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晋州市城北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下面是河北省晋州市城北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一、谷立强遭非法关押 妻子流离失所、老人孩子无人照顾

晋州市元头乡雷陈村大法弟子谷立强,任雷陈村的出纳员,修炼法轮功后处处按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要求自己,为人正直厚道,对工作认真负责,是村里公认的大好人。

在江泽民非法镇压法轮功五年的时间里,谷立强和他的家庭就没有安宁过,到了所谓的“敏感日”市政保科和乡派出所的人就到家里骚扰,不让出门,限制人身自由,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四次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春天派出所的人半路把谷立强劫持到乡里,三天不让回家,未通知家人。同年的十月一日前,乡派出所的人又把谷立强骗到乡派出所,所长诽谤大法,谷立强给他讲真相不听。并把谷立强铐在一棵大树上。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八晚乡派出所所长赵丙歉带领乡里七八个人,非法闯进屋里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资料),并把谷立强的妻子强行抬上车,拉到乡里铐上手铐非法审讯。事隔不到二十天,政保科的牛伟和所长赵丙歉及其他人半夜撬开大门闯进院里,企图再次抓人。他们用锥子撬屋门,折腾到早晨五点多,后来被家人正义言行制止,没有得逞。

作为警察,天职应该是惩恶扬善、呵护善良,主持正义与公道,保一方平安。可是中共警察们的所作所为和土匪没有两样,深更半夜一次次的抓人,干扰的街坊邻居都不得安宁,家里老人和孩子整日在恐怖中度日。这次人虽然没被他们抓走,却逼得他们夫妻流离在外一段时间。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晚七点多,晋州市公安局政保科的王军清带领恶警闯入谷立强家中,他们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抓人,非法抄家,去了十几辆车,几十个人抢走了电脑刻录机等物品。他们的行为已触犯《刑法》二百六十三条抢劫罪和《刑法》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那天晚上,谷立强的母亲给他们讲述了自己的儿子在外做一个好人,在家孝敬父母……并当着众人给他们跪下,那是七十多岁的善良老人哪,老人怕失去儿子,好言相劝不让他们把人带走,母亲对着苍天呼喊:“天哪,睁开眼吧!他们在抓好人哪”。

老人无助的哭声,乡亲们的劝说,竟打动不了这些恶警,后来他们叫来联防队的大批人强行把谷立强抬上警车,在车里恶警按着他的头拉到公安局政保科,有几个联防队员看守不让睡觉。后来,政保科科长田秋生非法审讯。由于谷立强不配合他们,政保科的高建把手铐勒的死死的。第二天王军清将谷立强送到藁城看守所。在藁城看守所受尽侮辱、打骂,连续熬了三天三夜,还得干活,身体和精神已经承受到了极限。

大概农历二月二日,谷立强被劫持回晋州看守所转为逮捕,晋州市看守所的环境更加恶劣,本来疲惫的身体又开始强制干活,做不完规定数量晚上加班干,熬的精疲力尽,不时受号里恶人的打骂侮辱,欺诈钱财。

就这样,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被他们强行拆散了。谷立强二零零四年八月六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妻子被逼得流离失所,家里剩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两个年迈的老人。谁家没有父母老幼?谁家没有妻子儿女?难道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该遭到如此不幸。《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信仰自由是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修炼大法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不偷、不抢、不嫖、不赌,何罪之有?

为了给广大乡亲们讲清法轮功真相,谷立强自费制作真相材料、光盘,是维护人民群众的知情权,还民众一个公道,是对世人、对社会负责的正义之举,是在行使《宪法》赋予的合法权益,不论是对“真善忍”的信仰,还是讲清真相都是合法的。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和示威的自由”。在民众的视听权被堵塞、电视、报纸对法轮功报道极尽污蔑的情况下,大法弟子向广大人民群众善意的解释是符合宪法规定的,事实证明,大法弟子不但没有犯法,而且还忠实的维护《宪法》,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

作为公民,大法弟子照样拥有国家宪法和法律规定享有的各项人身权利,希望善良的人们呼吁制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好人自由与清白,还民众信仰、炼功的权利,还千千万万个家庭原本安宁的生活!与此同时,能在巨难当中呵护善良的人,会因自己善恶分明而拥有一个美好未来!

