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弟子堂堂正正从新走回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名近年从中国大陆到海外留学,之后在海外工作的年轻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我在上小学时随家人得法,但迫害开始后就逐渐放弃了修炼,慢慢混同于常人。到我在国内上大学时年龄已经大了,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被污染的越来越严重,深陷在情色之中不能自拔。在家人同修的劝说下,我曾几次想从新走回修炼,可是都被情色拖了回去。近年来到海外留学和工作后,在师尊的慈悲安排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彻底堂堂正正的从新走回了修炼。这种内心的喜悦和对师父的感恩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今年初,我和一位同修交流关于交男朋友的问题,我把自己曾经在这方面做过的错事和经历的魔难都诚恳的交流出来,这位同修建议我曝光这些不好的东西,彻底解体旧势力的安排。而近期,师尊更是在梦中直接点化我,我明白了要把以前做过的肮脏的事曝光出来,并请师尊加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解体一切自身空间场中不正的因素,彻底清除情、色、欲这些不好的物质。同时,写出自己如何突破情关,一步步走回正法修炼的过程,希望能给依然被情所困的同修一点借鉴与启发。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红尘险恶 迷失自我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当时刚上初中的我由于怕心和学法不深,渐渐放弃了修炼。没有了大法作指导,在社会的大染缸中我变得和常人一样,追名逐利,又在社会不良风气影响下,在看武侠小说,言情电视剧等充满情色的文艺作品中,渐渐的往脑中灌入了很多邪念和对常人所谓的幸福生活的幻想。上大学后,更加自由的空间使我更迷失于名利情中,随波逐流的交了一个大学男朋友。一开始我感到两人不太合适,但在虚荣心、情和色欲的驱使下答应了对方,而这一念之差,却给自己在后来的三年甚至更长时间里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和悔恨。

之后的几年中,色欲心与追求所谓美好“爱情”的心不断的加强,思想业力也越来越大,迷住了我的本性,随之我的身体也变的不好,虽没有严重的大毛病,但浑身小毛病一直不断。那时候我根本不敢想修炼的事,旧宇宙的一切因素也在阻挡着我。但意外发生的事情使我感到慈悲的师尊始终没有放弃我。在二零零七年寒假实习中,我发现我实习的公司总经理竟然是同修,在交流中唤起了我曾经是大法小弟子的回忆,这样我断了七年的修炼路在师尊的巧妙安排下又续上了。可就在我想要真正从新开始修炼时,旧势力加重了对我的魔难,男朋友一度不接受我对他讲真相和有关大法的各种看法,当时的我不悟,学法又不深,加上情与色心很重,时间不长,我又放弃了师尊给安排的路。这样随着我毕业和环境的变化,和第一个男朋友最终还是因为不合适分手了。

很快的我就遇到了下一个魔难,在新的工作单位中我结识了另一个男生,觉得对方的身材相貌都是我“中意”的对象,在色欲心的驱使下,我开始与他交往。那时的我沉浸在与男友所谓的甜甜蜜蜜的爱情中,失去了理智,受其影响,沾染了很多社会不良风气,比如喝酒、抽烟、泡吧,经常后半夜才回家。人也变得极其自私,对家里的事几乎不管不顾,每天除了忙活自己的工作,就是和男友泡在一起。

家人(同修)无数次的提醒和挽救,反而使我更加逆反,被旧势力利用的魔性的一面控制着我,现在想想,真是可怕至极!在此我也想郑重的向我的父母道歉,那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真的无法用人字来衡量,无论是哪方面都做的太差了。可现在细想起来,那都不是真正的我呀!我完全迷失在常人的大染缸里了,经常是浑浑噩噩的,感觉脑袋上有很沉重的包袱,早上起床后没精神,浑身疼,还经常头疼。我内心知道大法好,可就是走不回来。

