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李洪志,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
 
  (全场起立,热烈鼓掌欢迎师父

  大家好!大家坐下。来了很多人,大法修炼使大家走到了一起。大法弟子,为了完成历史的使命,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当然了,有的精進,有的不是太精進,这也正常。作为一个修炼团体,如果都那么精進,那才不正常哪。不管怎么样,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咱们得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如果大法弟子做的这件事情,在不久的将来真的发生了,那个时候,大家没有做好会后悔,真的会后悔。有许多你当初要做的,没有做,你要救的人,没有救,那才是大事。

  当然了要想做好这件事情,那就得把个人修炼好,所以修炼又成了你们每个人的根本。无论你做任何救人的项目,离开了修炼,你就会发现,你就越来越常人化,思考问题、做事的方式都会越来越常人化。如果你能够一直在法上,一直没有放松自己修炼,你会发现你所有做的事情就真都象一个修炼人在做。那是能够完成大法弟子使命的根本、根本保证,所以你们不能够离开法,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够放松对自己的修炼。在国际社会上很多大法弟子的项目是很忙。想做好项目中的事,使这个项目能够有救人的力度,那就得做的好一些,多用一些心,多耗费一些时间。这样一来呀,对于自身的修炼来讲,就会显的没有时间。但是无论怎么样,大家都要抽时间修炼,都要抽时间学法。

  当然了,修炼嘛,你只要是个修炼人,你所有做的事情都与修炼有着直接关系,其实也就是你修炼的路了。你所有做的事情都容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无论你在社会的工作中,还是在大法的项目中,还是你在平时的生活中,都贯穿着你的修炼,一定是这样。当然我刚才讲了,我说有精進的,有不精進的;有的能意识到作为大法弟子这个生命重大的责任,有的人就没有那么强的意识。当然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无论如何你们都不能够放松自己。前些年我最操心的是,迫害很严重,很多人还不能够在大法的项目中互相配合好。很多事情在你们的争论中把事情搅黄了,很多事情都被邪恶的因素利用着你们很强的那种争强的心给搅黄了。现在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很多事情只要觉的可以了大家基本上就去做了。很多事情虽然没有那么周全,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不是留给你们自己修炼的空间吗?自己怎么样把没有想全面的、或者是你觉的还不够完善的地方,自己把它做好,那不就是留给你的吗?那不就是你们正应该自己去做的吗?

  你们在神韵推票中,那很多人也是这样的表现。开始的时候有争论,也有表现出消极的,多数叫做就做了,也没认认真真去完成。可是你的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修炼中,你在浪费你自己,你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在浪费有限的时间,没有走好自己的路。得认认真真的把你应该要做的事情做好了,这才是了不起的。叫做就去做了,可是哪,从做事的态度上,怎么样能够救了人这个问题上,你不认真去思考,这是修炼问题。

  当然也是尽量做了,可是哪,救人的事情总不是那么简单的。旧势力觉的,你们轻轻松松完成的事情不会有威德,所以给你们制造难度。轻轻松松的事情那谁都能做,还用你大法弟子干啥?还用你们做干啥?所以表现中你们做的事情是有难度,那才能体现出修炼,也真的是这样,大法弟子才真的能体现出威德来,别人做不了的你们能做的了,在艰苦的、被打压迫害的环境中,你们能修好自己,同时又能去救度众生,那多了不起呀。可是救度众生这是什么事情?大家想想历史上有很多人说要救度众生,那话很容易说,其实神都在笑话他。谁真敢去救度众生?当然你说说大话也就完了,谁敢真正的去做哪?救一个人的生命,那个人自身欠下的业力有多大,这个人自己的那种在后天养成的各种各样的观念,你怎么样帮助他消除呢?他欠下的这些业力和社会之间的因缘关系,你怎么来摆平它哪?而且是救众生,不是一个人,非常的复杂。这就是救人碰到的难度。当然这些事情虽然复杂,深层的东西,有师父,也有其他的神帮助做;表面上的事情,难度也很大,这得大家用心了。

  修炼人和常人之间的这个区别呀,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区别。不是说修大法了,今天你就是象个神一样。形像上没有变化。你走在神的这条路上,唯一的变化就是,你与常人在思考问题的方式上不一样了。有人在修炼上看上去很精進,也在学法,也在炼功,可是哪,不向内找。不向内找啊,大家想想,那不就是常人嘛。常人谁向内找啊?常人哪有向内找的?碰到任何矛盾,我得想想我自己哪错了,真的想明白了,跟人家说声对不起。如果你在中国,人们会说你是精神病,因为整个社会的道德都被邪党给破坏了,常人他不会这样思考问题,碰到矛盾都互相在指责对方,最后就越来越激化。作为大法弟子不会这样。

  当然也有精進的、不精進的,也有新学员,所以碰到矛盾的时候一时过不去的大有人在。但是哪,在老的学员帮助下,或者是在不断的学法中,会慢慢的明白。修炼嘛,渐渐的知道了,哦,我得向内去找,得找自己的缺点、自己的错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引起了这个矛盾。这就是修炼人和常人的区别。从表面上看不到。从你的内心的反应上,和你针对你碰到的矛盾的态度上,那是截然不同的。可是哪,这个话,在《转法轮》中,我在其他讲法中,也经常讲,这也就是经常提醒提醒大家。修炼嘛,有的时候不注意就忘了,或者是常人心太强,就想不到了。那不行,你要知道你是个修炼人。

  那当然了,在针对大法弟子所做的这些个救人的事情上,碰到的常人社会中的人,也是各种各样的。那这就是你们的难度了。不要管你看到的人表面上表现的什么样,有的听信了中共迫害中的谎言,对大法持的态度很不好,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也很不好。但是哪,大家仔细一想,这些人都是被中共谎言毒害的。如果大法弟子真的是人类最后这件事情的救人使者,当然大法弟子都清楚的知道自己为什么做这些事情,那么大家想一想,那中共是什么?不就是在历史上各种预言、那些个历史上各种宗教所讲的最后的那个魔吗?它不就是要毁灭人类的吗?当然了我们看的很清楚,只是最后的事是分成了两次做。这次事情只发生在中国,没有在全世界发生,它的毒害其实已经散布到全世界了。迫害法轮功的一言堂的谎言,铺天盖地的,全世界的媒体都在转载那打压的谎言,当时迫害法轮功的时候,都等于替它在宣传那些邪恶,而且目前很多国家的海关还有中共邪恶发布的黑名单。当然了,这些,作为自由社会的媒体与机构来讲它们不是有意的,这一点我们也很清楚,可是哪,我是说它的毒害已经散布到全世界,有的国家机构还在不分善恶的参照。

