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尊,再次闯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清晨,我起床炼动功,当我头顶抱轮时,觉得不对劲,一股强大的邪恶力量向我压来,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全身冒冷汗,心里难受,不断地喘着粗气,我想:这是假相,我没有病,不承认它,我修炼十八年了,身体越来越好,走路一身轻,炼功怎么会难受呢?从未出现过这种现象。

我赶紧盘腿,立掌发正念:“是师尊给我消业我承受,不是师尊安排的,是旧势力的迫害,全盘否定。”渐渐的我喘过气来,恢复正常。我继续炼完动功,虽然脸色不好,觉得累,头觉得昏,我没当回事,仍做我该做的事。

因我修大法,身体也好了,脾气也好了,双亲年迈体弱,都跟着我这个女儿,加之自己的女儿、孙子一家都在一起吃饭,所以一大家人的生活全由我承担、操心,我尽量安排好。但三件大事一件不能落下,当天下午和往常一样,去讲真相救人。

三月二十二日清晨,我又开始炼动功。当我抱轮时,又觉反常,一股更大的邪恶压力向我袭来,只觉天昏地转,心头难受,无法站立,我想我是修炼人,师尊就在我身边,坚持炼完,不断念着正法口诀,只觉得太难受,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清醒时,好象自己睡在床上,软软的,可我手一摸,却昏睡在冰凉的地板上。这时,美妙的音乐、“冲灌 冲灌”师尊洪亮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不行!我怎么能倒下呢?我没有病,这一切都是干扰、是假相。师父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我赶快爬了起来,随着音乐炼起了第三套功法。只觉得手似千斤重,很吃力,我咬咬牙,很艰难的炼完了整个功法。女儿起床,她吃惊问道:“妈妈你脸色这么苍白,刚才听到‘咚’的一声,你怎么了?”我说:“我在炼功,消业,倒在地上。”她问:“摔到哪儿没有?”我说:“没事,有师尊保护,我这不好好的吗?”

我依旧上街买菜,当我回到家中,只觉头昏无力,一下坐在沙发上,母亲见我,很生气:“你看看你,脸色多难看,又不吃鸡蛋,又不喝牛奶,好的让大家吃,尽吃些剩菜剩饭,吃得好孬,一定是缺乏营养,低血糖、贫血,快量一量血压。”我说:“没事,是在消业。”丈夫很着急地说:“是不是心脏有毛病,到医院去查一查。”我说:“我是修炼人,是不会得病的。”

修炼十八年来,每次消业都走过来了,特别有一次牙床大出血,满嘴的血块,不停地吐了三、四个小时,未到医院、也未吃药,不也好了吗?有惊无险。

师父讲:“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作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最起码你掉到常人那个层次上去了。”[2]

如果我不相信大法、不相信师父,去医院、去吃药,我不就和常人一样了吗?十八年,我这不是白修了吗?我决定不吃药、不量血压。

母亲很生气,问道:“量血压都不行吗?”我说:“不行!那不是等于在求病了。”他们见我如此坚决,也就不再劝我。

下午,我依旧上街讲真相救人,虽然脸色不好,脚步很沉,上楼走几步要歇一歇,心脏怦怦跳,也阻挡不了我救人的步伐。

三月二十三日早上,我又该炼功了,心里犹豫,会不会象前两天那样,干脆不放音乐,缩短抱轮时间,但我立刻警觉,不对!这不是正念,是怕心。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抱轮时间一分不能少,再大的关也要闯过去。

我立即盘腿发正念清理自己后说:“我有执着会向内找,会在法中归正自己,一切干扰我、迫害我的邪恶生命、旧势力全部解体!求师父保护我。”

于是,我又放起了炼功音乐:“生慧增力,容心轻体;似妙似悟,法轮初起”[3]只觉全身都有法轮围绕着我,不停的旋转着,似乎将我轻轻托起,又从新回到了“容心轻体”[3]的美妙、神圣的感觉。

我无法感激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师父不知为弟子承受了多大的魔难,化解了多少恩怨。正如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真是千真万确。

回想这次被旧势力迫害、钻空子,向内找,存在以下不足:

敬师敬法不够,我亲戚来我家,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师父的法像前,我当时没注意,直到被邪恶迫害,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拿开,并请师尊原谅;

平时学法有时不太入心,发正念有时迷糊倒掌,今后我一定要静心学法,在法中精進;

现在我已恢复正常,所有不好的症状烟消云散,走路一身轻,充满了活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8/坚信师尊,再次闯过魔难-308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