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修大法身心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我和三姐的缘份很深,三姐帮我带女儿将近十年,近十年间三姐知道大法好,就是不肯修炼。她觉得我对大法太“执著”,她认为总是向内找,活着太累了,做不到。

我被邪党迫害,从劳教所回家的第二天,三姐就和我交流,说孩子还小,问我能不能等到邪党不迫害法轮功时再修炼,我当时修炼状态不太好,没有修出慈悲心,没能够从常人能理解的道理上给她讲为什么要修炼,而是义正词严的打断三姐的话,告诉三姐以后别再提这个问题了,没有可能。三姐当时怔怔的看着我,没有说什么,我看到她的担心和忧虑。现在回想起来很后悔,看似维护大法,其实并没有将大法的美好传递给她,而是证实自己不会在各方面的压力下屈服。

从劳教所回家后,邪党花费大量资金,雇佣了两个特务住在我家隔壁监视我。怕心始终没有放下,我感觉自己做不好“三件事”,特别是讲真相救度众生,最后决定出国。基于安全考虑,除了我先生和女儿之外,我没有告诉家里其他亲人。就在我决定出国后,刚回老家不久的三姐突然打电话说要过来。三姐过来的当天,恰好一个同修来我家,我们一起学法时,邀请三姐也学法,三姐才告诉我她这次过来就决定要修炼了,是为此而来。我挺高兴,但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坚持。

三姐只上过小学三年级,在常人中,由于生活环境的影响,形成了比较强势的个性,也能够吃苦。三姐读法断断续续,很费劲,同修非常有耐心。晚上炼功抱轮时,三姐非常难受,一直坚持到要吐了,才跑到卫生间。这之后,三姐每天都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学不会的动作,自己夜里起来反复琢磨,第二天再问我。师父给她开天目,多次看到法轮旋转。身上的各种病,师父逐个给她祛,她有各种状态的体验。

小时候,大姐给她掏耳朵时把耳朵掏聋了,长大后逐渐好些,还是有些聋,炼功时就感觉聋的那个耳朵痒,象是从里往外流脓,还热乎乎的,三姐悟性挺好,就忍住不挠,继续炼功。其实在这个空间里什么都没有看到,之后耳朵彻底好了。三姐从小干家务,做鞋、纳鞋底,导致胳肢窝下面有几个硬块儿,有的象鸡蛋大小,随着炼功,硬块儿变软了,最后完全没有了。

三十多年前,三姐做了乳腺手术,但乳房里一直有硬块,有时会很疼,现在一点都没有了。二十多年前,三姐得了带状疱疹,导致这么多年,后背总是疼,炼功时她明显的感觉到法轮在她疼痛的半个后背反复旋转,几个月后,彻底不疼了。三姐胃不好,吃多一点儿,或是油腻点儿就不消化,还有失眠的毛病,有时整夜睡不着觉,现在是能吃能睡。我女儿上小学一年级时,有一次从过街天桥上往下跑,三姐怕她摔倒,就使劲儿拽着她,把一条腿拉伤了,膝关节疼痛,不能走太多,并且越来越严重,最后去医院看,说是长了骨刺,三姐不想做手术。最后听说天津有一家老中医,非常有名,在我被关押迫害期间,先生几次托人给三姐从天津带药,头几次可以缓解,时间长了,效果也不明显了,后来家里人买进口药物,其中有一种外用药,就是治疗类似三姐这种病的,当时用了几次效果还不错,时间长了,也没有疗效了,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上楼很困难,平路也不能多走,去医院检查,拍了片子,半条腿的骨头已经黑了。这次三姐修炼,我和三姐切磋,修炼就是修炼,放下治病的心,什么也不去想,无求自得。三姐说她不想这些,只是觉得心累,想要有个依托。觉得大法好,就想修炼,结果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三姐现在无病一身轻,今年已经五十九周岁了,去一家银行打扫卫生,一天到晚站着干活儿,几个打扫卫生的人,就三姐年龄最大,有比她小十多岁的人,但是看上去就她年轻,气色最好,每天乐呵呵的,干的活儿比别人多,还比别人轻松。三姐告诉我,从前年十月份开始修炼,到现在只有两个晚上没有炼功,都是因为我大哥喝醉酒,给她们打电话,两次都折腾到后半夜,才落下的。我修炼都十四年了,炼功总是不能坚持的很好,比起刚得法的三姐,无比惭愧。我每次给三姐打电话,她也没有怕心,电话里说些修炼的事情,非常开心。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六年来,有多少人没有被谎言欺骗,走进大法,身心受益。但愿天下有缘人都能明辨是非、善恶,了解法轮大法真相,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千万别被谎言蒙蔽,仇视佛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