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津县善良妇女被非法判刑三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四川新津县今年60岁的家庭妇女林久良,于2015年4月8日被大邑县法院一审非法判决劳改3年。林久良女士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病都好了,更加善待他人,照顾以前对她百般刁难、说不能自理的婆婆;却因为坚持修炼、讲真相,遭受中共当局的种种迫害。

下面是林久良女士诉述她的经历:

我叫林久良,今年60岁,是四川省新津县的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妇女,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和“警察”或者“政府”这样的字眼联系上。

修炼法轮功 绝处逢生

我从小体弱多病,出生的家庭因受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我非常不受母亲喜欢,长期的压抑委屈导致性格孤僻自私,小小年纪就得了一身病,最严重的是风湿性心脏病,发病时眩晕,浑身疼痛,无法翻身,打针的次数多了肌肉都是僵硬的,连针药水都扎不进去。成家后因为身体不好,处事木讷,又是生的女儿,也不受婆婆待见,加上丈夫脾气暴躁,生活诸多不如意,曾多次想过轻身,但是无法放下年幼的女儿。90年代初气功热,生活的希望在一门门的气功中燃起,又在失望中熄灭。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一个月30天,有25天都在感冒中度过,大热天的也不敢用凉水,稍微运动就眼前发黑,天旋地转,呼吸困难。40岁不到的人,脸上尽是皱纹,蝴蝶斑、牛皮癣。药费花了不少,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当时医生的诊断结论是:要么花20多万做心脏修复手术(具体名称记不清了),要么最多活到48岁,就算是做了手术,也只能往后延续一段生命,再往后是什么样,医生也无法保证。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20多万无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个手术是永远也不可能去做了,接下来的日子依然是在婆婆无端的谩骂、丈夫的暴躁、病痛、心酸委屈与贫困中慢慢往48岁挨,将来会是什么样?孩子怎么办?我这一生就这样结束了?我为什么又要来到这个世上?……很多时候,我总在想这些问题,可是没有人会给我答案。

9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了法轮功,感觉炼功音乐很祥和,动作简单又好看,也许是经历过很多的气功了,一开始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后来别人又告诉我,光炼动作是不行的,还要按书上写的去做,才能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我一看书名——《转法轮》,那么厚一本,怎么也得要个几十元吧,手不禁捏了捏钱包,结果一看价格才8元,介绍的人还说,这书现在卖断货了,暂时买不到,你要学我就先借给你看,但是你一定要爱惜,不能随便勾勾画画,看书前要洗手……

是什么样的书能卖的没有货?怎么会让那么多人对一本书如此尊敬?带着好奇,我翻开了第一页——《论语》。当读到第一句“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就这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我的眼泪莫名的止不住的往下流,一种等待了千百万年的感觉从心底不断地往外涌,也许是喜悦,也许是感动,也许是震撼,也许是苦海终靠岸……无法用语言描述出内心复杂的心情,就任由泪水这么流着。事后,我很奇怪的问那位功友,怎么会这样?她笑笑说:“你接着看,看完这本书你就明白为什么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不可思议了:刚开始看书时,看到李洪志师父说(不是原话,是当时个人的理解):抱着治病的心是治不了病的,全都要放下,不能把它当成是病,这是修炼。当时我满脸的牛皮癣,怎么也治不好,随时要往脸上抹药,看到书上写的以后,赶紧停了,这一下可不得了了,停药那几天,满脸白花花的癣皮,还有裸露着的粉色带着血丝的新肉,整张脸都没法见人了,女儿着急的非逼着我搽药。我就冲着那股子对师父的信任,坚持没有用药,一个星期后,皮肤焕然一新,这给我和全家带来了震惊,真的是太神奇了。

对大法的书我是越看越想看,空闲时就要看上一会儿,不知不觉中,我不再感冒了,大冬天的也能随便用凉水。

那个时候正赶上我婆婆瘫痪在床上,又患了老年痴呆,一天24小时不停的扯着嗓子骂人,骂有的没的事,还奋力撕扯东西,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没有怨恨的心,只是觉得同情,可怜。修炼后我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婆婆的责任,家里没有钱买纸尿布,我必须每隔半小时就要抱一百多斤的她下床尿尿,就是这样也没办法避免时不时的尿在床上,丈夫有工作,没办法随时清洗尿布,于是我每天除了给婆婆做吃的,还要按时给婆婆把尿,洗尿布,上药,由于长时间没有运动,婆婆严重便秘,我还要戴上手套给她上药后再扣出来,那一年多,我没有休息时间,一天24小时我能休息的时间加起来不到4小时……左邻右舍的邻居半是佩服半是玩笑的说我:你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她多少。我只是笑笑,人真的是有因缘的,欠的债不管多久,总归要还的。

