可是后来庭审记录被改写,案卷的时间、页码都弄乱了,还伪造了她的签名。二公司买通区法院,使其作出枉法裁判。

二零一一年四月,付雁丽上诉到泰安市中级法院,七月份开庭(审判长是王兆民)。中院审理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发回重审,同时让她找单位领导再次协商。

付雁丽去找总经理刘红旗协商时,刘答应给她恢复工作、工资和养老保险,让她去撤诉,并叫工会主席徐英侠具体办理。付雁丽撤了诉,等了一年多,也没给她恢复工作,而且刘、徐也都调走了。

二零一三年四月,付雁丽再次起诉到岱岳区法院。二公司竭力阻挠立案,立案庭长薛建明也百般刁难。艰难立案后,区法院于七月开庭(审判长是朱士坚)。被告提出三个违法的不合理要求(第一就是要付雁丽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岱岳区法院歪曲事实,包庇被告,再次枉法判决。

付雁丽第二次上诉到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在市中院开庭。法庭裁决为双方调解。可是,二公司从来就没有诚意与付雁丽调解过,一直拖到现在也没给解决。

2、翟金萍,女,五十岁,原山东省泰山疗养院医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绑架拘留,两次劳教。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翟金萍被泰山疗养院无理开除公职,没收医师资格证、执业医师执照、房屋产权证,使她至今无法从事医疗工作,累计经济损失几十万元。为维持生计,她当过保姆,做过钟点工,家教,发广告,串糖葫芦,生豆芽,摆地摊,晚上九点以后去酒店洗地毯,在超市、医院做保洁工等,历尽艰辛。

3、杨平刚,男,五十九岁,原岱岳区广播电视局长。一九九九年底,杨平刚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岱岳区委撤销了他的职务,大幅削减工资;二零零六年杨平刚被诬判六年,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加上妻子常丽君被开除公职后,作为新招职工处理大幅削减工资,他们一家被中共迫害以来,经济损失达几十万元。

4、李明,男,四十岁,原泰安第三中学优秀教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多次、劳教三年、诬判四年。学校无理开除了他的公职,停发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为养家糊口,他只好到处打工。

5、张绪民,男,五十岁左右,原肥城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诬判四年六个月。肥城市政府无理开除了他的公职,停发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从监狱回来后,为生计只好到外地打工。

6、王志刚,男,四十岁,原中铁十四局二公司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开除公职。他为生计到处流离打工,吃尽苦头。因无法照顾妻子和幼小的女儿,家庭几近破裂。

7、王秀平,女,五十一岁,原山东农业大学附属学校女教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诬判两次(共六年六个月),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寒假,王秀平被校长孙力软禁在宾馆里,扣了她一千二百元的工资;二零零六年秋,农大实行聘任制,王秀平拒签写有污蔑大法的合同,被停职。九月份开学后,停发了她的工资,只给生活费;二零零八年王秀平因休息时间向人讲真相,又被扣了五千元的阳光工资。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王秀平被肥城市法院诬判三年六个月,附校无理开除了她的公职,停发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出狱后,王秀平去找农大校长温浮江要求恢复工作,校方不但不予解决,反而串通泰山区公检法,又把她诬判三年。

8、武保远,男,肥城石横特钢厂职工。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武保远在给世人讲真相时,被邪恶绑架,后被中共肥城市法院诬判三年半,关进泰安监狱。特钢厂恶人不仅开除了他的公职,还威胁其家人,扬言要拍卖武保远家人赖以居住的房屋。

被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除了已经退休领取养老金的以外,在职的公务员、企事业单位的职员均被开除公职,不给任何补贴,使他们生活艰难。

(二)、撤销职务 削减扣发工资

1、刘振明,男,五十八岁,原泰安市第一实验学校副校长。一九九九年七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撤销副校长职务,成为下岗待业人员;同年九月二日,被安排到原泰安回民中学当教师。

二零零零年元月,刘振明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然后劫持到泰山区大津口云海度假村“洗脑班”四十六天,被勒索六千多元,扣发他本人工资不够,还要扣他妻子的工资,之后被单位停职,停发工资和任何生活费,造成家庭破裂。

二零零三年二月,刘振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迫害半年后,被所外就医,他在单位正常上班,每月只发二百八十元的生活费。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在东平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期间单位(现泰山民族中学)将他所有的存折、现金及身份证、户口簿全部扣押(至今没有退还给本人),让他没有一分钱,连吃饭的钱都得向校方借。在以前扣的两万八千多元还没退还给刘振明的情况下,单位以没法处理为由,又叫他交了国保大队审问他的花费及教育局和单位上北京找他的花费两万九千多元。因炼法轮功,他现在每月工资比同等教师少发三百多元。

2、翟玉玺,男,六十九岁,原泰山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强制洗脑四十五天,勒索六千元;非法拘留三次,每次勒索一千元;非法劳教两年,扣发工资(长达四年);剥夺福利(特别是剥夺二零零三年的房改福利住房权)、撤销副局长职务,大幅降低工资,使他在经济上蒙受了很大损失。

3、姜官民,男,五十八岁。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前,曾在新汶矿业集团禹村矿和汶南矿(现华恒矿业有限公司)担任副矿长。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四十三岁、年富力强、有知有识的姜官民被强迫“内退”。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姜官民驾驶自家轿车在青岛市讲真相时,被国安局恶徒绑架、抢劫。后被青岛市李沧区法院诬判五年徒刑。

4、常丽君,女,六十一岁,原岱岳区计生委财务科长(副主任科员)。二零零零年三月,常丽君被非法劳教后,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二零零二年九月,她从劳教所回来,岱岳区政府感到对她的处理不妥,但又不给她恢复公务员身份、待遇,却给她办了一个新招事业职工的不伦不类的手续,工龄为零,工资前半年只有四、五百元,以后每月给一千元左右,而且从那时起到现在,十多年来没给长过工资,只相当于同等公务员工资的四分之一。常丽君虽向有关方面反映多次,但始终没给解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岱岳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陶平、副科长刘真等人对她多次抄家,掠走大量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带、录像带、“真善忍”铜匾、索尼录放机、爱华双卡录音机、便携录音机等。二零零五年九月,泰山区国保恶警杨汝法等人在绑架他们夫妇时,除掠走许多大法书籍外,还抢走了一台TCL台式电脑、一台IBM笔记本电脑、一个步步高影碟机,多个手机、电子书、MP3等。

(三)、抢劫财物

1、韩庆来、韩庆忠兄弟,是新泰市双圆涂料厂的主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恶人构陷。新泰市公安局、“六一零”、汶南分局、沈家庄派出所出动了十多辆车去厂里抓人。因兄弟俩外出,恶徒气急败坏的到处乱翻,抄走了两台彩电、VCD机、两台电脑、两万多元现金,存折数目不详。还有一些大法资料、物品。同时给封了厂子,派人严密监视。韩氏兄弟另两辆车开到了同修王延成家,恶警因此把王的妻子抓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并抄走了她家的彩电、VCD机、大法书籍等。

