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法光照我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一九九八年冬天,因为每天晚上总要陪妈妈去炼功点学法,我也就自然而然的开始修炼法轮功了。那一年我十九岁。

虽然不是为了治病而学法的,可是学法炼功几天后,一直困扰我的失眠好了;以前浑身总是没劲儿,夏天洗几件衣服中间也得歇一会儿,洗完后还累得气喘吁吁,修炼后,冬天的厚衣服洗几大盆也不觉累,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连走路都轻飘飘的。身体好了,心情愉快了,以前的坏脾气也改了不少。我时常提醒自己要按大法的要求做,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我觉得能得到这大法简直太幸运了。我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每天看三讲《转法轮》,后来开始背法,一天背三页很轻松,感觉记忆力越来越好。

正当我沉浸在得法后的喜悦中时,江泽民因为妒嫉开始疯狂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谎言毒害了所有不了解大法的人,我们的修炼环境没有了。那一阵子我真的很沮丧,我年纪轻轻,且刚刚才得法,不知道该怎么办。上班晚上没人的时候我就在住宿的幼儿园捧起书看一会儿。

因为不能保证每天学法,周围的同修也不往来了,渐渐的我又迷在常人中,每天吃喝玩乐,但内心十分空虚,时常怀念以前大家在一起学法的时光。

结婚之后我想重回大法,可是丈夫受谎言的毒害,不听真相,拿书给他也不看,我一看书他就生气。有时他不在家我就看两眼,他回来我就收起来,早晨也没办法炼功。我很苦恼,不知道怎么突破。

我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不料又怀了第二个孩子。所有的亲友都反对我要这个孩子,因为我们那时生活实在是困难:租住的是最便宜的房子,丈夫的工作不稳定,有时有活有时没活,他挣的那点工资只能勉强糊口。但是我明白大法的法理——不能杀生,我坚持要留下这个孩子。这孩子是个女儿,这下丈夫高兴的不得了。

可孩子一周岁过后经常出现感冒的症状,带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心脏有杂音,像先天性心脏病。我听了不以为然,我家的孩子一直很健康,怎么突然会得这种病?可是孩子的症状始终不去,我们先后又去了多家医院检查,结果都说是“先天性心脏病”。后来感冒又转成了肺炎,而且越治越重。不输液还好点,一输液就发高烧,烧的小脸通红,有时烧到四十度,换了几种药都没有效果,连医院院长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

没办法我们又去了当地最大、知名度最高的医院,之后的多半年我们一直就穿梭在这家大医院中,医生和护士都认识我们了。一次我尝试地问大夫:像我女儿心脏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自己长好?大夫说:“这么大的缝隙怎么可能长好,如果真能长好那就出现奇迹了!”说的我心里冰凉。

之后女儿病情发展越来越严重,只要有点感冒,就会大口大口的喘气,第二天就得去住医院,每次至少得住一个星期。可回家待不上十天就又得住院去,如此反复。他爸爸干不了活,我也整天提心吊胆,我们整天愁眉苦脸,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医生说:孩子老喘,得查一下过敏源,看看吃什么过敏?花了一千元检查,说是吃鸡蛋和大米过敏。我真是哭笑不得,这大米和鸡蛋是小孩子每天都吃的食物,这都不让吃了,还能吃什么啊?普通的饼干大部份也都有鸡蛋。没办法,我就给只能给她煮面条吃,可是她偏偏不爱吃面食,吃两口就不吃了。眼看她越来越瘦。

听说孩子反复喘是因为免疫力低。我就上网查增加免疫力的食物,每天剁碎了换样做给她吃。怕她喘,我就想办法增加屋里的湿度,拿来一个电饭锅,里面放满水整天烧着,让它不断地释放蒸汽,增加室内的湿度。中午出去晒太阳,可是依然没有效果,过了几天依然喘,越喘越厉害,晚上睡五分钟就憋醒了,抱起来哄一哄睡着刚放下又憋醒了,就这样吓的我们一宿不敢睡,好不容易熬到天刚放亮就赶紧往医院跑。

一次又到医院排队,她憋得使劲抓我的胳膊,已经出现呼吸困难,我急忙跑去求大夫,大夫一看这情况说太危险了,再憋一会就会出现心衰,马上让把孩子送重症监护室。大夫说第一天抢救得一万元,以后每天几千不等。丈夫说花多少钱都治。