二、雷江涛被非法判刑七年

晋州市元头乡原雷陈村大法弟子雷江涛,一九七九年生,一位年轻有为的大学毕业生,在学校曾获得“全国物理奥林匹克”三等奖,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工作单位为人善良,乐于助人,是一位有口皆碑的公司职员;在家里更是孝敬父母、聪明懂事、人人皆知的好孩子。

就是这样一个难得的人才,只因为修炼法轮功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却遭到邪恶的残酷迫害,被关押在晋州市看守所一年,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雷江涛在北京的住处,大概晚十一时,听到门外有人敲门,随后闯进来七、八个人,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说自己是什么人,接着就要把江涛带走,雷江涛奋力反抗并大声说:“你们无权抓人,我没有犯法”。他们见江涛不配合,就上来好几个恶人,按住他,铐上手铐,把他从楼上抬下来时,雷江涛大声呼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接着有一个恶人赶紧捂住他的嘴,雷江涛没让他得逞,继续大喊,到了楼下他们把江涛塞到车里。一恶人坐在江涛身上,两手按住他的脚,还有一个人用脚使劲踩住他的头,就这样一直到了国家安全局看守所。

在看守所登记时,雷江涛不配合恶人,他们对他拳打脚踢,下手非常狠,简直没有人性。他的左半边脸被打的肿得很高,眼几乎睁不开,左耳好像堵了什么东西似的,听不见声音,有一个恶人用电棍电他的腰、脸、嘴和戴在手上的手铐(手铐都勒进肉里)。一直把雷江涛折磨到深夜二、三点,后把他关进监室。

之后,他们在非法提审江涛时,用了更卑鄙的手段,他们逼着江涛骂李洪志师父和大法,还在纸条上写师父的名字逼雷江涛踩。雷江涛拒绝道: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这么做。恶人气急败坏,拿纸条硬往脚下塞,江涛不配合,他们就抓住他的脚往上抬。雷江涛干脆坐在地上,把脚伸开不让恶人得逞。后来恶人整夜不让江涛睡觉,要么长时间蹲着要么长时间站着,直到麻木失去知觉。

在以后的几次非法提审中,他们要江涛招供所谓的犯罪事实,江涛说“我没犯罪,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不是邪教,我要求无罪释放”。他们说:“就凭这几句话就可以判你劳教”。

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上午,石家庄国家安全局来人,把雷江涛押到石家庄国家安全局,他们问了一些事情,就是判决书上的几件事,江涛说的与判决书上写的完全不同。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日,晋州市公安局政保科的人把江涛带回晋州市看守所,非法提审时,政保科的副科长王军清、高建动手打雷江涛耳光,还三天两夜不让他睡觉。王军清还用冷水浇他的头,冷水从脖子流进棉衣里,衣服都是在提审过程中慢慢暖干的。这是他们使用的非法手段,刑讯逼供。

在此期间,他们还篡改审讯记录,随意加入未经询问核实的内容。并要雷江涛签字,最后几次被雷江涛发现,拒绝签字,并写下“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没有犯罪,我要求无罪释放。”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他们没有证据逮捕江涛,就给了释放证,说是放回家,实际他们没有送回家,而是送到晋州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非法关押,并欺骗说:“学习几天、就放回家”。这期间他们逼江涛写保证书,江涛拒绝,并说:“法轮大法是正法”。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江涛再度被劫持回看守所,转为逮捕。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月份,都是在晋州市看守所里,强迫雷江涛超负荷劳动,折梨袋,数量巨大,常常干到晚上十二点多,每天只睡二个多小时的觉,如果质量不行,还要挨打顶墙。