  再有一个就是,这种迫害不象人们知道的那样。救人救的是人的本质,本质就反映在人的思想、精神上,表面上并不一定太重要。如果一个人的思想精神上被毒害了、中毒了,那这个生命才是真的坏了。不是说这个人杀人放火了他就不能得救了,还不是这个意思。那只是表面人的行为,这个人说不定会改过,本质还没那么坏。真正被毒害了的生命,对神、对神的使者干了坏事的,那才是严重的。当然了,我们救人嘛,那邪恶就想把人拉向地狱。我们看到那些个对大法态度不好的,对大法弟子很凶恶的,那这样的人其实他也很可怜,他其实也是被中共造谣的谎言给毒害了,所以他才那么干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是受金钱指使。不管怎么样吧,反正是我们能救的,就包括这些,我们都要去救。虽然你看他现在表现的很恶,可是你不知道,他当初可能是一个神圣的天上的神来到世间当人,是为了得这个法才来的。

  世上的人表面是神造的人皮,就象一件衣服一样,现在穿这个人皮的是神下来的,多数是天上来的神。那么当今的世人就不简单了。那我们别看常人社会中各行各业,各种人,社会百态。人的表现无论是什么样,可是那个人的本质是什么样,那可完全不同。神来到世间当人,大家想一想,作为神来讲,他不知道人类社会是个什么样状态吗?是险恶的,是可怕的。他敢于放下自己的神位、跳到人中来当人,就凭这一点大法弟子就应该去救他。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就象你们一样,能够来到这里,承担这么重的使命、责任,你们不知道这个环境会变的什么样吗?救人?说不定自己都会毁在里头。可是你们来了,他们也是一样,他们来了。他们心里想的是这个法一定能救了他们,对这个大法充满着信心,他们来了。就凭这一点咱们不该救他们吗?绝对的应该救他们。他们当初都是无比神圣的神。要想做好这件事情,大家就只能说在修炼上不断的精進、不断的充实自己,才能做好这件事情。

  我看到你们在一些项目当中很多人做的实在是太常人。一个媒体,比如说做媒体,一个媒体应该办好,最后弄来弄去,思想也渐渐的象常人一样了,思考问题的方式也不和修炼人一样了,也象常人一样了。那叫什么大法弟子啊?大法弟子办媒体干啥?救人。你别忘了,你是要救人,办好媒体的目地也是为了救人。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炼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对你们来讲,那是不是偏离了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啊?

  有许多大法弟子,在这些年修炼当中不断的出现一些个问题。矛盾还好说,出现许多病业关,甚至于很多人离世。其实哪,严格的说,修炼人表面上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当然大法的事也在做,别人看到的是表面,但实质上很多人在心里的执着,人是看不到的。很多自己放不下的东西也埋藏的很深,也知道这些东西不好,还怕别人知道,叫人知道还不好意思,可是作为修炼人自己又不重视,又不能够认认真真的去消除它,认识到这些问题,把它做好。也有一些个很小的事情,修炼中不当回事,结果出了大问题。

  这么说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要求是高的,比任何环境中修炼都高。形式上不会那么严格,但是对修炼的标准是严格的,要求是高的。你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那是不行的。你意识不到自己有很强的人的执着,那是不行的。认识到了这些东西,当然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肯定就要做好的,那这就是修炼。

  可是有些人,特别是在中国大陆,整个环境是被邪恶的文化充斥着,整个社会人与人之间那个关系,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状态了,互相之间普遍的说谎,张口就是谎,没有说真话,人们的思维方式都是偏离了正常人的。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你要意识到自己哪里不对,确实很难。那是不是不公平呀?那些旧势力可认为公平,因为你要得的是未来。这以前的一切不存在了,你要走向未来;而且还不只是你走向未来,很多从高层次来的人是代表着自己天体上很多很高层次无量众生的,代表那么多生命的得救,那对你不严格能行吗?旧势力它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把那个环境搞的很乱,都不是正常人类的状态,在这样的环境中让你修,旧宇宙中的这些个旧势力它们心里平衡。“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能走出来,我才承认你的圆满,在很好的环境中谁不会修啊?”它们就是这样的想法。可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这太难了,是吧?真的很难。人一出门碰到的人,他的思维就是这样,人与人之间的接触都是这样,这怎么办?

  有大法呀。旧势力也这么说,你不是大法弟子嘛,你要遵照大法去修嘛,你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嘛。是这样的。可是有些学员他不按照大法做,他按照常人的方式做,甚至当意识到一些自己不足时,觉的这件事情不算什么事情,就敷衍过去了。可是旧势力却不放过的,它是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你,它用未来生命的标准来衡量你。你这样用常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来要求自己,那它能干吗?它不干,所以有人会碰到那么多的魔难、那么多的麻烦,甚至于有人因此离世了都不知道怎么走的。当然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能够在讲真相中把人都救了。这个人都能得救,那做了那么多大法弟子的事,就白做了?不白做。那是一个层次问题。就说你以前做了很多大法弟子的事,有些问题上没修好,那离世走了,怎么办?那当然了,大法弟子不会白当,那事情也不会白做,那就是个层次问题了。

  但是我就在想,大法弟子面对着全世界七十亿的人。中国大法弟子虽然多,可是面对的是十五亿人口。在那个邪党流氓政权的压力下,怎么样救人,这实在是太难了,还得做好它。那怎么办?因为你是大法弟子,你能完成历史上其他修炼人完成不了的,你能做常人做不了的事情。你是大法弟子,你有大法,你有未来的大法。可是有些人不这样想,他没有把这个法重视到这种成度,他没有那么强的正念,那就做不了,就做不好,就会一路走过来都是歪歪、扭扭。

  当然有些大法弟子做的那是很好。我讲了,我说大法弟子根基不同嘛,有的就做的非常好,有的业力没那么大,它也不敢过份的迫害,有的就业力大一些,它就敢利用这个本身的业力来進行迫害。

  开法会,师父不想多占时间。见面咱们开门见山,师父直接就讲修炼,就切入正题。其实你们从很远的地方来,汇集在一起,也就是想在修炼环境中提高自己,想听听师父讲什么。其实哪,所有的东西都在《转法轮》里;师父讲来讲去,都是在解《转法轮》。你们自己也能从中看到这些,但是哪,有的时候拿起书来就精神不起来,重视不起来。有的时候在忙啊,或者在各种干扰的情况下,对看书就没有那么强的念头,思想也不集中,也得不到法,就看不到什么。修炼是严肃的。

  顺便跟大家说一件事情。大家知道《转法轮》一打开之后就是《论语》。这个《论语》我一直不满意,作为书的概论。(师父笑)大法弟子对这部法象生命一样,我知道那个心情。大家都会背《论语》。《论语》也在正法的修炼中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给大家增添了很多正念,也起了正的作用。但是,因为这个《论语》当时写的时候是为了叫那些不知道什么是法的人明白法,起点不高,而且用科学证实法的意识比较强。这个法这么大,他是未来的一切,把科学摆的太高了、太大了,所以我就一直想修改他。因为这些年大家在恶劣的环境下,消息也得不到流通,真真假假,也有在捣乱的,因此我一直没有这样做。最近我在修改《论语》,跟大家就说这么一声,我可能很快在明慧网上发表。

