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幸得大法 实修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接上法缘,沐浴在师尊的浩荡洪恩中,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修炼路上有神奇和殊胜,也有懈怠和泪水。

一、喜闻佛法

因童年生长在一个小山村,耳闻目睹过一些神奇的现象,特别是文革中砸庙的人遭恶报,双腿莫名其妙的萎缩。偶尔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我心中充满了困惑,想知道这个宇宙有多大?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如何和鬼神沟通?

到能读书时,我阅读了大量的书,苦苦求索,零花钱不舍得买零食都买书了。上大学后,空闲时间更多,我几乎都用在读书上,读了大量未解之谜和历史方面的书,和图书馆管理员都混熟了。其他同学关心的是谈恋爱、打游戏、喝酒聚会,而我的心中确实想探索宇宙的奥秘。那时的我是同学们眼中的怪人,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独来独往,一边读书,一边苦苦思索,但不得其解,心中依然充满了迷惑、痛苦。

直到有一天,一位山东同乡给了我自由门软件,我看到了大法真相,破除了被强行灌输的谎言。特别是那些被酷刑折磨的大法徒的照片,心中对恶党暴政充满了鄙视与愤慨。终于,我决定看看大法到底是什么,但这时,脑子里铺天盖地的涌来了关于法轮功的“负面信息”,那些假新闻一一涌来,让我心里充满了恐惧,好像一看大法的书就要犯错误一样,最终我决定一定要看一看,于是,我在明慧网上读到了天书《转法轮》。

一读之下,如雷贯耳,本能的确定这就是伟大的佛法。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空空的,思想好像静止了似的,浑身被巨大的喜悦和幸福包围,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月。《转法轮》中句句都是天机,平白朴实的、近似口语的白话文,却解开了我多年的困惑,像凉爽的秋风驱散了心中的迷雾。我的生命深处感到深深的震撼,经过千万年的等待,我终于得法了,我有师父了!

得法几天后,坐在车上,天耳突然开了,听到像鸟叫一样的声音,很急持续了很长时间,就像师尊说的“有的人天耳通,这耳朵开了,可以听到他说话的时候,你听不清。你听什么都那样,就象鸟叫,就象电唱机放的快转一样,听不出个来。”[1]

二、讲真相救人

身边没有同修交流,我就上明慧网,看同修们都在讲真相救人,于是我就开始在我们班里讲。那时第一讲还没看完,先把我们宿舍的几个人给退了,又给班里的其他人讲,还给我加入的武术协会的人讲,很多人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不为其所动,照讲不误。

有一次,我们班一起到一个本地同学家做客,我给这个同学的父亲讲,他的父亲是一位国家级的专家,我给他父亲讲中共的邪恶,以及大法是佛法修行,告诉他迫害佛法终有恶报,我给你起个化名你从心里退出就行了,他同意了。我的同学们都很生气,觉得我给他们丢人了,不理我了,说我暴露身份了,在同学间讲也就罢了,怎么敢给外人讲,我也觉得压力和委屈,但我还是要讲下去。等我毕业的时候,班里有一小半退出了中共恶党,大多数人知道了大法真相。

研究生毕业之后,我参加工作了。一个休息日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一座金色的佛像,一个围着头巾的女子,在佛像前虔诚的礼拜,然后用求助的眼光看着我。醒来后,我到市场去买雨伞,一眼就看中一把蓝色的雨伞,给摊主一张真相币,由此引出话题,她曾看过我们的真相传单,我一讲她就退了。回宿舍的路上,我猛然惊醒,那位女摊主像极了梦中求助的女子,可能是她的元神跑来向我求救吧。

从一开始修大法,我就开始使用真相币,联系不上同修,没法打印,我就用笔写,这些年来,我花出去的每一张纸币几乎都是真相币。为了多花,我就尽量在外面吃饭,而不在学校食堂吃,虽然学校的食堂便宜。一次,下着雪路上又滑又黏,为了多花几张真相币,我从宿舍走了很长一段路,吃了一碗四元钱的面。还有一次,我头天花出的五元真相币,第二天就到了我宿舍一同学的手中,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两次。

由于当地方言难懂,我又找了一份常出差的工作,经常在出差途中给坐在身边的旅客讲,给路上的问路的行人讲,给出租车司机讲,给开饭馆的老板讲,也曾劝退过北京军区的高官。最多时,一天劝退十一个,当然这和精進的同修没法比。因以前看过很多书,使我有丰富的知识,无论什么话题,我都能转到法轮功上。有几次讲完真相后,对方拿出好吃的给我吃;有一位老者,听完真相后特别激动,我下车后,他站起来向我挥手,直到车开走。