二零零四年十月江涛被迫害的浑身长满疥疮,刺痒无比,整夜都睡不着觉,看守所却向江涛的家属要钱治病。江涛抗议他们非法关押、判刑,绝食多日。十一月四日上午被值班恶警刘造辉、田常生、张社昌、王朋用橡胶棒暴打了一顿。下午又因为绝食抗议,被以上几个恶人用拳头在六号监室暴打,并用鞋刷撬嘴灌食。十一月五日江涛又被当日值班的恶警薛玉仓铐上背铐。十一月七日接见日,江涛的家属去见他,看守所的人不让见面。

江涛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

三、张敬军遭受的迫害

张敬军是晋州市祁底乡龙泉固村人原在河北省电建一公司工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迫害法轮功开始的第三天,张敬军就去北京为大法鸣冤,结果被便衣带到分局派出所,后来送到丰台区体育场,在那里有许多被非法押送来的同修。在烈日下曝晒,不让喝水,不让去厕所,有许多同修小便尿在裤子里。

后来以省分组,在晚上被车拉到保定的一个派出所,恶警叫他们坐在地上,双腿伸直,一恶警用胶棒轮流打他们腿、后背、肩、头部,以致后背青紫,腿部肿疼,行动困难。后来又送回晋州市公安局,因不写保证,被铐在院内车棚的铁管上。后来回单位二话没说,就给非法开出了。

四、李保全被非法迫害

李保全,晋州市祁底乡祁底村大法弟子,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北京和平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为了叫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就因为这句真话、实话,被恶警强行推上警车,拉到北京西城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以卖生活用品为名,敲诈人民币一百七十元,非法关押五天后李保全被乡政法委尹立仓、派出所的崔敬海戴上手铐押回。刚出门尹立仓就把李保全提包仅剩的一百二十元也全部拿去。

十月六日李保全被非法押回晋州市看守所,在这几天里,乡政府伙同派出所的人,先后两次抄了李保全的家,抢走了大法书,洪法图片,和师父的法像等物品,并索要从北京拉回晋州的车费二千七百元。在看守所非法拘留二十五天,收饭费四百五十元,公安局政保科还逼迫家里交了三千元的保证金才放人。以上收的钱全部没有任何手续。这还不算,政保科的人还提出在东方大酒店宴请他们,又花去了六百多元。回到家后乡派出所也提出要李保全家请客,又花了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春节李保全家的对联写了“法轮常转,佛法无边”、“真善忍”这几个字,就被派出所所长赵润田、干警甘彦丰带去派出所,逼问说是谁写的,李保全拒绝回答,他们也没问出是谁写的,就气急败坏的给戴上背铐关进铁笼子五—六个小时,下午送晋州市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二十天,因后来绝食抗议才被放回,回来之前,交看守所饭费四百元,政保科逼迫家人替写保证书,同时索要保证金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早六点,乡政法委张志谦伙同派出所贾建民一伙五—六人,闯进李保全家强行戴上手铐绑架到610办的所谓法制教育中心。在那里四个人包夹一个学员,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后来几个学员同时绝食抗议,在十月二日晚,才获得自由。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星期一上行十一点多钟,晋州市国保大队头目赵贵宾,王军清,伙同派出所贾建民一行五人。闯到槐树镇祁底村李保全家中进行骚扰,说要炼就在家里炼,不许给别人讲,也不许撒资料光盘相威胁,企图进屋搜查,但未得逞。几年来,这些人多次登门干扰,使正常生活环境受到破坏。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点,晋州市槐树镇派出所于彦彬,靳朝杰。突然闯入祁底村李保全家,索要电话号码,企图监控迫害。给他俩讲真相劝三退也不听。自七月二十日以来三次登门骚扰。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多钟,晋州市国保大队头目赵贵宾,伙同槐树镇政府政法委书记李志良派出所所长王召带领贾建民、于彦宾、靳朝杰、王永任等一行十多人,开三辆车,闯到祁底村李保全的家,企图强行搜查抄家进行迫害,在亲友家属乡亲们相助下,未能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河北晋州市城北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310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