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共餐 看自己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我从小就在饮食方面有洁癖,别人吃剩的东西我从来不吃,包括自己孩子吃剩过的饭菜。夏天的时候,如果发现饭菜里有小虫之类的东西,我宁可饿着也不吃。看到别人把米虫捡出去照吃不误,我心想真“孬食”。甚至家中有时有老人吃饭,她摸过的馒头我吃着也不放心,要把皮剥掉。

就是这样我也没觉着这心有什么不好,爱干净也不是坏事。尽管常在一起的同修有时会说我该修修这方面,我不以为然,也没深想过。

直到有一次和同修去某市找A同修,办完事已经过午了,于是三个人去吃快餐,每人一份米饭炒菜,吃到最后大家都吃完了,就剩我一个还在吃,吃来吃去,怎么也吃不完了,盘中剩了几片黄瓜、胡萝卜和一小块米饭,我放下筷子说:“吃不了了”。这时A同修说:“女孩子就是饭量小啊,剩这么点不值得打包”。端起我吃剩的残羹倒在了自己的盘中,吃了个干干净净。

我对同修这一举动感到不知所措,看到同修一粒不剩的吃光盘子里的食物。我反过来又看看自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因为和A同修不是太熟,只打过几次照面,而且A同修是城市里的人,干净利落……难道我这颗嫌别人脏的心真的该修去了吗?!

念头在脑中盘旋着,回到家和别的同修说起此事,同修善言善语的对我说:你还记得同修写的文章(《忆师恩》)吗?同修们与师父在饭店吃饭,有一次几个同修没吃完,师父把同修们吃剩的统统倒入自己的碗中……我突然心里酸酸的,泪水模糊了视线。《转法轮》中师父讲:“他可以吃常人在明白状态下吃不了的苦。”[1]怕脏也是一种苦,三界本身就是最肮脏的地方,谁比谁也干净不了多少啊。当我意识到这颗让我最大限度想保留的一颗心终于感觉到应该修去的时候,才感觉到苦。师父要求弟子“修得执着无一漏”[2],可我却偏偏和师父讨价还价,用那颗“爱干净不是坏事”来掩盖自己的执着,觉得这些“小来小去”的心不用修,现在想要去这颗心时才发现竟是如此的艰难,再也不觉得是小执着了。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让我发现了自己多年的执着,我一定得修去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