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新宾县被迫害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下面是抚顺市新宾县被迫害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情况介绍:

一、被非法劳教

1、常殿奎被非法劳教二年 其女儿承受不住压力而服毒自杀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到迫害以来,常殿奎于二零零零年七月晚上,在家中炼功时,被永陵镇派出所和政府人员闯入常殿奎的家中,将常殿奎和妻子康美珍绑架,还有(任玉芹)一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带到永陵派出所。后被非法送到新宾县拘留所,每人被非法拘留十八天,常殿奎和他的妻子康美珍每人被罚款200元,共400元,被释放。而被拘留期间常殿奎交伙食费200元。当时在家中炼功时的录音机被非法没收,价值500元。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常殿奎又被拘留十五天,拘留期满被送到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常殿奎的女儿十六岁,由于承受不住父亲被劳教的压力而服毒自杀。

这期间被新宾县政法委罚款2000元,押金1000元,后取回。家人随政府人员到教养院花掉车费1000元素,教养押金500元,后取回。总计是4100元。

2、修炼法轮功疾病消 被非法劳教迫害成痴呆

新宾县榆树乡法轮功学员刘秀兰,已经七八十岁。由于身体有多种疾病,在一九九六年前有缘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不久,缠身的疾病不治而愈,尝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滋味,身心非常的愉悦。改掉了骂人的坏习惯,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破坏大法,修炼环境没了。只能在家偷偷的看书,二零零零年秋天刘秀兰被榆树乡不法人员绑架到榆树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宿,家人担心亲人受迫害。交给派出所六千元钱,三千元钱是押金;三千元钱是罚款。才把刘秀兰老人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未,因发法轮功资料被恶人构陷被非法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绝食后释放,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二年二、三月份,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绑架。后被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榆树乡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员到刘秀兰家要钱,说是上北京接刘秀兰回来的钱。老人被榆树派出所非法劳教三年,送到沈阳马三家子劳教所迫害。

在马三家里做工艺品,不让说话,完不成任务就打骂,不让睡觉。后被迫害成老年痴呆才被放回家。刘秀兰被非法劳教期间一年多的退休金被停发,给自己和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直到现在刘秀兰老人生活都不自理。

3、警察到家中抢走大法书 法轮功学员李秀芹被劳教二年

李秀芹,女,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左右,在沈阳做生意,被沈阳市皇姑区警察非法闯入家中。没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搜查。抢走大法书一本、一些大法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随后将李秀芹和她丈夫张德顺带到皇姑区派出所,分别关押,张德顺被戴上手铐在派出所被非法扣押了三天,后被放回家中。张德顺被警察打了几拳。

李秀芹在派出所戴手铐被背铐在椅子上三天三夜,逼她说出大法资料的来源,期间在警察的威逼、恐吓、诱骗下说了一个同修给她的大法资料。在沈阳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为抵制迫害绝食五天,因不背监规被罚蹲一天,一个多月后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

在马三家子教养院,在高压下,经邪悟人员等人的恐吓下违心写了三书等,被非法关了十一个月放回家。

4、修法轮功做好人 被非法劳教二年

新宾县永陵镇后卜村的法轮功学员孙增德,男,60多岁了。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做事按照真善忍做,与人为善,考虑别人。与邻里之间关系和睦,因做好人却遭到中共的非法迫害。

二零零一的冬天,永陵派出所民警方某与曹思信窜到孙增德家,将他绑架并非法抄了家。在永陵派出所因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而被方某打了一个耳光,被非法关押到新宾县看守所。二零零二年春天,被非法劳教,送抚顺市教养院非法迫害。

二零零二年春天,教养院队长吴伟,为了逼迫孙增德放弃信仰,把他关到禁闭室,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并和教养院警察王立新非法殴打和电棍电击孙增德一上午。

对孙增德的教养,孙增德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两孩子上大学都是孙增德挣钱一人供。这样在经济上给孙增德的家造成极大的损失。

5、遭多次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张春富,男,四十多岁,在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原来体弱多病,性格孤僻;修炼大法以后,性格开朗,待人热情,做事都考虑到别人,而且做生意非常的注意信誉,让人满意。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后,多次被永陵派出所的协勤卞和民等人非法闯入张春富家,非法问话。后被永陵派出所所长张荣庆、曹思信等多次打电话骚扰。并强迫张春富到派出所做非法核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末的一天早晨,永陵派出所王海伟、关俊飞等人非法闯入张春富家中,强迫张春富和他父亲交出法轮大法简介和大法书十几本。并到李大爷家中,强制他交出大家炼功用的录放机和音箱等私人物品。

