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被迫害致死的北京法轮功学员(1)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综合报道)

概述

一九九二年底的北京,在大北窑国贸大厦举办的东方健康博览会上,一件奇事引起轰动。一位中年妇女在丈夫的搀扶下走进来,这位中年妇女肚中有瘤子,腹部比十月怀胎的孕妇肚子还大,医院无法治疗,因此来到博览会找气功师寻求帮助。

一位年轻的气功师当即给她调理,也就是十几、二十来分钟,她的肚子一下子就瘪了,恢复了正常,裤子的裤腰此时可以装进去两个她。围观的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夫妻俩激动地给气功师跪下叩谢,气功师将他们扶起。这位气功师就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

一时间,法轮功的超常和神威轰动京城,“真善忍”三个字深入人心,人们不分老幼、职业,纷纷加入到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学员人数呈爆炸式增长。政府机构的褒奖及媒体的赞颂也纷沓而至。

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获得的奖项
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获得的奖项

1998年秋首都体育馆前千人炼功
1998年秋首都体育馆前千人炼功

每天清晨,当一切还在朦胧的睡意中,法轮功学员就陆续来到各自的炼功点,开始了一天的修炼功课。大家随着炼功音乐带中李老师的口令做着舒缓的动作,精神和本体沐浴在佛法的光芒中,并在修炼中升华。当整个城市苏醒,他们又汇入工作和生活的繁忙人群中。

七年后,风云突变,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恐惧及妒嫉之心,发起了疯狂的迫害运动,对亿万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甚至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量的活摘器官,迫害致死人数难以计数。

据明慧网资料,北京历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核实、有名有姓的就有107人,他们是:
李海林、张友维、葛培君、李跃进、李津鹏、闫玉华、邓怀颖、杨明华、佟守忠、董翠芳、崔佩英、赵淑惠、杜 鹃、刘 春、耿金娥、邓葵英、杨小晶、沈双锁、王桂芬、朱全娣、常贵友、马莲湖、王崇俊、康老太太、于宙、王兰香、王浦华、张春芳、王亚清、张世同、郭海山、谷谒明、张连英、吴俊英、纪书贤、王秀华、王建国、方宏池、王长广、赵秀珍、龚玖生、辛会明、李振禄、牛淑敏、张淑芬、赵永才、徐秀玲、刘春华、李连玉、张凤梅、朱淑清、李秀春、张淑真、王继东、于慧琴、张贵成、王会兰、殷宗华、刘香兰、郑宗英、王海英、果长芝、魏福生、王书分、安分田、张连江、姬永芳、李京生、马静芳、王淑文、王宝媛、王惠浦、赵 红、王秋玲、肖彩莲、仵庆海、王凤琴、杨海琴、刘莲凤、张敏秋、孙鸿飞、陈凤林、崔付娥、韩俊清、王桂菊、张淑珍、彭光俊、吴思民、吴 垚、王志明、李玉玲、李祖玲、任汉芬、张允奕、管 霖、王 潺、李玉花、刘书松、刘桂敏、赵昕、李守强、张 磊、李爱云、龚宝华、梅玉兰、刘志兰、张淑琪。

一、北京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一)毒打致死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历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近四成人死于绑架后四个月内,可见迫害的残酷。

◇三天打成颈椎粉碎性骨折

北京工商大学教师赵昕,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到紫竹院公园炼功,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三天打成颈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瘫痪,左眼失明,经历六个月病痛的折磨后去世。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用大木板打了两个多小时

一位拒报姓名的年轻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半夜,密云看守所值班狱警指使犯人用大木板打了她两个多小时,逼问住址和姓名。据知情人讲,该法轮功学员被打得不能站立,是自己爬回牢房的,十余小时后发现死亡。

◇男警轮流站在女学员肚子上来回踩

王凤琴,女,五十岁,怀柔区北房镇韦里村人,二零零一年在怀柔看守所,警察用各种暴力手段折磨她,吊起来毒打,揪头发往墙上撞,脸被打的没有人样,眼睛都睁不开。更惨无人道的是,男警察穿着皮鞋站在她肚子上使劲来回踩,几个人轮流踩,致使她肚子肿大,几个月后离世。

绘画:四人踩
绘画:四人踩

◇她的遗体骨肉支离

董翠芳(董翠),女,二十九岁,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医生,二零零三年三月在大兴女子监狱仅仅八天就被毒打致死,遗体双腿又肿又紫,膝盖以下满是紫色瘀血,右肩处骨头和肌肉支离。

