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匠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我打铁可是全活,锛子、铳子、锥子、錾子、钩子、斧头、镰、刨、刀、锤,什么都能打。整天和铁与火打交道,一年四季都是光着脊梁,哪有不带伤的?那铁都得趁热打,打着打着,那铁不定什么时候就能飞出一块来。

烧红的铁块钻到胳膊里不见了

一次打铳子,正打着,象西瓜子那么大的一块铁就溅到了我的胳膊上,我就感到一疼,钻進去了。我一点也没有害怕,我立刻想到的就是,“我有师父管,没事。”过了一会儿,那地方开始往外淌黄水。我就说: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的。过了两天结了个小痂,再过几天,什么疤也没有留,里面软软的,什么不适的感觉也没有。

大家别小看西瓜子那么大的一小块铁,钻到肉里,象个子弹头,周围的肉都会烫熟的。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大腿根上,心口下面都飞入过这样的铁块,落到心口下方那块,是到市医院做手术取出来的;大腿根那块,市里都不敢做手术,说是怕伤着神经,是在省城大医院做的手术,可是就那样那块铁也没有取出来。后来炼法轮功以后,才发现没有了。

我要说我有功能,有的人可能不相信,你是没有见我用电焊焊东西。咱不说别的,现在有几个人敢不用防护罩焊东西的?我使用电焊焊东西,根本就不用那东西护眼,拿起焊枪直接就焊了。因为师父的法身在我身体周围给下了一个罩,焊东西时,根本就不刺眼,象一块云彩遮着一样。一焊完,法轮在我眼前迅速转几下就不见了。我眼睛里还有字呢,就是真、善、忍三个字,往外放白光,这只有我能看得见。

我与老伴起死回生的故事

一次大雪后,我打扫卫生,想把平房上的雪也清扫一下。那平房与二层楼相联。我就搭个梯子在二楼边上。楼柱子之间砌的都是一米多高的二四墙,我想按着墙上去。我才一使劲,谁知那墙因年代太久,墙与两边的柱子都不再相连了,可能我用劲大了点,墙一晃,我的脚一跐,梯子也滑到一边去了,我都没反应过来,就平躺着摔下来了,身上还压着砸下来的砖头。

老伴一看,跑过来就扒砖头,边扒边喊。院子里的人都围过来了,大家一看,我这七八十岁的人了,虽说身体好,可哪经得住这一摔,再加上砖头一砸,大家又同情又无奈。我闺女也出来了,和他妈一替一声的喊我。这当然都是事后告诉我的了。

喊了有大半个钟头,我从嗓子里吼了一声醒了过来。我问:你们这是干啥呢?大家一看,唉,真神了,那么大岁数,从二楼摔下来,还被一堵墙砸在身上,竟然又活过来了,都说我这老头可真是福大命大。

我老伴也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不过她那是突然间就死过去了,就象人们常说的那样,阳寿到了,人该走了。慌得邻居赶快去通知女儿(女儿就在附近打工)。我在旁边喊老伴,说:你不能就这么走,咱还得一块去发资料呢。女儿回来,老伴还是那样直挺挺的躺着,女儿就不停的一声接一声的喊。我鼓励女儿说:你妈不会有事的。女儿也不相信她妈就这么走了,不住声的喊,喊了有一个多小时,老伴躺在那真跟死了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

看这情形,邻居谁也不相信能喊过来,可我们还是在喊,大家呆着也没有啥意思,就都走了。女儿喊急了,也不喊妈了,喊着她的名字说: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着也不能就这样走。说着,就去抠她的脚心,老伴猛一缩腿,女儿一看,这不活过来了吗?就继续喊。过了一会儿,老伴说:“喊啥呢,你叫我静一会儿吧。”

老伴这次活过来,有一个星期不认识人,过了有半个月才真正明白过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