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绑架 刑讯逼供 田金鑫等三人面临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二零一四年五月,黑龙江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田金鑫、韩静、刘裕晗分别在哈尔滨和沈阳两地被沈阳警察绑架,三人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近一年。近日传出消息,沈阳市沈河区法院欲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对田金鑫、韩静、刘裕晗进行非法庭审。

疯狂的跨省绑架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下午,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田金鑫和妻子开车回家,途中被尾随的车辆别住,十多个便衣警察在未出示证件的情况下,将田金鑫摁倒在地,将他野蛮绑架。他们又入室抄家,把田金鑫家的法轮大法书、电脑、户口本、结婚证、汽车行车执照等私人物品抄走,并让一位邻居在扣押清单上签字。更为卑鄙的是,他们竟公然撒谎对周围居民说抓的人是“吸毒、贩毒”的。

同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韩静独自一人走在马路上,被不明身份的人暴力绑架。韩静包里的两个手机、现金当场被抢走。

几乎同一时间,刘裕晗在沈阳桃昌区自己租房处被六、七个警察绑架,警察在刘裕晗住处抢走一台笔记本电脑、数个手机,现金、银行卡等私人物品。

暴力与流氓手段并用

据悉,沈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刑警队、沈阳大东分局、大东610、桃昌派出所以及哈尔滨市公安局等多个部门串通,并动用高科技监听等特务手段,对这三名法轮功学员跟踪盯梢了一个多月,最终实施绑架。

田金鑫等人直接被劫持到沈阳市公安局办公楼。沈阳警察对田金鑫等人进行三天两夜的审讯,不许他睡觉,搞车轮战术、疲劳审讯。因田金鑫不按照警察的诬陷认罪,对所“提示”的“事实”给予了全盘否定,不法警察暴力殴打田金鑫。并将田金鑫的短裤脱下来,塞到田金鑫的嘴里,用胶带粘上。一名叫铁雷(音)的办案警察和一余姓警察还将田金鑫的两条腿一字撇开,猛烈电击腿部等敏感部位,导致田金鑫的腿部皮肤严重损伤,并恶化成为周围性神经炎。至今田金鑫双腿仍然严重浮肿,血糖偏高。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更为流氓的是,警察竟逼迫田金鑫承认,他和韩静搞“男女双修”。法轮功功法中明确规定没有男女双修,这是道德操守低下的不法警察对法轮功的恶毒诬蔑。

法轮功学员韩静、刘裕涵被分别劫持在单独房间,强迫三天两夜不让睡觉,警察还利用不远房间传出的对田金鑫酷刑声、叫喊声,恐吓、威胁她们,以“金龙不炼了”等鬼话来欺骗她们,诱供、逼迫等卑劣手段唯恐不用其极。

欲加之罪

三人被抓捕的唯一“理由”是先后几次去沈阳、关心被绑架的亲友——付辉、刘金霞等,并帮助她们聘请了维权律师。因为这几位亲友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下午去沈阳,刚出站就被沈阳便衣绑架,一关就是一年多。

期间,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为了获得他们想象的所谓“证据”,对付辉实施了绑铁椅、扇耳光、浇冷水、电击阴部、大腿等卑鄙酷刑。

田金鑫、韩静是付辉的好朋友,朋友遭难,理应相帮,他们经常照顾、安慰付辉上了年纪的母亲,并抽时间陪同老人和律师去沈阳,想见见付辉,却始终未能如愿。刘金霞是刘裕晗的亲姐姐,姐姐无辜被抓,作为一奶同胞的妹妹更是担心、惦念,多次往返沈阳和哈尔滨,并作为第二辩护人为姐姐出庭辩护。田金鑫、韩静、刘裕晗,只出于手足恩情,关心自己的朋友、亲人,而且请律师也是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

在非法审讯期间,沈阳办案警察强迫田金鑫等人承认明慧网上当时发表的三篇揭露沈阳公安罪恶的文章是田金鑫等发到网上的,还特别强调了其中有一篇揭露沈阳时任公安局长许文有如何起家的文章——《曝光周永康在沈阳公安的爪牙许文有》。为此他们还特意给田金鑫做了一个视频录像,视频内容主要是问这篇文章是谁写的,谁上网的。同时,还逼迫他们回答,如何为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公园晨炼案中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聘请律师、律师的费用情况等问题。荒唐的是,这些本属于公民正当合理合法的申诉权利,却无端受到不法警察的刑讯逼供,并被利用来罗织 “罪”名。

恶人的心虚

三位法轮功学员无辜受难,所谓侦察卷宗因证据不足曾被沈阳沈河区检察院两次驳回。因沈阳公安执意陷害三人,最终此案由沈河区检察院非法起诉,沈河区法院欲非法庭审。

然而随着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迫害法轮功的恶徒倒台、辽宁省公检法的一系列官场地震,沈阳许文有等恶人失去了往日的嚣张气焰,因揭露许文有等公安爪牙文章而强加给三名法轮功学员的此项罪名已被悄然撤下。

其实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自己也心知肚明,对法轮功学员指控的一切罪名都无法成立。但他们还没有清醒的意识到,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参与迫害,他们自己才是真正在犯罪,今天的一切迫害行径正是为将来自己被审判而背书。参与其中的每位警察、检察官、法官,只有及早抽身,弃恶从善,才能真正的保全自己,而一意孤行的恶人必将被绳之以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