  那原来的《论语》怎么办哪?你可以按照原来字体,或者按照原来字的大小、页的大小,把他复印或打印了之后,把原来那个《论语》割下来,把新的贴上去,可以这样做。法会上跟大家打声招呼。我今天在这讲,大家相信这是真的。(众弟子笑,鼓掌)不然的话,(师父笑)大家思想感情上,甚至于有些大法弟子肯定会受不了,我知道。

  不管怎么样吧,师父都是考虑为了大家,为了修炼,也是为了未来了。法太大了。

  宇宙的结构啊,我过去跟大家讲的,那个结构已经没办法再讲了。它复杂的成度啊,大家知道一棵树有多少枝杈?那还是一棵树的枝杈。一片森林,有多少树、有多少枝杈、有多少叶子;整个地球,有多少树、有多少枝杈、多少叶子,也形容不了一个宇宙很小范围的概念。它没办法说了,太大,太复杂。无量无际的生命,无法计算,那些神大的都不可想象。什么都是有生命的。人们讲的有机的和无机的,它只是一种人在视觉上、在表面上看到的现象。任何一样东西,包括工厂出来的产品,任何一样东西都是有生命的。如果没有生命,那个东西很快就解体,存在不了。有人说,有了能力之后,可以看到你屋里的桌椅板凳、那个墙壁,什么都会跟你说话,都会跟你沟通。是的,任何东西都是有生命的。所以过去和尚啊、修炼人啊,不随意糟蹋东西啊、什么东西都不想损害啊,它是有关系的。这还只是我讲的这个大的空间结构,因为它太复杂。

  人类的这个空间,过去我一直不讲,因为大法弟子修的高,我只讲大法。其实在人类这个环境里,就是人类这个空间,分子构成的人类这一层空间中,也有许许多多人看不到的,你叫它空间、叫它时空都行。什么意思呢?大家知道,人的眼睛,赤橙黄绿青蓝紫,你能分辨出这个世界上这些颜色。在这个颜色的范围之内(师父做宽度局限的手势)东西你都能看的见。可是现在科技也知道了,不只是这些,是不是?那颜色还有很多,那个光谱中不是还有更高的光谱吗?更长的光谱吗?(师父两次做向右高方向延伸的手势)其实哪,还有更低的光谱(师父做向左低方向延伸的手势)。不是有红外、紫外、X射线?就是这些东西,都是这个空间,也都是分子构成的,世人却看不到。就象那个钢琴一样,人的眼睛看到的只是那一个八度,可是那钢琴上有好几个八度(师父做向右延伸有几个八度的手势),七个八度。那个贝斯还有好几个八度(师父向左做延伸的手势)。可是哪,这只是用钢琴比喻,那个光谱要比钢琴大的多(师父做同时向左右延伸到很远的手势)。什么都是物质的,我只是用光谱这个概念来说,它是真实的存在,真实的分子构成的物质存在、世界、时空。人的眼睛只能看到窄窄的这一部份(师父做宽度只有两眼之间距离这么窄的手势),看到一个八度(师父笑)。还有无数的八度(师父分别做向右、向左的手势)人是看不见,低的,高的(师父边说边左手向左挥开、停住,右手向右挥开,停住,两手停在左右构成一个宽度范围,笑着看着大家)。

  其实我这也是在一个横向直线上在讲(师父双手面向身体做从胸前向左右横向拉开的手势)。它是纵向的,(师父双手做从自己胸前向正前方观众方向延伸的手势)这样的(师父右手做从腰部高度向右边划开的手势),那样的(师父左手在腰部高度做从身体正前方向观众方向延伸的手势),那样里头还有那样的(师父接着上一个方向,做在这一个方向上从身体向观众延伸同时左右分出许多枝杈的手势),还有那样的(师父做向后、向右等等好几个方向,每个方向在向外延伸的同时还分出许多枝杈等等好几个手势,然后停顿,看着大家),(众弟子鼓掌,师父合十、笑)没有语言能形容吧?很难说。我就从这一条线上讲(师父做左右横向一条线的手势),就说还有许许多多八度人眼是看不见。可是人的眼睛看到的、视觉上看到的东西和你身体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搭配的。就说你视觉上看不到的,你的触觉上也摸不到,你的听觉上也听不到。你的听觉、触觉、视觉通通局限在这一个八度上(师父做宽度局限的手势)。有人说,那我能听到天上的音乐,非常美妙。有人说,我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生物。是,都是这空间的,都是分子构成的这个大的空间的,非常的繁杂。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可是那些生物却都能看到人,人看不到它们。为什么哪?我过去讲,我说只有人这块(师父做范围局限的手势)是迷,人看不见的那些生物却都不迷。

  我刚才讲的,这是现代科学知道的,这不是耸人听闻。在那些个同样,和人类同时存在的空间里边,是一个什么样的生存状态呢?谁在那里?人哪,活在这个世上,活的真的很可怜。(师父做面积只有一小块的手势)世人只知道世人现在能看到的这一点,而(师父右手做包罗手势)所有的生物都知道世人,世人却不知道它们。有人搞特异功能研究,我刚才讲了,它是这么一条线有这个、这个,(师父边说边快速在腰部高度做从身体向正前方延伸、同等高度左右手同时向两侧延伸、双手在右侧刚才已经示意过的方向上分出许多枝杈,在刚才示意过的这几个方向组成的平面上的与正前方呈四十五度角的方向、呈零度的方向、呈负四十五度角的方向,每个方向分出许多枝杈等等手势)它出来那一个杈上还有这个。那纵向的呢?(师父边说边做在垂直于身体、高于腰部一些的某个水平面上向正前方延伸的手势)这样的呢?(师父做手势示意该平面上与正前方呈四十五度角的方向)这样的呢?(师父做手势示意该平面上与正前方呈负四十五度角的方向)这样的呢?(师父在身体前、平行于身体的平面上做十二点钟方向的手势)这样的呢?(师父边说边双手在该平面上做一点半、十点半方向还有平面的手势)这样的呢?(师父在与水平面呈四十五度角的某平面上示意一点半、十点半方向,每个方向又分别分出许多枝杈的等等手势)它都有杈,杈上还有杈。我说的就是分子构成的这个空间它就复杂到这种成度。能看到的也只是肉眼通。肉眼通开的层次也不一样,你看到的互相之间也可能都不一样。生命的奥秘呀,真的是非常壮观,不是象现在人类的技术所能看到的那一点点。人要想在技术的这条路上往前走,永远都是在爬行啦。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刚才讲,我就说这意思,人类,包括大法弟子,在修炼当中,都是在很窄的这条路上在做。它有一个好处,就说,那以外的哪,我做错了我不知道。人的生命就是这样的。不然的话,那种干扰,那各种复杂的因素啊,你根本就没办法。人的智慧也是有限的。在这样一条窄的路上做,你就能够容易的面对你所碰到的这些问题。

