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45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截止到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河北保定市蠡县至少有四十五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这些学员邮寄的控告状有的被两高同时接收,有的被一方接收。

迫害元凶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手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十六年来,河北蠡县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十分严重,他们被绑架、劳教、判刑、开除公职,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倾家荡产,有的至今仍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深受其害。

除上述四十五人外,还有很多人邮寄的控告状最高法院不接收。有的法轮功学员的诉状已被打回两次了。现在邮政快递、顺丰快递、申通快递等快递公司由于受到上级的压力,不接收法轮功学员的诉状。很多法轮功学员还在继续想办法递交。还有更多人的控告状正在邮寄之中。

这些法轮功学员现在只把江泽民告上法庭,是想给其他参与迫害的人一个机会,因为他们也是这场运动的受害者,希望他们能赶快明白过来,停止迫害,将功补过。而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必须被押上审判台,绳之以法!

以下是蠡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典型案例简述:

吴瑞祥被迫害致死,老岳母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吴瑞祥炼功前脾气暴躁,炼功后,按真、善、忍做人,脾气随和,人也善良了,地里的活他自己干,也没怨言。二零一二年皇历四月初三吴瑞祥在家呆着,被蠡县公安局韩金锁等人绑架走,送至邯郸劳教所。遭电击、被开水杯烫、灌不明药物等迫害。看人不行了,劳教所一天打好几个电话,催促家人赶快把吴瑞祥接回家。回家后不久,吴瑞祥含冤去世。劳教所警察曾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让办‘保外就医’吗?除了花了大钱的,就是五脏六腑都衰竭了,就知道你活不了了,为了不让你死在劳教所才让你回家的,所以,你就是回去了,也活不了”。由于韩金锁带一帮人突然闯进吴瑞祥家抓人、抄家,吓坏了在场的吴瑞祥的老岳母,八十多岁的老人受到惊吓,精神失常,经常大喊:“又来了!又来抓人了”!不久抑郁而死。吴瑞祥的妻子王孟芹痛失两位亲人,悲愤交加。六十多岁的她,日前向最高检察院寄出控告江泽民刑事控告状。

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赵晓昌遭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遭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军昌等人绑架并非法抄家,欲对三位老人判刑却没有证据。于是伪造抄家清单、伪造见证人、伪造口供、伪造各种证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蠡县法院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判崔小先三年、崔树美三年、冯文珍七年重刑。三人上诉到保定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以证据不足退回,于是蠡县公安局又更改证据、更改适用法律。针对蠡县公检法法律程序的错误,三位律师联名上书保定中院,保定中院置之不理,却以“事实清楚,理由充足”为借口,将三位老人投入监狱。由于江泽民的命令、指使、各级法官明知是造假却不敢伸张正义。给三位老人的家庭造成无尽伤害。

赵晓昌因为在大街上为妻子冯文珍挂牌鸣冤,被610和国保坏人忌恨,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也被绑架,被冤判两年徒刑,在蠡县看守所受尽各种酷刑折磨。

城关派出所李文彦带三十多人曾在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晚上十二点,绑架法轮功学员崔小先。崔小先的大儿子本身精神就不太好,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犯病了,病倒后没人照应,于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五去世了。正在流离失所的崔小先得知儿子去世的消息,痛苦万分,真是有家不能回,有苦无处诉。

一天十四人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多,蠡县“610”、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各乡镇派出所,几乎倾巢出动,对正在家吃饭、看电视、或回家途中的十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并疯狂掠夺个人财产。在没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警察匆忙将六名女法轮功学员朱丽华、赵丽梅、谷香瑞、田俊芳、齐芳伟、刘荣珍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将两名男法轮功学员朱彦龙、朱军劫持进高阳劳教所。 张霞家的老人由于受到惊吓,造成第二次脑溢血,在保定252医院治疗。朱丽华的公爹受到惊吓不久去世;朱丽华的丈夫精神受到极大摧残;赵艳梅的母亲受惊吓犯病去世,刘荣珍怀孕的女儿受刺激而早产……

赵丽梅九死一生

法轮功学员赵丽梅曾被中共警察非法骚扰恐吓无数次、长期监控(跟踪、盯梢)、被抄家三次、绑架七次、拘禁八次、勒索罚款一万三千多元,被迫请客送礼几万元、劳教一次一年、被关禁闭十三天、由于酷刑迫害,使赵丽梅右手落下残疾。单位领导进驻赵丽梅家中十几天,加之长期骚扰和巨大压力给她造成家庭破裂离婚;怀孕的儿媳因为受到恶人骚扰和恐吓造成胎儿夭折;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受骚扰多次摔坏腰腿。十几年来受到的苦难无法用言语表达。

残疾人郑荣昌两度遭洗脑班迫害

郑荣昌,六十四岁,一条腿有残疾,一只眼睛看不见,妻子又有精神障碍。就是对这样的一个残疾人,不法人员也不手软。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早晨六点左右,蠡县城关派出所指导员唐建学伙同城关镇与王庄村书记齐小国绑架了郑荣昌,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610”人员敲诈王庄村二千五百元钱。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蠡县城关派出所副所长曾明伟带人到郑荣昌家抄家,第二天,城关派出所长汪涛带着一大群警察又去了他家,郑荣昌上房想走,汪涛窜上他家的墙头,紧追着郑荣昌不放,然后把他绑架到蠡县公安局。王军昌给他戴上手铐,劫持到蠡县看守所,非法审问、关押了二十多天,遭了很多罪。蠡县公安局的翟彦青、王军昌和朱彬先后将他劫持到高阳劳教所和保定劳教所,都遭拒收。他们又把他关入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关押、折磨半月才放他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9/河北蠡县45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311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