工作三年后我决定出国深造,一是因为从小就有出国梦,那时我的名利心很重,对名校很执着;二是因为实在不喜欢国内的环境,心想可能出国了国外环境好就能好好修炼了,毕竟我想要修炼的心,小的时候就扎下了根,可惜被埋藏太深了。看我执意要出国,男友也想出国,这样我和男友一起考英语,申请海外学校。结果,我和男友于二零一一年一起来到海外读研究生,但和男友不在一个城市上学。

来到海外,经同修介绍我顺利的找到了我所在城市的大法炼功点和大组学法点,我开始每周参加大组学法了。但那时由于自己荒废了太久的时间,加上刚到国外各种不适应以及学业的紧张,我并没有真正的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只是停留在每周一次的学法上。同时,尽管和男友两地相距较远,情依然很重,几个月见一次面,旧势力就利用情魔和我的色欲心让我一错再错,过后我又后悔,根本不敢看师尊在海外关于去色欲心方面的讲法,觉得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了,自然自己的修炼状态很懈怠。

二、初见师尊 迷途方醒

二零一二年是我改变的一年,这一年家人来国外看我,我们非常荣幸的先后参加了纽约和华盛顿DC 国际法会,在法会上第一次见到了师尊。师尊洪大的慈悲,使我猛然醒悟,到底什么才是我想要的,什么才是我生命的意义,师父让我从小就得法了,这绝不是偶然的!我决心从新开始修炼!那时候和家人同修一起,每天学法炼功,每周参加当地大组学法交流,使自己提高很快。特别是那一年的暑假期间,我去了一个偏远城市实习,那里远离了世俗干扰、名利情欲。我与当地的同修们一起实修,几个月几乎不与男友联系,我的心一下清净了许多,身体也开始发生着可喜的变化。我决心实习结束回到学校后也一定要好好修炼。但是一想起自己和男朋友的事,心里就有些不安,我不知道回去后如何处理和男友的感情问题。

我实习后回到学校完成最后一个学期的学业,这是最累最忙的一个学期。我在修炼方面状态又变差了,旧势力利用繁重的学业使我开始不能保证每天学法炼功。那时我所在城市已经开始做神韵推广和售票了,我一到周末就去帮着卖票或挨家挨户发传单。记得有一天在商场卖票结束,回到办公室交票时,一位年龄大的同修忽然对我说,要注意把握好男女朋友之间的交往啊,可千万不要犯错。我含糊的答应了一声,却没悟到那是师尊借同修的嘴在点化我。

谁知就在那之后不久,旧势力加大了对我的迫害,一方面让我陷在越来越繁重的课业中,我很难有时间学法,偶尔学的时候也很难静下心来。我常常是在学校忙到后半夜才回家,早上起来吃了饭就又去学校。另一方面长时间没有见面也没怎么联系的男友忽然提出分手,旧势力利用情魔死死的往下拖我。那段时间我的压力太大了,学业和感情,像两座大山,使我呼吸都觉得困难,常常唉声叹气流眼泪。由于学法跟不上,人也没了正念,满脑子都是不想与男友分手,无论如何都要在一起的可笑可悲的想法。那时我决定放下手边的一切事,找一个周末去男友所在的城市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可就是那个周末,我再一次因为被加重了的情与色欲,掉了下去。

二零一三年年初,我毕业搬到另一个大城市,开始了全职工作。和男友相隔比较近了,但依然不在一个城市。年初的几个月一到周末我就又象在国内的时候一样,和男友泡在一起,逛街,看电影,全是常人的那一套。但同时,家人同修的督促,以及当地整体非常好的修炼环境也让我慢慢的融入進来,回到修炼中。但那时的我内心是非常矛盾的,一边在修炼做大法的事,一边还经常和男友在一起免不了犯色戒。我很苦闷,我已经明白大法弟子没结婚是不能犯色戒的,但之前已经和男友那样了,好像也拒绝不了了,好像被什么东西挡着,就是突破不了,真是太难了。

