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善解宿怨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我是在1997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今年68岁。

在修炼大法前,我的生活真是痛苦不堪。自从嫁入婆家的第二年开始,婆婆就三天两头的找茬和我吵架,而且每次吵架,婆婆能连续骂我2、3天不带歇气的,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骂,每次这种咒骂大约会持续半个月。有时会无缘无故就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一年到头都是这样,要是两天不吵架我都烧了高香。而且二大姑子和三小姑子还经常在背后煽风点火,更加重了婆婆的吵闹。甚至在我流产坐月子期间,婆婆还骂了我好几天,当时我只能蒙着被子哭。

这样的生活大约过了五年,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我真感到生不如死,一点都不愿進这个家门。由于常年的生气压抑,我落下一身的病,胃疼、心口疼、老是象草鸡一样的打嗝。常年吃“开心顺气丸”,常给我买药的弟弟说我吃这个药有一箩筐了。

更糟糕的是在月子里我落下了受风的毛病,头上不能招一点风,不管是睡觉还是酷暑,必须一天24小时的戴着帽子,头上招一点风就头疼的不得了。看了很多医生都没用,都知道月子病是最难治的。

在修炼大法前我整整24小时不离身的戴了23年的帽子,修炼大法后这种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1997年12月,在我们村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花了26天去看了3遍师父的讲法录像,在看录像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我身上的大部份毛病都好了。只是当时没悟到要把帽子摘掉。

1998年6月20日,那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因为我只有两年文化,大字不识几个,还不能独立学《转法轮》。那天我去看第四遍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完录像和同修们切磋后,我悟到应该把帽子摘掉了,我就毅然把帽子摘掉了。摘掉后我的头上不仅不冷,而且连续三天头上象顶着一个大火炉一样往外冒火。从此我彻底告别了日夜不离的戴了23年的帽子。不管冬天怎么寒冷,或者是大雨倾盆,我都不用再戴帽子了,从此我真正的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而且身体的其它毛病都彻底好了,以前胃不好,不敢吃凉的辣的等食物,现在大冬天吃冰棍也没关系。没有病的感觉真好。

婆婆在我修炼大法前,因为和我的恩怨,早已经搬去女儿家住了,修炼大法半年后,我悟到婆婆之所以这样对我,肯定是我们之间有什么因缘关系。现在我修炼大法了,我不能再记恨婆婆,应该把婆婆接回家来好好赡养。这时婆婆在二大姑子家住,二大姑子因为此前和我的矛盾,已经有十年没和我家来往了。

我买了一些礼物,亲自去二大姑子家接婆婆,婆婆和二大姑子都非常意外也非常感动,没想到我能这样做。

我把婆婆接回后,心里没有对她的一丝怨恨,尽心尽力的照顾她,直到给老人送终。在这期间,婆婆有一次突然又无缘无故的对我破口大骂,骂的很难听,我也没怨恨婆婆,依旧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老人临终前瘫在炕上一个多月不能自理,她的几个女儿都不怎么管,就是我和丈夫日夜护理,晚上要起来无数次照顾。

一次老人昏迷了很长时间,大家以为她醒不过来了,就把她的东西都拿到外面去了,没想到又醒过来了,醒来后老人知道把东西拿到外面去了就告诉我们里面还有点钱,丈夫把钱找出来,小姑子逗婆婆说,这钱给谁,婆婆说:就给儿媳妇(指我),其他谁也不给,只有儿媳妇对我最好。

在给婆婆办丧事时,当着满屋人的面,我本家的一个叔公对我伸出大拇指称赞我:说我来了一个九十五度的大转弯,说我是一个孝子,在咱们这趟街你属第一。我说:是大法把我教育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人了。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就信大法,大法就是叫人做好人,我不学大法我不会这样对待的。从此我和几个大姑小姑子的关系也非常融洽了。

学法中的神奇事

因为我只上过2年学,10个字有8个不认识,《转法轮》开始读不了,只能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在修炼4个月左右,我从同修那借来一本《悉尼法会讲法》,我就回家拿着看,看来看去,我发现整本书我几乎都能读下来,我自己还很奇怪,我怎么能认识字了呢?更为神奇的是,看《悉尼法会讲法》看到一半时,突然整篇纸一个字都没有了,我吃惊的蹭的一下站起来,嘴里说:“哟,怎么没有字了呢,师父?”我这样一说字马上又显现出来了。

1998年6月以后我就开始到学法点去学法,别人读法的时候,我就一行一行的跟着看。虽然我读不了,但别的同修读法的时候,我就感到每个字都往我脑袋里飞。就这样一直到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大法后,没有了学法点,我就在家自己学。开始还是读不成句子,但我不气馁,每天多看多读,就是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我一定要把大法书读下来,决不能落下。大约在家读了2个月左右时,终于可以读成句子了。开始是3天读一讲,一个月后是2天读一讲,最快时1天读4讲。不仅《转法轮》我早就能流利的阅读,师父的其他40多本讲法,基本上我都能读下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