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投诉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起诉江泽民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当知道这个消息时,我就决定起诉。看到有些同修犹豫不决,我想把我曾到相关单位送起诉书的经历说说。

二零一零年因丈夫被绑架要开庭,我要辩护,可是他们不让,我就把我写好的辩护词打了二百份,上县公安局、检察院、县信访局、法院去发。法院从三层院长办公室到低下的科室都发,发到一层楼口第一间法警队长办公室时,队长惊讶的说,她的包里还有好多,快让她出去。一个小警察扶着我,跟我说:你说的我们知道了,你快出去吧。他把我扶出法院大门。第二天他们不让進去了,我就在法院门口发。

门口立案庭的工作人员看见,就管我要了一份。我说:進去给他们再发一份,这人说,一份就行,我们轮着看,你去发吧。一辆小车旁两个人在说话,我过去给他们一份,其中一人惊讶的说:她都发到院长那了。那人一听说就接过来了。我在法院门口发,给人们讲法轮功真相。有不少人都骂邪党,有的人当时就表示三退。那一阵子从来没有一个人过来说你不要发了,法院的人就那样看着。

去年,我被铁路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回家后,我就写控告信,去告铁路警察。我先去找当地律师咨询,又让他写的控告信总共花了二百元。律师本人和他妻子两人都明白了真相,三退保了平安。当然他写的东西我没用,最后是同修给写的。我到了地区法院,工作人员很惊讶,还有法轮功的人来告状,我就跟他讲真相,连来办事的人都听,来办事的人都说是那么回事。工作人员说:我给你的收了,办不办我就不管了。我说:你把你的事做了就行。

我又到了公安局,两个接待室的工作人员,拿到我的控告信后,非常惊讶,没想到有法轮功的人来敢告状。我就给他们看当年的六月一日的《北京晚报》,上面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信,之后他们请示了上面,给我的理由是,你这个案子不归我们管,你去铁路检察院吧。

中午我赶到了地区信访办,人下班了,有一个人还没走,我就跟他讲法轮功,他就告诉我,二层就是政法委的信访,你下午来吧,现在没人了。下午上班我到了铁路检察院,门卫通知接待室的人,有法轮功的来告状。他们下来两个人把我的状子收了。因我要赶车回家,剩下的我就都发的是挂号信,发出去了。

这次诉江的控告信写好后,我就上电脑部去打字。第一个打到江贼的名字时,就惊讶得很,一会就说还有事不能给我打了。我就问她是不是害怕了,她说不是,是真有事,要接孩子。我就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答应退出团队。她说她以前打过《转法轮》几个段落。第二天我接着找,找了第三家,里面三个人,小伙子拿过来一打,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大肚子的小媳妇就说:就得告他,你们都告。我讲完了,让他们都三退,他们就都同意三退。

这几次的控告信,都是在一对老同修的鼓励下做的,他们总是给我打气,当我每遇到问题时,总是说“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其实,在每次要做之前心里也是胆胆突突的,可是当真正去做时,就发现,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在我发这篇文章时,收到了两高的回执,说明两高已经收到。

个人经历与体会,如有不符合法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