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高中班主任工作的苦与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一年九月,我接手高一一个班的班主任工作。从高一到高三,经历了许多,其中有苦也有乐。

高一

学生刚進入高中,一切都很陌生。把学生吃住安排后,就要开始教学生如何适应高中生活、学习功课了。以前都是教学生如何抓紧时间,如何学习,怎样为高考而努力。这次该怎么说呢?我是大法修炼者,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但究竟怎么做呢?这第一次的讲话好重要啊,就是学生读高中的方向,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德”字。我恍然大悟,于是开始了我的第一次讲话:“同学们,欢迎你们到某某学校来学习!为了我们的高考,为了我们的前途,为了我们一生永远的幸福,我们应怎样度过高中生活?我告诉你们:成才先成人,就是重德(在黑板上写“德”字),道德第一,成绩第二。要读好高中先学会做人,就是做有道德、善良的人。你做到了,性格就好,自然成绩好了,自然有好前途,人们说“性格决定前途”,就是这个意思……”

师父时时提醒我,对学生要言传身教。有一次,学生班会上发言说我公正、善良。我立即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当然要这样。其实,我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说完我就后怕了,他们会不会怎么怎么的,几分钟后才想起求师父。过后悟到:为什么平时很注意,而这次不经过思考就直接在全班说是修炼法轮功的,这是师父要我突破这一关,给我去掉这个怕心。想通后,全身轻松,好象大脑思维不在这个空间中。这个怕心去掉后,各方面就很简单了,师父点化我要给学生三退了。

开始几次我发正念,求师父,然后叫几个学生出去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后来,我觉的时机成熟了,就利用一次班会集体讲真相、劝三退。全班七十多人都三退了。

我带的是学校重点班,比我班层次高的还有火箭班,次火箭班,我们班的纪律,学生素质确实名列前茅,领导看到讲礼貌、守纪律的学生总是说:这肯定是某某班的学生。科任老师也说:到他的班上课真轻松,每个学生都很可爱。其实,我除了上课,很多时候不在学校,因为我要讲真相完成我的誓约。学校领导也多次说:象某某班主任,他班的工作搞的好,所以他早自习、中午、晚饭都可以不到教室,你们其他班主任不能这样,必须每次都来。

一年级要结束了,我班期末考试成绩超过上一个层次的一个班。我想:这个班都明白真相,三退了,能够再换一个班就好了。于是我求师父帮忙。到高二,终于如我意了。

高二

高二了,学校将我们重点班和普通班重新分为同一层次的普通班,分班时许多学生找关系要到我班,当时产生了一定的轰动。但是,有近十个很调皮,甚至有参与黑社会的学生分在我班,这些学生从小学就是让老师头疼的。调皮的学生分为两派,每派的所谓前几个头头全在我班,如这几个学生想联合起来给我下马威,好在师父给我一个清醒的头脑和厉害的嘴没让他们成功,然后将两个头目交给学校保卫科代管,对其他人各个击破,增强他们的正念。再和两个头目谈话,发现其中有一个学生Z还有点善心。而另一个学生X却非常顽固,口出狂言。比如其中一个学生Z,上课玩手机,老师指出来后语言中伤老师;老师强调纪律,他用语言挑衅。一次快上课时,我叫学生Z出来谈话,没考虑到很快要打上课铃了,所以没谈几句话就叫他進班了,因为我还有另外一个班的课,我还站在外面就听他说:他有病,快上课了,还喊我出去。我考虑到他在教室总是没搞学习,还影响老师上课。就又很严肃的叫他出来,让他想想违纪次数及过程,反省自己。我就去上课了,谁知那节课他把学校一张桌子拆了。

由于我的精力全部用在了这几个学生身上,脑筋总是昏昏沉沉,学法不入心,炼功不入静。虽然知道能分到我班都是和我有缘份的,但总是用常人的办法解决问题。由于老师们不能正常安心上课,学校也没有办法,家长无能为力。大陆的教育体制有很大的缺陷,我想申请学校开除一个为首的学生X,学校大力支持,说:早就应该开除这个学生。于是就有了第一次送他回家,从学校到他们家村边一路上他不断的骂学校,骂老师,到了他家村边,问他是第几家,他说:你现在一定要我下车我就撞死给你们看。当时,我们都不能做主,只好打电话给学校。最后,学校说还是叫他回学校吧。回校后没好几天,他又回到老样。高二下学期,他把学校小吃部的顶棚烧了,学校决定开除他,尽管他爸爸很不情愿,还是领回去了。此后,我班迅速好转,可惜高二快结束了。

高三

经过高二的洗礼,高三很顺利的发展。但在高三开学报名时,学生X又想来报名,并且找了一个纹身的人来找我,我说他不是我开除的,学校同意了才能進。许多同事打电话来叫我帮忙,这样所有的矛盾都集中我这了,我一个个找这些同事解释,在心里求师父。他们知道后反过来劝学生X的父亲(他父亲是个无赖),这事才平息了。当天晚上师父显现出我和学生X的因缘关系,我知道后,虽然没有让他進班读书,但后来,给他办理学生档案,打电话叫他参加高考,和他长谈一次,办了三退。

到高三,别人班只四、五十人,还有只十多人的,可我班七十多人,那调皮的几个学生都转变了。只三个学生,仍然是不学习,知识掉的太多了,就是在教室里睡觉,从不影响别人,他们的父母亲都知道,认为是奇迹。最后有两个学生回家不读了。有了一年级的经验,我很容易就给全班三退。高三整个下学期,专门叫一学生干部每天按时放“普度”音乐。高考考英语前,两个学生说:我这次英语肯定会考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了一百遍;另一个说:哎呀,我只念了二十遍。高考后,我班在同类班级中遥遥领先,尤其是全班只要在教室读书的,全部过了起分线。其他班有十几个,二十几个没过起分线的。就连那个只睡觉,从来不看书的也过了起分线,别人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说:真心的念九个字就可以了。

这些个人修炼经历与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