一九九九年八月间,强制张春富到几个学员家中收回大法书几本,交给永陵派出所和镇政府。八月九日,永陵派出所强制张春富到永陵派出所办学习班。三四天之后,张春富觉得自己没有做违法的事,就不去了。后来,张春富被永陵镇政府叫到会议室,为所谓的学习班。张春富在害怕的情况下,说了一些对大法不利的话,并被镇政府的初某某录了像。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之时,在十月间张春富被永陵派出所的所长张荣庆叫到永陵派出所。那时是新宾县公安局的张子德,来核实材料,张子德还打了张春富几拳。下午,张春富就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提审时,被新宾县公安局的政保科(国保大队)的于占江,用木板打了二十多分钟,木板都被打断了。下午,被新宾县公安局国保的曾辉非法提审一个多小时,张春富不说,他就用脚踢张春富,用一窜钥匙抽张春富的脸。拘留十五天,被释放后交了二千元的保证金,后来找人把钱又要回来了

在一九九九年的冬季,那时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商咏被绑架后,张春富和他的妻子被柳大刚打电话叫到新宾县政保科,说商咏承认他到过张春富家,并让他签字。
在九九年的年底,新宾县公安局的王永平又开车到张春富家抄家,将张春富带到永陵派出所,要拘留张春富。家中找人张春富才没被拘留,后来被释放。

在二零零零年阴历腊月二十九(第二天就大年三十)晚上九点多钟,张春富被永陵派出所的警察方某、曹思信非法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又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拘留一天后,又被家人找人托关系要回来了。花了一千多元,后来又交了五千元的保证金,又找人要回来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街道的王某某到张春富家,让张春富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才离去。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到二零零零年,永陵派出所警察多次到张春富骚扰。二零零一年,永陵派出所所长郭华伟等人到张春富家非法搜查,张春富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还遭到非法的、如此的迫害。张春富的家都不能正常生活了,家人提心吊胆、苦不堪言。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下午,新宾县公安局政保科的于占江及永陵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还有王海伟、尹某某、高宏宇等七、八个人,到张春富家非法抄家,并将张春富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永陵派出所王海伟、尹某某等人,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提审张春富。张春富在他们的威胁下,害怕被非法劳教。说是他的资料是刘喜财、王晓明、还有赵淑芹让一个外地同修给的。但是张春富说了那些同修之后,也没有幸免,仍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抚顺教养院。在教养院里,每天就是强制洗脑,有时还干工艺品的活,强制读邪悟人员的邪恶体会。

在抚顺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抚顺教养院的警察王立新让张春富换房间,那时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普通劳教犯邵庆就踹张春富好几脚。家中找关系花了近三万元,将张春富保外就医。

6、张家军修炼法轮功被构陷 送抚顺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张家军,男,四十多岁。修炼法轮功后在工作和生活中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是大家公认的好人,这样一个好人,却被恶人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构陷张家军的弟弟也炼法轮功。新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赵亚忠和几个警察到张家军的弟弟家搜查,没有搜到任何东西,又到张家军家非法搜查,因没带搜查证,就给永陵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打电话。

不长时间永陵派出所所长郭华伟和几个警察来到派出所办理搜查证之后到张家军家非法搜查。抄走张家军家中的一台电脑、周刊和大法书几十本、两个MP3、切纸刀两个、小法像三幅等物品。并把张家军非法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到永陵派出警察强签了不修炼的保证后,被非法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家人交了几百元的伙食费。十一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抚顺教养院非法迫害。

家人为了减轻对张家军的迫害,花了一千多元钱走后门。张家军被迫害一年零四个月,后释放。而一年零四个月的工资被扣发,有一万多元。

在教养院被非法迫害期间,精神上和肉体受到极大的摧残。身体出现了胃病、肾结石、痔疮、腰痛的病状。这都是在抚顺市教养院被迫害的结果。

后来,张家军的弟弟又被构陷,新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又到其弟弟家搜查,什么也没搜到。被张家军的弟弟给那些搜查的人斥责一顿,他们走了。

二、送抚顺教养院被非法强改

1、夫妻坚持修炼法轮功 被送到抚顺章党洗脑班迫害

1999年9月9日,蔄茂平、图桂凤因继续修炼法轮功被恶人构陷,家中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图等私人物品被洗劫一空,又被永陵派出所王海伟绑架送到新宾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送到抚顺章党洗脑班继续洗脑非法迫害。1个月后镇政府非法收取每人保证金3000元后放回,其中又收取每人300元伙食费。后来保证金只要回来1000元。

2、被构陷 送抚顺教养院强改

大约在一九九九年或二零零零年以后的一天,因本乡恶人的非法构陷邢立华,被县公安局和乡派出所非法抄家,并把她关押在新宾看守所二十多天,后来被送到抚顺洗脑班呆了一段时间,才把她放回家。当时被强制交了一千元罚款,后被要回来了。

