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婆媳恩怨只因大法解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

一、吃尽人间苦

我家兄弟姊妹八个,我最小。我听姥姥说:妈妈小时候有病,大夫给她扎针时,给扎哑了,从此不会说话。妈妈嫁给爸爸以后,爸爸有个弟弟(我的叔叔)要结婚时,爸爸把家里养的猪卖了,给弟弟娶了媳妇。爸妈是一九三零年那个年代出生的人,吃不饱穿不暖的,再加上叔叔婶婶对爸妈不好。后来,妈妈就有些疯疯癫癫的。妈妈老和爸爸打架,爸爸干活儿回家,都吃不上妈妈给做的饭。

到了我十八岁的时候,妈妈就好多了。爸爸拉扯我们八个孩子真的是不容易,太辛苦。四个哥哥,三个姐姐都已成家,就剩我一个。爸爸妈妈和我开始和四个哥哥轮班生活,也就是说四个哥哥一家一个月,养爸妈和我。时间长了,哥嫂找茬挤兑我,不管我怎么做好家务活儿,他们都不满意。如果下班晚回来几分钟,二哥就会冷言冷语的说:你还吃饭吗?更甚的是,二哥找茬和爸说我不知足:在我这儿都这样,下次就别来我这了。我在这个家里好象就是多余的,常常泪水相伴,就想找个人家嫁了吧!自己有个家就好了。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便梦想找个婆婆当妈妈。那时觉得自己特别单纯、善良,考虑到婆家中生活有些困难,为了减轻婆家的负担,我和丈夫商量简单的操办一下就行。爸爸说:他家就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只要你们俩没意见,在咱这边盖房,不订婚都行。我们爷俩的好意,却成为婚后我婆婆对我的看不起、找茬、吵架等等,都成了家常便饭了。

一九九二年年底,我们结婚了。结婚的时候,没有婚礼、婚纱、没有照片、没有宴席,简简单单。婆家没钱盖房,我们就租了两间房。结婚没过几天,丈夫说结婚给我的四千块钱都是借来的,我当时心里就不是滋味。回老家过新年的时候,丈夫和婆婆说,过年了,儿媳妇给您买一件上衣,给我买了一双鞋,话还没说完,婆婆就一副不领情,就应该的样子。

一九九四年,我的儿子出生了。儿子十一个月的时候,我的妈妈病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丈夫把婆婆接来照顾孙子。婆婆很不情愿的来了,婆婆说,我娘家婚后没拿礼物看她,就没有来往。最后妈妈走了,也没能和婆婆见上一面。婆婆还经常挑拨是非,无中生有。爸爸和大姐最疼我。我和爸爸住在一个村庄,爸爸经常来我家,婆婆总是带搭不理的。在我坐月子的时候,婆婆说大姐拿的东西最少等等。有一次,我想睡个懒觉,晚起会儿,婆婆就把爸爸叫来。我气不过,和婆婆理论,你天天晚起都行,我才晚起一回,您就把我爸叫来,您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婆婆头一低,就朝我胸口撞来,还说什么叫我打她等等。婆婆这阵势,真的象是一个泼妇。我经常和丈夫唠叨:你妈怎么这样不讲理呢?她就该遇上你这个不讲理的妹妹,天天骂她,这就是报应。一提起婆婆时,我气恨、委屈、不平,总是泣不成声。公公看不过去时说:“婆婆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精神上的压力、经济上的负担,再加上丈夫也是那种不操心、不愿受累的主,上班好象也是为了维持生活罢了。丈夫不懂得关心我、也不会疼惜我,我们俩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就这样,身心疲惫,弄得我身体越来越糟,月子落下的病,受风、关节疼、肩周炎、头说疼就疼、血压低等。

二、吃苦只为铺就回天的路

幸运的是,一九九七年我喜得法轮大法。我明白我吃的所有的苦,只为还债,铺就回天的路。法理上明白,但二十年的恩怨时常翻上来,心里还是不好受。但不管怎样,我修炼了,就得用大法来要求自己。

