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师父说悄悄话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有个习惯,爱跟师父说悄悄话。我看不到师父,但我时刻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所以随时随地,我会跟师父说话,就象师父显现在这个空间一样。

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我被汽车撞了,我躺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我就跟师父说“师父好,我没事。”司机倒车,我才掉到地上。倒地的一瞬间,我跟师父说:“我一定救她。”

女司机苍白着脸过来扶我,我笑着跟她说:“你别害怕,我没事,我师父保护着我呢,我是炼法轮功的。”这话一说,她笑了,脸色也红润了。她把我扶到路边的石柱上坐着,我就跟她讲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世界大法洪传形势,讲天安门自焚。陆续的她的三个同事路过也一一听了真相。但那是有线电视台门口,他们都说你讲的我们都知道了,虽然不敢答应三退,但都笑着离开。虽然过程中我胸内翻江倒海的五脏六腑象翻了个一样,随着讲真相,内脏也消停了。回家路上我踩着单车唱着大法弟子的歌曲。晚上打坐时,师父从上到下把半边身给我调理得好好的。

市郊两个镇之间的马路很宽,很直,没有岔道,有一段时间那里修路,我天天在那条路上给工人讲真相。有天中午讲着讲着,周围的环境都不认识了,一打听我到了一个海岛上,这是不可能的。我就问师父:“师父啊,我为什么迷路到这里?我怎么会来到岛上呢,这是一条直路啊,并且我天天走的。”“师父啊,我哪里有漏了吗?为什么会到了这里呢?”晚上回去后先去了一个同修家,想让她帮我悟一悟,为什么迷路迷得那么离谱?同修指着一张报纸告诉我,前一天那条路上发生了抢劫,那天那条路上,有三十多个便衣警察。啊,是师父在保护我,把我从另外空间带到岛上!

又过了几天,同样还是在那条大道上,我跟三个民工讲完真相后,一转身看到四个男人从身边走过,我刚想给他们讲就摔了一跤,爬起来准备踩单车去追他们,人没等上去车,车链子掉了,我一边安车链子一边问师父:“师父啊,我起了什么心了吗?欢喜心?显示心?追求数量的心?一个个的数,都否决了。可是为什么车链子就是安不上呢?这些人要走远了,再安不上车链子,来不及救他们了。”我可惜的抬头看着他们,只见前面百来米远的大树下,他们钻進了警车。我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师父保护我呢!

有次带了两、三百份粘贴去贴,贴着贴着,脑袋里从左向右有一条线拉着痛。我就站在原地问师父:师父啊,是我起了什么心吗?干事心,欢喜心……把自己所知道的心一个一个的找,正找着,一辆警察巡逻摩托车,后面还搭着个拿电棍的警察离我一米远开车经过,跟我交汇的时候,还仔细的看了看我。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提醒。

有了师父的看护,我就高兴的继续往前贴,贴着贴着,脑袋又那样痛起来了,我把装粘贴的袋子往怀里一揣,回头一看,一辆四轮的警车又从身边开过。快贴完的时候,脑袋又这样痛了起来,这次我看都不用看,直接先谢谢师父,然后再看路边一辆双层巡逻警车停在暗处,还有好几个警察。

看同修写的《忆师恩》,我就哭着说:“师父啊,弟子真羡慕他们能跟师父在一起。”晚上,我就做梦师父在山顶讲法,然后用厚厚的,暖暖的,软软的大手跟我握了手。从此我不再羡慕别人。

每天我就这样随时随地的跟师父说话,如果我说了:“师父让有缘人出来吧,我要讲真相救人了。”然后一路上遇到的人,我不敢错过一个,生怕遇到师父安排的人,我错过了就对不起师父了。经常的,我会做错事,我会说错话,我也会有不好的念头,我就会跟师父认错,跟师父道歉。做得不好,师父没有责怪过我,做得好,师父总是鼓励我。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