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控告书存档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诉江大潮已经开始了。根据我个人了解到的情况,许多同修已经把控告信寄出了,许多同修正在写,可仍有不少同修还在观望,甚至还有打算不写的。对此谈一下个人的看法。

一、怕是什么

为什么观望,为什么不写?一个字“怕”。而这个怕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啊!怕后面的因素是什么?怕后面掩盖的心是什么?怕遭迫害的心,求安逸心,安于现状的心,怕失去家庭亲情的心,怕失去已经拥有的物质利益的心,怕失去安稳的生活的心,甚至怕孙子没人带,怕孩子没人管,怕工作没人做,怕庄稼没人种等等等等,各种为私为我的心。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所放不下的执着也各不相同。

正法修炼已经到了今天,这些放不下的执着其实我们都已经不好意思再说出口了,谈起来都应该是笑话了的事情了,可是在相当大的一部份同修中,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执着。更有甚者,意识不到这些就是执着。

师尊讲过:“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1]师父还告诉我们:“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3]。我们同化了师尊讲的这些法了吗?我们的思想符合了哪一层生命的时候,那一层生命真的就会在我们身上起作用的啊。当我们放下怕心,堂堂正正做的时候,就会什么事也没有。而当我们带作怕心、担心、疑心做的时候,就真的会出问题。

怕是什么?怕不就是我们人神之别的分界岭吗?

二、诉江是什么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当我们大法弟子从师尊的法中悟到风雨欲来时,有弟子问师尊:“请问师父,当耶稣要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他的弟子都在干嘛?请师父转告世人及天上,我们大法弟子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4]

九九年七二零后,多少大法弟子放下生死,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征程。迫害开始后,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从来没有公开说话的权利,如今,正法已经走到了最后,师父早已为我们铺好了路,今天的控告元凶江泽民,是正法的需要,跟以前的上北京不是一样的吗?而且不用我们动腿,只要用心、用笔就行了。

诉江是什么? 诉江不就是师父给大法弟子结束迫害、树立威德的机缘吗?

三、控告书是什么?

其实,我也是属于在这场迫害中增加了执着的那种。在经受了各种各样的魔难,被一次次的非法关押后,我被旧势力强加了非常强的怕心。这怕心一直阻碍着我精進。写控告书,必须用真名实姓,这不是给我们去掉怕心的最好机会吗?此时不修,更待何时啊!一旦江被推上了审判台,以后的环境更宽松了,甚至法正人间了,哪还有我们去怕心的机会了啊!

让我们重温师父的讲法:“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能做一个好人也可以,只是你们要清楚,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5]

控告书是什么?控告书不就是我们在经历了这场严酷的迫害后向师父交的一份答卷吗?

四、控告书在明慧存档是什么?

我们都知道,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家。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师父给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准备了一个座位。我们的控告书一存档,是不是我们就在与我们的座位对号入座呢?还没写的同修的座位不是还空着吗?

记得一首歌《最初的家园》唱到:“快醒来吧,我的同修,不要再徘徊,不要再观望,不管你是观望还是路有多长,与法同在才能实现久远的愿望。”赶快行动起来吧,我的同修,你是否感受到师父望着那空着的位置时发出的“快回来吧,我的孩子”的慈悲呼唤?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上有弟子问:“请师尊为我们讲讲大道无形的深层内涵,还有明慧网、大法学会关于起诉大魔头……。”[6]

师父回答说:“是啊,应该起诉它,(众弟子热烈鼓掌)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6]

师父的法都已经讲明了,愿我们每位大法弟子都行动起来,整体配合,用正神的力量,结束这场迫害。

个人看法,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