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秘判三年 四川泸州唐天敏遭酷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四川泸州纳溪法轮功学员唐天敏女士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八年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三年半的种种酷刑暴力“转化”迫害,九死一生。二零一二年唐天敏因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再次被绑架,被秘密判刑三年,在监狱遭酷刑折磨几经生死,近期才回到家中。

以下是六十岁的唐天敏女士自述遭非法判刑、监狱迫害的经过。

一、故意违法:纳溪区法院黑审秘判

二零一二年四月,我在纳溪渠坝讲真相,快中午被渠坝派出所绑架,当晚非法关进纳溪看守所。几个月后的一天,看守所突然通知我去法庭。奇怪的是,在此之前,没人给我送起诉书来,没人告知我可以请律师辩护,也没人提前通知我什么时候上庭。

到了纳溪法院,庭内坐了大约二十多人,几乎都是穿制服的。公诉人读起诉书读的快,我说:“你读的什么我听不清楚。”因为我没见到过对我起诉的起诉书,对告我的原因、事由一概不知,也没有应答的准备。当我一听到公诉人读的内容中有把法轮功诬蔑成“×教”的诽谤之词,我就立即驳斥、否定,我说,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没有错,错的是你们!

公诉人把我依法讲真相,维护个人信仰、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作为犯罪事实,还列举了六个证人,而六个证人一个也没有到庭作证。庭审前,法庭没有明确告知本人有自我陈述的过程,有自辩的权利,也没给予本人自辩的机会。

法庭说我犯了哪条哪款,要判三年至七年。我说我哪条也没犯,违法犯罪的是你们。

那天旁听席上的人全是与我不相干的、不相识的人,我的亲人、朋友一个都不在场,一个都不知道开庭的消息,没有亲人朋友见证我被黑审构陷的过程。我觉得奇怪,散庭时我就质问道:你们这就是开庭啊?

秘密庭审后大约一个月左右,送来裁决书,判我三年。送裁决书的人姓康,有人喊他康刚虎(音)。他没有告知我可以请律师,有上诉的权利,只是说:你认得我不?我当然认得他。二零一一年我被非法拘禁洗脑班时他是参与迫害的一员。我在这份非法判决书上写上:中共是邪教。法轮大法是正法。(判决书被监狱没收,出狱没还给我。后来找江阳区法院复印,江阳区法院不印。)

判决书送来十多天后,我被劫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送走之前没人告诉我什么时候走,也没有通知我的家属会见,早晨起来喊走就走。

不给起诉书,黑审秘判,剥夺我的诉讼权,还剥夺我会见亲人的权利,程序违法纯属故意。这一切都是纳溪公检法在用违法手段制造冤狱,是黑整。

我的孩子、亲戚对我被庭审、被判刑、被送走的消息一无所知。当地的朋友们、熟人们从明慧网上看见我被酷刑折磨至生命垂危的讯息,才知道我早已离开纳溪,被投进了黑暗的简阳女子监狱。

二、养马河女子监狱的酷刑折磨

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黑窝,江泽民利用监狱、警察、犯人迫害法轮功罪恶滔天。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对法轮功学员施行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臭名昭著,海内外皆知。

被劫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四监区,我首先想到的是:我是大法弟子,法轮功没有错,我没有罪,我不是犯人,我是被冤判的,我是堂堂正正的好人。所以,监狱按犯人的标准对待我,我一概否定,一律不配合。抄写、背诵犯人必须遵守的“规范”,我不写、不背。我不是犯人,怎么能让规范坏人的“规范”来规范我?点名我拒绝回答,因为我不属于那里的罪犯;上厕所我不打罪犯报告,即便屎尿拉在身上我也不屈从;集体唱红歌对中共邪党表忠心,歌功颂德,每天唱几次,我不唱……监狱要想象犯人一样改造我,包括改变我的信仰,让我自觉不自觉的把自己当作罪犯,便指使那些服刑的犯人对我残酷折磨。五个月的时间,我遭受了多种酷刑的折磨。

