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于桂芳与女婿遭非法庭审 当场晕倒(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超期羁押已超过十个月,于桂芳女士被迫害得严重高血压并数次出现心梗危险,但济南610和天桥区公检法人员一意孤行构陷迫害善良的于桂芳和她的女婿杨峰。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非法开庭不多久,现年六十八岁的于桂芳晕倒,庭审暂时取消,法官宣布下一次将在看守所开庭,并不允许家人旁听。杨峰的妻子陈冰囡今年初被非法判刑。

于桂芳
于桂芳
于桂芳的女婿杨峰
于桂芳的女婿杨峰

五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左右,济南市天桥区法院非法开庭迫害法轮功学员于桂芳与女婿杨峰,当时虚弱的于桂芳是被两个法警架着缓缓走入法庭的。天桥区法院门口站着十多个警察,盘查进出人员,不许随意停车,制造恐怖气氛,凸显中共不法人员迫害好人心虚害怕的丑态。

济南天桥区法院
济南天桥区法院

法院门口警察林立
法院门口警察林立

法院只允许杨峰的母亲冯志宏和杨峰的一个朋友进去旁听。法庭里除了法院的人,只有五、六个610的恶人和国保。可见中共恶人害怕律师在法庭上做无罪辩护,讲明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违法的是执行中共迫害政策的各级公检法司的客观事实,从而有意限制旁听人数。

庭审一开始,杨峰就以法庭人员是中共党员、无神论者,无法也无权公正裁决信仰方面的案例而要求他们回避。法官还没答复,于桂芳即呕吐昏迷,急忙被拉走。法官宣布休庭。杨峰随即被押着乘车返回看守所。杨母也被两个女警架着走出法庭。

杨峰(中间穿黑衣者)被押上车
杨峰(中间穿黑衣者)被押上车

押送的警车(车号:AA286)
押送的警车(车号:AA286)

法庭外有自发前来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只是安静的站在路边,希望能给被迫害的同修以问候与鼓励。但中共连这种最和平的表达也容不下,一位叫邢翠萍的法轮功学员当场被绑架,现下落不明。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罪恶,足以印证中共强盗统治的非法性。

于桂芳女士,退休前任潍坊市法制局副局长。她不仅能力强,还多才多艺。在她刚二十岁左右时,就成为一家国营企业的厂长。在六十年代,她作为山东省女民兵“特等射击能手”、“游泳能手”,出席过山东省全省民兵标兵大会,受到省级表彰,成为当时名扬全潍坊的“五朵金花”之一。于桂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

今年四十五岁的杨峰毕业于山东潍坊信息工程学院并留校任职,为人谦和善良,是一位很优秀的教师,深受领导赏识。他和同事编写的教材一直到现在还在使用。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还拿到了硕士研究生的学位。二零零零年四月,杨峰上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停发工资。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杨峰从非法关押他的潍坊洗脑班走脱,来到济南打工。从此,杨峰开始了长达十一年的妻离子散的流离失所生活。

潍坊恶警多年来一直监控杨峰妻子、岳母家,并监视跟踪其家人。恶警发现杨峰的岳母往来济南,于是,潍坊恶警和济南恶警合谋,抓到了一个可以炮制“跨地区”所谓大案的借口实施迫害。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杨峰和母亲在住处被济南天桥分局国保大队长黄健带队,伙同大桥镇派出所和济南市公安局十多个警察绑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晚上,杨峰的岳母于桂芳在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家串门时也被绑架,当晚被关进仲宫看守所。七月三日上午,杨峰的妻子陈冰囡在潍坊被绑架,二零一五年年初被潍坊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于桂芳在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后,身体出现严重高压并伴有心梗,随时存在生命危险。期间,济南天桥区检察院已经两次以证据不足以判刑退回天桥区公安局,并定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放人,但是潍坊610伙同济南公安局,于四月十七日,又编造伪证,并移交到天桥区法院欲加重迫害。

杨峰的母亲冯志宏,于去年七月同时被绑架。因心脏病复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出。不可思议的是,堤口路派出所所长杨楠曾强迫冯志宏在派出所的地下室抽血(难道是为活体摘取器官做准备?)当时冯志宏又气又急昏晕倒在地,苏醒后告诫他们:你们在犯罪。杨楠竟然毫无人性的说:“我是工作,上边叫我做的,犯罪也是上边犯罪,作恶也是上边作恶,报应也是上边报应。”

面对儿子、儿媳、亲家母身陷囹圄的悲苦境遇,冯志宏老人不但要照顾上中学的孙女,还要独自承担起营救他们的重担。经过十多年的反复迫害,这个家已是家徒四壁。老人四方求助,为的就是期盼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早日到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30/济南于桂芳与女婿遭非法庭审-当场晕倒(图)-310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