2、马玉莲,女,五十九岁,原山东省泰山干部休养所财务科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劳教,诬判四年。 二零零二年底,在泰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亓可银、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教导员朱宗海、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张继轩的密谋下,马玉莲被绑架到肥城洗脑班。她家里的现金、存款折、工资卡、首饰及手表等物品被掠走。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泰山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晓明、迎胜派出所长徐亚辉等几十个恶警包围了马玉莲的家,将家中大法书、真相资料、电脑(两个)、打印机(两个)、刻录塔、电脑硬盘、U盘、多个手机、真相印章等物品尽数掠去。

3、周敏,女,六十岁,原泰安市泰山区铜丝铜网厂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绑架、拘留;劳教三次(共七年)、诬判四年,开除公职。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周敏正在临时岗位上班,被岱岳区公安分局恶警孙涛等人绑架到市看守所关押,抢走了她的小灵通手机。同时搜走她的钥匙,在她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家中大法书、资料、台式电脑、激光打印机、五千元钱等个人财物掠去。

4、魏延军,男,四十岁,原泰安市电讯三厂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诬判四年。二零零一年元月,魏延军进京上访,被泰安市警察非法拘留、勒索五千元。他被单位解聘后,在电脑城打工。二零零九年十月上旬,泰山区国保大队长张广峰、副大队长毕欣等人和东关派出所恶警绑架了魏延军,抢走了他做生意用的电脑、电子数码商品等,物品拉了一汽车。

5、许兴岳,男,六十岁,岱岳区汶口镇庞家庄村民(被迫害离世)。 二零零零年秋后,许兴岳与妻子汪秀英进京上访,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这一年,中共恶徒从许兴岳家抢去拖拉机一辆、家电一宗、木材一宗(十八棵树锯成的板材)、十二大编织袋皮花生、全部粮食。许兴岳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哭求他们,给留下一点粮食糊口活命,他们都不肯。

6、赵锐,男,三十六岁,泰山区迎胜村居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他与妻子类维芳被肥城市国保大队长张钦来、恶警杨强用手枪顶着腰绑架到肥城。同时抄了他们的家,把家中大法书、真相资料和他们刚花三千七百元买的新摩托车抢走。

7、李明,男,四十岁,原泰安市第三中学教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拘留多次、劳教三年、诬判四年。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四日中午十一点多,三中副校长徐鲁滨、校长办主任杨西国二人领着岱岳区国保大队陶平、大汶口镇派出所王岩等十余恶警闯入李明的家将其绑架,并抢走一台式电脑(价值四千元)、一个笔记本电脑(价值六千元)、一台日立牌激光打印机(价值六千元)、一台爱普生彩色激光打印机(价值五千元)等私人物品。

8、吴杞周,男,新泰市东都井保卫科职员,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六个恶警闯到保卫科将正在上班的吴杞周绑架,非法抄家,抢走数十本大法书籍、电脑和打印机各一台、MP3等私人物品。

9、周松林,男,七十余岁,新泰市新汶火车站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五时许,新泰市国保大队恶警闯入家中,把周松林和妻子王女士(七十岁左右,新汶粮管所退休职工)非法绑架。抢劫走笔记本电脑、喷墨打印机、塑封机、切纸刀各一台,激光打印机二台及耗材一宗。

10、殷培坤,女,六十余岁;朱秀林,女,五十岁左右;朱明林,女,六十余岁。她们都是新泰市青云办事处龙山村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六点前,新泰市国保大队十几个恶警窜到龙山村,闯入家中把她们绑架,将她们家中的法轮功书籍、MP3、收音机、电子书、DVD播放器、现金等抢去。

11、牛志芹,女,四十五岁左右,肥城矿务局查庄煤矿职工家属,法轮功学员,以卖豆腐脑为业。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四时许,陶山公安分局一群恶警闯入牛志芹家中,非法抄家。掠走真相材料一宗、电视机一台,影碟机一部、现金二千五百元。最后把夫妻俩带走,把牛志芹非法关进肥城看守所。

12、施瑞芬,女,四十五岁,查庄煤矿幼儿园教师(内退)。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中午,陶山公安分局刑警队长孙某某与查庄煤矿派出所七、八个恶警,谎称检查防火防盗,闯入施瑞芬家中将她绑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部分空白光盘、耗材、资料等。

13、张兴河,男,六十一岁,岱岳区大汶口镇北西遥村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诬判四年。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向世人赠送真相台历时,被汶口镇派出所副所长李军、恶警金波、李茂康(协警)绑架。随后,派出所长巩玉军、教导员张训冀、副所长李军、派出所“六一零”主任刘德允带领王庆等十几个恶警,翻墙撬锁,非法抄了张兴河的家。将家中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台式电脑、三个打印机、两千元现金、四箱纸、一箱墨水和一宗真相资料尽数掠去,并扣押了张兴河的电动车。

14、唐吉贞,女,岱岳区祝阳镇乔庄村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唐吉贞被一帮恶警困在家中。邪恶逼迫她交出大法资料,她不配合,他们当即写了搜查证,强行抄走大法资料、电视机、影碟机、收音机等,并把她绑架。

15、刘红,女,五十六岁,泰山区邱家店镇村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多,泰安市财源派出所七、八个恶警以泰安市政法委的名义强行踹开刘红家的门,将她绑架,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及现金千余元。

16、侯存尚,男,五十九岁,岱岳区房村镇肖庄村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诬判四年。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岱岳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和房村镇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家中,将他夫妻俩绑架。同时将其家中电脑、打印机、几袋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尽数掠去。

(四)、绑架勒索

1、李琴夫妇,山东新汶矿业集团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四月中旬,新泰市国保大队将她夫妻俩非法传讯、抄家。家中电脑、财物、现金、存折、证券等被尽数掠去。每人被勒索五万元所谓“保释金”后,才得以回家。

2、焦承用,男,六十岁,泰山区省庄镇齐家滩村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上午,岱岳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许崇君和山口派出所、省庄派出所的十几个恶警,在家门口将从地里干活回来的焦承用、屈宝桂夫妇绑架,并抄走了他们的私人物品。下午家人将屈宝桂保释出来,焦承用则被送进市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家人找人疏通,花了两万八千多元,焦承用才没被劳教。

3、郑洪玲,女,五十岁,新矿集团良庄矿退休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绑架拘留,劳教。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郑洪玲在翟镇矿宿舍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汶北派出所(所长吴国忠)。良庄矿保卫科副科长马文广、医院支书魏彬把郑洪玲带回矿上,非法抄了她的家,将一台代尔笔记本电脑(价值八千多元)、打印机和大法书抄走。郑洪玲因身体原因送看守所、劳教所均不收,吴国忠把她带回矿上,二十四小时监控,向她勒索了一万元 “取保候审”金。她丈夫赵其森被逼供资料来源时,泰汶公安分局又对他 “取保候审”,再勒索一万元。此外,郑洪玲被劫持到王村洗脑班、省女子劳教所时,先后被勒索六千多元。

