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醒!远离邪悟者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二零零四年初,我因急症住院,经查是胆囊炎,须手术治疗。在等待做手术的那几天中,有大法弟子教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诚心诚意的念。手术前一天复查时,大夫说:“你不用做手术了!出院吧!”天啊!我太高兴了!免遭手术痛苦,又省了手术费,病也不翼而飞了!大法太神奇了,我非常感谢大法师父。于是我怀着感恩之心,走入了大法修炼之中。

有一个自称大法弟子的熟人朋友,曾经给过我很多帮助。此人能说会道,她以做大法事为由,向学员收钱。在她的鼓动下,有人捐出几万元、十几万元、二十几万元,还有更多的。我因满怀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之心,也愿为做大法的事出点力,报答师父、报答大法。当她动员我捐款时,尽管我家庭经济比较困难,还是从生活费中拿出数百元钱捐了,尽点微薄之力吧!我认为能否参与捐款是为大法做贡献,是对自己修炼中的一次考验,看我在利益面前能不能把金钱看淡、对钱财能不能舍弃,这是修炼路上考验我能不能走向圆满的一次答卷。

知道此事的老学员都肯定的说我做错了,说那个人是邪悟的,是破坏大法的,我追随她这么干就是错的。因为师父多次讲法中都明确讲过不准向学员收钱,我们应该按师父的要求做才对。

但是由于我对帮助过我的这个人心存感激与信赖,又听她说的天花乱坠,就认为此人修的好、悟的高。虽然没告诉我这么多钱具体做什么用,她只说她没贪一分钱,都寄到国外去了。我想肯定是做证实大法的事了。我认为自己没错,做的对!

二零一二年初,师父发表了《关于集资的问题》经文。同修们和我一起学习这篇新经文。师父说:“几年来一直有人在中国大陆私自集资,以帮助国外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报纸和一些学员办的其它媒体为借口向学员集资。这是不能做的。”学法小组里的同修都说师父不让做的事,我们就绝不去做,说我参与集资是追随邪悟者,不听师父的话。但我听不進大家的忠告,仍顽固的认为那个人悟的高,她所做的这件事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说我做错事的同修没有修到那个人的层次,没有资格指责那人是邪悟,因此我反驳大家说:“谁也不能说谁是邪悟!只有师父才能说谁是邪悟!”

就这样,几年来我一直在人心、人情、自以为是的执着中学人不学法,分不清正与邪,盲目的追随邪悟者,还以为自己是为大法在尽微薄之力。由于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没有真正的明白法理,没有真修实修,在强烈的人心执着中让邪恶钻了空子,把我引上了邪悟之路,还长期执迷不悟。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师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回答“向学员收钱”这一问题时,师父明确地肯定地说:“我说那就不是修炼人了,这种人你就远离他,他也不是修炼人。”

看到师父这样讲了,可我心中仍难解疑惑,觉得师父是说那些收了钱却没做大法事的人,而那个熟人朋友所收的巨额款项,她说全部寄到国外去了,是用在做大法的事方面了。

同修见我仍执迷不悟,又和我一起反复学习《关于集资的问题》这篇经文。同修耐心帮我理顺思路:既然几大媒体都说没收这笔钱,那个人说寄到国外的巨款难道不是给邪党用于雇佣恶徒干破坏大法的事了吗?!在美国法拉盛及其它地方破坏大法的恶徒不就是邪党花钱雇的吗?!我这才猛地惊醒!是自己固执己见执迷不悟,根本没听進师父的话,被骗资助邪恶干了破坏大法的事。我非常懊悔,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感谢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糊涂弟子,一直在让同修耐心启悟我,把我从邪路上拉回来。今后我一定认真学法实修,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远离邪悟者。希望和我有一样被谎言欺骗参与了集资的人,赶快清醒吧!远离邪悟者,走正修炼路。万万不可再执迷不悟,危险至极啊!

刚刚走回正路,认识还很肤浅,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