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诉人“腿在发抖”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劳教制度被取消后,中共当局就以非法庭审判刑来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公检法人员便开始上演庭审秀,丑态出尽,不过庭审中也出现了不少滑稽的画面,如在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陕西渭南市蒲城县法院对四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时,公诉人常世平就出现了“腿在发抖”不雅观的一幕。

原来,陕西渭南市蒲城县的王进财(七十八岁)、杨莲英(七十三岁)、郑敏(六十九岁)、王凤琴(六十二岁)四位老年人,外出传播法轮功真相时,遭到当地恶警劫持抄家,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蒲城县法院对这四名老年人进行非法庭审。由于他们四人带的法轮功资料量少,以法院的定刑标准不够量,公诉人常世平就把从四人家中抄来的法轮大法书籍、护身符、电子书、MP3等个人物品混合在一起,分别给他们定罪,连同老人家中小孙子幼年学写字时写过的“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小纸条都被拿出来作为所谓证据。

北京辩护律师立即反驳指出:你们这样做对当事人是不公平的。当律师讲到中国的法律从来就没有把法轮功定为×教时(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在场的法官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地就议论开了。但公诉人常世平坚持要用《刑法》三百条给法轮功学员“定罪”,当他说到应该给他们分别判刑三到五年时,北京律师立即指出: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不能成立,这样做是无视国法,践踏法律。这时,在场的人都看到常世平的腿在发抖。后来审判长张含露说:看来事情闹大了,我们管不了了,等合议庭合议后再说吧。非法庭审到此草草收场。

有人发问了:刚才说的公诉人办冤案心虚腿发抖,好像是少数,这么多年来,倒是没见那些公检法司人员,在故意制造法轮功冤案时腿发抖的,反而多见他们气势汹汹,这的确是事实,他们不但气势汹汹,还口出狂言,办了冤案不胆虚,好像还理直气壮,表现的极其嚣张狂妄,但是他们张狂之后,陆续出了事,有的突然从人间走了,有的莫名“跳下去”了,什么惨状都有,这也是事实,明慧网上记录的很多,如:

河南省鲁山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杨东升,对给他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的答复说,“不管什么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党保持一致,对法轮功决不手软。”杨东升还放过这样的狠话,“只有没用的人才信善恶有报,想说服我,没门,让河(乡)那个老头,我兑(判)他十年,谁能把我怎么样!有共产党给我撑腰,谁也没门。”人算不如天算。杨后来在一场法院警车翻车事故中当场死亡。

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党殿军,异常邪恶,一次摧残法轮功学员苏学玲时,他带领三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电击,脚踩苏学玲的头和胸部,致使苏学玲昏迷两个多小时。他还口口声声叫喊:“我党殿军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应!”谁知却于二零零四年得癌症死亡,死时才四十多岁。

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洪辉,曾经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其中五人被非法判刑,两人被非法劳教。面对法轮功学员好言相劝,他却扬言:“这么多年出车也没撞死,都说报应,报应我个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结果没出七天,即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陈乘车从土龙山镇返回桦南镇,途中车撞到大树上,陈颅骨粉碎,当场死亡。

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左右,五十七岁的普兰店市行政执法局局长(兼任国保大队长)李绍举,在年前工作布置的内部会议上暴跳如雷,企图发起对法轮功学员的再一次迫害,大喊大叫并且谩骂法轮功。李绍举正起劲疯狂的时候,忽然一下子栽在桌子上,当场脑出血猝死!所有相关人员被告诉严把口风,严禁将此事流传出去!

山东临沂市开发区治安大队长王文坡,现年五十岁,王在河东区九曲派出所工作时,心狠手辣,二零零零年,当地法轮功学员进京护法,被绑架到看守所、综治办暴力洗脑迫害长达四个月之久。王对他们张口就骂,抬手就打,还经常酒后去打骂、恐吓法轮功学员,满嘴脏话。在大街上,王文坡提着枪遇到法轮功学员,就问:“你还炼不炼,再炼,就毙了你。”气焰极其嚣张。结果独生子溺水身亡,他得知后昏死过去。妻子常闹离婚。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王文坡跳水死亡。

