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破人亡 哈尔滨市姐妹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修炼法轮功的大女儿、二女儿经常被绑架、关押,小女儿被逼疯,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经不起这样的打击,悲伤离世。——这是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平桂珍、平桂兰姐妹家中的悲惨遭遇。

平桂珍、平桂兰两位女士,日前已分别向最高检察院寄出刑事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快递单号查询显示,控告书都已经成功送达。

以下平桂珍、平桂兰姐妹三人遭迫害事实:

平桂珍:三次非法拘留 一次非法劳教

大姐平桂珍,现年66岁。修炼前有类风湿等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痊愈。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单位的、派出所、“610”人员对平桂珍的骚扰不停,十六年来,她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勒索六千多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平桂珍和妹妹平桂芳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北京怀柔拘留所五天,又给转到当地在北京的周转站,当地包片警察将她三百多元钱搜走后,把她抓进当地拘留所,共迫害二十七天。二零零一年一月份,市“610办公室”的人又来她家,把她直接拉到拘留所,迫害七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二月“610”人员到她家,她正在屋里,在她们和她弟弟说话的时候,她走脱。她不在家的时候,他们一趟一趟的到家来骚扰,让家人把她找回来。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和平派出所来了两台警车十多名警察到她家抓她们姐妹三人,她们不上车,警察就把她小妹妹平桂芳推倒后,用大皮鞋踩她的太阳穴,将平桂芳往车后存货处塞,她和二妹就扑过去硬将平桂芳从车里拽出来,警察对她们进行惨无人道的殴打。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天晚上,单位来了三个人,看她在家,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把她劫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宿后,把她送到拘留所,受迫害两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西城派出所四个警察不由分说,就把她抬上警车,这回直接绑架到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非法劳教三年,送进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到那里就先扒光衣服搜身,穿上衣服关在屋里蹲着,不填转化表不让起来,她蹲了三十多个小时,他们就把她硬拉出去按着手签了名。他们给她上大挂,给她两只手铐上铐子,分别铐在两个床上,用电棍把她的脸电一遍。心脏跳的不行,头就耷拉下来了,他们看她要不行才给她放下来;他们还强行抽血化验。她在那里被关进六、七次小号,受尽残酷迫害。还有超负荷劳动,从早上五点钟起来,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半,任务完不成,就得拿回在自己床上干,干不完不让睡觉。

平桂兰:被绑架三次 非法劳教三年

平桂兰,现年61岁。平桂兰曾患有脑动脉硬化、类风湿、肩周炎、颈椎病等严重疾病,尤其是硬性红斑,两条腿长着大红包,烂成大坑,流脓淌血不封口,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一九九四年下岗后更加严重了,丈夫没有固定收入,靠打零工维持生计,没钱治病。一九九六年,平桂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仅一个多月就疾病全无,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神奇。

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平桂兰一家从此就没有安宁的日子。当地西城城派出所、和平派出所和原工作单位的领导、还有街道等部门,不分白天黑夜三天两头上家骚扰,迫使她经常搬家,十六年来,她被绑架三次,非法劳教三年,遭勒索六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要过大年,阿什河派出所来了五、六个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逼她放弃修炼。并把她丈夫抓到派出所,逼他劝平桂兰。她丈夫说:她一身的病,我又没钱给她治,她炼功炼好了,我咋能不让她炼啊!

二零零一年初,阿什河派出所三名警察闯进平桂兰家中,把她绑架到阿什河派出所,并非法抄家,把她金耳环、金戒指、银镯子抢走,直到单位去人才把她接回。

二零零一年三月七日下午四点多钟,派出所警察在路上截住平桂兰的丈夫,将三轮车扔在马路上,将她丈夫抓上车,逼他带路到回家,把平桂兰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平桂兰拒绝“转化”,遭受毒打,被打得大小便失禁。几个男人乘其不备,将她抬起再摔下,导致她尾骨摔伤。看守所、洗脑班,这两个地方轮流迫害她,共计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向家属勒索二百多元才被放回。

平桂兰回来后,还经常被跟踪、盯梢。有一次,警察抓她没在家,就把她儿子抓到西城派出所,打她儿子,逼问平桂兰的行踪。

二零零二年五月,平桂兰跟丈夫回武汉婆家,一天突然闯入一个陌生男子,进门不容分说,就抢她的行李背包和大法书,她丈夫上前阻止,被掐住脖子上不来气。婆家的人都吓坏了。平桂兰没呆几天只好回来了。她婆婆因受到惊吓,没过几天就死了。

二零零四年,平桂兰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市万家劳教所她遭受多种酷刑折磨。不让睡觉,抽血两次、经常打骂,干活不干就打。刚进万家劳教所,就被扒光衣服侮辱,狱警薅着她的头发,把她绑在铁椅子上,然后大打出手,猛劲踹她的腰部,当时屎尿全打出来。她被逼做奴工,完不成定额经常遭狱警、犯人毒打,牙都打松动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平桂珍、平桂兰在路上被阿什河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要勒索她弟弟和妹夫共一万二千元才放她们姐妹。当时她姐妹家没有那么多钱,警察竟逼她们的弟弟平继峰出六千元钱。

二零一零年末,平桂兰在阿城庆客隆超市做保洁工,一天晚上七点钟正在工作,阿城“610”领五、六个人来到庆客隆超市,逼着她签不炼功的保证,她不签,上来一群人,摁着强迫她签字后才放回家。逼她不许再来上班。

平桂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小妹平桂芳,现年52岁。平桂芳于一九九四年皇历三十晚上,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不能吃饭,不能睡觉,更不能上班工作,再加上胆囊炎,到处医治也无好转,病情还越来越重。全家都为她着急。一九九六年四月一天,有人向平桂芳介绍法轮功:“现在有一种神奇的法轮功,可祛你的病,还不用花钱就能好。”从此平桂芳就开始了学炼法轮功。炼功三天后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人也精神了,吃睡一切都正常了,不久就上班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平桂芳和姐姐一起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到北京怀柔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五天后,转到哈尔滨驻京办事处又关押迫害五天。接回后把她直接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共迫害二十七天后放回。单位和派出所还经常到家骚扰、蹲坑与监视。

二零零一年年末,平桂芳正在市中心市场打工卖货,被其单位领导和派出所警察联合绑架,在和平派出所,警察殴打她,拽着她头发往墙上撞、往水泥柱子上撞;在阿城第二看守所,她多次受到警察灌食和殴打,每次迫害时平桂芳都是走着去的而回来时是用人架着回来的。她在第二看守所被迫害四个多月后,又送洗脑班迫害三天,平桂芳由于受到种种非人的折磨,致使精神严重失常。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平桂芳的大姐平桂珍被绑架时,平桂芳去西城派出所要她姐姐时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阿城第二看守所,一星期后平桂芳和大姐平桂珍一起才被放回。这次迫害中,平桂芳的精神彻底失常。可怜的平桂芳,大冬天穿着单鞋在大雪地上喊着:“姐姐你在哪儿呀?妈妈叫你回家啊!这个家需要你呀!”

母亲、弟弟悲伤离世

大女儿、二女儿经常被骚扰、绑架、关押,小女儿被逼疯,八十岁的老母亲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在二零零四年五月悲伤离世。弟弟平继峰多年跟她们担惊受怕,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离世。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