4、亓东玲,女,五十岁,泰安市自来水公司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亓东玲在新泰市青云花园小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国保恶警绑架、殴打,非法拘留,并被非法抄家。新泰市国保大队向其家人勒索三万元“取保候审”金后,才于七月二十三日晚放她回家。

5、刘贞福,男,三十五岁,新汶矿业集团华恒矿业公司(原汶南煤矿)职工。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晚六时许,他在清除公司宿舍小区宣传栏内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宣传画时,被一毕姓恶人构陷。当晚九点,矿公安科把刘贞福夫妇叫了去,将刘贞福非法扣留。他妻子回家不久,科长李栋带领恶警高磊、王爱民等七人,非法闯入家中,抄走现金和存折一万六千元,笔记本电脑一台,《九评》和真相资料等一宗。

6、李淑芹(女,四十岁左右)、侯延香(女,五十岁左右)、李庆香(女,五十五岁左右)均住新矿集团孙村矿家属院。十二月八日,三人在新泰市协庄矿附近讲真相时,被泰汶公安分局和孙村派出所姜加锁、孙尚军等恶警绑架。李庆香被勒索二千元 “取保候审”;李淑芹、侯延香被非法关押到新泰市看守所。李淑芹家人被看守所勒索了五千元钱买被子。而后,李淑芹和侯延香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7、李茂菊,女,六十余岁,新泰市汶南镇新庄村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三日晚九时许,汶南镇“六一零”歹徒和派出所恶警,跳墙闯入李茂菊家中,把独自在家的她绑架到新泰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一千四百多元钱。

8、刘芹,女,六十三岁,家住新矿集团汶南煤矿。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刘芹在汶南镇贴大法真相时,被新泰市公安局安装在汶南的电子监测仪发现。汶南派出所副所长李新带着几个恶警立即赶到现场,将刘芹暴打一顿,绑架到派出所拷问。第二天送到新泰拘留所迫害,先后向刘芹家人敲诈勒索五千八百元。

9、牛荣田,女,五十一岁,新汶矿业集团华恒矿业有限公司职工家属。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绑架、拘留,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腊月初一,牛荣田散发真相资料,被矿公安科张传玉(已遭报死亡)、高磊绑架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近三个月,勒索六千元。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五一大早,牛荣田一家人尚未起床,公安科长高磊带领一伙恶警强行入室,抢走电视机、影碟机和大法书籍资料等,把牛荣田绑架到泰安市看守所迫害二十九天。恶警科长高磊、邪党书记王立新和公司“六一零”李栋欺骗其家人交上一万元钱就放人。当家人七借八凑交上一万元后,牛荣田却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八月牛荣田非法劳教期满,高磊、王立新和李栋又向其家人勒索三千元才接她回来。

10、徐洪芝,女,五十一岁,泰山区泰前办事处泰前村居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勒索二千元;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丈夫托余某找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亓可银见她一面,被勒索九千元。

11、李爱华,女,六十一岁,泰安市啤酒有限公司退休职工。女儿闫婷,三十六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李爱华被非法拘留一次、劳教三年、诬判四年;女儿闫婷被非法拘留三次、劳教两次(共三年半)。泰山区公安分局徐家楼派出所指导员郭品正多次上门欺骗李爱华,先后逼交罚款五千八百元。单位扣发了她三年的工资,至今也没补回一分钱。二零零一年正月,闫婷去鄂州上学的路上讲真相,被劫持到武汉市狮子山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家人先后五次去劳教所营救闫婷,被所里恶警讹诈二千元。湖北省鄂州市凤凰派出所恶警张士雄,在闫婷被关押期间,来到泰安闫婷父母家里住着,以种种借口敲诈勒索,让家人陪他逛泰山,吃喝玩乐,如同匪徒。

12、张金山,男,三十九岁,岱岳区满庄镇北留村民,山东科技大学学士毕业。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满庄派出所在工作单位绑架了张金山,随后抄了他的家。将电脑、收录机、收音机、大法书一同掠去,后被逼交二千元“取保候审”,才被放回家。

13、赵玉海,男,六十五岁,原泰山区迎胜木器厂厂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诬判三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八日,肥城市国保大队长张钦来、刑警二大队恶警杨强等三人,与迎胜派出所宋所长(女)、警长秦士斌等三人抄了赵玉海的家,抢走了录音机和炼功用品,把他强行绑架到肥城看守所。一个月后,赵玉海家人被勒索四千元“取保候审”金,把他放回来。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他被传讯到肥城法院非法逮捕,诬判三年半,劫入济宁监狱迫害。

14、赵传峰,男,四十来岁,原迎胜建筑公司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多次、劳教三年。先后被勒索七千多元。

15、杨成元,男,七十三岁,泰安市食品公司退休职工(被迫害离世)。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绑架、拘留,非法劳教,先后被勒索七千元。

16、刘歧仙,女,七十六岁,泰安市泰建公司宿舍居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诬判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在肥城潮泉镇散法轮功发真相资料,被肥城恶警绑架、野蛮抄家,非法抄走现金九万二千元,存折约五万元。

17、谷静,女,七十二岁,住泰安石化公司宿舍,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多次,劳教两年。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九点,泰安市迎胜派出所恶警闯入其家,把谷静强行带到派出所,并抄走家中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和真相资料等物品。第二天下午四点,恶警向家人勒索了三千元,才把她放出来。

18、王虎等九人,泰山区省庄镇农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五时,王长林、张东方、李树林、马长兵、张全松、张华、张松、马连来在王虎家集体学法。五点四十分,突然闯进六个便衣,拿着摄像机、警棍、手铐等,上来就连踹带打,把九位学员全部绑架。并抄走了电视机、DVD影碟机、收音机、大法资料等。九学员被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后,每人被勒索三千元才放回来。

19、曹炳芳,女,新泰市汶南镇赵家庄村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一日凌晨,镇“六一零”头目(镇副书记)和公安分局长柳军与村书记郭永和密谋,将曹炳芳从被窝抓走,撇下七、八个月嗷嗷待哺的女儿。二十天后,家人得知她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强行洗脑,被勒索三千元。

20、戚建英,女,新泰市汶南镇赵家庄村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五月一日夜,蒙阴县“六一零”出面配合汶南镇“六一零”不法人员,由村书记郭永和带领,叫开戚建英家的门非法搜查。抄去所有大法书籍,磁带和资料,将她劫入蒙阴县看守所迫害。家人被勒索五千元钱。

21、孔祥增,男,新泰市汶南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村邪党书记孔祥军领着四、五个警察,闯入家中,把孔祥增绑架到王村“法制教育基地”,强逼洗脑一个月,勒索三千元。

22、张庆梅,女,三十五岁,新矿集团华丰矿职工家属(被迫害致死)。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中共恶徒多次对她强行勒索:华丰矿罚款二千三百元;越级上访金三千元;宁阳县公安局罚款三千元;华丰公安分局罚款五百元,累计八千八百元。

23、海得兰,女,六十五岁,宁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中午,海得兰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劫持到王村洗脑班迫害。同时,将其家中十几本大法书、炼功带及大法图片掠走。家人被勒索三千元。