自从修炼以后,我对婆婆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逢年过节的基本都接她来我家过。有什么好吃的从来不忘给她送去,我平时买菜和水果都要给婆婆买上一份的。尽管如此,婆婆好象就是那种,不管我怎么对她好,就是应该的。甚至有时仍然朝我发火,心里不免有些委屈。修炼人嘛,就得向内找,这是帮我提高心性的。

三、在魔难中提高心性

在以后的日子里又发生过无数次的摩擦。

记的好象是二零一零年,一次要发正念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想,师父,我和婆婆这一关得过去,这时下意识觉得这一念是那么的不坚定。可能是因矛盾时间太长了,和师父说了,能不能过的去呢?心里没底,怕过不去。我这才意识到,这一念不正,不是我,我不要。从新调整心态。我把身体坐正、坐直,把心一定,和师父说:请师父加持弟子,和婆婆这一关就得过去。话音一落,我真的感觉我的空间场特别清亮,师父把另外空间我和婆婆的怨恨的根拿掉了。表现在生活当中,婆婆对我也关心了,对孙子也疼爱了,家里有事我们也能商量了。婆婆开心的对着我说:有人曾经送过她一卦,说她是有福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婆婆的嘴在鼓励我的。

二零一二年四月份,婆婆得了不治之症。肺癌脑转移,加上脑梗。医生说,快七十岁的人了,做手术的话,手术台不一定下的来。做化疗,一个疗程也不一定下的来。还是回家吧!

回到家,婆婆就靠输液活着。不能吃,吃就吐。也不能动,一动就天旋地转。只能输些营养液来维持。到了下午的时候,颅压就高,还得输一瓶(甘露醇)来降颅压,不然就呕吐不止。我想让婆婆先听师父讲法,婆婆碍于面子没有吱声。我一出去她就让公公把MP3给关上,说心乱不听。

过了几天,婆婆总是说,只要能吃东西,我的病就会好起来,可是病有些重了。有的时候,知道拉尿,有时候不知道,就拉在床上了。从一天输一瓶甘露醇、到两瓶、三瓶,婆婆好象是觉得自己得了什么绝症了,说如果我要是跟你大伯得的是一样的病,就别为我治了(大伯是鼻癌)。我就趁机和婆婆说,您只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的病很快就会好起来。我就给婆婆讲她认识的同修某某就剩四克血、某某在村子里是有了名的药罐子,都因修大法,无病一身轻等等。有好多得绝症的都起死回生了。再说了您看我原来那些病,不都好了吗?要不您就试一试,绝对不会象吃药似的有什么副作用,肯定会给您减轻痛苦的,就看您信的成度了。我看婆婆不吱声,我就开始给婆婆播放师父讲法。

我每天细心的照顾婆婆,给她剪指甲、洗脚、擦身上、刷牙等。天儿多了,婆婆呕吐,渍在牙缝上的污垢刷不掉,我就用牙签给她剔。公公发自内心的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就是好”,我儿媳妇学了法轮大法,象变了个人似的,比闺女、儿子都好、都孝顺。每天家里都有亲戚朋友来看婆婆。我的言行举止,亲戚朋友都看在眼里,这为以后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没几天,婆婆的病就出现了奇迹,从三瓶甘露醇到两瓶、到一瓶。再后来,就不用输甘露醇了。我和婆婆说:您看是不是受益了?!我心想有几个得了癌症不疼的,您却是其中一个。婆婆的病我们是一直瞒着的,我想不能让婆婆对输液再抱有幻想,可丈夫、小姑子他们又不跟婆婆说。公公叫我和婆婆说,可我有怕心,要是我说了,万一婆婆一口气上不来,我不成罪人了吗?这是一颗多强的求名的心啊!我在心里否定,这不是我,我不要。我得为婆婆生命的永远着想,不能指望未修炼的家人,我就得唱主角。师父讲过:“我看对病人不应该说谎。怕病人痛苦那不是常人中这个理吗?到高层次上修炼之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痛苦会消业来世会得好。”[1]

记得婆婆的病有两个月的时候,当我心坚定下来时,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把婆婆的病情都告诉了她,婆婆很冷静,什么都没说。到了后半夜一点多钟,婆婆的液输完了。丈夫刚躺下睡觉,就听到公公喊:你怎么把输液的管子给拔了呢?(在住院时做的一个小手术,叫静脉穿刺,免得天天扎针痛苦)。第二天,我找大夫说了情况,大夫说,既然拔了,就停停,看看吧!