三、师尊点化 再次惊醒

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当看到我一点点升起的正念和想要做好的愿望时,就在不断的帮我。在二零一三年初春,我男朋友看到我日渐坚定的修炼的心和我的变化,他越来越不能接受我修炼,直到最后甩给我一句选择题:“你要是选择修炼,我们就得分手”。后来还补充了一句:“我看这次你是坚定的修炼了,咱俩还是分开吧,不可能在一起了。”那一次,我冷静了,心里冒出的第一念是,太荒唐了,我怎么可能因为要和你在一起而放弃修炼了呢。当时,我明白的那一面很清醒,我想也许是师尊借男朋友的口点化我或考验我,是应该做个了断了,我决不能再上旧势力的当了。经过慎重考虑,在又一次和他讲真相未果之时,我明确提出了分手。那一天我很坚定,随后的几天也比较坦然,我在修大法和男朋友问题上做出了重大选择。

二零一三年五月份我再次参加了纽约国际法会,聆听了师尊讲法。师尊讲到:“其实我觉的众生都应该在这个历史时期面对自己的生命做出一个关键的选择,那谁不想修了也是随自己的便,没有正法修炼逼着人修的。人的那个心不动,那走進修炼人中来也是假的,所以从来我都是你修我这个师父管你,你不修那你就走你的,人心不动没有用的。”[1]

聆听师尊讲法,我更加清醒,我确信自己做对了,摆脱了沉重的包袱,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师尊的真修弟子了。

然而当时我并没有深刻认识到要加大力度破除多年来在旧势力的操控下在人中所形成的各种变异观念,清除在另外空间色魔与情魔的干扰。我以为终于摆脱了男友的束缚和干扰,我可以踏踏实实的修炼了,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人中的包袱卸掉了,但另外空间旧势力依然虎视眈眈的利用我未去的色欲情对我進行干扰。反映在人这一面的表现就是在分手后的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内,我依然很消沉,总是被情干扰,以前发生的人和事总会浮现在脑中,不由自主的去感受,然后黯然神伤;正念也不强,怕看到别人男女朋友或夫妻之间的所谓的幸福生活的样子;还会做噩梦,总是在逃避,修炼中三件事做的很差。同时,旧势力干扰我使我在那段时间内迷上了健身,把很多宝贵时间都花在了如何锻炼使自己变得强壮和苗条,后来悟到这些也都是色欲心,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了。

四、真正觉悟 从新修炼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忽然有一天,国内的家人给我发来了一篇明慧的交流文章,文章的作者是个精進的弟子,文章写的很感人。我边看边哭,最后泣不成声,好像把心中十几年来全部的悔恨、悲伤、痛苦、焦虑全部哭出来了,在泪眼朦胧中,我那明白的一面终于坚定了要一修到底,放下一切执着与师尊回家的正念。我知道,那是师尊借家人同修的嘴在唤醒我的正念,我终于真真正正的走回来了。

逐渐的我头脑中对情的执着越来越少,我很清晰的感受到在另外空间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帮我拿掉那些情与色的烂物质,那种粘糊糊的丝状的肮脏东西,黑黑的原来压在我头上的大包袱被师尊拿掉了。在不知不觉中,我的头脑变得越来越清醒,正念足起来了,渐渐想不到以前那些不好的人和事了。随着我不断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包括家中的物品,及电脑上一切以前的不好的信息和文件等等,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有了很大的改观。