3、修炼法轮功疾病消 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到抚顺教养院强改

永陵镇西卜村法轮功学员董绍文(男,60岁左右),因为身体不好,气管炎,老是咳嗽。而董绍文做生意还跟别人发生矛盾,修炼法轮大法后事事都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身体好了,各种疾病都好了。生意为了利益也不跟别人争了,能和对方和睦相处。

二零零零年阴历腊月二十九,永陵派出所所长郭华伟、张宗民、王海伟等四人非法闯入董绍文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董绍文绑架到永陵派出所。非法关押了半宿,后半夜将董绍文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大约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被非法送到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强改。也不告诉关押多长时间。董绍文的肺部出现感染,在抚顺第三医院检查后,家属不拿钱,也不给治疗。三四月后,被送回新宾县看守所,强迫家属拿了一些钱,第二天才将董绍文放回。

董绍文被释放后,永陵派出所打电话恐吓家属交大法书,不交就如何如何等等。在新宾县、抚顺市非法关押期间交伙食费、罚款、押金等近四千元钱,几年后政府给返回一千元钱。

4、夫妻修炼法轮功 被非法送抚顺教养院强改

永陵镇法轮功学员苏奕和黄桂艳是夫妻,现在都是近五十多岁的人了。在修炼法轮功以前,他们身体小病不断,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按真善忍做好人,病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非法的迫害。有一天头道卜村李姓村长和政府一个姓郑的工作人员,非法闯入到苏奕家中,见没有人就把他家的几十本法轮功书和录相带等私人物品给拿走了。

后来,苏奕和黄桂艳依照《宪法》的规定到北京上访,澄清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后被非法绑架到驻京办事处,关押两天后,被劫持回新宾县看守所。身上带的一千多元钱,在北京被非法搜身时都给搜走了。

在新宾县看守所时,黄桂艳被公安警察孙友堂无故给踹了一脚。在约一个星期后,苏奕和黄桂艳都被送到抚顺市章党乡的临时洗脑班里。大约一个月后,黄桂艳又被带到抚顺教养院非法关押了十多天。之后被送回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几天后,(交了押金和罚款)黄桂艳和她的丈夫苏奕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底阴历腊月二十九晚上,苏奕一家人已经睡觉了。永陵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等人,开门非法闯入苏奕的家中。没出示任何证件将他夫妻俩非法绑架到永陵派出所。随后被非法送抚顺教养院。(黄桂艳大约)一个月家属找人才被放出来,交伙食费一千多元。上次交的保证金就成了罚款。苏奕被非法关押了二个多月后被放回家,上次交的保证金变成罚款,又交伙食费一千多元。

苏奕和黄桂艳被非法关押期间,被镇政府、派出所等部门勒索伙食费和押金、罚款等大约五、六千元。

5、工业银行职员孙殿贵 修炼法轮功送抚顺教养院强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的一天,当时孙殿贵正在家中休息,他工作单位工业银行的行长张爱宾给他打电话问孙殿贵有没有到北京上访。因为孙殿贵修炼法轮功,是新宾县新宾镇的法轮功学员。

孙殿贵到工作单位之后,张爱宾让孙殿贵在班上等着,不一会新宾镇派出所的张浩到了新宾的工业银行。将孙殿贵带到派出所,后来就把孙殿贵等五人送到新宾县看守所了。在看守所里孙殿贵被非法关押了五天,后被新宾县政法委给孙殿贵、张文阁、王金波、杜云龙等五人都送到抚顺市教养院进行非法的强改。

到教养院后,赶上教养院的警察元旦都休息。但是警察指使着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非法迫害,让法轮功学员“飞着”一种迫害人的刑罚。就是头弯到肚子处,两个手从身后面举起来。又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的。让法轮功学员“转化”。

孙殿贵在教养院被非法关押迫害二十三天,又被政法委勒索四千元钱。后来,新宾县工业银行的行长张家宾遭了恶报,得了脑血栓,走路腿一拐一拐的。

三、送罗台山庄洗脑班

1、发法轮功真相短信被绑架到罗台山庄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韩俊辉因用手机发信息“法轮大法好”, 被抚顺市公安局一处非法罚款4000元。又被非法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星期。

2、家被非法查抄 送罗台山庄洗脑班二十天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县里、乡里七八个不法人员到赵俊清家非法搜查。抄走《转法轮》一本;一套讲法带。后赵俊清被非法绑架到榆树派出所,又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天。又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洗脑、转化、看录像后写不炼的保证被勒索2000元,才被放回家。在那里被迫害20天。

