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王桂英曾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王桂英,女,今年五十七岁,原河北省保定市第二机床厂职工,一九九六年因病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王桂英相信政府想说明事实真相,进京上访,被抓、被关押、被酷刑、被迫流离失所,长期遭受迫害。

修炼法轮功 生命脱胎换骨

王桂英出生二个多月时,患了肺炎带疹子,就开始打针吃药。到六~七岁时又检查出过敏性哮喘(尘土过敏、花粉过敏、海鲜过敏)父母一直不停的带她到处医治,用过各种偏方,为了治病到保定部队先進卫生科手术治疗:前胸后背开刀埋线,也没治好病。

结婚有了孩子后,王桂英病情加重,不能工作,长期休病假。病痛、又加之给婆婆家钱多、婆婆偏向小叔小姑、又不给看孩子,王桂英心生怨气、心情不好使脾气变的暴躁,经常和丈夫闹意见打架。母亲经常到她家帮助打扫卫生、洗衣服、做饭。

一九九六年三月,王桂英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喜悦。她按照《转法轮》书中讲的去做,做一个好人,去关心别人、体谅别人、为他人着想,遇事宽容忍让,她的身体奇迹般地好转。她整个变了个人,精神焕发,家务活全包了,母亲不用再去她家帮助干家务了,她还能回家帮助母亲干家务。她给丈夫、女儿洗衣、做饭、打洗脚水,和婆婆主动和好、化解了矛盾,家里充满了欢乐。

丈夫经常逢人说:让你媳妇也炼法轮功吧,我媳妇炼了法轮功,脾气好了,身体好了……

她的单位,人人都知道她是重病号,也都知道了她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再也没吃过药、住过医院,也没报销过医药费。

说真话长期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王桂英依法到北京上访,遭劫持关押在保定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两会期间,王桂英进京上访,被抓关押在保定看守所,绝食绝水七天抗议,关押了一个多月,丈夫到处托人求情,三月底两会结束后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共两会期间,王桂英被绑架,关押在保定看守所。她绝食绝水7天,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保定公安局有预谋、有计划的按照拟定的黑名单,将在家中的王桂英劫持到保定荣校洗脑班迫害。保定荣校是部队的精神病院,在那里保定公安局私设黑监狱,强迫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限制人身自由、不许说话、不许随便走动、逼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

出来后片警、居委会经常到家中骚扰。七月二十日临近(中共邪党发动迫害打压法轮功的日子,中共邪党的敏感日),片警大半夜的砸门骚扰,黑云压顶邪恶猖狂至极,妄想再次实施绑架迫害,王桂英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保定联盟路派出所、红阳社区居委会多次到王桂英娘家骚扰、恐吓,盘查;父母、弟弟、妹妹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父母在无数的惊吓中,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一听敲门声就吓的哆嗦。

有着优越工作的丈夫常常遭到来自单位领导及派出所的压力骚扰:盘查妻子的去向、让其表态,用工作威胁逼其离婚。严重的影响了正常工作、生活。丈夫在恐吓压力下被操控着协助抓捕王桂英,在王桂英不在、没有签字的情况下,法院硬性判离婚。一对恩爱的夫妻、美满的家庭被拆散毁掉了。户口被迁出,一直到现在,派出所不给落户口,第二代身份证无法办理,工资卡无法生效。

保定中共当局把王桂英视为重点迫害对象,下通缉令,下大力要抓捕她。只因她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只因她想让遭受病痛折磨的人能摆脱痛苦、能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零二年八月,王桂英未修炼法轮功的小弟弟被南市区公安分局绑架做人质2-3天,逼迫家人交出王桂英。在这期间,王桂英被绑架,小弟弟才被释放。

二零零二年八月,王桂英去同修家串门,被保定满城县公安局绑架,关押在满城县,被刑讯逼供:遭三个男便衣暴力殴打、拳打脚踢、皮带抽、押杠子,被迫害的旧病复发:喘不过气、咳血、吐血才住手。被三四个男便衣强行按住打了不明药物的针。打完针后,人立刻精神、不睡觉,而后脑子蒙蒙的。两天后被保定联盟路派出所身着便衣的叫贺玉的警察和二名不知身份的便衣,劫持到保定公安局。关押在铁笼子里,被铐在铁椅子上,三个男便衣用电棍电击。王桂英被折磨的喘不过气来、心脏剧烈颤动。他们看人快不行了,才停手。王桂英四肢被铐锁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夜,手脚麻木失去知觉,才被解下锁铐。吃、喝、拉、撒、睡都在铁笼子里。手脚缓解能活动了后,王桂英不堪再被酷刑折磨、屈辱,趁警察睡觉之际解下裤带拴在铁笼子上,上吊以死抗争,然后失去知觉。被送医院抢救而后转到保定看守所,脖子象卡了个东西,从此不能说话、神智不清,关押6个多月,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劳教所拒收,被释放。家人接她时,都认不出来了、人脱相了,死人一样的躺着。老实巴交的家人常年的被中共邪党威胁,什么话都不敢说,把她背着回了家。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

被释放的王桂英生活不能自理、不能下地、不能动、神智不清,吃饭都是她的母亲喂给她吃。母亲看着女儿遭受这么大的迫害,脸部肿胀变形。不知邪党警察怎么折磨女儿的,心疼的真是痛不欲生,整日以泪洗面。家人害怕王桂英再被警察抓走,在离家很远的郊区租房居住,家人每天用三轮车驮着她到一家小诊所输营养液,母亲细心的照料,一口饭一口饭的喂。十天的时间,才有所缓解,断断续续的能说出点话来。

王桂英母亲知道大法好,也修炼过法轮功,7.20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吓的不敢炼了。就问:你还看书吗?还听法吗?王桂英点点头,母亲找来《转法轮》书,念给她听;王桂英能动了就炼功,王桂英心中的“真、善、忍”给了她无穷的力量!大法的无边法力让她重新站了起来。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王桂英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白沟,在白沟被高碑店公安局白沟分局高桥派出所恶警绑架。逼迫录口供,王桂英绝食绝水抗议,旧病复发,被送到医院,医院三个专家会诊,确诊有生命危险,又被劫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一看王桂英人都不行了,洗脑班没敢收。才被释放。共计6-7天。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十多个警察,突然闯入王桂英家,土匪般的到处乱翻,家中的台式电脑、手提电脑、打印机、光盘、大法书籍、现金、工资卡、手机、首饰、私人证件等被洗劫一空。

王桂英的母亲还在等着给送饭、女儿也正在感冒发烧,自己多次被绑架迫害,此情此景王桂英不知病重的母亲知道后能承受的了这个打击吗?一下急火攻心,不停的吐血。女儿知道王桂英被绑架,着急上火住了医院。

王桂英被关押在保定看守所,吃不了饭、睡不着觉,说不了话,一直吐血,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家人多次询问王桂英身体状况,公安局、检察院一直隐瞒病情,还扬言要判刑。

看守所怕王桂英死在那里,一再要求释放。六个月后王桂英被释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