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华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法轮功学员张新华女士,1972年生,2011年8月9日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张家口看守所;同年12月15日被秘密枉判三年。12月22日张新华家属才得知此事,去法院询问并索要判决书,法院态度蛮横。2012年3月8日,张新华家属接到维持原判的通知,3月16日张新华被劫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

下面是张新华女士自述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遭受的种种迫害:

2012年3月16日从张家口看守所把我送到石家庄鹿泉市女子监狱,随身带的衣服洗漱用品在监狱的二门搜身检查,我不接受检查,她们就把我的衣服剥光强制搜身。进了二门以后,然后到监狱的医院体检,所谓的医院,其实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我不接受体检,她们就暗地里叫了几个犯人把我拉进厕所,打我耳光,踢了我几脚,我继续不体检,然后诱骗我,说你是学真、善、忍的,你应该善呀,怎么不体检呢等等。

所谓“学习”:谩骂、殴打、罚站、不让说话

每个服刑人员来了都先进入所谓“学习监区(十四监区)”,我也被带到这里,所谓的“学习”实际上是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让其放弃信仰,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让和别的犯人说话,更不让和法轮功学员说话,身边安排的犯人说什么是互监小组,其实是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安排的包夹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我不转化,她们就谩骂、殴打,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侮辱师父、罚站,那会儿罚站我有半个月之多,脚肿、腿肿最后才不让站了。说是让我照相,我不照,三四个犯人揪头发,摁着硬给照。我炼功,不让炼,剥光衣服。最邪恶的是她们利用亲情来转化,表面上假装关心你,问寒问暖的,问你家里有什么人呀?婚姻好不好?父母年龄多大了?身体好吗等,而后说让打电话接见,只要家里来了人她们就以亲人的“情”来逼你转化,就说你不孝敬父母啦、不管孩子呀,婚姻家庭丈夫和你闹离婚不等等。

严管监区:灌洗衣粉水、下身抹辣椒水、吊铐……

在十四监区五个月,我不转化,她们就把我弄到了严管监区“十三监区”,那是一个更邪恶的地方,那个魔窟一个月没让我洗漱、洗衣服,天天逼我转化,那里的包夹、帮教更凶,对我精神上、肉体上都迫害,给我放污蔑大法的光盘,让我看她们编的辱骂大法和师父的书,我不看就给我身上泼水、罚站,睡眠时间才给2-3小时。有一个帮教揪我耳朵,差一点给揪下来,在监狱的那段时间一直没好,现在我出来炼功后才好了。她们还给我灌洗衣粉水,让我吃肥皂,给我下身抹辣椒水,在腿上扭我,两条腿扭的全是红的,最后还动用酷刑把我手和胳膊往后吊背在窗户上,大约有两个半小时,我没能承受过去,违心转化,但是我的心是永远转化不了的,她们这样做让我更看清除了共产邪党的丑恶嘴脸,尤其在监狱把他们的邪恶本质暴露的淋漓尽致,也更验证了《九评共产党》所说的“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基因。

奴役:超负荷的劳动

在十三监区暴力强制转化后,她们就把我分到劳动监区(五监区),五监区那也是邪恶的,处处都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每天让人低着头干活,不让说话,人就象机器似的每天都在不停的干活,中午也不让休息,从早上七点出工到晚上七点回来,完不成任务的再到大厅学习工艺。那个劳动任务是无止境的,比如,今天定的是100任务,明天完成了任务就变成200,200任务完成了后天就是300,超负荷的劳动,犯人们称是“魔鬼监区”,每天就是吃饭、干活、睡觉。

警察电人也是经常的事。有一天让我去压胶机上干活我不去,管我的包组警官把我叫到一间小屋,在我的手上、胳膊上电我,不大一会儿就起了疙瘩,就象蚊虫叮咬了似的。生产组长还不让我坐凳子,让站着干活,我说:“出于人道主义干活也得让人坐凳子干,就是劳动法干活也得让人坐凳子干,再说我又没犯罪,法轮功是佛法,是信仰,法轮功是冤枉的,不该抓我们,我们也没这个劳役,就是干也是帮那些犯人干的。”

后来她们说再让我去严管监区“学习”(也就是强制转化),我不去,我说谈不上转化,宇宙就是真、善、忍构成的,往哪儿转?她们无言以对,但是还让我去,我绝食,她们给我灌食,每天两三次给我灌食,大约灌了我十多天。我的身体很虚弱,然后在五监区恢复了一段时间,她们又把我弄到了十三监区迫害。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