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教授夫人叙述家属遭受的牵连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现年七十三岁的福建师范大学一名教授的夫人王秀琴老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十几年来的迫害中,多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家属祖孙三代也因此而受牵连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打着“中央”的名义下达十三号文件,全面迫害法轮功,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名誉上搞错、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系统的迫害,集中了中共各次运动中的整人经验及古今中外极其邪恶的手段迫害善良。

以下是王秀琴老人诉述她家属遭受的牵连迫害:

我一九九九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我的两个孙子都是在我修炼后出生的。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我家小孙子还在他妈妈怀中抱着的时候,有一次生病发高烧,我儿子还在上班,打电话叫我去他家帮我小儿媳妇带孩子去看病。我前脚刚跨进小儿子家门,后脚福州仓山区对湖派出所段警就带着两个保镖把我老伴绑架,并强逼他带路来到我小儿子家,当着我小儿媳、小孙子的面,两个保镖左右各一人强行把我绑架进福州市公安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当时我小儿媳泪水汪汪,在那求情,中共邪恶之徒就是无动于衷,硬把我拖进它的黑窝,不顾我幼小孙子在病中。在拘留所里,我没有换洗的衣服,内衣裤反正面变换着穿,一身衣服穿了十五天苦熬着。期满那天,下午天已黑,下着大雨,对湖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等不法人员又把我绑架到仓山区政法委处强迫我写放弃信仰“保证书”,并把我大儿子叫来签字保我回家。

还有我大孙子,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七年在上幼儿园、读小学的时候,最需要我这个当奶奶的帮助照顾和接送学习的时期,福州仓山区对湖派出所段警动不动就把我绑架,我被反复绑架、关押在福州市公安拘留所和福州市北岭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里,使我幼小的孙子得不到亲人的照顾,严重扰乱我家庭的正常生活。

那时对湖派出所张段警还经常三更半夜,晚上十一点左右闯进家门来骚扰;“610”人员还时常威胁恐吓我在职上班的儿子,你母亲修炼法轮功,你不能升官、小孩出国升学都会受影响等等,使得我一家人对我的修炼产生很大的误解。

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三年,我被非法关押在福建女子监狱饱受两年迫害。我的先生是福建师范大学数学系一位退休副教授,当他从我嘴里了解到了我在福建女子监狱所遭受的迫害时,他说:这和文革时期整人有什么两样。他还说:“你被绑架,我心里很难受,也无能力把你救回来。作为家属还受到很大的牵连,他们把你的东西没收走,还把我带到司法所签字。”我在监狱里,从狱警到犯人,一直流传说,我是被先生告进监狱坐牢的。我先生听了很生气,殊不知,这都是迫害我的恶人们为了推卸责任,通过监狱散布谣言想嫁祸于我先生的,真是太卑鄙、太无耻了。

我的女儿叶巧明,是福建师范大学职工,因坚修大法,也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她与其他同修在当年十二月底进京护法,被抓回后非法关押在福州市拘留所十天,从此,我女儿就被列入黑名单,每到中共邪党认定的“敏感日”,我的女儿及其家人就会遭到来自社区居委会、街道、公安派出所、政法委“610”等不法人员的盯防与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的女儿因与其他同修一起向当地民众发放真相资料而被绑架,当时我外孙才八、九岁,正在上小学,是最需要单亲母亲呵护的时候(因我女婿英年早逝,留下母子俩相依为命),我女儿却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十个多月,直到二零零一年六月才被取保释放出来。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福州仓山公安分局及其对湖派出所联合福建师大保卫处(处长:寇委),把我女儿绑架到福建师大长安山派出所非法审讯,之后,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三十多天后,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我外孙才十多岁,刚步入中学,母亲却被非法关押在福建女子劳教所迫害,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啊!直到二零零三年七月底我女儿才走出劳教所黑窝。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我的女儿在上班时,无故被中共邪党不法之徒绑架、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福州公检法联合制造假案要冤判我女儿。当时,我的外孙刚满十八岁,刚考入大学,正在军训期间。为了营救母亲,我的外孙在他母亲的同修帮助下,聘请了两位北京律师要为母亲做无罪辩护,却被绑架到市公安局非法审讯,逼迫他辞退两位北京律师。那阶段,我的外孙因此受到很大的惊吓。我的女儿在没有律师的辩护下,被非法开庭,被冤判缓刑,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走出看守所。出来后,她拒绝认罪、妥协,拒绝签任何字,“610”联合福建师大不法之徒丧尽天良强行开除她的工作,连公民最基本的“社会保障费”都给她停缴。孤儿寡母的,生活本来就很拮据,就这样强行剥夺公民最起码的生存权,还动不动威胁、恐吓要绑架她。中共政府官员就邪恶到这种成度,简直不让人活。

