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20名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河北省三河市近期有20名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通过各种渠道把“刑事控告书”陆续寄到了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除此两部门必邮之外,有的学员还邮寄给全国人大、公安部,省、市的检察院、法院等,也有学员还将控告书邮寄给当地的检察院、法院、人大。

他们当中有医生,有教师,有农民,也有家庭妇女;有九九年以前修炼的老弟子,有零九年得法的新学员;有三十二岁的年轻人,也有七十五岁的老年学员;有夫妻联名控告的,也有亲人被迫害,家属出面控告的。

他们在控告状当中叙述:我们并不是仇恨谁,报复谁,只是希望善恶有报的天理彰显,社会恢复正义与公平,让我们能有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能有一个做好人的空间,使这场持续十六年的残酷迫害早日结束。

江泽民在其当任时,99年7.20利用他一手建立的“610办公室”开始迫害和污蔑法轮功,在这近十六年期间,在其“杀无赦”、“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江泽民及其帮凶对法轮功学员采用了集古今中外之邪恶大全的手段进行迫害:造假宣传、骚扰、绑架、劳教、判刑、活摘器官、酷刑折磨等,使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伤。无数学员在精神上受到摧残,在经济上遭受损失。

为此,特申请司法机关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迫害期间所有参与的警察及其他人员,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在江泽民的威逼下,无奈的、不得不执行,但也有个别糊涂跟随江泽民卖力参与迫害的人员,在此对他们暂不追究。因为大法弟子慈悲于他们,给他们一次从新选择和悔过自新的机会,在此只追究罪魁祸首江泽民的罪行。

附:部分法轮功学员修炼心得及所受迫害简历:

康景泰
康景泰

康景泰,男,四十三岁,个体医生;妻子方春艳,三十九岁,实验中学教师,住三河市东方小区6号楼1单元2层。康景泰于九四年上大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本患有原发性高血压病,经常心跳、胸闷,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按“真善忍”修炼,性格发生很大变化:原来是一个性格急躁之人,修炼后大法使我变得平和忍让,曾被病号啐一脸吐沫,我自己擦掉,一笑了之。江泽民下令迫害后,全家深受其害:老母亲霍淑香因康景泰被非法绑架后仅十天,就痛苦的离世;老父亲康宝亨因长期担惊受怕于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离世;三次被非法抄家;康景泰被非法劳教二年,刑事拘留三次,行政拘留一次,非法拘禁廊坊洗脑班一次;方春艳被非法劫持、绑架进三河南城派出所二次,被强制看管在教育局一次,在哺乳期间被学校骚扰;孩子康新宇在学校因父母受迫害而遭精神困扰;由于非法劳教、拘禁、洗脑、看管、不让正常上班等迫害,给全家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直接经济损失就达三十余万元。

李凤侠,五十八岁,女,住三河市康居小区7号楼。于1997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书中的要求,遵循“真善忍”去做好人,化解了与婆婆十三年的矛盾,善待老人,家庭和睦,身体健康,身心受益。江泽民下达邪恶指令,本人受到严重的迫害:被开除、非法抄家多次,行政拘留一次,刑事拘留四次,劳教一次(两年);曾被警察敲诈勒索两千一百六十元,被警察黄义(遭报死亡)等人迫害从晚上九点一直到深夜三点多,腰部、臀部、大腿两侧全是黑紫色,尚未修炼的丈夫被连坐、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儿子被三河一中强迫停学等等,给本人和家人造成重大的精神和肉体的伤害及经济损失。

刘凤刚,男,53岁,汉族,三河市燕郊镇四街农民。修炼法轮大法前是一个小混混,拿枪打鸟,炸药炸鱼,脾气暴躁,不务正业,村里人谁也不敢惹。1996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喜得大法,通过学炼大法,我身心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按着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做好人,改正以前的不良习性。我的儿女们也都结了婚并生儿育女,别人都非常的羡慕我,说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啊。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大法师父教我这样做的,我才有这美满的生活。

