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重大车祸化险为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份喜得大法的。修炼前有很多疾病,如脑血栓、直肠癌、支气管炎、心律过缓等等。我有幸得到了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后,只学法炼功七天的时间,我就不用再吃药了,所有的疾病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从此以后,十七年来没吃过一粒药,走路一身轻,给儿子带小孩做家务,从未感到苦累。这一切都是李洪志师父的慈悲和救度,从心里就认定了这个大法,发愿一定跟师父坚修到底,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二点,我骑自行车出去办事,刚出小区骑上车过马路时,远处一辆轿车飞驰而来,直冲我撞来,只听咚的一声巨响把我撞出四、五米远。当时我就晕了。等我缓过神来后,发现自己坐在马路中间,我感觉在左胸部下边和后腰疼痛,我立刻想起师父说的话“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嘴里不停的说:“没事!没事!我是金刚不坏之体,我有师父保护,啥事没有。”可是路旁站着一位老人大声喊:“赶快送医院去!赶快送医院去!”

听到喊声,车里的三个人都下来了,其中两个人过来把我扶起来,扶到路边并说:“大姨上医院吧!”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快二十年没上医院了,你们知道我多大岁数了吗?我都快七十岁了,你们今天是撞我了,要是撞别人,不死也得撞散了,你们放心吧!我不讹你们,也不给你们找麻烦。”他们说:“要不报警吧?有监控器。”我说:“不用,别看你们撞到我了,咱们也是缘份,你们听说过三退吗?你们是党团队员吗?入过队吗?”

其中一个人说:“我们是河南人,都是农民,不是党团员,只入过少先队。”我说:“那就退了吧?你们都姓什么?”其中一人说:“我们两个都姓刘。”我说:“那谁大呀?”他说“我大”,我说:“你叫刘大,他叫刘二,那个人姓啥?”他说:“姓雷。”我说:“叫雷明吧?就用这三个名给你们三个都退了吧?”他们说:“行!谢谢您!”这时我又掏出一个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护身符给他们,并说这上边的字你们好好念念。他们感激的说:“谢谢!大姨您留个电话吧?”我说:“不用,你们走吧,不过你们得帮我把自行车搬路边上来。”

我一看车已撞坏了,车座扭过去了,车闸断了,前车插子也弯了。我说:“你们把车座子正过来再走。”他们走后,我自己推着撞坏的车回家了。这离我家约二百米,当时我不知道怎么把车推回来的,到楼门口搬着车又上了几层台阶,進了电梯。要不是师父加持,根本就推不回家里。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因为儿子没有和我们一起住。一会功夫老伴回来了,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说被车撞了。他立刻就急了,大声说:“咋没上医院看看呢?记车号了吗?”我说:“没事,我让他们走了。”这时他更火了,着急的说:“内脏骨头撞坏了怎么办?”我说:“你放心吧!有师父、有大法,决不会有事的。”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那天晚上我只喝了些小米粥,坚持炼了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时,突然觉得头晕、恶心、出虚汗,我跑去卫生间,连拉带吐,吐出来的都是黑乎乎的东西,非常苦,身上汗如雨下,衣服都湿透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我洗了澡换身衣服,继续把四套功法炼完了。

第二天早晨感觉特别难受,脖子、胸、腰都很痛,连肋骨都咯吱咯吱响,左臂也不敢动,起来都很费劲。即使这样,我仍然坚持炼功,天天如此,再难受都忍着,没有告诉孩子。后来孩子知道了,逼我去医院检查,说不去就打120绑我去。我就是坚持不去,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儿子儿媳看了我一整天,看我很坚定,精神也很好就不再逼我了。

可是,老伴一天到晚骂骂咧咧,“你那手是拽子呀?啥也干不了,也不看去,残废了咋办?!……你就这么固执,钻牛角尖……”,每天我只是默默地听着,不但忍受着身体上的疼痛,还承受着精神上的巨大压力,我只是背诵《洪吟》中的“苦其心志”[2]。

过了两周后,一天夜里,我正在睡觉,感觉谁照着我前胸左下边疼痛的地方拍了一掌似的,一下我就醒来了,心想这是师父帮我调整呢。从那以后,骨头也不咯吱咯吱响了,疼痛也减轻了,家务活也能干了,我心里感谢师父!

通过这件事,家里的人,亲朋好友都更加认同大法了,儿子、儿媳也不说啥了,老伴也服气了,还帮我证实大法,跟我一起出去发真相材料和光盘。有一次晚上,我出去发材料,让他跟我一起去,他说:“还发呢?”我说:“我以前做的不好,心性不高。这回我要弥补上,抓紧时间救人。”他说:“你还心性不高啊!整天抱本书,别人把你撞那样,你都不上医院去看,还把人放走了。要是我绝不让他走。”我说:“我比起常人还差不多,按照修炼人标准还差远去了。别说你,除非法轮大法弟子,谁也做不到。我师父说过,只有法轮功这块是净土。”他什么也没说就陪着我一起去发了。

过年期间,见到亲朋好友时,我把这件事讲给他们听,我想我一定要证实大法。他们听后,有的佩服,也有的抱怨我没去医院检查。我外甥听后说:“您也太善良了。”我说:“我要不学大法,我也做不到。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我四弟说:“你不让他赔钱,也应该让他送医院看看去呀!咱们村有一个人才六十岁,只是被车刮了一下,三处骨折,赔了三十二万。”我说:“赔一百万躺在床上也花不了,常人就是那样。我是学大法的,有师父管我,啥事没有,这不挺好吗?”老伴接过来说:“你们看她傻不傻,她还告诉人家她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几个人一听,都笑着说:“是神奇,真不可思议。”

是大法改变了我,我感谢师尊,感谢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现在我早已恢复正常,什么都能干,做家务,看孩子。不管是家人,还是亲友、同修,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我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我要更加珍惜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努力做好三件事。

层次有限,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