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有病,老了却身体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在修炼前是个重神经衰弱的老病号,能吃饭,不能干活,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干一点轻活,就跪下了,有不少的人看见我躺在地上,就把我扶起来,我每天上街都戴着卫生帽,头不敢见风,就这样的身体折磨了我十七年,走了五、六个大城市却没治好,自己常常偷偷流泪。后来我练气功多年,也没见好。

九七年十一月份,熟人叫我去学法轮功,没想到学的当天晚上睡觉醒来,一翻身感到身上轻松了,腰也不那么疼了,从此以后膝盖再也没有使不上劲的感觉,走路也不摔跤了,和正常人一样了,什么活都能干,十五年没吃药了。

有很多人问我:“你年轻时有病,老了却身体好了,你怎么治好了?”我非常高兴地说:“我炼法轮功炼好了。”他们看到我身体的变化,有的回家也炼起了法轮功。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一只脚肿的整个是一个大水泡,到医院挂了不少的吊瓶,不但没见好,反倒重了,回到家中妹妹伺候她二十多天,一点没消肿。于是我把老母亲接到自己家中,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天后母亲的脚不肿了。第四天妹妹来了看到母亲的脚不肿了,她说:“我服法轮功了,我回去也炼”,没想到她回去后真的也炼了,没几天她身上的多种病不治自愈了,妹妹很高兴,赶快告诉其他亲人都来学法轮功吧。

二零零九年冬天,我母亲在烟台毓璜顶医院治脑血栓,是脚的血管堵了,不会走路,不会站,在医院住了十五天,花了一万多,还不会站,医生告诉我们要截肢。当时姐妹几个不同意,医生说不截肢,回去准备后事吧。这样我母亲出院了。回家后我天天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有时睡不着觉也起来念几遍,七天后开始会走路了,母亲高兴地说“我以后天天念”。

二零一四年六月我母亲在他们家住,身上突然变成了黄色,到卫生院检查,说是黄疸长石头,把苦胆的管给堵了,在医院住了一天,精神不好了,说不清楚话了,第二天转到县医院,医院告诉得做手术,把苦胆割去,现在做手术有点晚,得准备好几万的手术费,妹妹急得没有办法赶快签上了字,当时把母亲抬到了小床上,还没往手术室推,我小声和母亲说:“我教你常念的九个字你还想着吗?”母亲的眼睛轻轻睁开说:“我信大法,我信大法,真善忍好,师父好”。

母亲進了手术室,三个小时后,有一个医师告诉我们:“手术成功了”。我知道这是母亲相信大法的奇迹。当时手术室还有一个和母亲同样病的男人,七十多岁,和母亲同样的手术,七八个小时也没醒过来,他的儿女急得团团转。母亲出院后二十天到医院拆线,医师说:“没想到有糖尿病的人刀口长的这么好,真神了。”

冬天母亲的腿又疼了,不敢站。在两个妹妹家轮班伺候,常常小便在床上,没办法垫尿不湿,妹妹们受不了了,送到了我家,我就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一天晚上她睡到三点多钟自己下床小便,还不用我帮,她自己感觉病好了,还说来我家晚了,早来早好了,她可以自己回家做饭了,再也不用孩子轮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