直到婆婆去世后,我们才惊奇的发现,面对那么大的工作量,那么少的睡眠,我的心脏病不仅没有发作,身体却越来越好,整个人精神抖擞,红光满面,皮肤越来越细嫩。我整个人都变了,身体前所未有的健康,心胸开阔,再也不因为别人无心的一句话而生气计较,不但如此,我还愿意主动友好的去和别人打招呼或者帮助别人。丈夫和女儿看到我的变化,都非常支持我修炼。

讲真相 屡遭迫害

面对这么好的功法:不交费,免费教功,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有时间就炼,没时间就不炼,我逢人就告诉他们,我是真心的希望大家都能有健康的身体,都有幸福的家庭。可是这一切在99年7月20日以后,全都变了,先是电视报纸无休止的发布污蔑法轮功的不实报道,然后是居委会、派出所、政府的人员轮番上家里搜书、烧书、拘留、抄家,恐吓。对于我们一家人,那就是一场恶梦。
非法迫害记录在案的有:

2000年4月16日被新津县公安局拘留15日,所谓的“罪名”是以已取缔的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
2000年5月30日被新津县公安局取保候审,所谓的“罪名”是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2000年7月3日被新津县公安局拘留15日,所谓的“罪名”是以已取缔的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
2000年7月18日被新津县公安局拘留15日,所谓的“罪名”是以已取缔的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
2010年11月1日被新津县公安局拘留5日,所谓的“罪名”是散发法轮功宣传品;
2014年7月14日在大邑董场农贸市场门前发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碟,被大邑县公安局拘留14日,所谓的“罪名”是散发法轮功宣传品;
2014年7月28日被大邑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8日经大邑县检察院批准,大邑县公安局执行逮捕。一直被关在大邑县看守所。

2015年4月8日,在辩护律师列出多项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大邑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劳改3年,说是依据610办公室的决定。

从上面不难看出,整个2000年我几乎是在拘留所度过的,那些是记录在案的。没记录在案的,还有我被新津县五津镇政府非法拘禁在办公楼车库6天,不能休息,只能坐在一张板凳上。家里三番五次被非法抄家,罚款,开始是大白天来一群警察或者居委会的人,二话不说冲进家里一阵乱翻,后来受到群众指责议论后,又改在半夜来,导致我的家庭没办法正常的生活,丈夫和读高中的孩子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开始我想,他们是不知道这个功法真的很好,所以就耐心的跟我遇到的每一个警察、领导讲我炼功的感受,讲我家人受益的好处,结果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抄家、恐吓、关押。看着家人承受的巨大压力,被逼无奈下,我选择了到北京上访,结果还没走到信访办,又被抓了回来,继续关押,直到2001年我选择远走他乡。

这一切我的女儿都看在眼里,她相信她的妈妈是无辜的,她妈妈的信仰是正确的,因为法轮功给了她一个健康的妈妈,一个幸福的家庭。2000年6月,当时正面临会考的她毅然放弃了学业,去北京上访,要为法轮功、为她的妈妈、为千千万万个像她妈妈一样的人们说一句公道话,告诉所有人:法轮功是被污蔑的,我们正在遭受严酷的不公正的对待。结果可想而知,她被抓了回来,被迫退学,还差点被拘留,期间还受到威胁恐吓,没有人去听她说话,她只能选择到新津金三角广场去炼功,然后又是被抓,在最热的夏天,铐在五津派出所的院里暴晒了一天,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不能坐,不能上厕所。当时我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新津县拘留所里,想到被连累的女儿,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只想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平凡但快乐的家庭,我们只想做一个好人,甚至比好人更好的人,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的利益,为什么要这样?政府不是应该为老百姓考虑的吗?不是一直歌颂的为老百姓“谋福利”吗?

自从炼了法轮功后,我的身体健康了,我的心胸开阔了,我照顾对我百般刁难的婆婆,先后将她和我的公公还有我的父母养老送终,我也有兄弟姐妹,对于他们没有尽到的孝道,我没有怨言。一个让我脱胎换骨的功法,给了我新的生命的功法,在受到污蔑和不公正对待时,我怎么能回避?!怎么能沉默?!我的良心不允许!我一定要告诉所有的人事实的真相,还法轮功一个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6/四川新津县善良妇女被非法判刑三年-309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