剥夺睡眠。白天监室里的人干活去了,我被关在监室里由犯人做包夹对我严管,晚上大家回来就弄我到走廊,楼梯间站、坐,不准睡觉。有时睡二、三个小时,有时到天亮不准睡。一次我困糊涂了,怎么下了楼梯,怎么摔倒的都不知道,从地上醒来头上摔出了个大包都不知道。

踢下身。一天四、五个犯人把我按在保管室的一张七十公分高的台面上,仰面朝天,掰开双腿,让一个犯人对着我的下身猛踢一阵。第二天,我感到骨头都象被踢碎了一样。我对她们说,你们好残忍,骨头都给我踢碎了。

抓着头发闷水。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把我拽住,抓着头发往一个大桶里闷水。这个酷刑遭受了两次,一次大约有好几分钟,那是要命的几分钟,难受的人真想一死了之。

。劳改营里吊的酷刑不用手铐,是一种专门的衣服,象皮革制成的,袖子长,双手上举,把袖子拴在床边或什么地方,一会儿双臂就疼痛难忍,然后心脏难受至极。那天,姓邓的警察点名我不答,她就下令株连全中队二百多人一个都不准睡觉,给我施加压力。我对她说,你那是圈套。有什么对着我来,不要搞株连。姓邓的警察给我穿上那种衣服,把我吊了一个通宵。我问她,你的警号是多少?她害怕不敢说。

扇耳光。扇耳光是常事。一次一个叫姜海霞的犯人,把我弄到厕所里,一口气打了我几十个耳光。

暴打。挨打是家常便饭。一次监室的头诈骗犯彭红组织监室人员开会,传达警察的指令后对我暴打。七、八个人对我一阵拳打脚踢。一个犯人不忍心打,被监室头吆喝回来参加殴打。

有招数的打。一个叫何梦(指使她人卖淫)的犯人打人不一般,不知她从哪学的招数,打人想伤内脏、把人致残。她先对着我的脾脏部位把五指集中在一起用力点击,然后再对着心窝拳击。

掐脖子。包夹掐我的脖子,往死里整。

撞墙。包夹用双手抱着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那是经常的事。我的头被撞的昏昏沉沉的,记忆力减退了,很多事想不起来了,思维也不灵活了。

踩、来回搓。包夹穿着皮鞋踩我的脚趾,踩住脚趾来回搓。

泼凉水。大约十一月份,天气很凉,当“包夹”的犯人把我弄到厕所里泼凉水。十几个人将一盆盆的凉水往我身上、脸上泼,往嘴里灌。当时楼上楼下好多人来看。

饥饿。进入劳改营大约一个月左右,我就开始遭受饥饿的折磨。警察说,你要吃?吃的是共产党的。共产党就不给你吃。我说,共产党都是吃老百姓的。她们一天只给我吃两顿,两顿饭大约只有一两米,没有菜,三个月后我九十多斤的体重瘦到只有六十斤,只剩一副骨头架子了。起床、上厕所要用尽全身力气,穿衣都穿不上,没有那点力气,后来连路都走不动了,真的到了风都把我吹倒了的地步。一天一个警察干部在调离之前到监室来,撩起我的衣服一看,说,哎呀,好瘦呀。

进监狱不久,过年了,大年三十我挨饿整整一天。没人给饭吃,水都没有一口喝。一个犯人曾经在泸州看守所与我关在一起,她得了重病,我照顾她,给她洗衣服、盖被子,在养马河监狱邂逅,年三十那天她背着警察偷偷给了我一颗糖。

后来我就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才解除了饥饿的折磨。进监狱五个月后要我出去干活,我不能行走,两、三个犯人架着我去劳动,来来去去,她们都累得喊受不了。

。包夹双手把我拎起使劲往地上蹾,就象打夯一样。过后我的腰椎底部感到麻木,很难受。我本来个子矮小,被折磨的皮包骨,把我拎起来摔,就象拎只鸡。我已经生命垂危濒临死亡的边缘,她们还这样折磨我。