  我过去讲,人在世上做什么,其它时空中无数的生命都在看着你。有的人不相信。常人不相信没有关系,作为大法弟子知道,其实人的那个思想念头,高层生命看的很清楚,怎么样思维的都看的见。人的思想怎么动的,都观察的到。特别是大法弟子,你们的一思一念决定着很多生命的存在和不存在,你们怎么样去做,做好那件事情、做不好那件事情决定着他们未来存在和不存在,你说他们能不关注吗?都在看。社会百态,人类社会又这么繁杂,尤其当今社会,历史上的,将来的,现在的,全都摆在这了,看你们选择什么,这也使这个社会从来没有过的这么热闹,很容易引起人的执着心。对修炼人是干扰,加大了修炼、救人的难度。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修炼真的是很难。你们的思想怎么动的,行为上怎么去做,它们都看的见,都在看。什么东西都会引起人的执着,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要离开法,你的正念又不足,那真的是会偏离很远,甚至一下子就滑的很远。

  我就说这么多吧。(众弟子鼓掌,掌声中有迟疑)可能有很多人还想提问题,(众弟子立即热烈鼓掌)那好,我给大家解答一个小时问题。(众弟子热烈鼓掌)你们可以提条子。

  大法弟子啊,无论你做什么,上至总统,下至黎民百姓,都能修炼。各行各业都能够做好人,当今各行各业都是给大法弟子开创的修炼环境。过去的修炼,在庙里,在修道院。可是,今天的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众生,没有局限任何修炼环境,在全社会的任何环境中都能修炼,开创了这么大的一个修炼环境,就是因为要救度众生。同时,大法弟子的修炼,旧势力觉的,不是这样的前所没有的社会状态干扰、不碰到这么大的矛盾,不在这么强的社会吸引力干扰的情况下,你走出来,它们心里都不平衡。这是和历史上任何修炼都不同的,开天辟地没有的,从来都没有过。史前发生过多次人类的劫难,留下了很少的生命,只有对神充满正信的人才能留下来,可是在任何一次人类的复兴中都没有发生过象大法弟子这样的修炼。没有过,所以没有参照。有些修炼人、和尚,不承认你们修炼。他没办法承认你,他要承认了你,他就比大法徒还了不起了。

弟子:很多学员不断的往中国大陆跑,有的还很频繁,也有不少中国大陆学员往国外跑,还有的一年好几次,有的专门来参加法会。是不是大家最好还是在各自地区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要到处跑?

师父:我想,参加法会无可指责。来回跑,如果是做生意,倒不是问题。有一些大法弟子,邪恶不知道他,所以他能来回走,这没有问题的。

  但是,有一些在国际社会上的大法弟子,那个中共领馆特务对你们掌握的那是一清二楚,你一到海关,它就把你扣住。我过去讲过,被邪党坏人劫住之后的迫害中,或者是在它假心假意的“劝导”中,你做了什么,你干了什么,你都得负责的,神都看着。你说别人不知道,师父也没看见。是,师父现在做这些事情的是这个表面,师父有无数的真体分身、无数的法身,无计其数的高层生命,对你象看电影一样,你说这件事情别人不知道,骗自己。我刚才讲了,你做什么,各个空间的生命,不光师父知道,所有的生命都知道。面对你所做的不该做的这件事情,你也不是作为一个修炼人那样补过,主动声明说知道自己错了,怎么样把以后的路走好,隐藏着,甚至于中共给你灌输的东西在你的思想中还挺相信,还把洗脑的东西信以为真,在大法弟子中甚至于起不好的作用,我看你怎么办。如果师父讲的人类这最后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你面对的就不只是表面上你的人心这点事情。你的生命全部与你背后期盼你救度的生命,你以前所代表的那一切怎么办?当然也许被中共灌输的你相信不了,可是实在太可悲了。

  目前人类这个社会环境是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与来得法的众生开创的。大法弟子讲真相也好,大法弟子所做的这些救人的项目也好,表现出来的各种各样的事情,看似正常,却又超常,人是做不出来的。因为人类社会就是迷,迫害当初,旧势力为了不让我给你们破迷,甚至于不让我有应该有的状态,它们想叫我去北极。上北极没人的地方,你上那儿去吧,你别干扰我们。它们知道我这一说一讲,或者一表现出什么来,它们的安排,给大法弟子安排的所谓考验、这个魔难,不就给破了吗?那样就真的宇宙大战了。为了救众生,这些年来,我虽然在法会上讲法,或在各种环境接触你们,我表现的与正常人一样,讲法也只是从法理上给你讲,就是这样旧势力已经气的不行,再多做什么旧势力会加大对学员的迫害,修炼与救人就会增加难度,给你们修炼会制造出更强、更大的难度来。

弟子:台湾有城市在神韵演出前一个月还有不少剩票,把介绍神韵的三折页传单夹在常人媒体的报纸里面,请问这么做可以吗?

师父:没问题,你们在常人媒体中做广告不也是那么回事吗?这个当然是没有问题了。当然,首先是不要引起人家反感,不要违反人家什么规定。

弟子:如果大法弟子已购买正式授权出版的大法书籍,而下载明慧网的电子档案到手机,只供自己使用,并未复制传播,是否就不属于侵权盗版和乱法行为?

师父:这个,你说我自己做点什么,我也没有把它用传媒形式或者是营销,那个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自己怎么方便学法,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大面积的传播,要做成一种什么事情,那就在改变着修炼的方式。

弟子:有些佛学会的负责人经常不按规定办事,带头违反规定。比如,让刚从大陆出来不久的学员進神韵的后台,用通知了有问题的人推广神韵,有的甚至还告诉学员,我是佛学会第一负责人,师父说了,只要我同意、我说了就没问题。学员有意见也不太敢讲,但又觉的这样不守规矩的做法是不正的。

师父:学员说的也是对。咱们有些人总是打着师父的旗号办事。有些人问我什么事情的时候,我经常会说,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你们去做,我不反对,这是一句话。再有一个就是,有些事情,作为修炼人,又是负责人,为了叫他们成熟,有时叫他们自己看着办。只要师父一说话,有的人回去对学员就说了:师父说了,师父承认了,师父认可了,或者是师父叫这样做了。那个话就变了,经常是这样。

  这里边不是说大陆新出来的学员都有问题。作为佛学会来讲,大家想想,他面对的是那么多的学员,他怎么样一个一个的去鉴别啊?只能这么规定。还有就是,大家知道,大陆学员,他通常英文不行。我刚才讲了,中国人的那种处理问题的思维方式,你从大陆刚刚出来自己感觉不到,可是,别人会看的很清楚,时间长了你才会发现自己不对劲。大陆新出来学员会觉的国际社会的人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简单?怎么问的问题这么简单、这么单纯?其实不是,正常人就是那样。大陆刚出来的人哪,是被中共邪党迫害的、邪党系统的对中国文化的破坏造成的。所以在做一些事的时候,很多事情老学员不敢叫国内新出来的学员做,就是因为他往往会把事情做的很极端,起着反效果,会这样。和同修之间,国外同修之间哪,沟通不了。认为大陆新出来的学员想问题,他们觉的很怪。大陆学员也觉的,你们想的问题太简单,做事情觉的这样做才有劲,可是国外的学员觉的这个社会的人怎么能接受的了。

