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精進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成了当地邪恶迫害的主要对象,时不时把我弄到乡里、县里强制洗脑。当局以我发真相资料为由将我非法劳教了两年,家人不修炼,把我看起来了,由于法学得少,很长时间我一直没有勇气走出来。

师父保护 两次走出魔难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邪恶操控恶人把我从家里绑架到看守所,当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我心中发了一念:“谁说了也不算,师父说了算。”看守所要我体检,我又发了一念:“体检一律不合格”。

结果体检时师父为弟子演化假相: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当天回到家中。我告诉家人:“是师父救了我。”

一个月后,恶人又在夜间来家里绑架我,我不配合,不开门,恶人跳墙而入,有一个还跌伤了腿,当时疼痛难忍,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报,当时他们不悟,还是强行把我带走。在去济南的途中,我一路发正念不止,到济南体检时,师父又给弟子演化假相,拒收。又一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回到了家。

我体会到,在修炼道路当中,都是师父看护着弟子,给弟子正念和智慧,让我走出困境和魔难,又一次次点悟着弟子,走正走好修炼的路。只有精進,去掉糟粕留下纯正,做个合格的大法中的粒子。

放下有求的执著

由于对眼睛的执着不放(眼睛有障碍),思想中反映出很多不符合法的念头,迟迟走不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如:怕众生不理解,怕给大法抹黑,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身上体现不出来,等等。

我很苦恼又无可奈何,表面好似很坚定,实际是在求,只要我炼功,师父会把我的眼睛治好的想法时不时在脑海中游荡。天天拖着,法在看,抱着强烈的治病的心又能看到什么呢?

后来我放下对眼的执著,面对面和世人讲真相。遇到众生不理解,大吵大嚷。我发着正念,稳住心,以慈悲的心态耐心的讲大法教导做好人,以及恶党的暴政、造假、诽谤、活摘器官等无恶不作的事实。有时讲得口干舌燥也没几个三退的,回家赶快找自己,是什么心促使众生不能得救呢,我找到了一颗急于求成的心,去掉执着心,再讲真相众生又能接受了。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修去了不少其他的人心,如怕心、爱面子心、烦心、名利心等。

突破干扰

前些日子,有一段时间,我学法迷糊,发正念倒掌,看法时脑子像隔着一层东西,法学了也不知道,脑中没有印象,思维完全模糊不清,我很是着急,又突破不了。

我静下心来思考,找自己的不足,反思自己哪方面与宇宙拧劲了,是不是应该扩大容量,提高心性才对。后来矛盾一次次出现,慈悲的师父为弟子安排了一个又一个提高心性的好机会,随着心性的提高,执著心去的越多,容量就不断加大,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出了困惑,溶于法中,我又能正常的不受干扰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