◇耳朵被打聋,内伤多处

崔付娥,女,四十七岁,延庆县刘斌堡乡大观头村人。二零零一年皇历四月初八,崔付娥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当天下午,刘斌堡派出所所长王学华等警察强行把她的手铐住塞在小轿车的后备箱里,带回当地。从车里拖出来后,气还没缓过来,一群警察上前就打,用棍子把她打得死去活来,遍体鳞伤。

二零零一年端阳节,刘斌堡派出所所长带领警察又将她打倒在地,并用脚在她身上及腰部猛踢、猛踩,导致她耳朵被打聋,内伤多处,肾部损伤严重,就是这样还被强制劳动多日。崔付娥回家后一直重病在身,卧床不起,两年后离世。

◇遭十几名警察暴打,多处器官被摘

韩俊清,男,四十七岁,房山区豆店镇豆店村人,修炼后改掉一身恶习。二零零四年三月被绑架到房山区看守所,遭十几名警察用电棍、警棍暴打,不到三个月被迫害致死。

据家属介绍,韩俊清的遗体浑身是淤血、肿块,多根肋骨被打断,多处器官被摘。当时中共活摘罪行还未曝光,大家都未留意。现在看来,韩俊清的死很可能与中共活摘罪行有关。

韩俊清被绑架不到三个月就被害死了
韩俊清被绑架不到三个月就被害死了

(二)药物致死案例

当严刑拷打不能使人屈服,毒药上场了——

◇王亚清被施不明药物

王亚清,女,四十六岁,密云县密云镇季庄村人。二零零六年,非法关押短短两个月中,被施不明药物,导致视力减退、记忆力衰退、呆傻、哮喘、全身浮肿,最后生活不能自理,被病痛折磨七个月后离世。

在她刚刚咽气的时候,有一个自称是红十字会的女人打电话询问王亚清的病情,当告之王亚清已死,对方立即挂断电话。

据王亚清生前讲:在劳教所内部医院里,大夫从她腰部抽出一针管水,然后又给她打了一针不明药物,打完针之后王亚清就感到昏昏沉沉。

绘画:打毒针
绘画:打毒针

◇李跃进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严重心脏病

石景山区李跃进,男,五十五岁,非法劳教期间,拒不配合邪恶,不写“三书”,就讲真相,被注射不明药物,出现严重心脏病症状,保外就医回家后半年离世。

◇王崇俊被注射不明药物,整个人是黄的

朝阳区王崇俊,在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给他注射不明药物,把人迫害的皮包骨,他们一看人不行了,便把人送回家,整个人是黄的,几个月后去世。

◇于慧琴被注射不明药物 回家四个月去世

于慧琴,四十四岁,延庆县康庄镇屯军营村人,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于慧琴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后释放,一度神志不清,身体极度虚弱,全身浮肿,常常呕吐,回家仅四个月就去世了。据于慧琴讲曾被注射不明药物。

◇“他们说两天就让我死”

北汽总装车间工人李守强,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去天安门上访被抓,严刑拷打都不能使他屈服,最后,看守所警察在给他喝的可乐中加入大剂量破坏神经的药物,导致他目光呆滞,思维散乱。十天后被释放时,李守强语言含混、断断续续地对家人说:“他们(警察)给我吃了药,在可乐里下了药……他们不给我喝水……喝进去,吐不出来了,他们说两天就让我死……,他们让你们把我接回家,让我死在家里……他们就没有责任了……”李守强回家两天不吃不喝,恍惚中从家中阳台坠落身亡。

◇“输的什么液?” 护士:“不让说”

闫玉华,女,五十多岁,二零一二年八月被万寿寺派出所绑架,绑架中被一个女警察拖坏了肋骨,曾被海淀看守所送往公安医院后,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她问护士:“给我输的什么液?”护士告诉她:“不让说。”

两三个月后回到家,闫玉华已经生活不能自理。就是这样,警察还不断的骚扰恐吓,最后致使她在恐慌中离世。

◇注射不明药物,肚子胀得比孕妇还大

海淀区远大中学退休教师张淑珍,女,五十一岁,二零零一年因发放真相资料被抓送清河劳教所(清河小营环岛龙岗路25号),警察连续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用电棍电她,揪住头发往墙上撞,并惨无人性地往她肛门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她剧烈腹痛,肚子胀得比孕妇还大,二零零二年十月离世。