  真的是不了解这个社会就做不好。所以在推广神韵票的时候,过去也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拦着人家不放使劲讲,使这个社会的人会很反感。特别是神韵是针对主流社会做,那些人在理念上、文化修养上都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你们还不知道,所以等你都明白了、渐渐的理解这些的时候再做。不然的话真的会起反效果。当然了,神韵办公室有规定,不允许大陆刚刚出来的進后台。当然有些大陆新出来的学员自己的亲人也是国外老大法弟子,严格的说,有些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哪,不都是这样。谁也不认识,谁也不知道,就说大法弟子,表面上看着也挺好,其实是不是大法弟子哪?很可能是大法弟子,但是他们不了解你,所以就规定不允许進后台。按理说,做点其它的事情也是可以的,不一定非進后台。

  有些负责人做法上真的是要好好想想。师父告诉你,你是负责人就要把当地的这些学员拢在一起,替师父把他们聚在一起,使他们修炼上能上来,帮师父带好他们。这就是你当地负责人的责任。可是你老是排斥一些人,老是排斥一些不顺从你的人,老是用常人的想法看问题,老是用常人的方式处理问题,老是使当地学员配合不好。这样就觉的大陆新出来的叫干啥干啥,听话,就把他们弄到后台去了,甚至于去做饭、管伙食。那作为神韵来讲,他很紧张啊。面对的是一场接一场的一百多场的演出,在哪块出了问题,哪能行啊?不按照规定,你说你能够给他谁打保票?你也打不了保票。你只是觉的他听话我就用他了,他们不听话我就不用他了。这不行,这不是大法弟子负责人的态度。师父告诉你们,帮师父带好他们,那是我的弟子,包括你,你不能排斥他们。

  但是反过来讲,作为其他大法弟子也是一样,你要知道你是大法弟子,你要配合好。负责人也是不容易的!叫谁当也会面对这些问题,都应该互相理解,真能这样事情不就做好了吗?不要摔了很多跟头,回过头来才觉的还是应该这样做。如果当初迫害很严重的时候,不是经常互相之间老是拧着劲,配合上总是他的主意不好、他的主意好,不是就因为这样争论来争论去使很多事情耽误了吗?那个时候相互配合好,做起事来可能会更有效的。当然现在回过头来看到了,是,那个时候是没做好。不要老是这样。

弟子:请师尊为我们讲讲大道无形的深层内涵,还有明慧网、大法学会关于起诉大魔头……。

师父:是啊,应该起诉它,(众弟子热烈鼓掌)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

  大道无形,再讲好象没有那个时间哪,我只能给大家答条子。你们的修炼方式是无形的吧。过去哪,修炼人都有个庙、修道院,局限在一种什么形式上。大家回去了,都是各行各业。当然了作为大法弟子,在这个特殊的迫害时期,你们成立了媒体公司、反迫害项目,可是那也只是一个常人形式上的公司,公司本身不是修炼。我一直在讲,它不是大法中特有的,它是大法弟子办的公司。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中都可以修炼,当然也可以办公司啊。那不是大法本身特有的修炼形式。大法没有公司。就包括神韵,也是大法弟子办的救人项目,不是特有的修炼方式、环境,规定大法弟子就这么修炼,不是的。

弟子:台湾大型活动、会议太多,多是内部活动。

师父:噢,内部活动,咱们除了学法,其它尽量减少一些还是好。证实法的活动、讲真相事情多一点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啊,救人嘛。

弟子:神韵歌曲很多,是师父直接写给常人的话。我总是想常人怎么才能听到、看到。请问师父我能否在活动中放神韵歌曲?讲真相把神韵歌词印在展板上?

师父:神韵演员就在唱给常人。歌曲就是歌曲了,只印歌词在展板上,有的是古体诗词,有的是散文诗不押韵,有的不成诗句,常人会当作口号或者是其它什么。歌曲就是歌曲,叫常人听那是没问题,那你就放。

弟子:师尊多次要求我们,媒体要学西方企业管理,但目前看来,是否仍象国内的党文化国企?缺乏明确而务实的权责分工……。

师父:作为媒体来讲啊,在国际社会上的媒体,你当然要和国际社会上的公司是一样的。而且这个公司形式,在正常的社会中,它就是这样的,这就是正常的公司。大陆一些个公司以前都是邪党官办的,当然现在有许多私营公司了,过去我知道那都是邪党的官办企业,管理方式那是贯穿着邪党的结构,那里边什么党委、党支部的,它都是不正常的。这套东西,在中国大陆社会中,影响不是一时就能消除的,虽然是私办公司,还有很多官办的模式、管理方式、概念这些东西。但是国际上你不要这样去做。国际上很多人很早就离开中国了,大法弟子都是从国外大学毕业的,基本上我想不太会有大陆那种体制的影响,但是肯定会有一些人还有一些习惯、为人处事的态度,这些东西可能会和正常的美国社会不一样,这些也得注意。

弟子:日本人同修说现在的环境使他们很难容進来。他们希望中国人同修不是自己在前面做,而是辅助日本人同修的修炼,但很难交流的通。

师父:是啊,如果日本同修提出这个问题来,那就更该注意了。我觉的,日本和韩国,那就很鲜明的对比。韩国是韩国当地的大法弟子起主导作用,所以做的,你看局面,救人的力度,都很强,在社会上真的是起作用。日本,就是华人大法弟子在起主导作用。很多日本当地的应该得法的人,可别影响他们走進来。我是看到了这么个情况,但是每个地区也都有自己的难度了,有问题大法弟子你们互相就应该想办法怎样把它解决好。

  如果是因为这些方面使日本大法弟子走不進来,那才是问题了。你日本的大法弟子是救日本人的。当然了在反迫害中,对中共邪党的这场迫害大家都会发声,去制止、揭露迫害,这是我们的责任,那主要的你不是救人嘛,当地的还要救当地的人哪。

弟子:由于大陆网络封锁,许多大法词汇比如“真善忍”、“法轮大法”等被过滤,因此有些学员在网络讲真相时使用同音字来代替。请问师父这样做合适吗?

师父:如果是大法学员互相之间的传递信息,应该没有问题。如果你讲真相,可能会看不懂,不知道在说什么。

弟子:大陆学员可以在网络上播放或传播神韵演出节目吗?

