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轮功 看现在的警察怎么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近几年来,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的给世人讲真相,人们渐渐摆脱了中共宣传机器的谎言欺骗,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以下是几个典型的例子:

(一)“我们也不想管,法轮功是好的”

李大娘近八十岁了,从小没上过学,可一本《转法轮》却读的滚瓜烂熟。早些年公安、“六一零”找过她,让她读《转法轮》给他们听,想看看她这个文盲学大法后是不是真能读大法书了。大娘拿起书来就读了一段,公安点头说:“这是真的!”

李大娘讲起法轮功真相句句在理,公安也就不再找她的麻烦了。前几天她在街上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到公安局。

警察一听“法轮功”三个字,就说:“没有时间去!”那人一再要求,口气很强硬,警察只好去了。警察一见到李大娘就客客气气地说:“我们也不想管,法轮功是好的。我们送你回家吧!”李大娘说:“不用你们送,我自己知道怎么回家!”

(二)国安警察说不再抓法轮功学员了

我们地区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外出给世人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被当地“六一零”、国安警察抓住推進了警车。当警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时,他们就让这位学员下车了。那个国安的教导员对学员说:“回去跟某某某(我地法轮功学员)说,让她去做她要做的事吧,我们再也不抓她了!”

他们说的某某某是我们地区法轮功学员中的协调人。她丈夫早些年被“六一零”、国安迫害致死,她自己也曾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法院恶人要抓她、给她判刑,未果,而后不了了之。

警察私下说:“这人(指这位协调人)也真怪,一抓到牢房就得癌症,一放出来就活蹦乱跳的,到处走,看来法轮功真是神奇!”

现在国安特务走在街上,看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三退,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国安、“六一零”头目因害怕遭到清算,还找到法轮功学员说,他们决不会再迫害法轮功学员了,要求千万不要把他的电话号码发给明慧网

(三)“现在法轮功都这么公开了!”

一位年轻的女孩在街上发翻墙软件。当她把软件递给一位男士时才看清,这男士原来是位五十多岁的警察

女孩说:“你好,送给你一个翻墙软件。用它能看到真实世界和中国。”警察接过软件感慨地说:“现在法轮功都这么公开了!……”女孩和他讲了关于善恶有报的天理,最后警察说:“其实我挺同情你们法轮功的。”

(四)警察高喊:“法轮大法好!”

一天,长春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商场讲真相,被恶人报警。警察来了,把年纪大的法轮功学员放回家,只将其中一位法轮功学员带到了警察局。

一进警察局,领头的那位警察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手下的警察也都跟着喊:“法轮大法好!”接着就痛骂江泽民:都是江泽民让干的,他最坏!转身训斥举报人:“都什么时候了,还干这种事!?现在遭恶报的可多了,那才惨呢,太吓人了!”

说完,警察再三叮嘱法轮功学员:要注意安全,不要带手机,以免被监听、定位,等等。

* * *

是啊,警察们都在觉醒,明白法轮功真相后,谁还会去给江泽民当帮凶?谁还愿意给中共作陪葬品?特别是那些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在和法轮功学员的直接接触中,看到了法轮功学员不但不是中共邪党造谣诬陷的那种人,相反,都是具有高尚品德的好人,也认识到法轮大法不但能祛病健身,而且能改变人心,因而他们当中很多人也都口服心服地说:“法轮大法好!”

今天所举的几个例子,就是原来曾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们明白真相后的善举。这些善举会抵消他们以前的罪过,甚至给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善报,乃至给他们自己开辟一个美好的未来。

时空运转,作者想起柏林墙的倒塌。20世纪50年代早期,共产苏联加强了对东欧各国的控制,要求其防止民众逃往西方自由社会。共产东德设立了“柏林墙”,将原德国首都柏林分割为东、西柏林。关闭西柏林边境后,大量的东德人再也不能容易地到西德旅行或移民,许多家庭就此拆散,在西柏林工作的东柏林人无法上班,西柏林变成了被共產東德包圍的一座孤岛。

据资料记载,柏林墙修建之前,约有250万东德居民逃离东德。柏林墙修建后,在1961至1989年间,约有5000人尝试翻越柏林墙。设法逃离东德者,50%以上是年轻人和知识阶层。

东德共产党(称“统一社会党”)把逃离东德者称为“叛逃共和国者”。1955年,东德共产党在宣传手册中说:

无论从道德立场还是从整个德意志民族的利益来说,离开东德都是在政治和道德上的落后和堕落。不管他们是否知道,实际上他们被西德的反动势力和军国主义所引诱。仅仅因为诱人的工作机会或其他“未来的保证”之类虚假承诺的缘故离开一个美好新生活的种子已经发芽并结出的第一批果实的国家,而到一个产生新战争和破坏的地方,这难道不是可鄙的吗?无论是年轻人、工人、知识分子还是其他公民,背叛我们人民劳动创造的共和国而去为英美情报部门工作或为西德工厂主、容克、军国主义者们工作,难道不是政治上的堕落吗?这种离开充满建设气息的土地而到一个有着过时社会秩序的泥沼的行为,这难道没有显示出他们在政治上的落后和失明吗?……全德国的工人们要求惩罚那些离开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这一争取和平的坚强堡垒,而为德国人民的死敌——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服务的人。

从昔日共产德国的这个宣传中,我们看到了什么?

从1960年起,东德边防军以“非法越境”为由向越境者开枪射击。1982年东德下达《开枪射击令》将开枪合法化。从1989年开始,共产铁幕开始动摇,东欧国家纷纷走向民主。1989年11月,柏林墙在东德居民的压力下被迫开放。1990年6月东德政府正式决定拆除柏林墙,同年10月德国统一。开枪打死翻墙者的当事人后来被送上法庭,接受法律和民心的审判。

以苏联为核心的共产联盟曾经蛮横霸道,一些人甚至视其为“世界潮流”。人算不如天算。当年有几人会坚信,共产铁幕只是短暂一幕,上天不容其长期肆虐和为祸呢?有几个人预见到柏林墙就那么被拆除了呢?从历史,从法轮大法学员身上,我们学到了哪些正面教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