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亲再次被绑架后 女儿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我的妈妈叫梅玉凤,今年七十岁了,是原江西省南昌市手表厂的职工,因为炼法轮功遭到政府、公安、单位中的坏人迫害,受尽了凌辱,老是被抓、被关,我记得的就有五次之多,二零一五年大年初六,妈妈再次被绑架,到如今已四个月了,还没有被放出来,据警察说已经立案了,可能要被判刑。

想想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到现在,已经十六年了吧?作为梅玉凤的女儿,我为妈妈的不幸遭遇感到无比辛酸与悲愤……妈妈不就是因为坚守自己的信仰吗,这是宪法规定的自由权利呀,凭什么要遭到没完没了的残酷打击,用暴力机器来残酷虐待?对于妈妈这个已经七十岁的老人,这种苦难日子何时是个尽头?儿女的提心吊胆、肝肠欲断又何时是个尽头?

想想妈妈是一九九六年左右炼的法轮功,因为妈妈的身体很糟糕,有坐骨神经、脊椎变形的毛病、还下不了冷水,平时连家中五楼都上不了,老是靠爸爸背她上下楼,爸爸哀叹说:“不知要拖累到什么时候?”为了身体好,妈妈学过很多锻练的方法,如太极拳等,但健身效果都不理想,直到炼了法轮功后,她的身体才越来越好,从此她一心炼法轮功,再也没有改变过,当法轮功遭到中共镇压,妈妈还要炼,家人表示不理解时,妈妈却说:“我们工人就是这么点工资,不靠炼功,哪里看得起病?”炼着炼着,妈妈年纪越大,精力反而越来越旺盛,每天只要睡很短的时间就够了,使我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难时,妈妈说,法轮功教人“真、善、忍”,做道德好,身体好的人没错,不应该受到诬陷、打击,所以她就到北京去上访,却被公安抓回来,拘禁到南昌市第二看守所,这是妈妈第一次失去自由。后来,妈妈的牢狱之灾接踵而至,二零零一年,妈妈又因坚持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在南昌市女子劳教所劳教了一年;二零零二年,妈妈在广州某地劳教所又被关了两年,爸爸去接她时,一看到她就流泪了,因为妈妈在那里被折磨得身子也歪了,头发全白了,瘦得皮包骨头……妈妈曾被警察用手铐脚镣摧残,曾被四肢绑在铁床上四天四夜……哥哥二零零一年结婚,我二零零三年结婚时,妈妈都不在身边,而在监狱、劳教所里受苦,妈妈修炼“真、善、忍”,以及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何罪之有?为什么要剥夺妈妈的自由以及儿女们和妈妈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的权利?天理在那里啊?我的爸爸二零零六年因病去世,和妈妈的遭遇也有很大关系,爸爸长年累月为妈妈担惊受怕,积忧成疾,过早离世。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羊年初六,妈妈和她的四位法轮功同修到樟树市讲真相,又失踪了,后来才在社会上听说被当地公安警察抓了,而直到四月底、五月初宜春公安才到我家通知我们,当我们质问为什么现在才通知时,他们竟然以妈妈不告知自己的身份来搪塞,而据我了解,警察曾经面对被抓的他们说:“你们不报姓名,我们心里也是有数的。”我去过樟树四次找国保局,去过宜春两次找看守所,想探望妈妈,都被拒绝,见不到妈妈,不知情况,我忧心似焚,寝食难安!七十岁的妈妈在看守所里炼不成功,饱受摧残,身体可怎么办啊?要知道妈妈经过多年的迫害,严重的脊椎变形一直就没有完全恢复!

现在是二零一五年,我知道世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些迫害法轮功的头头如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周永康、苏荣等都被抓起来判刑或在牢里病死,腐败的官多的是,却重点抓这些迫害法轮功的江派死党,令人拍手称快;我还听说最近有几千法轮功学员向国家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看来,善恶有报的天理还是在的,这不就在显现吗?就像一句格言所说:“正义可能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我希望老妈妈能早日伸冤,早日获得自由,来到女儿、外孙身边颐养天年,过几天平安日子,当然我也希望迫害我妈妈的公、检、法人员明白:公安部和政府公布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像我妈妈梅玉凤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对社会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你们不要再折磨她和她的同修了,你们应该去多办一些坏人,不要该管的不管,昧着良心去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如果不识时务,麻木不仁,继续死撑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你们能有好结果吗?眼见得江泽民们已经恶报降临或临近,你们为什么还执迷不悟?无法无天,泯灭人性,继续为江泽民作恶,天理与人间的法律能饶过你吗?积点阴德吧!

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梅玉凤的女儿:周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