师父:不要。大家知道神韵现场效果救人力度很大。在国际社会上是不发光盘的,是不卖DVD的,就是因为让人来看现场。现场一下就解决问题,就能把人救了。电视很难做到。那看了光碟之后,有人说我看了光碟就不去了,可是那个光碟起不到这个效果。在中国大陆的传播是因为神韵现在去不了,就尽量这样做了,没有那么大力度也能起作用,所以不要放到网上。一放到网上,它就没有国内国际的界限了。

弟子:播放器不能把大法的内容与学员的心得、音乐或讲真相内容放到一起,那么手机、电脑储存的内容也有这个问题。

师父:你自己储存什么哪,只是你自己看着方便。但是你说,播放器你往出播放的东西,大法的东西和常人的东西、学员的东西混在一起,人家也不知道哪是法、哪是学员的、哪是常人的,那不是乱了吗?那不就是有点象乱法了吗?(师父点头)修炼人得对自己的修炼、对法都要负责任。

弟子:有些地区第一负责人滥用师父给予的权力,操控大小事情的决定,排挤不同意见学员。当师父及时制止对剧院的过激行动后,决策人不去找自己,反而去查谁把消息报告给师父。

师父:是啊。有些负责人的素质真是太常人了。你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修炼人,就是当今的这种状态的修炼人,他们就有那么多人的思想,但是他们是大法弟子。难度就那么多、就那么大,你要当负责人你就得面对它、你就得正视它,你就得适合他们。你想要人为的叫他们变成什么样的人和你想要的那种人,那是不可能的,这个社会都没办法改变他们。修大法能改变他们,但是哪,也是一层一层来的,还没到表面的时候人还那样。只有那些精進的,才能够自己约束自己。可是一般情况下,有的人甚至于还意识不到,他还那样。你想叫他怎么样很难做到。我这个当师父的也没有说规定他必须得是一个什么样行为。那你怎么当负责人?你只当了一部份人的负责人怎么行?你想怎么当?你想过这问题吗?你想大家象一群羊一样在你跟前那么听话吗?那是你要的,不是我要的。就是这么复杂,你怎么当好大法弟子的负责人,师父把责任交给你,你怎么样给我带好这些人?

  是很难,可是你不是修炼人吗?你不是修炼人的负责人吗?当负责人压力大,是,压力小也不是修炼了。难,是很难,连我这个师父都知道难。你们看到大法弟子有矛盾我都不直接去解决,执着心会使他跟我顶起来。跟我干起来就坏了,他就对师父不敬了,这还来罪了,所以我也不去接触他们这些事情的。谁有矛盾找我,(师父笑)谁负责去找谁。所以我知道你们的难度。可是,反过来讲,在这个难度中能做好,那不是威德吗?修炼中不是要讲精進、讲提高的快、在神的这条路上走的更好吗?师父体谅你们,但是,也别太叫学员过不去。

  是,这些事不想告诉师父。如果想法是出自于别给师父添麻烦,这倒有情可原。可是你要是发自于常人心,掩盖着什么东西,可是修炼人心性问题。其实师父不想知道,真的不想知道它,但是你那个心会被旧势力抓住。

弟子:我们因受迫害来到海外的大陆弟子,是否也可以从海外写诉状,到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起诉江鬼?

师父:当然可以,都可以啊,这都没问题。因为当初国际社会上大法弟子起诉邪恶的时候,也是我们的大法弟子这些律师和国外大法弟子一起做的。

弟子:按照媒体现在的情况,个人感觉文章质量很难达到要求。

师父:媒体质量要想做好,要有好的专业人员团队。我说到这,我倒想起一个事来。很多时候网络文章上出的标题似是而非,看不懂。这个汉语的语法怎么都搞不懂了?看不懂这标题是啥意思,所以你们要注意这些事啊。

弟子:按照媒体现在的情况,个人感觉文章质量很难达到技术要求。在新闻制作上内部分歧较大,感觉报道救人力度不大。不知怎么做才能达到师父要求。

师父:其实你们不要担心那么多。你们做的这些事情啊,师父已经很满意了。媒体起了很大的作用,在讲真相中、反迫害中、救人中真的是起了很大的作用了。当然文章写的更好当然更好,你说要这么写、他说要这么写,在这上争论起来也不行。就象大家以前配合项目似的,他的主意更好,她的主意更好,你这不行、那个不行,在这上又影响了要做的事,很难谁真的就能够做的谁都满意。做的更好,当然好,做的没那么好,也别把事情耽误了。有些事情做的没那么好,也能起作用;做的更好,当然更起作用;但是别把事情耽误了,别让它不起作用。

弟子:我来美国后的状态一直没有在中国大陆好。有些后天观念,明知道不好,就是很难忘掉。觉的愧对师父。

师父:能知道,我觉的这就很好,这就是转变的开始。能够意识到它。有些大陆学员他意识不到,他还一劲往前冲。他觉的你们做的事怎么这样。意识到了,才能够和大家做到一起去,国际社会上的人才能接受。有时人为的想怎样,想叫别人改变认识方式,他就不懂你在干啥,这就麻烦。

弟子:对以绑架、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等起诉那些个罪大恶极的恶党中下层干部的问题上弟子存在分歧,一种认为不起诉、向内找,一种认为应该起诉。

师父:我是这样想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以救人为根本,就象我刚才讲的,在谎言的毒害下,很多人,包括干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实那个生命本身不恶,那个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恶干部。那个生命说不定还是个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党文化谎言的灌输下,被误导了,他这样干了。当然也有人是明知道,他在利益的驱使下干了,还是要给他听真相的机会。都把他们起诉了,其实啊,这个不是你们要做的。我们制止这场迫害,这是我们要做的。那种报复心,谁迫害了我们、谁怎么样,那种报复心你们是不应该有的。修炼人嘛,就是救人。你迫害了我,我将来非得要治你,那不成了常人了吗?不应该有这个报复心。

  但是哪,我也告诉大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他们都得偿还。有一次一个大法弟子说他们要怎么样在将来把这参与迫害的人绳之以法,我说还用你管吗?他们现在抓的多厉害呀?连苍蝇老虎一块打的,(师父笑,众弟子鼓掌)而且不手软的。法轮功没有平反,因为有些人还没得救,有些人修炼上还没上去,结束了就完了,所以目前旧势力不以法轮功平反的名义去治他们,不能以迫害法轮功的名义把这些人绳之以法。而这些人哪,在迫害法轮功期间,邪恶为了能够使他们参与迫害法轮功,用邪恶的谎言来诱惑他们,让他们贪污,让他们腐败,让他们什么坏事都干,又给他们权力,恰恰是这些人,都在被治,以“腐败份子”、“贪污犯”被处理。你看现在就这样,看明白了说是报应,其实大家很清楚,就是以这种方式在收拾这些人,叫他们自己内心知道这是在报应,但是哪,不以迫害者的名义处理这些人,是因为大法弟子的事情还没做完。

弟子:我在国内网上播放神韵节目给网友看,遭到海外学员的反对。为什么可以发神韵光盘,而不能在网上放?