3、修炼法轮功遭几次迫害 后送罗台山庄洗脑班

李凤清,女,60岁,榆树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五月间,榆树乡派出所董宪波,小付等几个警察非法闯入到李凤清家中。李凤清正在看大法书,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当时就将书抢走了。往回要,那些人不给。

又过四五天乡派出所的警察再一次到李凤清家中,要绑架李凤清,李凤清从后窗户走脱了。从此她就流离失所,四五个月。后回到家中,一个晚上在家中被榆树派出所非法绑架到派出所。非法被戴手铐铐了一宿,家人害怕不得不拿了2000元托关系,又交派出所2000元保证金才被释放,钱到现在也有要回来。

二零零五年十月五日,李凤清和同修到嘎巴寨村去向世人散发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材料。被嘎巴寨村的村长高振文和高俊非法构陷。李凤清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李凤清流离失所之后,家中受到新宾县国保大队的多次骚扰。大约流离失所半年之后,二零零六年四月间,家人带她到新宾县国保大队那,后把李凤清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十二天才被释放。家人托关系共花掉一万六七千元。

4、白玉琴散发真相资料判刑前被送罗台山庄洗脑班

新宾县榆树乡法轮功学员白玉琴,女,50多岁。没修炼法轮功前体弱多病,修炼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身体很快的恢复健康,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状态。

二零零五年十月五日晚,白玉琴和同修到榆树乡嘎巴寨村附近,散发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材料。被当地恶人高振文和高俊非法构陷。当天晚上被非法绑架到榆树派出所,后又转到新宾县看守所,大约五十四天之后,被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被强制洗脑十六天才被释放。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着急害怕、担心亲人受迫害。花了大约七万元钱,来为白玉琴走关系。被非法判了三年的监外执行。

四、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

1、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让世人明真相贴“法轮大法好”被拘留半个月

刘金财,新宾县永陵镇的法轮功学员,1999年7月20日后,非法取缔法轮功后,刘金财依照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呆了一段时间,晚上有时住在公园或大桥下,因为身上没带多少钱,渴了就到厕所接自来水喝。后来看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到处被抓,根本没有法轮功学员说话的地方,就到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澄清事实真相,在信访办填表时写上了法轮功学员的合理要求后,结果在信访办被非法扣押,后被驻京办事处送回新宾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大约1个月,期间被强制干活。后来家里找人才把人放回来,并被强制签的字。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在下房子高架桥上贴“法轮大法好”的帖,被永陵派出所的一个警察看到。当时把刘金财绑架到永陵派出所,还有背包、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手机、钱包,大约有三百多元钱,被警察给拿走了。第二天下午,新宾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到刘金财家非法抄家。把家翻的乱七八糟的。连冰箱、洗衣机都给翻了。之后拿走了一箱明慧网资料和法轮功的小册子。刘金财被拘留了十五天。在这期间家人托关系花掉12000元。八月十四日刘金财回家之后,新宾县国保又要了200元,说是伙食费。

2、到北京上访被非法罚款 继续修炼被非法关看守所两个月

杜强(杜士强),男,40岁。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为了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情况。和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在沈阳车站被警察知道是炼法轮功就被非法关押到皇姑体育馆。当时里面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后来和同修吃中午饭时走脱。坐车到北京,后来被警察非法绑架,后来劫持到驻京办事处。两天后,被新宾镇派出所接回并被非法搜身,身上的二百多元钱,都被他们搜走了。当时还有其他的同修被搜身,一千多元都被非法搜走了。杜强被永陵派出所接回来,并被罚了几百元。并强制在永陵派出所打扫卫生半个月。

一九九九年的冬天,永陵派出所打电话,把杜强叫到派出所,杜强还坚持自己的信仰。送到新宾县看守所,被关押了大约2个月,天天出去干活。后来,在村领导的担保下,家属签了不炼功的字,才被放回家。

3、遭七日拘留迫害 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

蔄茂平、图桂凤夫妇早年身体状况不好,有多种疾病。1996年得法后,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并且懂得了“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1999年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嫉妒,利用邪党政权非法迫害法轮功。蔄茂平夫妇认为国家领导人误解和不了解法轮功,要用亲身体会去证实法轮功,于1999年7月21日去北京上访,但在北京天安门附近被警察非法抓到抚顺驻京办事处,后送回本地拘留7天后放回。其中警察收取路费400元,伙食费100元。

1999年9月9日因继续修炼法轮功被恶人构陷,家中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图等私人物品被洗劫一空,又被永陵派出所王海伟绑架送到新宾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送到抚顺章党洗脑班继续洗脑非法迫害。1个月后镇政府非法收取每人保证金3000元后放回,其中又收取每人300元伙食费。后来保证金只要回来1000元。