24、金春利、陈德美(女)、金宝和均是泰山区省庄镇岳庄村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遭非法绑架,各被勒索两千元。

25、李清安、李灿让,均是岱岳区角峪镇泉上村民。二零零零年三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镇派出所、司法所、综治办恶人挟持到管区强行洗脑,各被勒索三千元。

五、泰安监狱恶行

泰安监狱位于泰山脚下,是山东省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之一。二零零五年一月,该监狱接受省政法委、“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迫害指令,将出、入监区合并一处,加上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职能,成立了臭名昭著的五监区(二零一一年五月改称一监区),主要收押泰安、莱芜、日照、临沂、枣庄、济宁、菏泽七市被非法冤判十年以下徒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

泰安监狱原址在泰安市岱岳区粥店办事处堰堤村(堰北),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泰安监狱整体迁至岱岳区天平办事处重河村。新监狱占地上千亩,搬迁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被转押此处。

山东省泰安监狱(原址,西厂),从山东泰工集团正大门进去,便是泰安监狱的正门。

山东省泰安监狱(原址,西厂),从山东泰工集团正大门进去,便是泰安监狱的正门。

山东省泰安监狱(新址)办公区;北面是监管区。

山东省泰安监狱(新址)办公区;北面是监管区。

二零零五年初,五监区教导员高令山带着犯人中的首恶于志军去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学习“转化”经验,回来后便制定了一系列邪恶的“转化”方案,从此揭开了对狱中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历史。

十年来,泰安监狱恶吏恶警秉承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罪恶旨意,组织利用犯人中的贪官污吏、不法商贩、流氓恶棍、社会渣滓对至少五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使他们身心遭受了极大的伤害,也使他们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一)、恶吏恶警

李文军,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零年上半年任泰安监狱长。他忠实执行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指令,在任期间至少有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严酷迫害。

赵威,二零一零年上半年至今任监狱长。上任以来,他为了捞取向上爬的政治资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前所未有的恶毒,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了无法无天的疯狂迫害。

亓福祥,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今任副监狱长,一直分管迫害法轮功,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计划措施的制定与实施。

刘欣荣,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四月任五监区长,在兼具收押和训练新收犯职能的五监区,他把高压“转化”法轮功学员当成主要任务。对拒不转化的学员,他经常亲自安排包夹加重迫害,给那些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恶棍撑腰打气,重奖鼓励,使他们气焰嚣张有恃无恐。

高令山,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四月任五监区副教导员、教导员,一直主管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此人原籍泰安肥城,曾在武汉空军雷达学院学习通讯,在部队服役两年,二零零零年转业至泰安监狱。二零零五年以来,他把以谎言与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作为自己的“政绩”和骄傲,为邪党卖命,获记三等功、二等功;被中共山东省委“六一零”、司法厅表彰为“全省教育转化能手”,多次代表监狱参加省“六一零”、省监狱管理局组织的所谓经验交流会。在其任职期间,至少迫害了四十八名法轮功学员。

朱叙虎,自二零一一年五月至今任一监区长。为了创造再获提升的“政绩’,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律文峰,自二零一一年五月至今任一监区教导员,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此人原籍岱岳区夏张镇,曾任监狱团委书记、教改科副科长。到一监区后,为了提高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创造继续升迁的“政绩”,利用罪犯中的恶棍更加肆无忌惮的残害法轮功学员,把多名学员打的死去活来,惨不忍睹。其任职以来,至少迫害过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

高克军,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四月任五监区副教导员,主要分管新收犯的教育训练,有时也协助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

刘增忠,二零零八年至今任监区副教导员,主要协助教导员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

洒洪宇,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一年四月,在五监区当狱警,协助教导员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

赵勇,二零一一年五月至今,在一监区当狱警。主要协助教导员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此人极其残忍恶毒,自调一监区以来,亲自指挥了对刘乃伦、刘永进、田新芳、刘长青、张洪龙、武保元、王玉亭、程新光、高铁生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泰安监狱监狱长-赵威
泰安监狱监狱长-赵威

五监区监区长-刘欣荣
五监区监区长-刘欣荣

五监区教导员-高令山
五监区教导员-高令山

(二)、迫害手段

1.制定预案。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关押在看守所时,狱警就提前去了解情况,然后制订相应的“转化”迫害措施,对包夹人员提前部署。待该名法轮功学员一到,即按照既定“转化”方案和程序实施迫害。

2、单独囚禁。监区里设有七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室(后来曾发展到九个),他们叫“管理组”。每个监室里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个别监室有时也关押两个学员。每个监室最少两个包夹,多者五六个甚至十来个。监室里都安装了摄像头,二十四小时对着法轮功学员的床铺和他们被长期罚坐罚站的地方。学员每时每刻都在恶警恶徒的监视监控之下。

3、精神摧残。恶警与“包夹”(被利用来看管法轮功学员并通过高压迫害强逼他们放弃信仰的各类罪犯)用中共无神论的谎言邪说忽悠学员;强逼反复观看“央视”制作的污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影碟、省监狱犹大的“转化”报告和愚蠢小丑王志刚之流歪曲污蔑法轮功的碟片;逼迫写“四书”;强迫做污蔑法轮功的习题、作业、考试;强迫背诵“监规”、唱狱歌,妄图以此搞乱学员的思想,使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

4、凌辱体罚。不让睡觉,企图通过长期“熬鹰”的方式摧毁学员的意志;罚坐、罚蹲、罚站,包夹认为姿势不符合要求就对学员拳脚相加;不让上厕所,逼得学员拉尿在裤子里或床上;不让洗澡,造成学员身体某些部位溃烂流脓;逼迫给包夹刷碗、洗桶、干杂务。不让家人探视;不让订购食品;不让晒被褥;不让与任何人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说话打招呼对视;肆意侮辱谩骂等。

5、酷刑折磨。对于拒不配合邪恶要求的学员,包夹在狱警的默许、怂容下暴力毒打、群殴(最多时十三个罪犯殴打一个学员),造成学员浑身青紫、鲜血直流、牙落骨折、行走困难;野蛮灌食,使学员鼻腔、食道、胃创伤严重,几近昏死。关小号,导致学员生命垂危;冬天剥光衣服,在厕所里一盆盆的往身上浇冷水,直至冻僵。监室里经常传出打人的噼啪声和被打学员的呼喊声。

6、重奖“包夹”。狱警选定的包夹原本就是罪犯中最邪恶的家伙,为了进一步激发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狠毒魔性,通过对学员的残酷迫害实现其所谓的“转化率”,监区每个月给恶夹子的奖励超过二分以上(犯人每月人均考核分为一点八)。到年终再给他们“单项表扬”、“监狱劳积”、“省劳积”或立功奖励等等,使他们刑期能够减半,在时间上得以“过半走人”,这就使一些罪犯为了早日出狱,发疯般毫无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7、与各市“六一零”勾结 加重延伸迫害