师父:是不能在网上播放,我已经说了啊。因为网上一放,就没有国内国际的界限了,神韵的现场救人效果就被影响了。一旦有些人看了光盘,他本应该来看演出,可是他已经看了光盘了,他就不来看了,是应该得救了的就没救成,因为光盘是没有那么大力度的。那国内为什么能发光盘?是因为神韵去不了,能起多大作用就起多大作用,就是这样想的,而且也容易被盗版,不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不能够随便把神韵的光盘上网。

弟子:师父要我们媒体学神韵,但我们管理层说,神韵演员年轻、条件好,我们又老、又没有经验,情况不同。

师父:众笑)学神韵是学管理、成功经验,不是学那些吗?神韵演员用年轻人是因为需要。大法弟子哪有说你年轻能修炼,又不是当演员,应该没有问题的。不要用任何借口搪塞应该大法弟子做的而不做。

弟子:有些同修参与媒体项目,没有时间参与一线讲真相。是否可以抽时间参与直接讲真相?

师父:办好媒体讲真相救人的力度也很强,还能及时揭露中国大陆邪恶的迫害和邪党的腐败。当然腐败与迫害没有关系,可那些腐败份子都是迫害法轮功的人,叫世人知道这些人在参与迫害。我讲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得在业报中加倍偿还。你们看看在中国大陆现在是什么样?当年迫害法轮功、制造的那个红色恐怖、当年给大法弟子造成的精神上的压力,今天他们都在承受,那些腐败份子都在承受,是不是这个样?(众鼓掌

弟子:明慧网要求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单线与明慧网联系,可大陆有些协调人不注意资料点安全,打着“整体协调”的名义到处走,把资料点掌握在自己手中,所有的资料同修都围着自己转。

师父:人心,就是人心。名利心、显示心,那种好胜的心。不管学员的安全,给大法弟子造成困难、危险。所有这样的人,所有这样到处走的、掌握学员情况的这些人,那心都不对。其中也有一些别有用心的。所以要注意这些问题,不要给这些人提供机会。

弟子:弟子看到媒体中很多同修付出很多时间和心血,但很多人对自己要求不高,不愿学习,做事非常不专业,和常人公司完全无法相比,因此对媒体是否真正能够成为世界大型媒体感到很悲观。

师父:是啊,有些人就是抱着临时思想推着干,他没有想过自己做的是什么事情。我和媒体负责人讲,我说你们将来肯定是世界性最大媒体。你们做好媒体责任重大,大法弟子做的事,人类社会将来会流传下去,你们的媒体也一直会流传下去,成为人类社会主要媒体。因为当人类知道你们是在救他们的时候,大家想想,对于大法弟子做的这些项目,他们将怎么对待?他们将视为荣耀。(鼓掌)可是你们有些人做的却不怎么样,最起码你做的不怎么样,是不是?大家都想给大法弟子的项目添一份光彩,你在里边却不起增光彩的作用,却起着相反的作用,那就不应该了。

弟子:正法快到尾声了,很多学员不理解香港的形势为什么越来越邪恶,一直没停?

师父:其实你们想想,香港的形势,要是和迫害的当初比,是不是比那时候要强了?怎么越来越邪恶?现在讲真相也好讲了,你退党一天退了好多,那过去做的到吗?做不到的。邪恶干扰,可是香港是什么地方啊?那是邪恶嘴,你在那里拔邪恶的牙,是不是啊?(师父笑)我说大法弟子了不起,别看那些困难,旧势力认为那就应该那样。邪恶也动不了你,但是也不会让你舒舒服服的那么容易,这就是大法弟子的路,这就是大法弟子被旧势力强加的魔难。这些干扰麻烦,也是你救的人带来的,人欠下的业力都会被邪恶利用起到阻挡作用。

弟子:身边已有三位同修出现不同程度的智力倒退、反应迟钝,医生讲是小脑萎缩。其中一位已去世。

师父:如果是在大陆就是被迫害造成的。如果是国外,有经验的大法弟子都知道,没有任何事情会偶然的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我说真的是应该认认真真的在修炼上看看自己。不要把那些个你觉的不是什么大事情的那些事看轻了。从修炼的标准上看问题,你看是小问题,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上看,它可是不小的。你们觉的有些事情不重要,都往往是用常人的那个标准衡量自己,不是用法!其实大法弟子都是了不起,就包括象这样的,那都是在证实法中为维护大法、为救人付出被迫害的,我都这样看。但是哪,我就觉的不值得——大法弟子就这么多,面对全世界七十亿人,我们能救多少?需要人的时候,却走了。

弟子:有在景点讲真相的同修认为,大陆人长期在邪党控制下即使想三退也不敢明白的表示,因而当问是否想退时,只要对方点头、微笑,同修就帮忙三退。

师父:那不行。不行!一定要他同意。他要不表示出来、不说出来,不算的,因为他张口闭口为邪党而为、为邪党贡献甚至献身,那些话可是说出来的。

弟子:迫害早期,有学员做了不符合要求的大法书,还有用师尊像做项链。我们看到后就要下来,让同修不要再做、再流传。放到我们手的,我们一直不敢处理。

师父:有些过期的资料、大法书印错的,我都告诉他们可以烧掉,但是烧的时候,不要太随意,可以烧。

弟子:在哈尔滨市,几年前发生过集资、演讲乱法等事件,而且此后一直长期存在。很多参与的学员直到现在仍不醒悟,还没有挽回损失,但有的表现的好象还很精進,实际在逃避掩盖。我们应怎么办?

师父:有些人在大法中混事,有些人在大法中钻空子。有的哪是修炼上不精進造成的,有的是别有用心,在钻大法弟子善良的空子。所以这些事情,你们千万要注意。你赞助给他、你资助给他,你一定要知道他干什么,非常清楚,否则你不能够这样做。你虽然给了他钱了,你等于是支持他这样干,你也是错,所以,旧势力不会拿你当作是上当受骗看,它认为你是一伙的,你支持他,所以大家千万注意这些事情。

  我在说这个问题时,有人想了:我思想上并没有这样想啊,我是大法弟子,我怎么能有意支持他呢?人的表现和事情的结果才是真实生命表现,神是这么看的。不是生命嘴说的是什么做的是另外一回事情,那个高层生命是这么看问题啊。有的人就是先天给他定下来就那么干。他嘴里在说好,他干的结果是反的,很多人先天定下就是这么表现的。我过去讲过,我说大法洪传的时候,所有的生命都会为大法来,但是哪,不一定都是来得法的,很多是来起负作用的。

弟子:大陆很长时间以来,各地总是有不少能力很强、本来可以发挥较大作用的协调同修遭到严重迫害,也包括同修的矛盾、排斥、病业等形式的干扰迫害。是否有其自身工作中起过负作用的原因?

