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受骗干出糊涂事 醒悟得救获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小学退休教师,老伴是一位中学校长。九九年“七.二零”时,我和老伴听信中共邪党谎言,向当地派出所举报家里的儿子是炼法轮功的,并把家里的法轮功资料全部交给了派出所。派出所指导员当天就把我儿子从单位拉走,并要求他写不去上访、不再炼功的保证书。儿子没写保证,就被送去劳教两年。

我们找到派出所所长,表明我们夫妻俩都是忠诚的党员,思想里都是党叫干啥就干啥的那种人,把儿子的情况通报派出所是对政府的信任,希望政府协助我们家长一起教育孩子,怎么能把他送去劳教呢?所长说:你儿子不写保证,很可能去北京上访,现在北京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我不得不把你儿子的情况向上面反映,上面专门有一个叫“610办公室”的。他很为难的说,这事他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我们找到“610”人员,他们蛮横地说不写保证就是这样。我们又多次给市长写信,但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我和老伴已年近七十,多次去劳教所,但是儿子不放弃法轮功不能接见,只能寄钱、寄物。这段日子对我们二老来说真是不堪回首,每天煎熬着等儿子回家。两年后,劳教所没有放儿子出来,又将他送进洗脑班。洗脑班实质是黑监狱,全封闭关押,不让人接见。当我们再见到儿子的时候,他骨瘦如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我英俊潇洒的儿子。

我和老伴是四十多岁才得一子,儿子出生时活泼可爱,上学成绩一直优异,大学毕业在一家公司当管理人员,是父母的骄傲。儿子从洗脑班出来后,失去了工作,活泼外向的性格也变得少言寡语。

我们老俩口原本就体弱多病,经历这场磨难后,身体更加不好。二零零四年,我去检查身体时,医生诊断我得了淋巴癌。从此我每天靠大量的药物维持。到二零零六年底,我说话声音已经很小,几乎发不出声音。医生说已到癌症晚期了。我心里很害怕,不得不找儿子交代后事。

儿子看着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倔强的孩子眼眶里含着泪水。那天晚上,儿子带回来一张《九评共产党》光盘,坐到我床边,很平和地对我说:“妈,你是当教师的,你看看《九评共产党》,你一定能明辨是非,你和这无神论的中共划清界线,你就归神管了。”说着还递给我一张精致的小卡片,上面写着: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有福报。

我看着儿子,心里百感交集,这么多年来,他从没因父母的糊涂而埋怨过我们,我们住院看病他总是孝顺的陪伴在我们身边,邻居和我学校的同事都说我这儿子比闺女还贴心。想起这些,我听儿子的话,发自内心地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我和老伴就开始看《九评共产党》光盘。说也奇怪,平时看电视半个小时就感觉很累,看《九评》每天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身体反而精神起来了。《九评》把中共的画皮都扒下来了,让我真正看清了它邪恶的本性。看完《九评》,我就要求儿子用我的真名退出中共党团队。儿子就上网帮我退了。

有一天。我想起那张精致的小卡片,又拿出来一边看着一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奇迹发生了,我嗓子里只觉得有一股冷气往下冲,渐渐地喉咙不堵了,我一摸,原来的硬块变小了!我大声喊老伴的名字,喊儿子的名字,喊声宏亮清晰,如授课教学时的声音。他们都惊呆了。真的好了!我高兴的简直就想上大街上去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按常规我每周三去医院配药或检查或拍片,那天又是周三,我照例去了医院。王医生一看我就说我看上去脸色红润了。我说我病好了。她一听我的声音先是一愣:啊,能发出声音了?她叫我拍个片子看看。片子出来了,她看了又看,又看看我,再看看片子,肿块不见了!王医生这位几年来一直为我治疗的肿瘤专家惊得目瞪口呆,她说她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病例,已到癌症晚期却突然痊愈。

我告诉她:我有神奇秘方。她激动地大叫起来:快把秘方给我!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泪水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我诉说着我家的遭遇。王医生紧握着我的手说;“早听说法轮功神奇,但没有亲身经历就觉得离自己很远,今天可真是眼见为实,眼见为实啊!”她恭恭敬敬地把“秘方”抄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口袋里。她说她要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家人,叫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后来我儿子因传递破网软件的光盘又遭警察绑架,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搜查,我把所有的大法资料都藏起来了,他们连一张纸片也没查到。我把我的经历告诉了来办案的人,并把病历卡X光片子按时间顺序摆放在桌子上,他们都拍下来了。

虽然迫害还在继续,但像我这样糊涂的人都能醒悟,并能得到如此巨大的福报,大家想一想,这场迫害还能维持多久?

谨将此文献给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