泰安监狱除听从山东省“六一零|”、监狱管理局的迫害指令外,还经常与各市 “六一零”保持联系,根据他们的要求加重、延伸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学员出狱前,各市 “六一零”一是要求监狱把学员“转化”了;二是与监狱定好,由他们来接人。有的把学员直接弄当地到洗脑班,不“转化”的继续洗脑,已“转化”的再予“巩固”。

临沂市法轮功学员刘永进在狱中,始终是被“攻坚转化”的重点之一。刘永进出狱那天,市“六一零”人员在监狱大门内,伙同八个手持两米长黑棍的监狱武警,逼迫他上他们的车。一姓范的人明确对他说:现在不能让你回家,我们要把你带到其它地方去。刘永进坚拒不从,僵持了一个小时,才上了家人的车。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监狱后,一般先进入管理七组。这个组对外称“学习组”,实际上是以谎言与暴力对法轮功学员血腥迫害的“攻坚组”。组长于志军是罪犯中的首恶,青岛人,原崂山区国土资源管理局长。因贪污五百三十九万元获刑十五年。二零零五年以来,在高令山的安排指使下,先后任罪犯积委会成员、副主任、主任,并长期兼任管理七组组长。此人虚伪、奸诈,为了个人利益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他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假释前参与了对所有法轮功学员迫害方案的制定和组织实施,成为狱中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主要的凶手。监狱每年都给他“专项表扬”(减刑三个月)、“省劳积”或记功(减刑半年)。

法轮功学员进入第七组后,于志军从固定犯中挑选三、四个他中意的人做包夹,再找六个以上新收犯人协助他们昼夜看管、转化学员,发现凶狠奸诈残暴的新犯就留在五监区当包夹。法轮功学员只要不转化,就没完没了的承受着愈来愈残酷的身心摧残;承受不住“转化”了,就被调到其他管理组。在其他组里呆一段时间,他们认为“巩固”了,就分到其他监区去,以腾出房间收押迫害新来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认为“不稳定”的就一直留在五监区严管;对于意志坚定,他们转化不了学员,就转送到山东省监狱继续迫害。

(三)、典型案例

1、刘乃伦被杀人犯赵玉配毒打 踢掉两颗牙

刘乃伦,临沂市蒙阴县界牌镇西界牌村人,一九六九年三月九日生,原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绑架拘留,劳教三年、诬判两次(共七年六个月)。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刘乃伦因向世人讲真相,被临沂市河东区恶警绑架,诬判四年。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被劫持到泰安监狱关押迫害。在邪恶的五监区,刘乃伦遭到包夹朱宝森、宋振华和马新年等罪犯的长期体罚、殴打和辱骂,有一次被这些人渣败类摧残的差点撞了墙。他因在狱中写了“四书”作废声明,刑期一天未减,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到期出狱。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刘乃伦在临沂市平邑县郑城镇散发真相传单时,被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次年三月二十九日,他被中共平邑县法院诬判三年半。二零一一年七月,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一监区关押迫害。在监区长朱叙虎、教导员律文峰、恶警赵勇的指使下,罪犯于志军、赵玉配、杜善辉、王文全、耿克华等肆无忌惮的迫害刘乃伦。杀人犯赵玉配在地上画了个圈,强迫刘乃伦整天整夜蹲在圈里,致使刘乃伦的腿都不能走路,上厕所都十分困难。

据赵玉配自己讲:他把刘乃伦踢掉了两颗牙。由于疯狂的踢,刘乃伦鲜血四溅,赵玉配沾满鲜血的鞋就换了好几双。当时刘乃伦被踢的脸上、脖子上伤痕累累,走路蜷缩成一小团,浑身哆嗦。

2、王子等被打得浑身瘀青 撬掉两颗牙

王子等,莱芜市莱城区凤城街道办事处孟家花园村人,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六日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莱芜市“六一零”长期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五日,王子等在接儿子放学途中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被中共莱城区法院非法开庭,诬判七年。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王子等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当天上午,他在狱中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犯人杨勇打倒在地。

二零零六年一月,王子等因声明洗脑作废,被严管迫害,期间遭到罪犯景丙利以木板凶狠毒打。时隔不久,王子等的脚趾甲被他们指使的新犯用凳子给砸掉了。同年七月,王子等绝食反迫害,狱警把他拉到医院天天进行插管灌食。

于志军、李海燕、朱宝森、马新年、宿斌、徐志伟、李军华、朱学运、袁新珂等罪犯残酷迫害王子等,用鞋底打的他全身瘀青黑紫,恶徒王义兵还猛跺他的腹部。那天夜间,四、五个罪犯按住他一起暴打,连他坐的凳子都打烂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刘永进抵制迫害被关禁闭,王子等因此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被残忍的撬掉两颗牙齿。邪恶看实在转化不了他,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将他秘密转押到山东省监狱继续迫害。

3、曹国真被野蛮灌食一个多月,打的浑身是伤

曹国贞,临沂市莒南县人,修炼大法前曾到少林寺学武三年。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后,多次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曹国贞再次遭绑架,被诬判八年。二零零八年三月,曹国贞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在最邪恶的管理七组。因不配合邪恶要求,经常遭到罪犯群殴。恶警知道他会功夫,就将他的手脚都锁在铁床上。不让上厕所,逼得在床上拉屎拉尿。最邪恶的时候,恶警动用了十三名罪犯一齐上,对曹国贞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因绝食抗议,恶警指使罪犯在监狱医院对曹国贞进行多次野蛮灌食,把他迫害的惨不忍睹。最后恶警转化不了他,又怕罪行暴露,就将他转押至山东省监狱迫害。

4、刘永进多次被残害至濒临死亡

刘永进,临沂市兰山区白沙镇人,一九七一年五月五日生,毕业于青岛大学经济贸易专业,曾就职于临沂进出口公司和青信木业公司。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诬判七年。在狱中遭到了狱警恶徒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刘永进被劫入泰安监狱五监区,被罚蹲一个月,罚站三个月,晚上不让睡觉。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刘永进因拒写“四书”成为监狱第一个被关进小号的法轮功学员。两个月的小号迫害,使刘永进举步艰难,直不起腰。恶警为掩盖罪恶,每次在犯人搀扶其去厕所时,所有监室的门都要关紧或叫犯人用身体挡住。

毒打罚站、猛戳肋骨、牙签扎手

二零一一年八月,在监区长朱叙虎、教导员律文峰、恶警赵勇的指使下,犯人郑全生、袁新珂、孙启明、朱培军对刘永进实施残害。几个恶徒把刘永进按在地上,疯狂毒打。然后叫他蹲在地上,袁新珂和孙启明不断地用拳头猛捣他的身体、腰部,并用竹筷子猛戳他的两肋,打得他鼻青脸肿,满身是伤,腰痛的不敢动,双腿不能走路,上厕所只能艰难的扶着墙去。

恶警见刘永进仍不屈服,就换上了更加凶残的陈志强、谭若宝等人。连续三个月,刘永进每天被罚站二十二小时。陈志强用牙签把他两手扎的鲜血淋漓,伤疤数月后还清晰可见。由于长时间站着,‘刘永进的腿肿的像大象腿一样粗(恶人语)’。