2001年7月,因不在他们拟好的保证金书上签字,蔄茂平又被王海伟等人送到新宾拘留所非法迫害办学习班数日,白天去晚上回来。后来被拘留所非法收取伙食费数百元放回。以后永陵派出所等人,又到他家中骚扰多次。

4、几次遭迫害 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洗脑班

邢立华,女,50多岁,新宾县榆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新宾县榆树乡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榆树派出所,进行一天的所谓学习和教育,刑立华被罚了两千元。

大约在一九九九年或二零零零年以后的一天,因本乡恶人的非法构陷,被县公安局和乡派出所非法抄家,并把她关押在新宾看守所二十多天,后来被送到抚顺洗脑班呆了一段时间,才把她放回家。当时被强制交了一千元罚款,后被要回来了。

二零零零年三月,榆树乡派出所又把刑立华绑架到派出所,后来罚了她两千元,才让她回去。

5、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非法抄家罚款三千元

吴秀琴,女,约63岁,榆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间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抓到大客车里,后被送到抚顺驻京办事处。后来榆树乡政府和榆树派出所让她家人花钱雇出租车到北京,把她接回送到新宾县看守所,被扣留新宾看守所一个月。后来家属托人被派出所收罚款2000元;保证金3000元,才被放回家。出来时家属又被县看守所要去几百元的伙食费。期间家人去北京接她的车费及托人等花了大约2500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榆树乡政府的副书记曹某和派出所的赵宇翔又闯入她家中,赵宇翔在屋里非法搜走吴秀琴的《转法轮》书一本私人物品,然后被她强制带到派出所。家里托人说情才没被送看守所,后被非法罚款3000元,才回家。

6、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用手机发法轮功的真相短信被罚款四千元

韩俊辉,男,四十五、六岁,榆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榆树乡政府收押韩俊辉押金2000元,后要回来。

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为讲清法轮功的事实真相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到大客车里,后来被送到抚顺驻京办事处,榆树乡政府和榆树派出所让他家人花钱雇出租车到北京,把他接回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新宾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后来家属托人,拘留十五日,家人被迫给乡政府和乡派出所交了罚款和保证金7500元。当时家人父母、妻儿在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击。

7、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后又被勒索一千元

公淑兰,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和三位同修去北京,刚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那天绑架好多大法弟子。她带的二百多元钱全被收走。仅剩下从家走时,缝到内裤里的五百元钱。后来被分别关在小单间里,她被外号叫骡子的吸毒犯用脚踹她的后背,好长时间才喘过来气。当时腰疼的不能动,走路也困难。晚上让她睡在靠门边上的木板床上。当时天很冷,再加上腰痛,冻的她睡不着觉。每天打扫厕所,她们一同去的同修被关押了一个月,才被释放。

她回来后害怕,不敢回家,到她哥哥家住了几天。接着永陵派出所的郭华伟、曹思信找她去派出所。她和丈夫去了派出所,曹思信问她是不是去北京了?让她交了1000元钱,才释放她回家。

8、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抄家 送看守所迫害十多天

樊素兰(已去世),女,70岁,永陵地区法轮功学员,大约1999年冬季或者是2000年冬季,永陵派出所的邪恶人员闯入她家中,非法搜走几本大法书,又把她带到永陵派出所,后又送到新宾看守所,拘留了大约十多天。后来家中找人交的罚款才给她放出来,后来非法罚款的钱又要回来了。

9、刘士杰修炼法轮功 被拘留半个月、罚款三千元

刘士杰,男,大约78岁,榆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间,榆树乡政府给法轮功学员办学习班一天一夜。后被迫交乡政府交押金2000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榆树乡政府指使榆树乡派出所把他送到县拘留所,拘留半个月,被乡政府罚款3000元才放回。

10、修炼法轮功疾病好 非法抄家关看守所二十多天

冯义林,男,70多岁了,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前患疾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各种疾病全好了。

二零零零年春季的一个上午,永陵派出所四个人闯入冯义林家中,非法抢走一些大法书、法像、一些录像、录音带等私人物品。后被带到永陵派出所。下午,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大约二十多天,托人花了据说有一万多元,才被释放回家。在新宾县看守所被关押期间,永陵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又到其家去搜查,又抢走一些大法书。

11、家中被非法查抄 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二零零零年七月间,永陵镇错草村法轮功学员孙铁贵,被永陵派出所王海伟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大约二十多本,将孙铁贵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半个月,家人找关系才将其释放。

12、王德香修炼法轮功被绑架看守所十八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永陵镇法轮功学员王德香被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后被送到新宾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八天,被罚款200(二百元)释放。交伙食费200(二百元)。