二零一四年我平稳的走在实修的路上。由于以前耽误了太多时间,我努力学习着师尊从传法至今的全部讲法,并开始背法;基本上每天都看明慧交流文章,并且看了很多早些年的交流文章,反复看关于修心断欲的专题交流。不再看和听一切常人的电影、电视、杂志、音乐等,因为我清晰的体悟到了师尊讲的“人说眼睛看什么没关系,不愿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为任何东西在另外空间中它都可以分体的,看的时间越长進的越多。看电视、看电脑,反正是不管什么东西你看了就進。人脑子里、身体里装这些不好的东西装多了,你的行为就受它控制。你讲话,你的思维方式,你认识事物的态度,都会受其影响。”[2]后来有一天,当我学到师尊在瑞士讲法中讲到一个医学博士生因为修炼人不能杀生决心放弃博士学位,过了他作为一个年轻人的生死关。我忽然心中一震,悟到我之前过的情关其实也就是我的生死关。师尊的另一段法忽然展现在眼前:“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3]我很庆幸当时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是我明白的那一面起了主导作用,我更加坚定了要和师尊回家的决心。

在去年一年中,我也多次过色关,基本都是在梦中,有时没过去,有时过的勉勉强强。每次我都加大力度发正念,加强学法,随后就会感到空间场清亮很多,但过一段时间又会有脏东西冒出来,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好像总也不能完全彻底的灭掉一切败物。我想起师尊讲过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形成的东西一次很难都去掉,你没那么大的热量还达不到化掉它的成度,你得多次才能化掉它。你今天修的好一点化掉一些,明天修的好化掉一些,后天修的好化掉一些,渐渐的你真的能正念十足,那个热量也大起来了,就把它全都容化了。”[2]我没有气馁,就是一旦产生不正的念头,第一时间抓住它,灭了它。

当今社会,在中国大陆由于中共邪党文化的长期毒害,人的道德观念快速下滑,世风日下,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男女之间谈朋友未婚同居现象比较常见。而昔日得法的小弟子,经过十几年也都长大成人了,其修炼的道路和状态不尽相同,但都会遇到男女交往和交朋友的问题。在这方面如果修炼跟不上,就容易被情左右,甚至在色戒上犯错误,让旧势力抓住把柄,从而一错再错,很难自拔。我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事例。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旧势力就是让已经犯错的学员一错再错,并利用学员的罪过心理,让其认为自己不能再修了,师父不会要了,不配当大法弟子了,于是彻底放弃修炼。

在冲破情关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慈悲伟大的师父始终会给弟子改错的机会的,特别是对昔日的小弟子更是倍加呵护。回顾自己十多年来走过的路,我感受到了师尊一直都在看护着我,哪怕是在我放弃修炼的十四年中,师尊也一直在给我机会,盼望我走回来。我能够到海外留学和工作,能够冲破情关,真正走回修炼,不错失这万古机缘,其实都是师父的慈悲度化和安排。另外,我深刻的体会到了多学法,学好法的重要性。我最终能走过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断的加紧学法,使我的正念变的越来越强,逐渐的我感到自己变的很高大,而那个情的物质变的很渺小。当然,师尊看到我的决心与正念,就在不断的帮我清理空间场,一点点拿掉那些堆积如山的败物。

冲破了情关后,两年来的实修使我在身体上和心性上都有很大改变和提高,我终于在理性上认识了法,也明白了我来世的真正意义和使命。我无比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写此篇交流稿的过程,也是我修炼提高的过程。在写稿中,我经历了很多心性的考验,过程中暴露了我很多执着心,包括怕心,求名的心,爱面子心,安逸心等等。旧势力一直没停过对我的干扰,面对来自身体上的,精神上的,家中、工作上的各种困难,我就是坚定信心,求师尊加持,多发正念,一个一个所谓的困难都化解掉了。

在写稿中,我也不止一次痛哭流涕,跪在师尊法像面前忏悔,悔过自己最不堪回首的那段经历,那是我作为一个修炼人最大的耻辱。可是不管怎样,如今一切都已过去,师尊还认我这个昔日的小弟子,给了我新生。我无以回报师尊的佛恩浩荡,只有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更加精進,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此,希望还有和我犯类似错误的年轻同修一定要信师信法,千万不要自暴自弃,要多学法,加强正念,请师尊加持,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从新走回修炼。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