附录:王秀琴老人多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摘要

◆2000 年十月十四日,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段警张震勇伙同一帮人马,先把她同修女儿叶巧明和当时年约只有八、九岁的外孙一起绑架到她家里来,然后她和女儿一同被这伙人绑架到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她老伴替她写保证她签字算是取保回家,而她女儿却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十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 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段警张震勇等一伙人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强行把她绑架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她被福州仓山政法委书记萨本寿等一帮人马强行绑架到福州北岭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福州对湖街道书记林娜、主任陈明华等向她家人敲诈一千零五十元并非法拿走她的大法书。

◆2002 年十月的一天,王秀琴老人去探望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的女儿叶巧明。十一月四日再次无辜地被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先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搜身后,又非法闯入她住宅,翻箱倒柜,房间阳台,到处搜查。把她很多珍藏好的修炼用的大法书籍和录音带等都抄走了。当天晚上又强行把她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十五天。之后, 她又被绑架到福州仓山政法委里,书记萨本寿威迫她儿子写保证方才被取保回家。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日,居委会主任以“选举人民代表投票”为由骗她到居委会投票,她不知其中有诈,到居委会就被福州仓山政法委书记萨本寿、福州对湖派出所副所长、街道书记林娜和主任陈明华等一伙人绑架到福州北岭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

◆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她又被福州市国保大队警察、福州对湖派出所段警柯金龙和居委会陈燕芳等一伙人绑架到福州西园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她被福州市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近一年。在此期间,被法院一审非法判四年,被二审非法判“缓刑”,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回到家中。福州仓山区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陈永康指使仓山对湖司法所、街道、社区不法人员一再强迫她要到社区接受“矫正”,威迫她要放弃信仰、签字服从它们管理,她拒绝接受,陈永康多次威胁要绑架她。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五点左右,王秀琴老人和她的同修女儿叶巧明到超市买东西回来,她刚进自己家门,居委会主任陈洁敲门谎说要找她老先生,骗开门后,随后跟进福州中院法官梁庆榕、仓山区对湖派出所副所长叶炜琳、对湖街道综治办主任刘禧藩、还有居委会等一帮人马。其中叶炜琳和刘禧藩两位力气大胳膊粗,亲自动手把年近七旬的她半拉半拖的绑架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也就是对湖岗亭边,强行把她塞进一部事先等候在那儿的车里,直接送往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天晚上九点左右福州市国保大队林文强等人还到她房间非法抄家,搜走了一些大法资料。

三天后,王秀琴老人被劫持到福建女子监狱迫害近两年,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走出冤狱。 在监狱期间,王秀琴老人遭到邪恶的迫害,被“包夹头”拉推致腰椎扭伤、还被强行灌药,不让上厕所;在所谓的“学习班”被五个“包夹”、两个邪悟者每天二十四小时强制洗脑、不让睡觉,站到天亮,折磨她七旬老太。王秀琴老人说:“每当回忆起这一切,我都感到心悸,说太可怕了,我说,我不会怨恨任何人,只是希望他们改邪归正,不要再迫害好人。”详情请见【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刊登的《福建七旬老妇冤狱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