13、任玉芹修炼法轮功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十八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任玉芹因炼法轮功,被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后被非法拘留十八天,罚款200元,伙食费交了200元被释放。在拘留期间,任玉芹的丈夫由于受惊吓,花掉医疗费1500元。

14、六十岁老妇 被绑架到看守所二十八天

杜显兰,女,60多岁,是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七月间,被永陵派出所所长郭华伟等非法的抄家,并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当天被释放。二天后,又将她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干活。28天后被放回。非法勒索伙食费300元,后被镇政府非法勒索了500元。

15、修炼法轮功 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半个月

李洪珍,女,70多岁,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秋季,永陵派出所人员闯入家中,抢走几本大法书,后被非法关押到新宾县看守所半个月,才被亲属接回家。强制家属交抵押金1500元,罚款1500元。至今钱也没有返回。

16、修炼法轮功被抄家、送看守所四十五天 还被几次骚扰

永陵法轮功学员韩玉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永陵镇政府、派出所、村里等)多人到家非法抢走大法书十多本。及法像一张。

二零零零年秋天的一天,以永陵派出所王海伟为首的几个人窜入韩玉凤家中,将韩玉凤骗到永陵派出所。后送入新宾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45天。强迫家人交纳一些保证金。回到永陵派出所所长郭华伟,邪恶的大叫再交500元。否则就送回新宾县看守所,被迫害又交500元后,才被放回家。

后来,又有二三次永陵镇政府的工员到韩玉凤家干扰和迫害,给韩玉凤和家人造成严重的伤害。

17、夫妻修大法 被非法绑架看守所十八天勒索钱财被释放

永陵镇法轮功学员赵长林和常殿芝是夫妻,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在修炼法轮功中受过迫害。那是二零零零年冬天,嘉禾村的村书记腾志军伙同永陵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等人非法闯入赵长林家中,将其家中法轮功的书抄走二本。并将他们夫妻二人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后又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关了十八天,强制三千元罚款,四千元押金才被释放。

第二年,新宾县办洗脑班。赵长林又被绑架到那非法关押了十多天后,拿了二千元钱才被释放。后来,只返回来一千元。

18、修炼法轮功家庭矛盾消 被绑架看守所绝食七天释放

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佟丽娟(女,40多岁),修炼法轮功前,家庭矛盾很大,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家庭矛盾化解了,能和睦相处了,身体也无病一身轻了。

在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十,永陵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和几个警察非法闯入佟丽娟家中,不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走几本大法书,将她绑架到永陵派出所。下午,佟丽娟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到看守所之后佟丽娟开始绝食。抵制永陵派出所对其迫害。七天后看守所和派出所怕出现人命,将佟丽娟释放。对佟丽娟绑架对其本人和家属在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造成极大的伤害。

19、到北京证实法 关押到看守所绝食九天被释放

永陵镇法轮功学员黄喜珍、六十三岁。在二零零二年一月三日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后被永陵派出所押回,在永陵派出所非法审讯时王海伟对黄喜珍踹了几脚。在北京黄喜珍被搜身时,身上仅有的200多元,让抚顺驻北京办事处的人员非法搜走。

后来在新宾县看守所关了一个月,黄喜珍绝食九天,生命处于垂危,被无条件释放。在出看守所时被看守所又被强制要170元伙食费。

黄喜珍回家后,曾被四次骚扰,被人非法监视。

20、好儿媳炼法轮功被绑架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

常忠华,女,47岁左右,是新宾县榆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得法,在家庭中是个孝顺的儿媳。别人家的老人都说她家的老人命好,有福气。常忠华在生活中处处为别人着想,努力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

二零零二年春天,正在自家地里种地时,被榆树乡派出所所长高振远等三四个不法人员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常忠华坚定的炼法轮功,就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八天。家人托人花了6000元钱,才被放回家。

21、警察到家中抢走大法书 非法拘留七天勒索钱财被释放

永陵法轮功学员王亚范(女,60多岁),学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按真善忍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后,王亚范遭永陵派出所所长郭华伟等人的多少次骚扰,无故闯入家中搜查。将大法书搜走。

在二零零二年的春天,王亚范被骗到永陵派出所,强制将王亚范铐到椅子上一宿,后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星期,还遭到永陵派出所工作人员到看守所对其谩骂。后来家人找关系花了一千元,才把王亚范释放。而(找关系)又花掉二千多元,给王亚范的清贫的家庭又是雪上加霜。

