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吴道子画龙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一身道袍,长发披肩的吴道子大步踏入庙堂。他的模样洒脱不羁,如一头混世的蛟龙。身后是手捧画轴、颜料、砚墨、大大小小画笔的一双小童。再后边是庙里的住持和尚,地方上的员外长老,更后边是有钱人家的仕女丫鬟。人们兴奋地随在吴道子身后进入庙堂,环立在后。

吴道子阔步来到壁前,把手插腰上,仰面看一壁的空白,偶尔拈髯深思。他身后的小童把画纸,颜料和画笔整整齐齐摆了一地,蹲地下磨墨和朱丹。

吴道子若有所得,转身拾起地下的大画笔沾上满满的浓墨,提笔大步来到白壁前方,举臂悬在半空半晌,然后把大笔在墙上挥洒运旋,上下翻滚犹如腾蛟,手臂风驰电掣一般挥舞巨笔,忽而收笔退后凝望,复又上前疾疾运笔如喷,神思泉涌,如有神助。

壁上出现一头苍然巍然,上下翻腾云雾中的蛟龙。只见这龙虬角伟岸,龙须森森,一双金眼烁然如千年琥珀,千万片青红麟甲灼灼如焚,叫人不敢仰视。随着龙一笔一笔现出惊人的身形,众人发出一波波的赞叹声。

吴道子画下最后一笔,把笔一收退后几步,把手背在身后凝望壁上的龙。众人上下打量这壁上的蛟龙,左瞧右瞧,老觉得有些不对头。一身绸衣的老员外上前指着龙睛:“画师,这龙眼无睛!”吴道子瞅他一眼,没回话。梳双髻,头上插花的俏皮丫鬟打老远跑到龙跟前,也指着龙眼嚷道:“小姐,瞧,这龙瞎了眼!”众人歪头侧脑,议论纷纷。

众人推推挤挤来到住持身边指手画脚,在众人的推送下,一身袈裟的大住持走到吴道子跟前,左手一指龙眼,双手把大笔恭敬又有些胆怯地捧给他。

吴道子挺身收下笔,深深环视众人一眼,二话不说,转身在龙眼重重点上了一双黑睛。霎时间吹起一阵旋风,飞沙走石云腾雾卷,天地暗了一层。只闻遥远传来一声惊如裂石的龙吟虎啸,壁上的蛟龙活转过来升腾翻滚,金红色的龙尾一扫,扫翻了一地的丫鬟员外童仆。众人惊慌失措乱成一团,龙身一个大盘旋,在烟雾里着实打了几个滚,活似刚出生的婴儿,而后昂首吼一声那直抵天庭的震耳龙吟,缠一身浓云密雾,烟尘滚滚中冲破庙顶,腾空而去。

有如一声雷鸣山崩,庙顶上乱纷纷落下砖石瓦砾,众人惊吓万分,抱头弓身倒地,乱成一团。吴道子挺身仰视渐远渐逝的飞龙,仰天大笑。蛟龙飞天而去,无影无踪,只余一白壁如新,和一地凌乱的丹朱、笔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