鞋底、竹条抽脸 牛皮腰带毒打

二零一二年三月,狱警把刘永进弄到管理四组,把监区最凶残的杀人犯赵玉配、郭兴栋调过去,加上犯人刘同灏,与恶棍陈志强一起实施迫害。

赵玉配、陈志强、郭兴栋先是用鞋底左右开弓猛抽刘永进的脸,直到打累了才罢手。还把他按到地上,扒掉衣裤,泼上冷水,用鞋底猛抽,直到打累了为止,歇过来再接着抽。

陈志强用竹条子抽的刘永进脸上全是血道子,血口子,惨不忍睹。几天后,陈志强、郭兴栋与两个新犯把刘永进按在地上,扒下衣服,在身上泼上冷水后,赵玉配双手抡起牛皮腰带猛抽,“啪啪”的声响传出去很远,直到累的没劲了,歇一会儿再接着抽。就这样一直残害了半个多月,抽的刘永进浑身瘀青,臀部、两腿全成了黑紫色,腿痛的不敢走路,一两个月后,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刘永进当面向律文峰揭露了恶徒残害他的暴行,律文峰、朱旭虎不但没有制止他们,反而唆使这些罪犯更加疯狂的迫害他。为了掩盖罪行,狱警竟然将室内监控摄像头调的根本看不到室内情况,让犯人更加有恃无恐。

野蛮灌食 猛跺小腿骨

刘永进绝食抗议,陈志强、谭若宝、朱培军等竟然私自在监室里对他野蛮灌食。陈志强将此恶行向律文峰汇报,律对他们大加“表扬”,说不通过医院,在监室里自行灌食是个“好方法”,可在一监区推广。

赵玉配,陈志强、郭兴栋和杜善辉将刘永进四肢紧紧绑在铁床的四个角上,用腿死死压住他胸部,捏住鼻子不让他喘气,刘永进只好张开嘴喘气,他们就趁机往他嘴里灌食,之后立即用毛巾捂住他的嘴,这样刘永进根本就无法喘气了。四、五天的绝食绝水,刘永进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加上不停的被毒打,喘气都很吃力。那一刻,刘永进感到立即就要被憋死了,他拼命挣扎了几次,最后使出全身力气才挣开,没被憋死。半小时以后,这些犯人又照样野蛮灌食,又差点儿把他憋死。

如果不是被多次灌食有了一些经验,那天刘永进有多少条命也完了。那样除了一监区恶警和参与迫害的恶徒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就可以任意编造谎言掩盖罪行了。

后来,刘永进又被拉到监狱医院灌食,七、八个新犯按着插管,使刘永进受尽折磨。灌完后被带回监室,继续按在地上,扒光衣服,泼上冷水,用皮带毒打,打累了就歇一会再打。直到把刘永进折磨的生命垂危,凶手赵玉配、陈志强、郭兴栋才慌忙把他架到医院做心电图,结果显示有生命危险,进行紧急抢救。并让医院谎称由于绝食出现的电解质紊乱所致,来掩盖他们差点把刘永进迫害死的事实。

回到监室后,赵玉配、陈志强、郭兴栋等凶手继续残害刘永进,除了继续用皮带抽外,他们还把刘永进仰面按到地上,两个新犯按住上身,凶手陈志强和郭兴栋踩住膝盖,把腿踩直,然后赵玉配穿着硬底鞋,在刘永进小腿骨上,不停的跳起猛跺,痛的他死去活来。

二零一二年六月,朱旭虎、律文峰还想通过强逼吃药打针来达到迫害刘永进的目的,在他强烈抵制下,阴谋破产。刘永进凭着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坚强意志和信仰,走过了死劫。

5、周宁被关禁闭两个月 遭暴打

周宁,国际知名雕塑艺术家,济南市人,一九九四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设计系,是山东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工艺美术专业的创建者之一。他在中国及美国、丹麦等地成功举办了多次“真言木雕作品展”,受到国际著名艺术家的广泛赞誉。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非法绑架拘留,被单位开除公职、没收房屋,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周宁在济宁被恶警绑架、诬判五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被劫持到泰安监狱。在严管组,周宁受到于志军、袁新珂、王光涛等罪犯的残酷迫害。当周宁抵制播放诬陷大法的录像时,恶棍袁新珂狠狠的抓住他的头发,一绺子一绺子的拽了下来。二零一零年三月,周宁因在狱中向犯人讲真相,被关禁闭整整二个月,受尽了残酷的折磨,原来一百六十斤的体重,被摧残得不到一百斤,瘦骨嶙峋。医院检查有生命危险时,才把他从禁闭室放出来,关到五监区严管组,又遭到恶徒于志军、王义兵、袁新珂等罪犯的疯狂暴打、残害。从那以后,周宁瘦骨嶙峋的身体就一直没有恢复过来。

6、肖承德被强制蹲地半年 蹲烂臀部

肖承德,枣庄市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绑架拘留、判刑,二零零九年,被劫持到泰安监狱。罪犯于志军、王义兵、贾兴国、谭若宝等参与迫害肖承德,强制他蹲在地上长达半年之久。炎热的夏天,肖承德长期蹲在地上,腿和臀部紧贴在一起,汗水使裤子全粘在了屁股上,以致屁股全都溃烂了。即使这样,王义兵、贾兴国、谭若宝等犯人还经常毒打他、折磨他。肖承德被折磨的腰根本都直不起来,上厕所走路时,上半身和下半身弯成了九十度。最后,肖承德都不大会说话了。

(四)、被泰安监狱迫害的其他学员

1、任继春,临沂市蒙阴县桃墟镇西周庄村人。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被诬判两年,先被关押在五监区,后调至警卫队。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出狱。

2、宋炳奎,临沂市蒙阴县人,原蒙阴县棉纺厂职工,被诬判三年,一直被关押在五监区,二零零六年冬天出狱。

3、公丕健,临沂市蒙阴县人,一九五二年七月二十九日生,原蒙阴县粮油公司职工。七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八月六日,再次被非法绑架,诬判三年六个月。二零零五年一月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二零零七年春出狱。

4、许兴禄,泰安市岱岳区大汶口镇庞家庄村人,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生。二零零五年一月,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肥城恶警绑架,诬判三年,劫持到泰安监狱。于二零零七年夏天出狱。

5、李正聚,河南省民权县顺河乡李楼村人。多次被非法绑架、拘留,劳教一年。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诬判四年。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日,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后又调至生活科继续受迫害。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假释出狱。

6、马高潮,菏泽单县人,县第一中学教师。被诬判五年,先被关押在五监区,后调至教改科继续受迫害。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份出狱。

7、周德刚,济宁市邹县人,原山东兖矿集团日照市兖日水煤浆公司员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刚出来不久,因向世人讲真相,又被日照市恶警非法绑架抄家、诬判四年,劫持到泰安监狱。期间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减刑出狱。

