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李秀英自述被非法抓捕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一日】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吉林通化老站派出所副所长曲韶锟,带领一帮警察、刑警队、“610”、街道人员,蹲在门外楼梯站了一排。

早上七点钟,我女儿要去上班,一开门被这帮恶人一下按到邻居家门上,女儿吓得大叫一声,他们强行把女儿推回屋,并小声说话让所有人都进屋并关上房门,怕别人听到。女儿刚说一句话要去上班,被曲韶锟照头打一拳,不让说话,推进小屋后门,戴上手铐非法带到环通派出所,没有任何手续。

我穿着内衣被他们按住,我问他们是谁,有一小个子瘦脸,晃了一下身份证,我说没看清,他又晃一下也没看清。他把我强行铐上带走,我喊“法轮大法好”,他们蒙上我的头,不让喊,他们也知道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不敢声张。

警察把我非法抓捕到派出所,后来才知道是光明派出所。他们把我铐在铁椅子上审讯,我问他们是谁,他们不说,我听他们喊局长和主任,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气急败坏的说要判我,下午五点前拉我到通化铁路医院体检,我不配合检查,被非法送通化长流看守所关押。当时看守所值班人员和大夫看我状况不好,拒绝接收。但“610”命令必须得收,这次他们非法抓捕二十多人。之后对我拘留、下捕票。后期我反迫害绝食十几天,身体被迫害得非常虚弱。

十月九日看守所把我推出,老站派出所韩丰宇和金哲民警察拿着“释放证”,又把我直接送洗脑班企图迫害。洗脑班由苗英、薛玉亮、赵树军负责,还有张纪文、荆文、乔九成等“610”人员。由于我当时瘦得皮包骨,无力站起,他们摸不着我的脉搏,我全身抽搐,呼吸短促而衰弱,当晚被三个大姑姐妹接回家。

女儿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她不穿囚服被犯人号长殴打、泼凉水。二十多天曾两次绝食反迫害,被灌食、打针。之后女儿又被非法转到洗脑班关押三个星期才放回家。姑姑们不断地去要人,老站派出所所长曲邵琨先让交两千元钱,姑姑们要求说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他们没答应,索要钱未得逞。

我家里没有人,他们随意抄家,我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被抄走,我的两个银行卡、两个小项链和女儿的化妆品也被偷走、还有一台打印机、一台电脑、和一个笔记本电脑、还有几部手机和电子书,一盒光盘、还有做买卖用的中国结也被他们偷走。反正他们象土匪一样随便抢了。被他们翻了多次,一片狼藉,无处下脚。

修炼合法,当局必须退还我的物品,包赔我的精神和物质上的损失。善恶有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