每天,我还是坚持给婆婆听师父讲法。等到第三天,公公就问婆婆想不想吃点东西?婆婆点头说吃。接下来,婆婆就一天比一天的好转。公公见婆婆好转,跟我说,你说是不是师父点化,叫她把输液管子给拔了?我说是因为婆婆天天听法,师父在管她了。师父利用这个形式,让婆婆自己把输液管子拔掉了。她自己不拔,谁忍心给她拔掉、停液了呢?而且,她还能吃饭了。这不是好事吗?公公说是呀!

原来婆婆胃口不好,凉的、硬的都不敢吃,水果吃一小点儿或不吃,现在什么都能吃,不过身体还是很弱,不能起来。

四、婆婆说:你怎么对我这么好,我得报答你

一天早晨,我给婆婆梳洗后,和婆婆、公公唠嗑。说着说着,婆婆就急了,说什么你不管我行,嗑我就不行。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弄懵了。当时多亏公公也在。公公说,儿媳说的对,哪嗑你啦。婆婆没完没了的又叨唠了老半天,气的我二话没说,去找同修诉苦。十年谷八年糠,全翻出来了。这些年,你们老俩口什么都不管,掉到你们家的这个无底的洞,结婚的钱是借的、盖房子的钱是借的、为了生活,借钱养殖,屎里来屎里去的,争气要强的过着、活着,日子刚好过些,我和丈夫也盖上了二层的楼房,婆婆又得了这么个绝症,还得花多少钱呢等等。

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想,这些负面思维怎么又来了呢?我一定要把握好了,不再上旧势力的当,不再让自己留下遗憾,珍惜每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马上回家做中午饭。当我把怨恨心、不平衡的心放下的时候,心是那么的轻松,特别坦然,就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觉的婆婆挺不容易的、没享几天的福。我发自内心的对婆婆说:您得争气,好好活着,咱家那个楼房快下来了,咱还得去住楼房哪,是吧?婆婆点了点头,开心的笑了。当我端起饭碗喂婆婆的时候,婆婆说: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上午我嗑你半天啦?你还喂我饭!我得报答你,我要是报答不了你,你对我女儿也挺好的,我叫女儿报答你。我说您不用报答我,您就谢谢大法师父吧。师父教我做一个好人,完全为了别人的人。

婆婆的好转也就是一个半月吧。有一天,小姑子问婆婆说:妈,您还有什么愿望吗?婆婆说:死了算了,又遭罪,还得花你哥的钱。婆婆的这一念,在后半个多月的日子里,就靠针管喂食。婆婆从病到咽下最后一口气,共四个半月,安详的、没有痛苦的离开了我们。

五、信师信法

婆婆走了,面临的是办些后事,给亲戚递孝的问题,很多场合都得磕头。我想一定要把握好这一关,就按照法说的去做,来人我就给鞠躬。煎观的时候,还是鞠躬。有人问起,我就告诉他们,“不能给死去的人磕头,对死去的人不好。”跟他们一说,就能理解。当放下自我,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都是那么顺利,又那么的自然。

六、哥哥说:你不用跪下了

该出殡的时候,管事的是家里的一个哥哥。哥哥一边说:你不用跪下了,又一边朝院儿里喊,给她拿个凳子,让她坐着吧。告诉你,这要是在老家得跪着。回老家快到坟地时,老家还有些亲戚朋友没来的,还要行个礼。车刚停下,哥哥告诉我说:你不用下车了。当时我真的是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敬意。真的是“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就到这吧,希望能给家庭关、和婆婆之间的心性关还没认识到的同修,能够借鉴,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在济南讲法答疑>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