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和角色(2)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接前文

文件4:命令1999年7月19日发起迫害

尽管中共媒体公布的正式迫害开始于1999年7月22日,以民政部和公安部两个部门发布的公告为标志,但是实际上大规模的逮捕和拘留法轮功当地联系人是发布公告的两天之前开始的,也就是1999年的7月20日。在7月19日,在大规模逮捕之前,江泽民在中共省级党委领导人会议上发表了讲话,发布了开始迫害前最后的动员令。这次会议后来被美国内部的外交文件确认,并被维基解密公布。

江泽民亲自出马支持迫害法轮功,丑化法轮功信徒,并把对他们的迫害延伸到了海外。

1999年9月,在新西兰召开的APEC会议上,江泽民做了一个非常不合时宜的奇怪举动。他给所有在座的国家领导人,包括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一本中共对法轮功诬陷宣传的书,书中诬陷法轮功学员危险和精神失常,应被制止。

1999年10月25日,在江泽民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前,他接受了法国《费加罗报》的书面采访。江泽民在访谈中攻击法轮功,并称法轮功为“×教”,在此之前,中共控制的任何文件和媒体都没有称法轮功“×教”。这再次表明,是江泽民本人亲自做出的镇压决定,并不断将迫害升级。三天后,中共的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发表特别评论员文章,以呼应江的“法轮功是×教”的说法。在江泽民接受采访后的5天,人大常委会匆匆通过了“关于取缔×教组织、防范和惩治×教活动的决定”[也使用了“×教”这个词]。(编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2000年9月,江泽民接受了CBS电视台的采访,作出了以下声明:“经过仔细研究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是×教。”

中国国务院于2003年3月21日发出(2003年国务院8号令)关于610办公室的组织结构的通知,明确提出了“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与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列入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序列”。这表明,就连国务院也挂了“610办公室”的牌子,但国务院并没有真正管理这个机构的权力。此外,查看作为中共喉舌的数据库People.com.cn,在中共中央之下,并没有关于“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或者“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小组”的正式名称。因此,它只能算一个秘密组织,类似于20世纪60年代的“中共中央文革小组”,该组织只听毛泽东的指令,同样广泛行使超越法律之上的权利。

江泽民命令的直接和间接接受人

有两部分人接受江泽民的指令迫害法轮功。一部分直接接受江泽民的信件和讲话;另一部分则通过接受上级传达的内部文件,这些内部文件向下级传达江泽民的信件或讲话,并下令下级官员学习贯彻执行文件指示。

直接接受者

文件1: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其他领导人。其他领导人一般是指那些在中共和国家各级,与该命令涉及问题直接相关的负责人。比如,政法委领导或宣传部门的领导,宗教部门的领导,如果他们当时不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的话。

文件2: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包括常委),中共中央书记处,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文件3:中央政治局会议(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常务委员)

文件4:中共省委负责人(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

间接接受人

文件1:这是一份中共中央发布的文件,共发出了720份。这意味着所有的中共中央委员,省部级官员,如果不是直接接收人的话,都是间接接受人。

文件2:这个文件也是由中共中央发布的。我们不知道具体发出了多少份,但我们知道所有的省级中共委员都收到了。这是一个指令由上而下传达的典型情况,我们将在下面详细阐述。

文件3:这个文件与文件1极为相似。也是由中共中央发布的。间接接受人和文件1相同。

文件4:由于这篇演讲是开始迫害的最后动员令,它依赖于之前的文件,而且没有作为正式中共文件发布出来。我们不能确定它是否有间接的接收人。

接受人的进一步延伸:中共各省委发出了自己的版本和内部文件到各市。这些命令最终达到了县区甚至更低一级地方。请参见下面的案例分析。

在此期间,被告罗干,贾庆林和吴官正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也是以上四个文件的直接和间接接受人。薄熙来是大连市市长和中共大连市委副书记,也是一个接受人。

案例分析:如何通过指挥系统直接操控对一个城市的迫害

上面的文件2是说明指挥系统如何运作的一个极好的例子。

背景

有了江泽民的前两封信(4月25日和4月29日),军方自己已经开始准备对法轮功迫害。5月5日,张万年,当时的中央军委副主席,看到了一篇由一名退休将军,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前任院长,李其华写的文章。李其华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他写了好多封信给中共的高层官员,说明自己对法轮功的积极看法。张万年对该文章表达了自己强烈的批评意见,并把他批注的文章交给了江泽民。

江泽民的备忘录

1999年5月8日,江泽民写了一份有关张万年报告的备忘录,发给了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办公室,中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军事委员会。这份备忘录从未公布,但是从官方的中共省委文件和人民日报的官方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备忘录的部分内容,知道它的存在。

江泽民备忘录成为中共中央正式文件

首先,江泽民指示中共当局强迫退休将军李其华写一封“自我批评”的信(承认犯了政治错误,并乞求中共的宽恕)。然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了关于江泽民备忘录的通知给中共各级组织。

这个通知现在找不到,但是至少一个中共省级文件和一个中共省委常委会议是根据该通知作出的。

中共中央的文件传达至各省委,各省委又给相应的下属机构发出自己的文件。

1999年5月28日,中共省委常委成员学习了“中共中央办公厅文件【1999】19号,在当时,这个文件传达到了所有中共省级常委委员。

1999年6月3日,为传达和加强中共中央办公厅的通知,中共河北省委发布了自己的通知。

该通知的文本被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徐新牧曝光。他曾经是河北省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他和另外一名也参与透露该文件内容的法轮功学员分别被判处四年和八年的有期徒刑。

省级文件下达至市级,市级党委再增加一份自己的文件。

1999年6月11日,中共廊坊市委(河北省的一个城市)为传达和加强河北省委的文件,特发出一份正式通知,文件 [1999] 21号。

至此,迫害法轮功的指令由江泽民一路通过中共各级组织,而非国家机关,直达中共的各个市一级党委。至今这个指挥系统还在工作。自从建立了 “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和“ 610办公室”以后,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由各级“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和“ 610办公室”监督和实施。尤其严重的是,各级“ 610办公室“ 接受其上一级“610办公室”的指令,要求其安全人员对法轮功信仰者强行转化,包括洗脑,虐待和酷刑折磨。

如上所述,迫害法轮功的指令在中国是通过多个渠道下达的,下述指挥系统总结了它在中国的运作。

•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书记处,既江泽民,下达指令给:
•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其下达指令给:
•中央“610办公室”,其直接或通过中共中央下达指令给:
•省市一级的党委和秘书处,其下达指令给:
•省市一级的“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其下达指令给:
•省市一级的“610办公室”,其下达指令给:
•劳教所和看守所官员,其下达指令给:
•安全人员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酷刑和虐待。

因此,正如本文后面部分将阐述的,江泽民虽然没有亲自参与具体的迫害行动如“转化”和“斗争”及其它迫害行为,他对其下的指令(造成的具体的伤害)负有责任。


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
人权法律协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被告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和角色(2)-308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