这一住就是九天。重症监护室不让陪护,每天只让在监控视频上看两、三分钟,我们每天盼望的就是去看视频。看到女儿躺着,双手双脚都被绑在床上。我问大夫为什么不让坐着,躺着还要绑着?大夫说,她坐不住,绑着是怕掉到地上。看着女儿那样我心都碎了。

我想起法轮大法和师父,于是就趴在监护室的门上给女儿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救她。第八天,医生让我们抱孩子去做检查。孩子抱出来是打过针的,睡着了,边走我就边趴在她的耳朵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医生通知可以出重症监护室了到普通病房了。

我一看女儿的小脸煞白,嘴干的全爆皮了,浑身瘦的皮包骨,虚弱的头都抬不起来,浑身只要能扎针的地方全是针眼,可以想象我女儿这九天在那里遭了多大的罪!

再输液已经找不到能扎针的血管了。早上来了两个护士扎了三针没扎上,中午被抱到护士室,一群护士围着她又扎了四针,还是没扎上,孩子哭我也哭,她们还要尝试接着扎,我把孩子抱起来说:不扎了!她们说不扎了再反复就麻烦了,我坚持把孩子抱回了病房。

第二天来了一群大夫,看看我女儿说让我们交一千块钱做术前准备,等着做心脏手术。我哭了整整一宿。我家刚刚借了钱买了房子,还没等装修我女儿就住院了,现在什么也没治好已花了五万多元了,我们还上哪借钱做手术啊?况且我女儿又刚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她那么小,那么虚弱,做手术多危险哪!

我突然想到我为什么不再求师父呢?我跟师父说:师父,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带着孩子学法,谁也拦不住,至于做不做手术就听师父的安排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来了两个护士拿了四个大针管给我女儿抽血,我女儿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医生不让她多喝水,每顿只让喝六十毫升的奶(这只是一个婴儿的量)说要控制流食量以免心衰。经过这么多折腾又不让吃饱,哪还有血可抽啊!护士们连挤带按,实在是抽不出来了,我女儿又疼又怕,嚎啕大哭,我哭着说:女儿啊,要是能替,妈妈就替你了!她们用尽各种方法最后勉强凑够不满四管的血。

我一看血都抽了,这手术是非做不可了。八点钟,主治大夫来了,我跟他说了做手术的事,他问我什么想法?我说我们不想做手术,我们想回家养着。没想到他很爽快的同意了,并帮我们办理了出院手续。我心里这个激动啊,我在心里谢谢师父,若不是师父安排,像女儿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可能让出院的,还肯定逃不过做手术这一大劫。

一回家我就抓紧时间给孩子听师父讲法,发正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丈夫看到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所以这些天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他都没有反对,一切都听我的。

回家当天晚上,女儿就开始吐。我没有动心,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她净化身体。因为以前吐完她就喘得厉害,可这次吐完就安静地睡着了。我坚持每天跟她一起听师父的讲法,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女儿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她爸爸看到这种情况,就把从医院开回来的几千元钱的药全都扔了,而且照旧给她做鸡蛋、大米饭吃。喝奶、喝水能喝多少就让她喝多少,从来不控制她。以前我们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怕惊着她,现在多大声她都不怕了。

现在我女儿快三周岁了,每天连跑带跳的,长得胖乎乎的,小脸蛋粉白粉白的,很可爱,很聪明,学东西很快,已经认识一百多个字了,还会背法轮大法《洪吟》中的诗词。

如今我家已如愿住上了新房,以前反对我们要这个孩子的亲戚朋友现在都羡慕我们,和我最要好的朋友知道了我女儿的事之后也拿着师父的讲法录音回家去听。

丈夫支持我带女儿修炼,还特意做了一个供师父法像的柜子。女儿对师父特别尊敬,一到师父的法像前就说:“妈妈,我得谢谢师父!”然后就给师父磕头。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去过医院。别人家的孩子感冒,我家的孩子都没有事儿。我丈夫的活也比以前多了,他可以安心工作了。

法光照亮了我的家,我的家又回到了往日的欢声笑语中。

叩谢师父!我一定要更加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们全家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恭祝师父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