8、李明,泰安市第三中学教师,大学文化。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四日中午十一时许,泰安三中副校长徐鲁滨、校长办公室主任杨西国二人,带领岱岳区国保大队陶平及大汶口镇派出所王岩等十余恶警非法闯入家中,将李明绑架,并野蛮抄家。二零零六年初,李明被中共岱岳区法院诬判四年,关押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后调至七监区继续受迫害。期间李明遭受很大摧残,身患淋巴结核病,家属提出保外就医,遭监狱无理拒绝。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减刑出狱。

9、许崇东,日照市五莲县街头村人,一九七零年三月九日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一月份,因向世人讲真相,再次被邪恶绑架,诬判四年,关押到泰安监狱五监区迫害。因在狱中向恶警写“四书”作废声明,刑期一天未减,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到期出狱。

10、庞继海,莱芜市莱城区人,一九六六年三月二十二日生,原莱芜市鄂庄水泥厂职工。二零零四年八月与王子等同时被非法绑架,诬判六年。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关押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后转至十监区受迫害,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七日减刑出狱。

11、鹿沛,菏泽市单县单城镇京货街人(原籍江苏沛县),一九五零年三月十四日生。二零零五年九月,被邪恶绑架抄家,诬判四年。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被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迫害,因在狱中向恶警声明所写“四书作废”,刑期一天未减,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到期出狱。

12、杨平刚,泰安市人,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七日生。在常人社会中曾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区广播电视局长等职务。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他在家中被泰山区国保恶警非法绑架,诬判六年。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迫害。杨平刚因在狱中上交“四书”作废声明、揭露邪恶迫害,狱警恼羞成怒,安排杀人犯李中新及诈骗犯陈涛(回族)等恶徒对他实施重点包夹、凌辱迫害。刑期一天未减,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到期出狱。

13、李剑波,日照市人,曾在人民银行工作。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八日下午被邪恶诱捕。恶徒抢去钥匙对其住宅及办公室进行了非法搜查,掠去电脑、笔记本、打印机等价值十几万元的个人财产。他因大量参与制作、传播《九评》,被邪党诬判八年。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李剑波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后转入教改科继续受迫害。二零一零年十月减刑出狱。

14、朱为卓,日照东港区南湖镇上坳村民,一九五一年九月一日生。二零零五年五月,因散发《九评》被恶警绑架,诬判四年。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迫害,二零零八年秋减刑出狱。

15、朱先河,日照东港区南湖镇上坳村民,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一日生。二零零五年五月,因散发《九评》被恶警绑架,诬判四年。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迫害,二零零八年秋减刑出狱。

16、赵广顺,菏泽鄄城县富春乡洼李村人,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二日生。二零零六年四月,被邪恶绑架,诬判七年。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迫害,后转至生活科继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四月减刑出狱。

17、李全峰,菏泽鄄城县人,曾担任县劳动局劳动服务中心主任。二零零五年十月,被非法绑架,诬判四年,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减刑出狱。

18、时胜堂,菏泽鄄城县人。二零零六年四月,被非法绑架,诬判四年,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后转至四监区继续受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减刑出狱。

19、马英宣,江苏省新沂市人,一九四零年生。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上午,马英宣到临沂市郯城县法轮功学员杨美忠家取材料,被蹲坑的郯城县“六一零”恶徒绑架。他手铐大镣、头戴黑套,被恶警非法提审八次,在看守所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后被诬判三年半。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马英宣被送往微山监狱下煤窑,微山监狱拒收。十月二十日,他被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迫害,二零零八年减刑出狱。

20、李增朴,临沂市苍山县人,一九四八年生。被多次绑架拘留,劳教一年。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六日,李增朴与妻子肖桂梅被苍山县“六一零”恶徒绑架。九月二十八日,中共苍山县法院非法开庭,非法判处李增朴三年、肖桂梅三年缓期五年。而后,李增朴被劫持到泰安监狱关押迫害,二零零八年六月减刑出狱。

21、李长勤,菏泽单县人,一九三九年生,退休高级教师。二零零六年五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邪党诬判四年,关押在泰安监狱五监区迫害。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减刑出狱。

22、程新光,菏泽单县人,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生。原来是个罗锅子,修炼法轮功后腰基本直起来了。二零零七年六月,被邪党诬判四年,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后转至八监区老残队,继续遭受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减刑出狱。

23、张绪民,泰安肥城市人,一九六四年五月十二日生,曾任肥城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七年四月,被肥城市国保恶警绑架,诬判四年半。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被关入泰安监狱迫害。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减刑出狱。

24、齐建生,菏泽单县人,一九五六年十月三日生。二零零八年二月,被恶警绑架,诬判四年。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被非法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后转至七监区迫害。二零一一年减刑出狱。

25、郭进廷,枣庄市滕州人,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十日生,曾在水产局、农工商担任过领导职务。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被非法绑架,后诬判三年。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被非法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后转至八监区老残队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减刑出狱。

26、李瑞峰,济宁市人,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十日生,听力和表达都有一定障碍,属于残疾人。修炼法轮功后基本得到了恢复,因多次上访被非法拘留,劳教三年,惨遭背铐、毒打、在冰天雪地里冻等非人折磨。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李瑞峰被济宁市恶警郭洪涛等人从家中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上午,中共济宁市中区法院对李瑞峰非法秘密庭审,诬判三年。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李瑞峰被劫入泰安监狱五监区,后分至七监区继续遭受迫害。入狱后再次出现耳聋。现已出狱。

27、王景晓,临沂市临沭县人,一九四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生,曾担任过县委领导职务,退休后在老龄委,自一九九五年起担任县气功协会副主席。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因与妻子同修董叶兰到县城街道等公共场所挂横幅被恶警绑架,诬判三年,劫入泰安监狱迫害,入狱后出现耳聋。二零一零年四二十三日减刑出狱。

28、宁知群,菏泽市巨野县田庄镇中学教师,一九六一年三月二十六日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晚八点,在家中被巨野县国保大队恶警庞鑫、杨友兰、孙红军、田庄镇派出所李晓虎绑架。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恶警通知家人,宁知群被判刑七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宁知群被非法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后分至六监区继续遭受迫害。二零一三年减刑出狱。

29、田新芳,菏泽单县人,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九日生,原单县新兴纺织厂工人。二零零一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浙江乐清县法院诬判四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又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诬判五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被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后分至十监区继续迫害。由于田新芳向恶警写出“四书”作废声明,又被调回五监区(后改称一监区)严管,受尽折磨。刑期一天未减,二零一三年四月到期出狱。

30、杨良秀,菏泽市鄄城县人,一九四五年三月二日生。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被恶警非法绑架,诬判九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被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转至当时的一监区。二零零九年八月间患胃肠病,被强行拉到监狱医院治疗。目前仍在泰安监狱遭受迫害。

31、陶华中,菏泽市鄄城县人,一九四四年十月十九日生。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被恶警非法绑架,诬判八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转至二监区迫害。一直被严格包夹,不让随便出门,被迫害致卧床不起。