强迫抽血。监狱强行抽血说是体检。我抵制抽血,我说,我没吃没喝没睡,还要抽我的血?你们抽血卖钱?然而几个人把我按住强行抽了我的血。一年半抽了好几次血。

犯人施暴,警察一个个不露面,我向她们反映,她们根本不理睬,个个装聋作哑。一次我给队长张庆反映挨打的情况,她说,没人看见。队长李凤芳找我谈话,我从亲身经历给李凤芳讲大法的美好,又讲家史,从家庭亲历的遭遇讲共产党的本性残忍。她说上一代人不该把仇恨传下来。我向她反映挨打的情况,她不说打人不对;给她说挨饿的事,她说就是不应该给你吃。我说,打了人的犯人违反监规,你们还给减刑奖励,这不是邪教是什么?犯人个个都是熟背监规的,都知道被监管人员故意殴打、残害被监管人员是违法犯罪的,她们为什么还敢肆无忌惮的这样干?施暴行恶的犯人说,没有干部的允许,谁敢这样干?

纵容被监管人员施暴违法的四中队警察:李德明,张庆,高某某等等。

三、第二次遭劳教迫害补充

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劳教两年,遭受了种种暴力转化的酷刑折磨,警察不仅指使劳教人员行恶,队长还亲自动手施暴,日子没有一天轻松。两年熬过来,我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二零零八年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同样遭受到残酷的折磨。在此作一点补充。

1、拒绝倒饭挨打。杂案犯二十四小时包夹法轮功学员。被包夹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只能在监室吃饭。每天她们打许多饭回监室,根本就吃不完。每天要倒几大盆,足足有七、八斤、十来斤米才能做出的那么多的饭。她们逼迫法轮功学员把白花花的饭倒进厕所,再用水冲干净。我想,我们师父吃饭时一粒谷子都要剥来吃了,不浪费一粒粮食,我们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这么糟蹋粮食呢?我拒绝倒饭,她们就强令我把倒在厕所坑边上弄脏了的饭吃了,意思是你心痛粮食,就把那些饭吃了。我抵制倒饭,她们就对我大打出手。

2、捆刑。一次包夹拖出两张床,把床柱合并在一起,强行将我背靠床柱军姿站立,然后把我绑到床柱上,用布带从头部一直捆到脚踝。全身不能动弹,呼吸困难,头、脖子都没有一丝活动的余地。屎尿拉在身上,吃饭靠喂,喂也吃不下,一吃就吐。从早捆到晚上。

3、罚站。不准我购买吃的东西,连盐都不准我买。暴打,不准睡觉,还罚站。我已经被迫害的气息奄奄了,她们还不放松对我的折磨。一天我站着就昏死了过去,狱医才叫她们让我买点牛奶、豆浆等补充身体。

4、艾滋病菌携带者当包夹。劳教所把艾滋病病菌携带者集中关押的特殊中队合并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大家都知道这是又一种残忍的迫害方式。与这类人员混杂在一起,大家都觉得如阴云密布,连警察都不满。监狱让艾滋病病菌携带者当包夹,指使她们暴力对待法轮功学员,把她们变成工具,打手,我被她们殴打。我觉得监狱警察被江泽民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已经很可悲了,警察又去坑害这些无药可救治的携带艾滋病病菌的可怜人,把她们推向更深的深渊。

四、遭迫害中的坚定与慈悲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我被当地“610”(按江泽民的旨意建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绑架到洗脑班迫害,高压下我没有放弃修炼,坚定维护神圣的“真善忍”信仰。因为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师父伟大。是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给了我做好人的路标,让我懂得了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在劳教所、劳改营里,我不忘师父的法,再艰难我也坚持背诵《论语》。劳教所、劳改营暴力对待法轮功学员,是想摧毁修炼人的意志,瓦解修炼人的信仰,这不是想要做就做的到的。

在养马河监狱,我遭受酷刑折磨,又饿又困,天天挨打时时挨打,谁想打就打,人昏昏沉沉的,还遭吊,踢、泼水、闷水,我有时感到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不能思维了,意识都没有了。但是,无论多难,“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念我牢牢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放松。