我讲真相的时候,一般都会讲到天安门自焚案这一基本真相,不管对方知不知道这一真相我都讲一下,因为这是邪党宣传最厉害的,那就应该重点讲。而且,每个我讲过真相的,我都告诉他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这一最大邪恶。有时是从中共的腐败和假新闻、时政新闻谈起,也有时从道德败坏谈起,慢慢的告诉他大法是什么,澄清邪党谎言,还有善恶有报的天理,最后让人家起个化名从心里退了,一般都退。

其实,很多有缘人都是师父安排的,师父的法身都安排好了,只等我们跑跑腿,动动嘴皮子,都是师父救的,但是,威德却留给了我们。

三、提高心性,同化大法

我是独生子,在校时学习成绩又很好,在一片赞扬声中长大,这让我私心很大,容不得别人比我强,谁要比我强一点,心里就妒嫉的不行,谁要占我一点便宜,那想方设法也要报复回来。而且,唯我独尊,谁都看不起,做事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结果,人际关系搞得很僵,几乎没有朋友。

然而,大法的法理像阳光一样化开了我心里的坚冰,我变的宽容了,心里不那么堵了,看别人能看到别人的优点,觉得常人其实很不容易,为了一点小利而乐而忧,很可怜。我就想要对别人好一些,善待他们。我们佛家大法修行是讲“善”的,师父说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1]慢慢的别人不排斥我了,人际关系慢慢缓解,大家都看到大法对我的改变,从狂妄自大变的低调朴实。偶尔忍不住和别人吵几句,也很快就过去了,能做很多的退让,而且不放在心上,不像以前那样钻牛角尖,逞凶斗狠,非得压倒对方。

我们公司有一百多业务员,月底报销时,很多都是多弄些发票回来报销,这样每月可以多得几千块钱,这在公司里是公开的秘密,没人管。但我不这样做。我们经理说我傻,但我心里很坦然,虽然我赚的钱比别人少很多。讲真相时,我就把这件事告诉常人,证实大法弟子是讲“真”的,不撒谎,不贪钱。同时,告诉常人师父讲的法:“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1]通过不正当手段得来会失去德,德是很珍贵的物质。

有一次,和同学开了个小玩笑,结果他发火了,作势要揍我,我没动心,很平静,结果那拳头快碰到我的时候,又缩了回去,他又不想打我了。还有一次,一同学当众训斥我,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有时候,当时能忍住,过后在心里翻腾,这也是不够标准的,因为师尊说过:“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

得法前,读了大量的书,时常沉溺于幻想之中,妄念百出,其实背后都是欲望、执着在操控着想象力,从而得到满足,比如幻想自己是风云人物,这是求功名的心在起作用。后来悟到,这种妄念一出,就要惊醒,立即否定它、灭掉它,决不能任其生长泛滥。若主意识随着妄念乱想,那就是没有修,在放任自己。而且还悟到,光学法、知道法理远远不够,还要照着去做,“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3]。

若只是每天学法,但不向内找,固守着内心的观念不去改变,不对照法在不同层次的要求去做,那不是真修。静心学法、读法,就是在同化大法,我觉得背法是一种很好的同化法的方式。我曾背到第三讲中断了,我还要背下去,直到完整的背完,很多老年同修都能背过《转法轮》,我们年轻的大法弟子一定也能背过的。在过关和魔难中,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来对待,能想起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坚定这一念,那就是在法上,大法的无边法力就会显现,就会发生奇迹。

四、家人的故事

我的亲人有几十个,随着我陆陆续续的讲真相,几乎都做了三退,并且我为死去的亲人也做了三退,这样他们会有好的去处。我的父母也支持我修炼,都爱看神韵,我的父亲已经完整的读完了一遍《转法轮》。他们中有好几个得了福报,故事在亲友间传颂。

我婶婶肚子里长了一个大瘤子,准备一周后动手术,恰好遇到我放假回家,我给她和叔叔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他们很认同。一周后,准备动手术,一拍片子,肿瘤不见了。这让他们欣喜异常,买了很多好吃的来感谢我,我说:你要谢就谢李洪志师父吧。

我的舅舅得了脑血栓,半身瘫痪,不能正常行走,愁容满面,我给他讲真相后,并给他留了一本手抄的《洪吟》,又给他们一家做了三退,一周之后舅舅能下地了,后来能够脱离拐杖正常行走,后来能干活了,现在在一家工厂看大门,收入不错。

我的姨姥姥股骨头损伤,又没钱治疗,一年多了不能正常行走,就是用拐杖走的也很吃力,我给她讲真相后,让她在心里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又过了一段时间,听妈妈说,你姨姥姥的病好了,没去医院怎么好了呢?我告诉妈妈,是师父管她了,她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了。

在这正法最后的日子里,我唯有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负师父的慈悲救度,要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4]这一无上荣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