河北省安平县检察院公诉科人员贾东升,六十岁左右。本是退居二线人员,他却执意上班,经他迫害起诉的法轮功学员有未婚女孩王芳、残疾人王玉峦,老人王路申等多人。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劝善,他却不以为然地说:“这是我的工作”。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晚,贾和两个人一起散步,被汽车撞上,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那些地方警匪暴徒走的太突然,当然来不及腿发抖哆嗦,但大官大凶出事时,其丑态癞相却无法用“腿在发抖”来表达。

罪犯薄熙来曾经是江泽民最器重的家奴,为了获得升官资本,他与死党王立军狼狈为奸,残害善良,薄熙来曾经对手下说: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的整!打死由政府负责。王立军对爪牙们下令说:对法轮功必须赶尽杀绝。二罪犯斥巨资广建监狱,抓捕好人,营造样板,流毒全国,活摘器官,杀害善良,薄妻谷开来则乘机加工人体标本,赚取黑钱。三罪犯丧心病狂,罪恶滔天,终因“薄王”事件被当局全部拿下,薄在被审判时,故作镇静,翻供抵赖,并无耻的拿出王与谷通奸闹腾法庭,当得知被判无期时,大喊大叫,双腿发抖、两手哆嗦着被法警押走。王立军被判了十五年重刑,但他的腿已无法抖起来,因为他是坐在轮椅上出庭的,可能下身瘫了。

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在甘肃、吉林等地坐高官时,双手就沾满了善良人的血债,他在吉林省执政讲话中要求“铲除法轮功”、“夺取同法轮功斗争的全面胜利”。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苏荣到非洲的赞比亚访问,被指控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谋杀、酷刑折磨等罪行。赞比亚高等法院向苏荣签发法庭令、限制出境、指控藐视法庭罪,警方发出逮捕令、通缉令 。惊悚中,苏荣靠中共使馆的秘密协助惊恐潜逃。经过近十天的藏匿和逃亡后,他偷越边境到津巴布韦,再潜逃至南非,于十一月十五日乘晚间航班从南非飞回中国。其狼狈之相,用“腿在发抖”是表达不出来的。他认为逃回了中国就万事大吉了,想不到十年后,在中共反腐内斗中被清洗落马,估计此时他在被审查交待问题时,腿会时不时地发抖哆嗦的。

人类公敌周永康,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是大恶人江泽民设立的第二中央权力中心人物,有“维稳沙皇”之称,权倾一时,是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杀人的元凶之一,心狠手辣,铁腕维稳,他常窜到全国各地召开黑会,秘传江的灭绝密令,大兴株连,常说:父母修炼的,子女下岗;子女修炼的,父母下岗。并培植了大批党羽爪牙,残害虐杀了无数善良,罪恶惊天,退休后仍害人不休,却在中共权斗中被对手缚捉,据海外媒体报导,当他被中纪委宣布审查时,突然昏倒在沙发上,被检方逮捕时,他拼命用头顶撞办案人员,当被囚禁审讯时,他装疯、绝食、假自杀,还口言“被迫害”,什么戏都演,见无济于事,自知罪恶滔天,便七次跪求办案人员免死,并猛咬狠供上下左右同僚案犯,上交了二十二份揭供材料,这一供咬不要紧,可急坏了大元凶江泽民、罗干、曾庆红之流,他们虽然被人们视为“巨恶虎王”,此时,却惶惶不可终日,现在惊恐中的他们,腿脚怎么样发抖哆嗦,只有他们自己感知享受了。

这些小官大官有权有势,高人一等,突然灾祸加身,甚至丢失性命,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中国传统文化中讲:福祸无门,惟人自招,一恶一报,大恶大报。从诸多报应事例中我们看到,他们作的是同一个恶,造的是同一个冤:迫害正信善良。但是,这个罪是滔天大罪,这个冤是千古奇冤。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突然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运动,公检法三姓家奴便成为当局施展暴行的主要邪恶工具力量,他们在当地六一零恶徒的操控下,身着警衣检服法袍,披着法律外衣,残害百姓,恶事做绝。

那本来抓捕坏人治安一方的警察,却把罪恶黑手伸向了修心向善的好人,打家劫舍、绑架勒索、暴力洗脑、酷刑虐杀;那本来执行逮捕公诉罪犯、反贪打渎惩恶的检察官,却蓄意颠倒黑白歪曲事实,枉法构陷公诉无数良民;那本来维护司法公正的法官,此时却硬把无罪的法轮功学员作有罪判决,甚至枉判重刑,及至无期徒刑,还处处对正义辩护的律师刁难动粗。一时间,中国的政法、公检法、司法沦为黑社会流氓的黑窝。