22、赵俊清修炼法轮功遭迫害 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

赵俊清,女、大约63岁,新宾县榆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得法,知道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从心里想好好的修炼法轮功。学法轮功后,全家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法轮功受迫害时,赵俊清始终没有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到二零零零年,村长董宪友两次领榆树乡政府的人员,到家签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县里、乡里七八个不法人员到赵俊清家非法搜查。抄走《转法轮》一本;一套讲法带。后赵俊清被非法绑架到榆树派出所,又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天。

二零零八年前夕,榆树乡政府两不法人员,到她家签字不让炼法轮功,家人怕被迫害,又签了不炼功的保证。

23、学大法眩晕症好 被绑架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盛兆芹,女,60多岁,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学法前有眩晕症等病,学大法之后按真善忍做好人都好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中旬的一天,永陵派出所的人闯入她家。将她强行绑架到永陵派出所。抢走几大法书等物品。下午,被非法送入新宾县看守所,家属找人花了5-6千元。半个月才把盛兆芹放回家中。

24、张玉霞到南杂木派出所要被绑架的同修 被非法拘留半个月

张玉霞,女,50岁左右,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和同修到新宾县南杂木镇派出所,要被绑架的李同修。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南杂木派出所扣留。后报知新宾县国保大队,被国保队长赵连科还有张恩秀非法扣留到晚上半夜。

后来,把她和另一个被非法绑架的同修,送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期间被非法提审一次,张玉霞不配合他们,除了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再就是一句话不回答,并且拒绝不签任何字。在南沟看守所张玉霞被非法拘留半个月。才让家属接回家。事后才听说家属托关系找人,被县公安局国保队长赵连科勒索3000元。

25、发神韵光盘被构陷 非法拘留绝食四天释放

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李庆胜(男,68岁),二零一四年三月间到南杂木发神韵光盘,被南杂木政府城管的人构陷,遭南杂木派出所绑架。后南杂木派出所将李庆胜交到新宾县国保大队赵连科那,被赵连科等人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并将李庆胜的家给抄了,抄走物品:李洪志师父的法像二张法像大的2个、小的1个、法轮图大的2个、小的2个;《转法轮》书二本;其它讲法数本;抄走各种真相光盘十几张;神韵光盘三十几张。抢走电脑台式机主机箱一部。

在新宾县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半个月,李庆胜绝食四天抗争,后被释放时,家属被勒索五千元。

不修炼的家人请客送礼花掉三千多元。李庆胜从新宾县看守所被释放回家后,因为在看守所里绝食,牙齿受到刺激,脱掉十几颗牙。

26、潘连英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到看守所八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潘莲英被绑架到永陵派出所,非法勒索500(五百元)后被释放。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潘莲英又被绑架到永陵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8天,后勒索5000元释放。后来,返回2000元,3000元又被未返。

五、被绑架到派出所

1、绑架到派出所 从二楼跳下欲走脱胳膊被摔伤

在二零零六年六月间,孙殿贵又被新宾镇派出所的警察非法绑架到新宾镇派出所。匡庆威让警察给孙殿贵写笔录,要给孙殿贵拘留。当时孙殿贵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新宾县派出所不在徇私枉法吗?无奈的情况下,孙殿贵从派出所的二楼跳下,胳膊被摔坏。骨头从胳膊的接合处那支了出来。后来,新宾镇派出所的警察出来 ,把孙殿贵送到新宾县医院,在医院里住了十天院,后来孙殿贵就回家了。

2、修炼法轮功 被非法罚款二千元

白焕礼,男,70多岁;白玉清,男,60多岁,是榆树乡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被榆树乡派出所非法绑架。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被罚款2000元钱。

3、家中被查抄 绑架派出所勒索二千元释放

永陵法轮功学员汤悟林(男,60多岁),大约在二零零零年冬天时,永陵镇政府李元洲和另一个人闯入汤悟林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搜查,没有查到任何法轮功的东西。之后,将汤悟林绑架到永陵派出所,非法关押后交二千元押金后,才被释放。一年后,家属托人才把钱要回来。

4、家中大法书被查抄 被非法勒索二千元

冯宝全,男,60多岁了。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春天的一天,永陵派出所四个警察非法闯入冯宝全家中,无故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几十本,法像二个、几本录音带等私人物品。在非法抄家的过程中,冯宝全走脱。之后,派出所天天到他家骚扰。西卜村的村书记信**看着。过一段时间,家属整日担惊受怕。没办法后来找人花了二千元钱。才不绑架冯宝全了。

5、徐凤英被非法绑架 罚二千元被放回

徐凤英,女,七十多岁了。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大约在二零零一年春天,永陵派出所的王海伟,三四个非法闯入家中。没出示任何证件,抢走大法书2本。后被非法带入永陵派出所,后来家人托关系,被永陵派出所罚了2000元钱,才被放回家。