◇“如果她老不转化,打一针就行了”

海淀区吴垚,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被劫持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十一天被害死,遗体严重脱相,嘴唇乌黑,左手乌黑,左衣袖上一滴血迹。

家属提出到吴垚监房了解情况,请法医鉴定遗体,看一下抢救记录。调遣处拒绝了这三条正当请求,并催促赶快火化遗体。遗体火化当天,调遣处只允许吴垚的小儿子陪同去殡仪馆大厅向吴垚告别,别人一概不让见,包括吴垚的三个亲生孩子和其他所有去参加遗体告别的亲戚朋友。后来,一退休老警察透露:如果她(吴垚)老不“转化”,有办法,打一针就行了。

(三)灌食致死案例

中共的黑狱,灌食绝不是防止绝食者出现生命危险的医疗手段,而是另一种酷刑。

◇北京第一个灌食致死案例

朝阳前苇沟村法轮功学员梅玉兰,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因为在家门口炼功被抓进朝阳看守所,为要求无条件释放而绝食,绝食三天后被灌食。灌食的不是医生,而是犯人,在号里的人都能听到梅玉兰痛苦的惨叫声。灌食后,梅喘着气说:“没灌进去,都从鼻子里呛出来了,很难受。”后来梅就说头痛,一阵阵恶心、呕吐,到后来大口大口的吐血。狱警却置之不理,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灌食六天后,梅玉兰去世,看守所谎称其未死,并骚扰有关证人,其同监难友再次被抓。据证人讲,梅在被灌前是好好的,还负责在号里刷厕所,而被灌后就再没起来。(后来有说法称,梅玉兰是被犯人用棉被捂死,详情待查。)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灌浓盐水,肺部严重感染

刘桂敏,女,三十九岁,密云县巨各庄镇人。二零零零年底,刘桂敏去北京为大法请愿,结果被绑架到朝阳区看守所,后被强行关进大兴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刘桂敏通过绝食反迫害。狱警强行给她灌浓盐水,盐水呛入肺气管,造成肺气管和肺部严重感染,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被释放。

那时已是腊月,刘桂敏从劳教所出来时穿着很单薄的衣服和一双薄薄的地板鞋,自己带着严重的病体艰难地往家赶,到家已是晚上九点。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刘桂敏抢救无效离世。

◇将肚子灌成鼓一样大,然后猛踩肚子

一个不知姓名的女法轮功学员,二十多岁,据知情人讲,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警察找来几个吸毒犯人把她绑在床上成“大”字状,然后几个犯人坐在她的肚子、胸、腿、胳膊上,往她鼻子里插管子,灌了两盆子盐水,眼看她的肚子象鼓一样大,就要撑破似的,再把她松开。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警察暗示犯人把她身体靠在墙上,另一个犯人从对面猛踹过来,用脚猛踩她的肚子,水就从她的嘴里、鼻子里往出喷。当女孩肚子不鼓了,马上又开始灌食,然后又踩。这样反复折磨几次后,女孩被绑在床上两天两夜,其间又灌一次,大小便都在床上。第三天,女孩就精神失常了。第四天,恶人又把她转到别处更加残酷的折磨。十一天后女孩离世。

北新桥医院药剂师刘春华生前也遭受过类似的野蛮灌食迫害。据证人回忆,一次,劳教所五、六个恶犯把刘春华按在地上,站在她的两只胳膊和两条腿上,一个大胖子跪在她的胸部上,用牙刷把撬开她的嘴,把倒在半桶水里的一大碗饭、一大碗菜灌到她的肚子里。灌完后,让她站在离墙半尺的地方,恶犯们轮番跑向刘春华去踹她的肚子,那被灌得鼓鼓的肚子里的饭菜,被踹得从嘴里吐出来。

◇鼻梁骨被打折,仍插鼻孔野蛮灌食

龚宝华,女,三十五岁,平谷县刘店乡刘店村人,二零零零年六月去北京信访部门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惨遭警察毒打,鼻梁骨被打折。

龚宝华生前与女儿的合影
龚宝华生前与女儿的合影

在看守所,龚宝华绝食抵制迫害。狱警不顾龚宝华鼻梁有伤,强行从鼻孔灌食。灌食后,龚宝华脸色发青,反复说胸部很麻,怀疑看守把插管插到气管里了。两天后,狱医看她情况非常不好,才把她送去医院,龚宝华当晚去世。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