曹秀娟,女,59岁,三河市燕郊镇西城子村农民。没有学法前我比黄莲都苦,活着真不如死。我年轻时得一种不知名的怪病,越来越重,说是羊角风,又不像羊角风,犯起病口吐白沫,抽搐,头痛半个身子凉,半拉身子疼,脑袋抬不起来,浑身那难受劲说不上来,象散了架子一样,连饭都做不了。中医、西医、大医院小诊所、所有偏方“神瞧”啥办法都用了,就是瞧不好。学法轮功也就二十天左右,我突然间一下子浑身轻松,那整天折磨我的东西没了,一个浑身懒散的像没有骨头一样、弱不禁风、抬不起头的人,一下子变得腰板挺直、挺胸抬头、精神抖擞、轻松、舒服的快乐的人,一下变得年轻,换了一个人。

赵淑英,女,1952年5月生人,住三河市新天地一期一号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因一己之私,一意孤行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所犯罪行罄竹难书。十几年来,赵淑英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五次;非法劳教二次;非法关押在精神病医院长达两个月;非法拘禁八次;非法抄家至少二次;在北京的唐山驻京办事处刑讯逼供一次;被北京大红门派出所送大兴洗脑班一次;在单位被软禁一次长达二十多天。肉体、精神都受到很大的伤害,经济损失巨大。

周再田
周再田

周再田,男,64岁,家住三河市燕郊开发区诸葛店村。江泽民对法轮功发起残酷的迫害,十几年来深受其害,使我失去学法炼功的环境,在看守所、监狱中受到二十多种刑罚,被枉法诬判三年;被迫害致残(耳被打聋);两次被非法拘禁在廊坊洗脑班被逼放弃修炼;失去干了三十多年的工作;一次次被拘留、强制洗脑、坐牢,多次被骚扰、抄家,亲人惨遭毒害,父亲、母亲、叔叔被逼离世;妻子、儿女至今仍生活在极端恐惧之中;造成极大的精神折磨、肉体的痛苦和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张振琴,女,64岁,三河市燕郊镇西城子村人。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忌和邪恶的本性,发动对“真、善、忍”的疯狂迫害,本人深受其害。1999年4.25、7.20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三河市看守所、燕郊分局等,被非法关押和强制洗脑共七次,被非法劳教、做奴工一年半。在唐山开平劳教所期间,被强行灌食、不让睡觉、强行做体操、唱邪党歌、跳邪党舞等等,造成巨大肉体、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

王金凤,女,58岁,住三河市燕郊。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没得法前,一身病,心肌炎,三天两头感冒,头皮癣,关节炎等,特别是乳腺癌症,在哈尔滨一大二院做手术三个小时,现已过去十几年了,没去过医院,没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身心之受益,使我真切的感到了大法的神奇、伟大和殊胜,感恩师父铭刻肺腑。在江泽民的迫害指令下,控告人深受其害:单位批判我,同事不敢靠近我,丈夫不敢要我和我离婚,孩子不理我,我们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不参与政治,我们炼功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是江泽民在犯罪。

张巧珍
张巧珍

张巧珍,女,58岁,住三河市燕郊镇首钢大院。一九九八年十月得法,修炼前患有乳腺增生、肩周炎、严重失眠、颈椎病、导致脑供血不足看不清东西,眩晕、头脑不清醒还有胆管结石,学法炼功后各种病都没了,使我活得轻松快乐。江泽民下令迫害后,我到北京和平上访,被拉到廊坊、再被拉回,被单位像对待犯人一样对待,被逼迫放弃修炼等等骚扰、迫害。

李素伶,女,六十七岁,住三河市天阔花园小区二号楼。李素伶代儿子郭松控告江泽民。郭松因修炼法轮功,被三河市公安局“六一零”,在新婚上班的第二天、在单位被绑架到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非法拘禁八十一天。郭松还被骚扰、绑架未遂,被停发工资等等迫害。给本人、家庭,身体、精神、经济造成极大的伤害。