十六年来,公检法恶警与党政、人大、军队、外交、医院等中共一切暴政资源,沆瀣一气,把数百万无辜强行投进各地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戒毒所、监狱及不为人知的黑监狱,将一百多种酷刑强行施加在善良人身上,造成数百万民众被虐杀,数万之众被活摘器官焚尸灭迹,甚至被做成了人体标本,其罪之大,尽东海之水难洗,倾南山之竹难书。

古人云:“宁动三江水,勿扰道人心”。为什么?因为“打僧骂道,必遭恶报”,又云:“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所以,那些伤天害理的害人之徒不遭恶报,那是天理难容啊。回过头来,我们又给公诉人常世平找到腿发抖的一个原因:原来他后怕自己遭恶报啊。

按说,作为以吃法律饭为生的公检法人员,天天研习法律,什么信仰、言论、集会、结社等人权自由,这些常识性的法律是再熟悉明白不过的了,而且,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秉公办案,公正执法,都是他们常念叨的职责,象法轮功被迫害这样的案件,为什么非要办成冤假错案?为什么非要听从六一零的操控,迫害无辜枉法犯罪呢?关键是他们将自己的良心出卖了,把做人的底线踏没了,他们只记得政治法庭,不在乎道德法庭,心中只有党性,已经没有人性。如果一个没有职业道德和人性良知的所谓法律工作者,头脑装的法律知识再多,那他办的案子一定是冤案,他办案的过程就是害人的过程,可害人就是害自己啊,如果他们想到自己将来的后果,腿不发抖哆嗦才怪呢。

当然,有些参与迫害者心有苦衷,在当局压力胁迫下,不得已而为之,而且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有误解和症结,觉得那是搞政治,所以一直把自己挡在真相之外,听从中共摆布害人,其实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完全是为了救人。什么叫救人啊?一个生命病危的人,如果知道真实的法轮功,通过修炼功法获得了健康,是不是救了他?一个无恶不作的人间浪子,如果了解了真实的法轮功,明白了“真善忍”的一定内涵,从此从新做人,回头是岸,是不是救了他?一个因俗事缠身几欲轻生的人,如果了解了真实的法轮功,明白了人生真正意义,从此找到人生志趣,精神焕发,那不是救了他吗?最根本的是,一个人如果了解了法轮功真相,真正破除了中共害人谎言,得到上天神佛的佑护,在人类即将来临的大劫中能留下来,这可是真正救了他,救人与政治到底有什么关联?

而当今人类必须明白的是:法轮大法是正法,传于世间,是在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给予人类真正的光明希望,是创世主的无量慈悲,乃天赐洪福,人类只有万般珍惜敬仰才能得到福报平安。但是,法轮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严的,如果害人恶徒不听劝阻,一味伤天害理对大法行恶,那等于自毁生命,无论君臣庶民,贫富贱贵,都逃不出这个理;如果一个邪恶的政权执意与大法为敌,那这个恶政只能自取灭亡,古代有许多教训,当今也是这样。所以,人们看到,当中共发动迫害数年后,在南方贵州省内有一块巨大的“藏字石”就很快面世了,上面天然形成“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这就是闻名遐迩的“亡共石”,这就是天意对中共的死刑判决,这就是“天灭中共”的来历,这不是法轮功学员发明的咒语,是天意传世,法轮功学员只不过将这个真相告诉了民众,天意灭共,难道上天也是在搞政治吗?

也就是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在“天灭中共”来临之前,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坚持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因为只有明白真相才能得救,只有退出中共党团队才能得到上天的认可,只有抹去红魔兽印才能得到上天的佑护,他们一边在承受着迫害巨难,一边在锲而不舍的救人,以德报怨,冒险救人,就这么大的胸怀心境和善行,早已远远超越了人间俗事政治。法轮功学员这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救你救我救众人,警察那边全身武装耍流氓,打骂抢财劫色杀好人,这是多么大的不公平啊!尚能有一丝良知者,明白法轮功学员的艰难与苦心,第一反应肯定就是后悔恨晚,那摆在他们面前的机会是,除了悔罪就是尽快赎罪。

至于那些死不改悔的恶徒们,也不要侥幸太早,因为天理报应不漏网,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你双腿发抖、两手哆嗦、浑身筛糠跪地求饶也没有机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9/从公诉人“腿在发抖”说起-308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