32、杨守灿,菏泽市鄄城县人,一九五八年六月七日生。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被恶警非法绑架,诬判五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被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转至三监区迫害。入狱后哮喘病复发,被送去济南警官医院治疗,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被从济南押回。已出狱。

33、李善来,菏泽市鄄城县箕山镇人,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六日生。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被恶警非法绑架,诬判五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被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转至九监区迫害。已出狱。

34、王德任,菏泽市鄄城县箕山镇人,一九六六年十月十六日生。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被恶警非法绑架,诬判四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被关入泰安监狱五监区。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转至生活科面食组蒸馒头。因出早操时与法轮功学员周宁说了几句话,遭生活科犯人杨浩恶告,被狱警禁止再出早操。二零一一年五月减刑出狱。

35、马润银,济南市长清区人,一九五五年八月九日生,曾在北京干保洁员。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被非法绑架,诬判四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北京市监狱管理局从海淀区看守所将其押送至泰安监狱五监区。二零零九年七月转至二监区,由犯人马宝玉和苏永健负责包夹。马润银在海淀区看守所关押期间,患上了疥疮。二零一一年五月减刑出狱。

36、邵泽国,枣庄市山亭区人,一九六五年三月二十日生,曾经是一名乡村小学教师。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枣庄市山亭区邪党法院诬判五年。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由济宁监狱押送至泰安监狱。最初在五监区管理三组,后转至四监区迫害。已出狱。

37、刘明,济宁市兖州人,一九七二年生,曾就职于医药公司。因大量制作真相币、真相传单等资料,被邪党兖州法院诬判七年。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被劫入进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迫害。

38、程向民,菏泽单县人,一九四零年八月生,与老伴张庆敏都是单县园艺场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五月的一天,张庆敏在散发真相资料时,遭单县巡警绑架,随后被抄家,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被掠去。程向民也被绑架。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夫妻俩分别被邪党单县法院诬判四年,程向民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被关进泰安监狱;张庆敏则被关押到济南女子监狱迫害。

39、张超,济宁市兖州人,一九九零年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恶警非法绑架,诬判七年,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被关进泰安监狱遭受迫害。

40、魏延军,济南市人,一九七四年生。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被泰山区国保恶警非法绑架抄家,邪党泰山区法院将其诬判四年。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被关进泰安监狱五监区(后称一监区)。在教导员高令山“只要结果,不问过程”的指令下,贪污犯张庆树、杀人犯王一兵、赵玉佩等恶徒肆意折磨魏延军,对他拳打脚踢、扇耳光、向脸上吐口水、往嘴里塞抹布,无所不用其极。魏延军于二零一三年秋减刑出狱。

41、杨丕昌,日照市五莲县人,一九六二年出生,曾供职于五莲县外贸公司。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被恶警绑架,诬判四年,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迫害。已出狱。

42、王洪武,日照市五莲县人,一九七五年出生,曾供职于五莲县外贸公司。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被恶警绑架,诬判四年,劫持到泰安监狱五监区关押迫害。已出狱。

43、侯存尚,泰安市岱岳区房村镇肖庄村民,一九五六年生。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十点多,房村镇派出所与岱岳区国保大队七、八个恶警闯入家中,将侯存尚、董富芝夫妇绑架,并非法抄家。在市看守所关押十八天后,董富芝被放回家,侯存尚则被邪党岱岳区法院诬判三年,关押到泰安监狱迫害。二零一二年春减刑出狱。

44、张义正,泰安市岱岳区山口镇退休教师。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去黄前镇看亲戚时,给世人讲真相发资料,被坏人构陷。黄前镇派出所恶警将其绑架,并伙同山口镇派出所抄了他的家。后被岱岳区法院诬判四年,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劫入泰安监狱五监区迫害。已出狱。

45、武保远,泰安市肥城石横特钢厂职工,一九七五年生。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在给世人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拘留。后被肥城法院诬判三年半,劫入泰安监狱迫害。特钢厂恶人不仅开除了武保远公职,还威胁其家人,并且扬言要拍卖武保远家人赖以居住的房屋。已出狱。

46、王玉亭,济宁市梁山县人,一九五五年生,曾任职县种子公司。被多非法次绑架拘留,两次非法劳教。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晚,王玉亭在粘贴法轮功真相时,遭恶人构陷,被中区派出所警察绑架。七月十八日上午,中共梁山县法院对王玉亭非法庭审,北京正义律师当庭为王玉亭作了无罪辩护。但被政法委“六一零”控制的梁山县法院却置法律于不顾,对王玉亭诬判七年,劫持到泰安监狱一监区关押迫害。

47、余志亮,菏泽市曹县人。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晚,县国保大队王侠等九名恶警闯进余志亮的家,非法抢掠并绑架了他和妻子袁培玲。刑讯逼供后,余志亮被关进曹县看守所。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中共曹县法院对余志亮非法开庭,诬判四年,劫入泰安监狱关押迫害。已出狱。

48、张洪龙,五十多岁,原临沂市罗庄区副区长。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张洪龙在临西一路桥北河畔花园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门卫构陷,遭兰山公安绑架、非法抄家。后被诬判四年,劫持到泰安监狱迫害。已出狱。

49、高铁生,菏泽市丹阳办事处原武装部长,一九七七年生。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被菏泽市丹阳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判刑,劫入泰安监狱迫害。

50、付勇军,五十多岁,济宁市梁山县人,曾任县委秘书。被两次非法劳教,后被非法判刑,关入泰安监狱迫害。

51、慕宗延,日照市法轮功学员(情况不详)。

52、刘长清,临沂市莒南县法轮功学员(情况不详)。

◆参与迫害的罪犯有:

于志军(青岛人)、何秀军(莱芜人)、闫启刚(莱芜人)、宋振华(莱芜人)朱宝森(泰安人)、程凤玺(费县人)、谭亮(莱芜人)、耿业山(肥城人)、宿斌(泰安人)、李海燕(新泰人)、鲁敏、景丙利(莱芜人)、白庆学(莱芜人)、陈涛(回族,泰安人)、李中新(回族,泰安人)、鹿鸣(莱芜人)、梁建华(莱芜人)、李新(莱芜人)、朱立勇(宁阳人)、孙士德(新泰人)、马新年(泗水人)、牛玉波(莱芜人)、李军华(莱芜人)、赵伟(莱芜人)朱学运(泰安人)、徐志伟(莱芜人)、王义兵(泰安人)、亣学山(莱芜人)、杨勇(泰安人)、王世范(莱芜人)、姜元涛、赵文忠(肥城人)、张茂振(新泰人)、郑爱军(莱芜人)、袁新可(菏泽人)、耿立华(莱芜人)、杜善辉(莱芜人)、夏念明(新泰人)、赵玉配(新泰人)、郭兴栋(泰安人)、王光涛(泰安人)、刘传宏(新泰人)、张文超、刘增辰、贾淑伟、贾庆国(莱芜人)、丰东军(泰安人)、宗西波(泰安人)孙启明(泰安人)、郑全生(肥城人)、朱培军(莱芜人)、陈志强(新泰人)、张显军(肥城人)、耿克华(泰安人)、刘同灏等。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