徐少敬,女,今年五十岁,三河市燕郊镇东蔡各庄村人。一九九八年学炼法轮功,是法轮功救了我和全家。修炼前我与婆婆关系不睦,身体常伴有失眠、多梦、腹胀、吃不下饭、不能正常排便、腰疼、腿疼、严重的妇科病,最后又患上了肝炎,开始药不离嘴。就在我学法炼功的当天,就感到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变化,身上轻松了,也能吃饭了、也有精神了、身上也有劲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不再视婆婆为仇敌,也常常劝解丈夫化解矛盾,使家人和睦相处。江泽民下令镇压后,经常有不法人员到家中骚扰、被逼写不修炼保证,被铐在院中铁柱子上,电棍电击、皮鞋跟抽脸,晚上又被脱掉外衣五花大绑、电击电的手抽筋,曾被非法拘禁在公安分局、镇政府、廊坊洗脑班、三河看守所等。

邓渝芳
邓渝芳

邓渝芳,女,生于一九四四年七月十七日,现住三河市燕郊开发区行宫东路祥馨小区10号楼。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多种疾病缠身,如胆管结石病(胆囊切除)、头晕、颈椎病、化脓式中耳炎、(已穿孔)手指关节红肿等,以前练过太极等都不起作用,不练了。经过几个月的修炼大法,疾病全无,到现在修炼十八年了,没有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我有过很多神奇经历,亲身体验师尊无时不在的呵护。有一次高压锅爆炸了,整个单元听到这巨响,高压锅拧成麻花,锅内煮的豆子冲上房顶,窗户冲开,人因故走开、安然无恙;过后又发生切红薯时把手指狠砍一刀,流血不止,用纸巾包住,十多秒钟过去血慢慢的就不流了,三天后痊愈。这超常、神奇,也只有真修的人才能体悟到。

朱顺昌
朱顺昌

朱顺昌,邓渝芳丈夫,今天七十五岁,住三河市燕郊祥馨日昇小区10号楼。从二零零九年七月下旬开始修炼,修炼前犯心脏病曾住院治疗,修炼到现在已有五年多时间了,没有吃药、打针,心脏病没犯过一次。这么好的功法,利国利民,江泽民非要镇压。朱顺昌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不法人员绑架,并到家中非法搜查、非法抄抢个人私有物品,被劫持到公安分局、被警察敲诈勒索五千元钱。

刘立新,女,32岁,住三河市燕郊天洋城7号楼。1996年和父母一起得法的,就是早上去大一点干净一点的地方炼功,晨炼结束后,就是大人上班孩子上学,晚上学法,就这么简单,单纯,一切都是透明的,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奶奶93岁了,在大法的呵护下,一直生活自理,而且不吃药。

詹宝华,女,53岁,三河市燕郊四街农民。1996年有幸得了大法,身体好了,化解了家庭矛盾。迫害后,被用电棍电嘴和胸部,被电的满身大汗、在地上打滚;强迫跪在石子上,打两个嘴巴。江氏不法人员不断的到家中骚扰,丈夫在巨大的压力下,经常拳打脚踢,经常被打的鼻青脸肿,还要离婚,逼迫放弃修炼。

吴淑平,女, 53岁,三河市燕郊四街农民。我是一名家庭妇女,我家族有遗传的高血压, 1996年得到了高德大法以后,我的病没了,心情也好了。经过深入的学法,我发现法轮功不只是祛病健身,最主要是修心,要重德,要修善,要在哪里都做个好人。

于雪兰,女,68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诸葛店村农民。1997年开始学炼法轮大法,月子病、胃病、尿道发炎等各种病都好了,围了23年的头巾摘掉了,身体健康,全家和睦。江泽民强令迫害后,被打嘴巴,打了三起,脸被打肿、打流血,被用皮鞋跟踩脚背,脚趾被踩紫、肿起来很高;被铐在铁柱上一天半宿,被非法拘禁15天;被抓进洗脑班迫害7天;腊月二十七到家里来抓人,都不让过年。

许淑霞,女,60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诸葛店村农民。1997年开始学炼法轮大法,通过学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以前腿疼,高血压等各种病都好了,身体健康,全家和睦了。

他们说,在江泽民一手发动对法轮功修炼人的残酷迫害中,我们深受其害。有的被经常上门骚扰;有的被迫上交大法书籍;有的被联名监视;有的让保证不去北京上访;保证不炼功等等,在长达十几年的迫害中,不能正常学法炼功。控告者均列出具体被迫害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