6、派出所工作人员抢走大法书 非法勒索五百元

焦桂平,女,70多岁了。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大约在二零零一年,永陵派出所的二个工作人员,非法闯入家中。不出示任何证件,抢走大法书一本。后强制将焦桂平带走。家人无人照顾,邻居不断的说情。后来派出所工作人员罚款500元,才算了事。

7、学法轮功疾病、矛盾消 被强行勒索三百 元

金丽英,女,五十多岁,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前身体多病,一只胳膊疼,时常抬不起来。家庭矛盾很大,学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胳膊的病都好了,身体的病也都好了。矛盾也少,生活也乐观了。

二零零四年春天的一天,永陵派出所的警察到厂里,没出示任何搜查的手续对她家非法的抄家。抢走大法书一本。因为丈夫刚去世,孩子太小家里没有照顾,家里太困难了。厂领导一再说情,派出所才同意不非法的绑架。强制交了三百元钱。因家中没钱,领导凑的钱才交上。

8、去要被绑架同修 非法扣留勒索五千元放回

唐玉婷,女,50多岁,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和同修到新宾县南杂木镇派出所,要被绑架的李同修。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南杂木派出所扣留。后报知新宾县国保大队,被国保队长赵连科还有张恩秀非法留到晚上半夜。

当天下午,赵连科和张恩秀等伙同永陵派出所的人,到唐玉婷家中非法搜查。抢走唐玉婷家的挂历一个;台历一个。

后来,把被非法绑架的同修,送到抚顺市看守所。唐玉婷因体检不合格,被取保回家。后来,新宾县公安局国保队长赵连科,打电话让家属交纳5000元保证金。

六、被非法抄家、被迫害流离失所

1、修炼法轮功疾病好 被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物品

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李广铎,男,80多岁,修炼法轮功以前身体多病,修炼法轮功后,在生活中按照真善忍为人处事,各种病都好了。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非法取缔法轮功后的一天,永陵派出所的卞和民、方*等人非法闯入到李广铎家中抄家,抄走大家炼功用的一个播放机、一个音箱、大法书几本和一些经文、小法像一个、一个小玻璃镜框等私人物品。并问李广铎炼不,他当时害怕被抓走说不炼了,他们才走。

没过几天派出所卞和民等人又到李广铎家中,非法搜查,没有找到任何东西,问他炼不炼了,听他说不炼了,他们才走了。

过些日子新宾县公安局和永陵派出所等多人又闯到他家中,到处翻了翻,坐了好一阵子才走。

大约在二零零零年五月份的一天,新宾县公安局和永陵派出所来了几个人,说有人构陷他儿子炼功,到他儿子家和他家搜查一阵子,没看见什么,呆了很长时间才走。给他本人及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痛苦。

2、常忠坤修炼法轮功 遭非法抄家的迫害

常忠坤,女,约53岁,新宾县榆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正月十五得法。知道法轮大法好,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从此走上修炼的路。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常忠坤几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到二零零零年间,有两次村长董宪友领着榆树乡政府的两个人到常忠坤家签不炼功的保证。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新宾县政法委、公安局国保、榆树乡派出所,非法到常忠坤家中非法搜查。

3、冯桂珍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抄家

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冯桂珍、女,70岁左右,在二零零二年春季的一天,永陵派出所一些人非法闯入冯桂珍家中,说有人构陷她学法轮功,然后非法搜查,抄走几本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后来家里人找人说情,才没把她带走。

4、修法轮功多种疾病消失 多次绑架流离失所

榆树乡法轮功学员孙振英,女,近七十岁了。学法轮功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天天打针吃药,整年离不开医院,浑身无力,四五斤重的东西都拎不起来,被病折磨的苦不堪言,活着觉得没有希望了。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利益上从不与人计较,身上十种病都好了,天天觉得自己活的光明、充实。

二零零一年,榆树派出所的董宪伟、吴玉坤等几个人窜入孙振英家,没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没找到任何东西,孙振英刚好离家。

从此以后榆树派出所的所长高振远等人,五次开车非法到孙振英家绑架孙振英。她丈夫有时吓得直哭。孙振英的丈夫知道大法好,但由于害怕孙振英被非法的绑架,孙振英回家就把苦都发泄到孙振英身上,狠命的打孙振英。抓着孙振英的头撞墙,撞的孙振英头上都是包。还要把孙振英送到派出所去。

出去躲避被绑架时,孙振英流离失所了一些日子,冬天没地方去,就在苞米仓子里放个被就睡在那里,吃了很多别人想不到的苦。后来,找人到榆树派出所合计,拿了4000元钱,孙振英才过上正常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