师父:大陆的情况很复杂,念头稍微一不对,旧势力就会抓住空子,所以得特别的在自己的修炼上、做事的动机上要小心,你毕竟在红色的、恐怖的环境中。

弟子:(译文)我是土耳其大法弟子,一些老弟子不参加集体学法和大法项目,我们如何成为一个整体?

师父:其实哪,我跟欧洲的负责人讲过,我说大法弟子在迫害初期的时候,欧洲起的作用非常大,反迫害力度很强,大家那个心哪,真的是都能够聚到一起,后来就渐渐的越来越松散。我就跟欧洲的负责人讲,我说怎么样能够在修炼上叫大家认真起来、能够真是大法弟子的样子。你如果不能够做到在修炼上下功夫,就会散掉,人会流失,就是在形式上把他聚在一起,做什么事那就跟常人聚在一起没有任何区别,是留不住他们的。因为作为生命来讲,他是为了得法的,他是为了修炼的,是后天的观念影响了他得法、影响了他往前走。他意识不到这些,老学员一定要在法上带他们。

弟子:我看到媒体经营的主要问题是太急功近利,用名利来激励销售学员,把他们分割成个体,相互竞争、互相防范和保密。开会都不能自由发言,修炼人的能力和智慧被局限住了。

师父:是。这是近代中国人的不良习性。有人说中国人做不了大生意。我告诉大家,在国际社会上的人,他们做生意的心态是什么样的啊?他做一个不管大生意、小生意,他把它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份,他是尽心尽力的把它做好,会做的很长远。这种心态会使工作态度、产品质量很好。很多大陆人哪,就想一夜发财,做事没有长远的打算,其它国家的人不会这样想,经营的是工作、是自己的生活,只想得到正常的回报,他们是那样的想法。你们在媒体中、在各个项目中一些做法,有时也都能表露出来这种作风,要注意这些事情。

弟子:台北许多景点讲真相受到邪恶团体干扰,如何对待。

师父:师父笑)反正就是这么难,邪恶在钻自由社会空子。中共特务是钻了自由社会这种言论自由的空子。其实啊,中共邪党是魔鬼,在冷战时期,或者是在世界上刚刚出现邪党的初期,全世界人都反对,全世界各国政府都是限制它们的,不允许它们存在,更不允许它们搞活动,集会啊、示威呀,都不允许的,把它视为魔鬼,那才是真正的洪水猛兽。可是现在哪,渐渐的哪,国际社会的人的意识都放松了,觉的东欧邪党都倒了,就越来越放松了,它敢明目张胆的在反共的台湾摇着邪党旗大喊大叫。那看起来真是怪怪的。不管怎么样,大家就把它当作难度,救人的难度,该做什么做什么,别受它影响,它也就没意思了。

弟子:挨家挨户挂门把已经成为我们推神韵的形式之一。协调人每年都邀请很多外地刚从大陆出来的同修来参与这个项目。协调人的做法是让当地同修来捐钱捐物来提供外地同修的吃住开支,这笔费用不算在神韵的费用内,也没有完全透明的资金進出总结。协调人一般是全职参与神韵推广,自身的生活开支可能有很大负担,同时会帮助外来的没身份的同修申请政治庇护,这样做是否造成借推广神韵来办政治庇护?

师父:我这么想,有些地区啊,想把神韵推广的局面打开,叫其它一些地区或者一些新学员参与。严格讲,如果不是关键的部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挂门把不需要你直接讲真相,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早期中共邪恶捣乱很严重,神韵在社会上也没有那么大的知名度,人家也不知道,所以神韵当时制作的广告挂门把上也不是很精致,人家就把它当作垃圾广告,再加上邪党特务的捣乱、在其中造谣。但是哪,现在不同了,最起码在美国,谁都知道神韵,大人小孩都知道神韵,都知道神韵是高档秀、是一流的,所以你到好的社区里把制作的很精致的广告挂到他门上的时候,我告诉大家,他们没有任何反感,都觉的,噢,神韵。他心里想:这是我们应该看的秀。基本上是这样。但是哪,有些个别地区也碰到了一些极个别的打电话抱怨,可是你一查,他是中国人有意干的,那些中国人不是受中共毒害的,就是他自己就是特务,想干破坏的事。不要因为他就影响了。

弟子:没有讲真相内容的杂志,特别耗费人力,不盈利,有没有必要做?

师父:不讲真相,当然不行,大法弟子去参与那个干啥?但是讲真相的力度大小是另外一回事。办的是常人的公司,那我不反对,大家都在常人社会中工作嘛,你这个生活还是要考虑。如果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为了打入主流社会,真相文章少,那是方式问题。打入主流社会,真相文章多了还真不行。

弟子:(译文)项目协调人有时把您告诉他的话转告给我们,我们如何对待这样的二手信息?(众笑)

师父:师父呵呵笑)是,有些负责人,做事做不下去了就搬师父。师父说的,师父怎么说的。其实哪,你一讲出师父怎么说的时候,学员的心里马上就想到了,就知道,你能力不行,你在搬师父的名。(众弟子鼓掌)所以有的时候,有些人有些大小事都要找找师父,我现在一概都拒绝。是想叫师父肯定,多数是有了阻力了。我一表态,他回过头来就会讲出另外一套话来,说师父肯定的。其实哪,我以前总是这样说,他说这些事你看我这么做那么做行不行,我说大法弟子的项目,师父都不反对,觉的怎么做好就怎么做。哎,就这么一句话,他回去就说,师父肯定啦,我们就这么做。再不听就说“这是师父肯定的”。(众笑)这就不一样了,是吧?所以有的时候我就不接待了。

  修炼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怎么样做好,怎么样和大家配合好,那是你要走的路。那是你修炼的一部份,你怎么把它推到师父这来呀?你怎么能拒绝呀?

弟子: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八千多名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众弟子长时间热烈鼓掌)

师父:谢谢大家。(师父合十)修炼是根本,救人是我们的责任,这两者都得做好。我想哪,我们的法会,每一次,大家知道那个机票有多少钱吗?一个巨大的数额。吃、住,这费用有多大?大法资源,特别是在国际社会,都是非常有限的。大家不要把法会流于形式,也不要把这个法会当作师父又讲什么了、自己去传播消息的一个途径。师父盼望的是你们能够早日提高,通过这个法会真正能够解决自己在修炼上遇到的障碍,所以不要开完法会了,走出去什么收获都没有。

  这不是聚会,一个大家见见面的聚会。修炼是严肃的。旧势力为什么这么迫害?这个形势为什么这么严酷?它们可是严肃的!你们自己是在修自己,还不严肃,那就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你要救度的那些生命啊。所以希望大家,话是这么说啊,能够精進,能够认识法多少,那也全靠你自己修。作为师父来讲,就是盼望你在神的这条路上,走的更快、更好。谢谢大家。(师父合十,众弟子长时间鼓掌。师父向全场挥手致意。师父离场,众弟子保持站立,向师父离去的方向继续鼓掌。



简体字A4版:  PDF文件
简体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体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