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图们市崔明叔女士六次被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我是吉林省图们市法轮功学员崔明叔,今年62岁,朝鲜族。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16年来被中共当局绑架6次、遭劳教迫害3年,还不得不流离失所。现在诉江大潮渐起,唤醒了卷入这场迫害的警察及帮凶的良知,我愿把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让世人认清这场迫害的邪恶,也希望参与迫害的警察赶快醒悟,回头是岸。

被开除公职

1999年11月份,我的工作单位——延边炼油厂就以在中央直属单位,不写不炼的保证书就开除的名义开除了我的公职,我一句“炼”,他们就把我服务十多年的正式职工一脚踢出来了,这是地地道道的枉法行为, 这就是江泽民凌驾于法律之上所干的丑事。

六次被绑架

①2000年,我被绑架到图们市洗脑班,在那里强迫我们看诬陷法轮功的“焦点谎谈”,逼迫我们写所谓‘决裂书’,不写就受侮辱、恐吓和体罚。

②我被单位开除后的2000年12月份,为了向政府反映情况,我和很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自费去北京上访,结果在北京一看守所遭非法关押7天,我绝食抗议,就遭灌食、罚站、不让睡觉的迫害。7天后自己从北京回家,厂领导派人来我家向家人勒索2000多元,见我不在家,就骗家人让我回家,没事了。我回家的当天晚上月宫派出所警察闯进家里将我绑架,并非法劳教1年。因身体出现严重状况而放回家里。

③2001年,我在一同修家被闯进来的警察绑架,再次非法劳教1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了罚站、强迫洗脑,奴役劳动等迫害,大部分劳动时间是:从早晨5点到晚上10点。

④2004年,我因为到农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而被绑架。在珲春拘留所,遭到残酷的刑讯逼供迫害,他们在我的脖子上挂了重物,很重,站了多久不知道,但警察从外面进来说:都几个小时了,真厉害。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2年,因我出现脑溢血症状而从医院回家。就是这样,图们警察还是不放过,再次把我从家中绑架到图们看守所,关押几个月后回家。

回家后,派出所仍然继续骚扰我,无奈我流离失所了1年多的时间才回家。可回家仅一个多月,在2006年3月份,我再次在家中被绑架进图们鞍山看守所。为了反迫害我绝食抗议100多天,他们在灌食物中多次放了不明药物,导致我下泻和全身瘫软,最后只剩一把骨头,一口气。可是图们市公检法不顾我的生命安危,还是判我4年徒刑,并送往长春女子监狱。

在长春女监,我遭受了毫无人性的多种酷刑迫害。

一开始长时间罚站。从早晨7点到晚上10点就一个姿势站着(除吃饭外)几天过来脚肿的穿不进鞋,身体虚弱的直掉头发,虚弱的身体晚上10点前还不让睡觉,极其痛苦。在身体上造成痛苦的同时精神上的迫害更为严重,每天一个劲的灌输污蔑法轮功的谎言。

为了反迫害我再次绝食,从此他们把我关进医院,由4人包夹,昼夜监关,每天灌食3次,有时在灌食物中放进盐或咸鸭蛋,然后催我喝水,灌食的时候,故意不让把管插进胃,而是插进肺里,叫我喘不上来气,憋得很难受,鼻子上常常出血。还不让我与人说话,且成天挨骂,受侮辱,被打头。这还不是最大的迫害,最难以承受的是,几个月后把我吊起来上绳,也就是说,把我的双手和两腿捆绑后在比我身体还高的床梁上悬挂起来(两脚离地)这样的酷刑维持了几个小时。再后来就绑在死人床上,每天把腿和胳膊在4个方向使劲抻开后绑在床的4个角上,最长连续4天不松开,拉、撒、吃全在床上也不让刷牙。这种酷刑完全超出人的极限,痛苦至极。我因为实在承受不住写了不炼的假保证,这种精神上的痛苦远远超出肉体上的痛苦,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其杀伤力可想而知了,我2009年才从监狱回家。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⑤2014年3月份,我因讲真相被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往图们市国保大队,全勇哲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不说就绑在了老虎凳上,还点烟吹在我的鼻子上,我当场吐了,那天不让我睡觉,第二天问我的名字,我不配合就用两拳头敲打我的胳膊,胳膊都肿起来了,还出现了瘀伤,现在还凹陷着;还打耳光,脸都肿起来了,15天后被放回家。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⑥2015年5月份,我再次遭绑架。在国保大队去医院检查身体后,查出严重状况而当天被放回家。回家后国保大队的全勇哲等2名警察来家叫我和丈夫去国保大队一趟,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警察再次参与迫害,也不想让家人再次受伤害,就离开了家,又开始了艰难的流离失所,他们看我不在家就把不修炼的丈夫带去,半天后才让回家。

我真心的希望参与迫害的所有警察好好想想,我一个62岁的妇女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因此而如此遭受残酷的迫害,天理不容啊!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你们的平安不要再助纣为虐。现在迫害法轮功的高管纷纷落马,迫害元凶江泽民起诉浪潮起伏,众多受害者纷纷向最高法院递交起诉状,再不悬崖勒马就没有机会了,要赶快做出生命的正确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