利益诱惑不动心。一天有人来监狱找我,说我的住房要拆迁,我如果要还房可以得到比原来大一点的约五十多平米的住房,可以享受政府的补贴二万元。但是要写一份回去不发资料、不讲真相的“保证”。我想,大法弟子不讲真相,不发资料还算是身负救人使命的大法弟子吗?在利益的诱惑下我不动心,我说我要房子,也要修炼。用住房来诱惑我写背叛法轮功信仰的所谓“保证”,不行。我说,我补钱都可以,“保证”我不写。

我被非法劳教迫害两次,历时三年半,劳改营又呆了三年,江泽民利用司法、利用监狱对法轮功迫害的无耻与残忍我深有体会。我觉得那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监狱警察,被监管人员最可怜,他们被江泽民当作工具利用,他们犯罪了,造孽了,是江泽民把他们往地狱里面拉。一个叫罗利(音)的犯人,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我就认得她,在养马河监狱又碰上了。我问她被劳教所迫害致死的郑逸梅的情况,(当时是她包夹郑逸梅的,在楼上的一个单间里)她说郑逸梅死了是她抬出去的。大法弟子郑逸梅遭到什么迫害失去了生命,她是清楚的。

养马河监狱,那些整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是从一个中队二百多人中选出来了的,警察认为是凶的、恶的、邪的、最狠的。我给那些犯人讲真相,劝她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从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大法好,从自己的家史讲共产党的邪恶。当遇到她们失去理智的折磨我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震慑邪恶,让整个监区,另外的监区都听见。

那次,她们踢我的下身,一边踢一边骂我们师父。在对我进行残忍的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时,我仍然给她们讲真相,我说我们师父是来救众生的。我们师父在国外,是因为全世界善良的人都要得到大法的救度。

一个叫罗亚丽(音)的参加几人合伙对我的暴打,她用脚狠命踢我的腰部,我栽倒在地上,休克过去。明真相后,她诚心给我道歉说,对不起,我以后不打了。

打人很凶的姜海霞(音)、徐丽(音),明白真相后,未泯的本性复苏,我被饥饿折磨的气息奄奄时,她们背着警察、监室头偷偷给我一点吃的。

出狱时,组织人折磨我的监室头彭红买了新袜子送我。我就要回家了,一些犯人说,你能走过来,真不简单。

养马河监狱四监区一个叫李德明的队长,据说是经过专门训练的特警,安插在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心狠手辣。她操控犯人陈其(音)、杨小莲(音)做她的左右二臂,指使她们向各包夹转达迫害指令。此人后调龙泉女子监狱。

楠木寺劳教所环境若稍有宽松,所长扬春玲一到北京开会回来迫害就升级。这些监狱的警察她们也是普通公民,为人子女,为人妻,为人母,要不是江泽民胁迫她们参与迫害,她们何至于变成这样?江泽民把她们往地狱里推。

第二次进劳教所的一天,我向一个姓姜(音)的队长反映犯人打我的情况,她不但不听,反而狠狠抽了我几耳光,然后让我站在那里不许动。大半天过后,她对我说,你曝光过楠木寺(劳教所)?我说,是。(见明慧网《四川泸州唐天敏遭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纪实》)她说,善恶有报是真的?我说,是。我说,我们师父要我们善待众生,要慈悲讲真相挽救世人。大法弟子没有仇恨,我们不恨你们,你们也是被迫的。于是我给她讲真相,讲了两、三个小时。此后,我再没见她体罚法轮功学员了,法轮功学员不报数她也就算了。

当初,我在养马河监狱遭酷刑折磨已经连续三个月了,一天,那个叫李凤芳的监狱长来问我,为什么不配合?我回答,我不该被劳改。法轮功没有错。是你们走错了路。一次劳改营中队开会,以监室为单位一圈一圈的坐在坝子里,叫大家给监狱提意见,我站起来发表意见说:不能迫害法轮功!

三年冤狱期满,叫我签字释放,我不签,因为我不是劳改人员。

我出狱那天,有人问我出去以后干什么?我当着警察及许多人的面,我说:找钱,控告江泽民。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