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经过一系列的魔难,我体悟到真正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的内涵。

狱中堂堂正正证实大法

二零零八年七月,邪党以“奥运安保”为名,将我非法刑拘,我只对他们讲真相,但也掺杂着人心,结果被非法判刑三年,并于二零零九年三月,被投入监狱。

在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同时,不承认这一切迫害,立即写好刑事上诉状,上诉至中级法院,被无理“驳回”。

被投入监狱后,我认识到以前走过的一些弯路是因为基点没有站在法上,没有去证实法,而是带着人心去做事。于是,我开始冷静下来,学法,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慢慢的正念越来越强,当警察叫我背邪党司法部制定的监规时,我不背,我不认罪,我告诉他们,我要申诉。

我体悟到,只要我们去证实法,大法就会开启我们的智慧,我从没学过法律,却能写出高质量的申诉状,用他们体制内的人说的“逻辑很严密”。

二零零九年四月,我再向省高级法院提出申诉,当刑事申诉状递上去以后,他们没人再来谈话要我“转化”了,他们只是要我背监规,我清楚,这东西不能背,背了那不承认自己犯罪了吗?于是,我写了一份书面声明:我是大法弟子,我只背大法,不背监规。它们把这本要我背的监规收走了,此后再也没有要我背这东西了。

但在这场迫害中,我也有人心太重而没有做好的一面,恶警抓我后,我出现了高血压的症状,我拒绝吃药,可是在邪恶的软磨硬缠下,没守住心性,吃过药,入监狱以后,我发表声明,拒绝就诊吃药,监狱里面就对我采取强制措施,许多的包夹(监狱里面专门培养起来迫害法轮功弟子的劳改犯骨干)来对付我,我认识到,这是一种最严重的迫害,大法修炼的人没病,吃药那不是伤害神体吗?

我向内找原因,终于发现了自己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没有在理性上升华,配合了邪恶量血压,被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症结找到了,从这时起,我就拒绝量血压,他们没办法强制量血压。警察来找我,我跟他说,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身体有师父管,别人没资格管。这一关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全监狱的在押人员体检,他们也只是动员我去,我不去,他们也不强求。

为了防止他们在饭菜里面下药(曾经下过,后来被我发现),我都是自己打饭、打菜、打开水。如今看来,走的这弯路,就是因为自己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炼功人。

监狱里面要考勤,每个犯人要对一个月的得分签字,我不签。警察说,你不签字,就没有减刑的。我说,我修炼,不犯罪,只有罪犯才减刑,我只要无罪释放。

转眼到了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狱警跟我谈话,说“七二零”十周年了,你能不能写个“思想汇报”,谈谈你的看法,我说行啊,于是,我就写了一篇文章,谈了自己走入大法修炼的过程,以及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盛况,最后一段的结语是这样的:“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宇宙真理浩浩荡荡,洗涤着一切邪恶污垢,真、善、忍的光辉必将照遍全球的每一个角落,人类一定会沐浴在伟大的佛恩浩荡之中,走入美好的未来。”

文章交上去后,很长时间没人来找我谈话。后来,中队姓陈的指导员找我说,你那个“思想汇报”我们不需要,你写点我们需要的行不?后来我又写了一份材料,题目我忘了,我很明确的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是真善忍造就的伟大生命,任何人没有资格来改造我。”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来找我要我“转化”。

在监狱里,包夹表现是很邪恶的,直接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就是这些人,他们狂妄嚣张,动不动就说,我们是“管法轮功的”,这也是这些年来警察教育他们的。有一次,包夹头目说这话时,我就在公众场合——劳动车间(我不干任何活,有一段时间也下车间)大声驳斥他,警察让我進办公室说去。在办公室,我对警察说,“这人说话不知天高地厚,法轮功,在这宇宙中只有我的师父管,别人没资格管。”警察说,法轮功思想上是你们师父管,行为上政府来管。后来换了一个包夹头目,他跟我说:“指导员吩咐了,以后不要在你面前再提‘管法轮功的’。”

進监狱快一年了,我的申诉还没有回音,我就写了一封信给刑罚执行科科长,要求对话,因为《监狱法》二十一条规定,申诉上去六个月内,当局必须作出答复的,现在音讯全无。科长没来。后来,我听包夹头目跟我说,科长来过了,指导员陪来的,在门口看了你一会儿,就走了。

后来,警察找我谈话,说:国家确实没有取缔过法轮功,我们不想你“180度”的转化,你只要有个态度(实际上也是转化)就可以早点回去。还以房子、工作作为诱惑,这一切我不为所动,我只是明确的告诉他们,我只要无罪释放。

监狱里面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取消会见亲人(尤其是同修亲人)的资格的,这时我的家人(同修)到监狱要求接见,他们为了用亲情打动我,安排了我们一家三口(我、妻子、孩子)见面,旁边坐着一个警察,谈了一些情况后,我对家人说:“以后不要再来见我了,我没事。”因为我看到那门上写着“罪犯家属接见”的字样,我们不是罪犯,不应在这地方见面。

就这样,邪党判我三年有期徒刑,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年零二十一天,那二十一天是刑拘期间关洗脑班,因我拒绝“转化”,再被捕,判刑的。

出狱那一天,监狱教改科科长对我说:“这种地方以后不要来了。”我说:“以后轮到他们(迫害法轮功的那些罪犯)来了,他们才是真正的罪犯。”那天,监狱的门大开,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黑窝。

真正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

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走过的那一段路,真真切切的感到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刻刻在身边保护着我。那时,学法、背《洪吟》没人干扰,炼功也自由了,发正念,单手立掌。那些包夹也管不了我,也就客气了起来。其实,只要我们有正念,一切都有师父为我们作主,邪恶因素是不敢动大法弟子的。

出狱以后,回到地方,当地党政相关部门都已经知道他们对我的迫害是非法的(监狱已告诉地方六一零),自知理亏,但邪党的邪恶本性又使他们不敢纠正这起冤案,派出所所长为我去办了户口,再也没人来骚扰过我,我坚持申诉,把那些判决书和刑事申诉状给市(县)、市、省的相关部门,一个一个当面送达,也让他们知道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如今,省高级法院已立案,但不结案,但我不放弃。

走师父安排的路,兑现自己的誓约,用正念开创修炼的环境。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