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堂堂正正的跟着师父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日】我今年六十七岁,一九九六年七月得法。我是追着人家去法轮功炼功点的。老伴是抓青蛙养家的,还没学法轮大法就开始消业了,他脚就像有一把针扎着疼。我对老伴说:“你还不学?我们老师都给你清理身体了!”于是,老伴也走進大法修炼。

原来我就像个瘫痪的人,心脏病、脊椎病、腰椎间盘突出,药盒子在枕头底下放着,不能放在别处,如果下地拿药,一动就像要断气一样。我学了法,当天就不吃药了,把五百元的药都扔了。我身体很快就好了。

老伴患有蛇疮,他坚持学书、炼功,不管身体有多痛都坚持,二三个月就好了。老伴修炼还不到三个月就遇到车祸,他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对司机说:“你们走吧,我没事!”老伴守住了心性,晚上打坐时感到身体很轻松。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于是学法小组在我家建立起来了。

警察再不敢打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大法,我到北京为大法鸣冤被抓。回家后我躺在地上不吃不喝好几天:这样好的功法国家为什么不让炼啊?老伴相劝,我说:“我不能在家呆。”我挨家串户告诉同修不要交大法书。一天,我骑着摩托车出门,想往右拐,但摩托车的轮子直往左转,我想随其自然吧!结果来到辅导员家里,辅导员因害怕把书烧了。我说:“你的悟性怎么这么低呢?烧小孩课本也不能烧大法书呀!”辅导员后悔,怨我来晚了。我收集了许多大法书籍、法像和香炉。后来又都被同修们请走了。

我村的学员约好去北京天安门打六米长的横幅,临走时害怕不去了。我说:“师父在受迫害,不在家窝着。”我一个人背着横幅就走了。到了天安门,我掏出横幅一甩,警察就冲上来把我抓车上拉延庆了。我们当地派出所警察来接我,问:“横幅是谁写的?”我说:“是我写的。”问:“写的是什么?”我说:“还我师父清白!”一警察说:“拿毛笔来让她写。”我说:“大法不表演呐!”他们没辙了,走了。在派出所,一警察打我几个嘴巴后说:“我抽你一个嘴巴,一把针扎我的手心。”他再不敢打了。

正念走出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警察包围了我的家,绑架了我和老伴,搜走许多资料。我被拉到北京女子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就听他们说:“她的心脏得做搭桥手术,这里没药呀,绝对不能留。”我想这都是假相。这时一警察拿着电棒往上一举,冲着天喊:“退货,不合格!坐车,回家!”我想:人这边不合格就是那边的合格。就这样我回家了。

回家后见到老伴,我问他:“你咋出来的?”老伴说:“我不配合他们,因为我是学正法的,他是邪的,凭啥我跟他走呀?让他瞅不见!我这么一想,师父的法身推着让我走,门口一边一个警察站着,我把衣服一搭,从门口走出来,他们眼睁睁地没看见,正好一辆车在那里等着,我上车就走了。”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和我老伴,让我俩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

师父鼓励我

我没有文化,不认字,读大法书很慢。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一起学法,我俩都不认识“耶稣”这两个字,我问师父念啥呀?“念耶稣。”我耳边有声音慈悲地说。我高兴地告诉同修:“我知道念啥了,师父告诉我了,念耶稣。”我看书看一讲需要很长时间,可是发现灯光越来越亮,“原来师父在鼓励我呢!”

塌房埋八人 无一人受伤

二零零九年,我们给三儿子盖房子,没想到拖车撞到新房的大柱上,一下子塌了三间房,把八个人都埋在里面了,我也在其中。我有点慌了,这时我的耳边就听到:“你为什么不喊师父!”我立刻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好!快请师父来帮忙!”话一落声,塌屋里就跑出两个人来,我和孩子也爬了出来。我媳妇也喊:“法轮大法好!”二十分钟后,另外四个人相继从塌房里出来了。

我儿子带着这八个人去医院检查,一切正常,一个骨折的没有,一个流血的没有,只有一个孩子的头上有块小包。这真是大法神奇的展现。过了两天,孩子们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得救了。

兑现诺言 抓紧救人

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我一直坚持地做。我每天三点五十分开始炼功,六点发完正念,给师父上香,然后开始学大法,有时上午出去讲真相,有时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看《明慧周刊》。每次讲真相前,我都对师父说:“请师父加持,弟子出去讲真相去了,让有缘人来见我,让党文化解体,谢谢师尊,弟子出去了。”这时候我出去,见一个救一个。有一天下午特别出奇,三个小时劝退了三十三人。

有时我也和老伴一起出去讲真相,坐在电动车上,老伴一边发正念,一边记人名。我先把资料准备好,随走随送随讲,一直送完资料为止。有一天我的血压有点高,亲家阻拦我骑电动车出门,我说:“二百八血压在我身上也没事,我学大法了,有师父保护我。”是啊!师父时时跟随着我,我为啥还要人的东西呢?我骑上电动车就出门救人去了。从去年七月份到今年三月,我劝退了八百人。

我与陌生人讲真相的时候,用善心,和蔼地与人家搭话。比如我说:“您遛弯呢?咱们俩相遇是有缘,我得救救你,人有灾难,中共邪灵听没听说呀?”有人说听说了,有人说没听说。我说:“中共邪党贪污腐败,文化大革命冤死了那么多人,六四死了许多大学生,现在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大法几千年不传一回,是救人来的!您知不知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有人说知道,有人说不知道。我说:“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咱们不能听谎言,您退出党、团、队,您就得福了,您要是不退就抱着江泽民大腿助纣为虐,咱们是好人,咱们得留下。”常人说:“咱们是好人,咱们得留下,是,退!”

一次在村头有八、九个人在一起聊天,我讲完真相,有位老太太说:“我是党员。”我说:“我救的就是你,入党时你不知道,很多人都是卖苦力的,多干活呀才能入党,是不是?但是它将你毁了,你一举手宣誓,你就有一个印,你说退,另外空间的印就给你摘了。来劫难时你就得好了。”有退的,有不退的,不退的人阻拦要退的人。这时我对要退的人说:“你的命没有在他手里捏着,你不能听他的,你得保你自己的命,人各有命,不能让别人左右你,你自己掌握你自己的命运。为什么有好你不得呢?”常人说:“退!”我说:“退了给您一个护身符,保命的!”这个人做了三退,其他人没退,我的心很沉。回家学法答案出来了,他不退是我的慈悲心不够。我更坚定了,又出去讲真相。

在讲真相中,有的人问:“你是哪村的?”我说:“我是过路的,我是救你来的。”常人说:“你不是怕抓吧?”我说:“我怕什么呀,我是某某村的,我是救你来的。”常人说:“派出所来了。”我说:“派出所也是人,也等着我救呢!”也有人问:“谁给你工资呀?”我说:“谁发工资啊,我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们的,邪党多邪呀!给你们的材料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做的,资料是救人的,不许扔,人传人,给亲朋好友传着看看,对你有好处!”常人说:“知道了,知道了。”也有人说:“小心抓你。”我说:“你放心,迫害法轮功的人被抓起来了。”也有明白的常人说:“人在做天在看,上天有眼啊!”

我一定要精進,堂堂正正跟师父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